2009年3月10日星期二

献给“3·10”五十周年:《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在台湾出版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献给1959年3月10日迄今五十周年,已在台湾出版。


在书店并在这些网络书店上市:
允晨文化 http://www.asianculture.com.tw/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5422
诚品网路书店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10791846929&cate=156&sub=187
新丝路网路书店http://www.silkbook.com/book_Detail.asp?goods_ser=kk0229946
金石堂网路书店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6760014162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前言

拉萨“3.14事件”当晚,亲历事件的年轻友人(他随后无辜被拘押五十多日),对身在北京的我说:其实我们很懦弱;虽然我们常常把“民族”、“西藏”放在嘴上,可当大难临头时,往往是底层百姓不顾一切地走在最前面,比我们勇敢多了。是的,当那么多人发出内心积怨已久的声音,还有更多的人躲在一旁沉默着。我也沉默着,沉默了许多天,不是因为别的,比如日渐逼近的危险,在一个中午明确地出现,说着北京话的警察很和气地宣布我不能出门。倒不是因为怕他怕他的单位怕这个国家机器,而是太多、太多的百感交集,堵塞了喉管充满了大脑僵硬了敲打键盘的手。

我对一个从美国捎来问候的汉人友人说:“这些天……巨大的痛苦,还有某种幻灭的感觉……我无法言说……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巨大的悲愤和挣扎……。”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原因在于内心的幻灭和挣扎。幻灭来自于我们身在的这个国家,更来自于我们需要相处的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但幻灭不等于厌世,也不等于由此滋生对抗的勇气,所以还会在内心挣扎。之后的几个月,我总是听见一个声音,它源于我青春时节的偶像、后来渐渐忘却的义大利女子法拉奇(Oriana Fallaci),她在911事件发生之后写到:“在这些时刻,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将是一个错误,而言说却是一种义务。”作为一名记者和作家,她写过、说过许多话,但唯有这一句在拷问我的内心。

是的,言说是我的义务。对于写作伊始就书写西藏,并以一个藏人的内心来书写西藏的我来说,如果在这样的时刻保持沉默,不止是错误的,更是可耻的!为求一己心安,我开始用大事记的形式,从3月10日那天写起,记录我所了解到的每天发生在多卫康【1】大地上的血与火,发表在我的博客【2】上。而我知道,如果没有各地藏人冒着巨大风险给予帮助的话,远在北京的我是不可能独自承担这份记录的。正如茨仁夏加先生在序言中所说,“……西藏各地的人把报告送给她,好像她就是这些重大事件的正式记录者一样。”大概有多少我认识的、我不认识的同胞,是那黑暗的日日夜夜的亲历者?我仍然记得那黑暗的日日夜夜,我枯坐在电脑跟前,除了记录就是记录。经常是,听到那些令人悲伤的消息,我的泪水打湿了键盘……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们,但我不能说出他(她)们的名字,因为许多人还在藏地,或者他(她)们的亲人在藏地。而我与我的朋友们建立的深厚友情和宝贵联系,在于我是难以形容的福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我们彼此支撑,彼此鼓励,让彼此不感到孤独无告,不感到孤立无援,事实上,我们是在不同的地方为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充当着见证人和记录者。

5月底,我的博客在遭到数次攻击之后终于彻底被攻陷。我知道欲将我的博客置于死地而快之的是谁。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经过艰难的振作,我重又建立了一个博客【3】,继续书写大事记。不久我重返藏地,一次是6月,一次是8月,但一次比一次的时间更短,这在以往从未有过,更是我自己并不情愿的。我想去康和安多的所有地方,我想在拉萨住很长很长的时间,我还想如过去那样,去冈仁波钦环绕神山,去拉姆拉错朝觐圣湖,去以前去过的没去过的多卫康所有地方,那里是我的故乡那里是我的家啊。然而事与愿违,8月回拉萨,由于被警察审讯和搜查,竟然只住了7天,令我黯然神伤。离别时,母亲的叹息道破某种真实的处境:“现在的拉萨已不是去年的拉萨了,现在的你也不是去年的你了……”

