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2日星期三

唯色RFA博客:能够每天看到颇章布达拉的人……

颇章布达拉背景。(摄影唯色,拍摄于2018年5月)

能够每天看到颇章布达拉的人……

唯色


能够每天看到颇章[1]布达拉的人,
能够每天看到颇章布达拉每一个面向的人,
是有福的,即便在今日。

正面、背面、侧面——左侧、右侧,
每个细节都不一样,
都美轮美奂,都铭记在心。往上,

必须往上,那与颇章相宜的风景似乎没有变过,
似乎从未变过,是对五世尊者[2]的回应,配得上他的本意——
他将这最美的建筑赐予了他爱的众生。

而这里的众生,曾经,长期,呼吸着佛法的空气,
只要心智未失,目睹空空的颇章,就会懂得它的意义
在于提醒真正的主人在哪里,反而不会忘却。

最近添了几块赘物:在金色的灵塔殿旁边新搭的篷帐,
橙色的、蓝色的、绿色的,无论远近,无论以何种理由
都太显眼,太刺眼,不忍再视。


2018-6-11,拉萨
注释:
[1]颇章:宫殿。这里指布达拉宫。
[2]五世尊者:即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1617年-1682年),统一图伯特,建立甘丹颇章政权,扩建布达拉宫,著述丰厚,在图伯特历史上被称为“伟大的五世”。


(本帖为自由亚洲唯色博客: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seblog/ws-01202020120248.html

2020年1月13日星期一

唯色RFA博客:看见这样的景致我差点落泪……

颇章布达拉。(摄影唯色)

看见这样的景致我差点落泪……

唯色


看见这样的景致我差点落泪:
从黄昏的漫天彩云,至夜幕降临,那苍穹依然是深邃的蓝,
依然漂浮着大朵或小朵的云,或疏,或密……
由左向右,八瓣莲花[1]之称的群山,除因采矿致残的一瓣,
纷纷呈现盛开的状态。我看不够这些亘古犹存的自然,
不愿放低视线,沉入越来越似异乡的世界——

一片片笼子似的灰扑扑的楼房,
一片片楼房顶上闪闪发亮的热水器,
一片片楼房之间缓缓移动的黄色塔吊……
我选择无视,抬高眼界,尽量辨认颇章[2]布达拉的细节,
从背面,看不见密集的古老窗户,也看不见有五颗星的红旗,
往上是群山的背景,更往上是云蒸霞蔚的天空。

直至渐入深夜,无需为选择或不选择而费神,
如同僧侣裹上绛红色的羊毛大氅静坐着,
将一个个无常的真相独自消化。
黑暗掩盖了丑陋和痛苦,时有狗吠,仿佛失乐园,
仿佛并不会成住坏空[3]。认清这一点很要紧,
我不能一厢情愿地活在怀旧之中。

庆幸伟大的颇章拥有世俗野心难以企及的高度,
五十九年前,年轻的嘉瓦仁波切[4]徘徊在日光殿[5]外,
必定常常目睹类似的、亲切的、属于本地的景致,
是否会在后来流亡的梦中交迭显现?
却又恰似众空行以尊奉和礼敬的形式缓缓云集,
而我只能双手合十,洒下沦陷的泪水。

2018-4-21,拉萨

注释:
[1]藏文典籍中将拉萨周围的群山比喻成“八瓣莲花”。有歌谣赞之:“上天是八辐条的吉祥轮/大地是盛开的八瓣莲花……
[2]颇章:宫殿。这里指布达拉宫。
[3]成住坏空:佛学词汇。成住坏空指四劫,是佛教对于世界生灭变化的基本观点。于佛教之宇宙观中,一个世界之成立、持续、破坏,又转变为另一世界之成立、持续、破坏,其过程可分为成、住、坏、空四个时期。
[4]嘉瓦仁波切:藏人对历代达赖喇嘛的敬称,意为至尊如意宝。藏语里对达赖喇嘛的敬称很多。
[5]日光殿:布达拉宫的东面即七层高的白宫,最高处是尊者达赖喇嘛的寝宫,因受阳光照射称作日光殿,藏语敬称“甚穹”。

(本帖发于自由亚洲博客: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seblog/weise-01062020100249.html

2019年12月25日星期三

介绍我父亲西藏文革摄影的视频:Forbidden Memories Final


这是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



又:这篇评论我父亲西藏文革摄影的文章写得非常好。但有一个细节不对,我父亲不是军队官方摄影师,他当时是西藏军区政治部团职军官。https://www.newhavenarts.org/arts-paper/articles/forbidden-memory-brings-a-censored-tibet-to-new-haven

献给我的父亲……


献给我的父亲……

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


这本译成英文的图文书:《Forbidden Memory: Tibet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2020年4月出版),以及这个在十月的摄影展(于耶魯大學所在的City gallery展出),献给我的父亲泽仁多吉(程宽德)。

这些照片都是我父亲在至关重要的历史时刻拍摄的。他用相机和他的真心做了无法被遮蔽和修改的叙事。

在他离开今世的忌日,我以生为他的女儿而自豪。

2019年12月25日




延伸阅读:



2019年12月24日星期二

唯色RFA博客:发四弘誓愿的嘉瓦仁波切……





发四弘誓愿的嘉瓦仁波切……

唯色


1
一个人的一生……
一个仁波切[1]的十四世……
一个菩萨的生生世世……

2
在成胎时投生有着绿松石屋顶的安多农家……
在三岁时踏上长路去往卫藏那金光灿烂的颇章[2]……
在十六岁时捧起神圣的却是无比沉重的政教法轮……
在二十四岁时穿过凶险的黑夜,乘舟渡河,骑马翻山,躺在牦牛背上,离开了祖国”[3]……

3
前些日子,八十四岁的菩萨啊双手合十
向从上阿里直至下多康的族人承诺
向自世事反转流散世界的族人承诺:

放心吧,为了你们,我会活到一百一十三岁,
毋庸置疑,为了心系于我的你们,请放心吧……”

4
发四弘誓愿的嘉瓦仁波切[4]的声音响起了
愿我一直聆听

5
有的古雅,有的直白,我选择这样的翻译:

虚空尚存 轮回未尽
愿留世间 普度苦厄”……

2019-12-10,尊者达赖喇嘛获诺贝尔和平奖三十周年纪念日,写于北京


注释:
[1]仁波切:意为珍宝,通常也是对藏传佛教转世高僧的尊称。又称祖古,是藏语的化身或转世者的意思。汉语称活佛,其实是错误的称呼。
[2]颇章:藏语意为宫殿。指布达拉宫。初建于公元七世纪,扩建于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喇嘛时代,属吐蕃(图博)君王松赞干布及五世之后历代达赖喇嘛居住的宫殿,兼及西藏(图伯特)甘丹颇章政教合一的政府处理事务之处。
[3]“离开了祖国”这句摘自《达赖喇嘛自传:流亡中的自在》第七章“出亡”最后一段。
[4]嘉瓦仁波切:藏人对历代达赖喇嘛的敬称,意为至尊如意宝。藏语里对达赖喇嘛的敬称很多。

(本文为自由亚洲唯色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