确是这样,在发生了三月间的大事之后,图博(西藏)已不是过去的图博了,所有的博巴(藏人)也不是过去的博巴了。2009年伊始,回顾真相毕露的去年,我在给自由亚洲藏语节目的文章中这样写到:“彷佛一桩桩变故就发生在昨日,鲜血尚在流淌,硝烟尚未消散,而在血与火中奔涌的热泪、升腾的愤怒,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依然还是非常真切的体验。这是因为,在庞大的黑幕后面进行的阴谋依然发生着。……也许我们应该做一个针对藏人的随机调查,在其认识的藏人当中,有谁被打死了,有谁被拘捕了,有谁还在狱中,等等。比如我,从3月10日至今,已有十二个相识的朋友遭到拘捕。最早的被捕于3月15日,最晚的被捕于11月底,其中拉卜楞寺的喇嘛久美在这一年被捕两次,至今还在狱中。在我被拘捕的朋友中,两人是女性,三人是僧人,其他人各行各业。八个在拉萨,一个在西宁,一个在夏河,一个在红原,一个在北京。除了一位朋友双亲已故,其余都有家庭,或父母年迈,兄弟姊妹连心,或有相守的丈夫和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女……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来做这样的统计。还可以做更为详细,更多纪实性的记录。这不会是很快可以完成,务必仔细、确凿、完整,那么,那些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无边黑幕里的生命,将为2008年的血与火,提供无人能够抹煞、抵赖的真相。”

因此,我打算将这份大事记付梓出版,这即是对2008年的纪念,也是对1959年的纪念。1959年,藏人永远忘不了的“阿居阿古”(藏语,1959年),如果以为早已忘却,既是误解更是某种霸道心理作祟。迄今整整五十年,历史必须要历数,不只我的写作需要担当这刻骨铭心的历数,还有许许多多与我血脉相关的藏人都有着这份使命。但这不是控诉,我们的佛教情怀可以宽恕每一个遭际,只不过,宽恕不等于遗忘。但这远远不够,如同本书的出版尚还不是真正的言说。真正的言说,有待许许多多的人都来发声。也因此,我要把这本书献给历经1959-2009年的西藏;献给,依然是,我无数次许愿生生世世重返的西藏……。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份并不完全的大事记,始于2008年3月10日,止于2008年8月23日,由于种种限制,所记载的只是我作为个人能够获悉和收集的消息,可谓挂一漏万,冰山一角,不足以反映藏地现状全貌。而且,虽然对8月之后,在藏地仍然发生着的抗议与镇压,以注脚形式做了补充,但还是有许多事件未能录入其中。事实上,直到今天,在去年震惊世界的西藏事件即将周年之际,广大的多卫康藏地依然发生着种种不人道、不公正的事件,西藏的苦难还在继续……

我要致谢台湾允晨文化公司,在2009年3月10日,西藏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纪念日这个特殊的时候,出版这本书。

我要致谢藏人学者、被国际公认为“西藏现代史的重要史学家”——茨仁夏加先生。2008年11月和2009年1月,我的一本涉及2008年西藏事件的时评集《西藏:打破沉默》,被翻译成加泰罗尼亚文和西班牙文,在西班牙出版了。茨仁夏加先生撰写了序言。其实那篇序言更适合这本书,而且在2008年的那些日子,我每日记录的大事记皆由茨仁夏加先生负责翻译英文并发表,我们之间的交流,真正实现的是境内外藏人心心相印的现实。

本书中的图片部分是我和我先生王力雄拍摄,部分是我取自网路或网页截图。其他署名为真实名字或“佚名”的图片,有的出自境内外藏人,有的出自外来旅行者,在此表示谢意。另外,还有佚名者拍摄的图片取自网路,基于反映当时真实情势而下载,皆出于把事实公诸于众的共同目的,鉴于无法联系拍摄者或无法知道图片来源,在此一并致谢!

唯色(Tsering Woeser)

2009年1月10日,北京

注:
【1】多卫康:按照西藏传统的地理观念,整个藏地由高至低,分为上、中、下三大区域,有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如、下多康六岗的说法。阿里三围乃群山之巅,众水之源,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卫藏四如,系前藏和后藏的总和,即今天的西藏自治区版图上的拉萨河谷、雅砻大地和日喀则及其以西、以北的广大地区。多康六岗,“多”为安多,即今青海、甘肃、四川等省分的许多藏地;“康”为康地、包括今青海省玉树川、云南省迪庆州和四川省甘孜州及西藏的昌都地区等。其他还有嘉戎藏地即今四川省阿坝州和甘孜州的部份藏地。又,简称西藏(TIBET)为多卫康。

【2】绛红色的地图:http://map.woeser.com

【3】看不見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内容简介

2008年3月10日,拉萨主要寺院的僧人在拉萨进行了和平请愿游行,以纪念1959年藏人起义四十九周年,此次抗议行动点燃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反中国示威活动,遍及西藏高原。藏人的抗议活动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显示长达五十年之久,中国政府仍然未能赢得西藏的民心,藏人还是完全反对中国的统治。中国政府对这些示威的反应,就是镇压,并且藉由将藏人刻画为恐怖份子、外国势力的代理人、决心损毁中国的形象,而在自己的公民当中,激发民族主义与好战的狂热。

中国政府试图控制从西藏各地传出来的媒体影像,并且封锁了此地区,不让国际媒体进入,严禁藏人透露消息。许多寺院和许多地方的通讯被屏蔽,网络被关闭。中国军警在严密搜查时,但凡影像数据一概被没收、删除,而记录者或被驱逐或被拘押。同时,在中国境内,政府精心地创造出暴力抗议者的画面,并且将西藏的重要纪念日改头换面,变成3月14日,好将前四天的和平抗议抹灭,以把焦点放在示威的暴力性质。

记录这些席卷西藏高原的事件,对于了解所发生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而藏人作家唯色占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她是现代西藏记忆的记录者,是藏人所传送讯息与信息的众多接收者之一。当示威一爆发,唯色的博客就变成西藏的声音。当西藏闭锁了,而信息很难取得之时,她的博客就是信息的主要来源之一。她的博客上每日更新的讯息是非常仔细的,而她所提供的信息亦富涵各种细节,反映了她在藏人之中的地位。西藏各地的人冒着危险把报告送给她,好像她就是这些重大事件的正式记录者一样。

在2008年的3月与4月间,超过三百万的网络使用者浏览了唯色的博客,她所记录的西藏实时讯息被翻译成数种语言,而读者也在她的网站上张贴想要翻译她的文字的提议。国外许多重要媒体也予以关注和采用。她的博客被评价为“一个人的媒体”。

唯色写作博客的过程,面临经常性的奋斗:中国当局对她的行动严密地监视,而且在网络上,中国的网络爱国主义者经常攻击她的博客。5月28日,一个自称为“中国红客联盟”的团体,摧毁了唯色的博客,替而代之的是中国的五星红旗和中国国歌,以及进行人身攻击的恫吓。虽然面临这么多困难,唯色写作时仍然无所畏惧。她认为她的要务就是传播事实,而且作为一个以中文写作的人,她认为自己特别有责任让中文读者了解她的土地上所发生的事情。

当然,正如唯色自己所说,“这是一份并不完全的大事记,始于2008年3月10日,止于2008年8月23日,由于种种限制,所记载的只是我作为个人能够获悉和收集的消息,可谓挂一漏万,冰山一角,不足以反映藏地现状全貌。而且,虽然对8月之后,在藏地仍然发生着的抗议与镇压,以脚注形式做了补充,但还是有许多事件未能录入其中。事实上,直到今天,在去年震惊世界的西藏事件即将周年之际,广大的多卫康藏地依然发生着种种不人道、不公正的事件,西藏的苦难还在继续……”

6 条评论:

  1. 感谢唯色。我也把有关中共在Tibet大屠杀的资料交给了我不认识的有良心的作家,学者,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我知道很多人在记录.希望大家以最可能的方式联系,将事件公布.
    ---------------------------------------------
    经常是,听到那些令人悲伤的消息,我的泪水打湿了键盘……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们,但我不能说出他(她)们的名字,因为许多人还在藏地,或者他(她)们的亲人在藏地。而我与我的朋友们建立的深厚友情和宝贵联系,在于我是难以形容的福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我们彼此支撑,彼此鼓励,让彼此不感到孤独无告,不感到孤立无援,事实上,我们是在不同的地方为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充当着见证人和记录者。

    回复删除
  2. 其实这个时候,应该多想想金融危机吧,美国,德国,法国一分钱也不会给我们的,做好自己的生意才是正事。求你们了,别再折腾这些事了。其实,我的生意一直在八角街挺好的,每月也能挣个七八千的。自从去年以来,不行了,来的人少了,生意难做了。一天只为自己,谁替 我们这些人想想!!!!!
    你们这些政客们,挺讨厌的!!!

    回复删除
  3. 呵呵,楼上是在帕廓开店的湖北人或者“斯林”(回族人)吧。还“八角街”呢。藏人不会这么说帕廓的。装都不会装。

    回复删除
  4. 胡锦涛强调确保西藏稳定
    来源:新华网
    3月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西藏代表团的审议。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九日下午参加了西藏代表团审议。他表示,要筑牢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统一的坚固长城,推进西藏从基本稳定走向长治久安。

    胡锦涛强调,西藏要认真落实中央关于西藏工作的一系列方针政策,紧紧抓住发展和稳定两件大事,确保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确保国家安全和西藏社会稳定,确保各族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在建设团结、民主、富强、和谐的社会主义新西藏的征途上迈出新步伐。

    他表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西藏特色的发展路子,不断夯实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的物质基础;要切实保障和改善民生,使各族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相关链接

    武警西藏总队政委:对西藏目前局势"胸有成竹"

    在京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武警西藏总队政治委员亢进忠,9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西藏社会现在非常稳定,不过面对达赖分裂集团和其他敌对势力可能进行的渗透破坏,西藏武警总队已做好处理任何事情的准备。

    “目前西藏各地武警部队都在正常执勤。作为武警部队,我们有能力随时处置任何情况。我来北京开会这么多天了,据我了解,现在西藏社会非常稳定。”亢进忠说。

    亢进忠说:“西藏老百姓非常纯朴、善良,他们心向着党。如果说真有可能闹点事情,那就是极个别被蒙蔽煽动了的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至于说一些敌对势力或极个别人,他们可能在做一些闹事的准备,但他们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

    “我现在很放松。老实说,如果西藏局势紧张,我就不会在北京参加两会,接受你的采访了。我能在这儿开会,我自然胸有成竹。”他说。

    已经在西藏工作3年多的亢进忠表示,从去年拉萨“3・14”暴力事件后到现在,西藏没出过什么不稳定的事,所以说局势是稳定的。

    回复删除
  5. 西藏及临近藏区增兵数万,军方各说各话

    来源:明报
    在北京,武警部队的人大常委兼前武警总队政委隋明太表示,近期军方从周边地区增派几万名士兵到西藏与及邻近的藏区,加强保安,并强调游客到西藏旅游是安全的。

    但在北京出席两会的西藏武警总队政委亢进忠周日表示,西藏的保安工作一切正常,亦会继续一如以往,收集情报,以防避突出问题。

    他更澄清,西藏并不如外界所指,多派几万兵驻守,以防叛乱。

    武警西藏总队政委亢进忠周日参观北京举行的‘西藏民主改革50年’大型展览时接受‘中新社’访问时表示,西藏社会现在很稳定,武警部队还是正常执勤,当然部队要随时准备处置各种情况。

    被问及目前有多少驻藏武警时,亢进忠笑称:‘这是秘密不能说’。亢进忠表示,近期外界对西藏的关注是正常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