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9日星期四

大开杀戒的西藏文革(20张图片)




这些文字,这批图片,我曾经在之前的博客“绛红色的地图”上发表过。那天是去年4月24日。
再贴一次。贴多少次都值得贴,历史是不能忘记的,因为历史在重演……

大开杀戒的西藏文革(20张图片)

·唯色·

继1957年—1959年整个藏区发生藏人武装反抗中共政权被镇压之后,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军队又在西藏各地大开杀戒。

当时,首先是杀“叛乱分子”。如1969年3月起,西藏昌都地区、拉萨市郊县、日喀则地区、那曲地区等地相继发生暴力事件。这一系列事件被称为“反革命暴乱事件”,在当时被定性为“再叛”(1957年—1959年的反抗被认为是第一次“叛乱”),虽然有说法认为这不是“再叛”,而是文革当中造反派组织之间的武斗,但军队是以“平叛”名义镇压的。所谓平息“再叛”实则屠戮的军事行动结束之后,便是大规模的逮捕、关押和处决。领导尼木县藏人进行抗争的尼姑赤列曲珍成为西藏人人皆知的“反动分子”。大概是1970年2月上旬,当天拉萨人几乎倾城而出,全被带往公审大会的现场“拉萨体育场”和位于南郊流沙河的刑场,去接受触目惊心的“阶级教育”。身穿暗红色氆氇藏袍的赤列曲珍,身体瘦弱,被公审批斗,随后她与17名藏人被第一批公审处决。这批照片正是当时被公审和处决的现场。

名为“拉萨体育场”的“波林卡”,其大片空地成为可以集合上万人的公审大会会场。而杀人的刑场则有好几处,如色拉寺天葬台附近、献多电厂旁边的天葬台附近、蔡公塘天葬台附近、古扎拘留所旁边的天葬台附近、南郊流沙河一带。要说明的是,在天葬台附近实行死刑,并非可以将死者按照西藏传统葬俗就地天葬,因为天葬的习俗属于“四旧”,早已被禁绝。在解放军军人的枪声中,一个个“现行反革命分子”一头栽倒在早给他们草草挖就的坑中,而后被盖上尘土算是埋葬于泥土之下,有的人甚至脚掌还露在外面,被野狗撕咬。

当时,除了杀“叛乱分子”,还要杀“叛国分子”。当时由于不少人因不堪文革的恐怖与贫困而逃往邻近周边国家,有些人不幸被抓获便以“叛国分子”的罪名予以严惩。有一个叫图登晋美的年轻人,是拉萨中学高66班的学生,他与他的女朋友华小青(半藏半汉)在逃亡时被捕。华小青在监狱里遭到管制人员强奸,当晚自杀。图登晋美被公审处决。他的一位同学至今忘记不了当时惨不忍睹的情景:“枪毙图登晋美那天,我们看见了。把他游街的时候,我们亲眼看见他五花大绑,背上插一块牌子,脖子上捆着绳子,人已经快被勒死了。其实人已经勒死了。到刑场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脸肿得很大,惨白。那时候他可能才20岁的样子”。

曾与中共合作却在文革时沦为“牛鬼蛇神”的贵族官员桑颇·才旺仁增的小儿子,也因“叛国”之罪而被枪毙。他是个瘸子,约20岁。与其一起逃亡的两个年轻藏人也被枪毙。也是先在“拉萨体育场”召开公审大会而后被处决。据说他在被枪毙之前已经被打死,有的人说他是自杀的,但就这样,他的尸体还是被枪毙了。

在所谓的“叛国分子”中,甚至只因有外逃的打算也会招致杀身之祸。如在山南加查县与曲松县之间的波塘拉山修公路时,几个家庭出身成份属于“领主”或者“代理人”的年轻人,不堪生活艰难和精神压抑,言谈中流露出越境逃往印度的想法,被一位同伴告密,修路队的领导立即上报,从拉萨派来解放军军人将这几个年轻人全部逮捕。不久,16岁的东觉和14岁的次多被公审枪毙;18岁的索朗勒扎在狱中被打死;1950年代期间,被中共盛赞的“爱国上层人士”擦珠活佛的外甥约16岁,被判刑20年,后来获释之后还是去了印度,从此不归。

为了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当时盛行的作法是,一是将宣判死刑的布告到处张贴,被处决者的照片或名字上画有一个醒目的红叉;二是举行群众性的公审大会,被处决者的亲属必须站在最前列,公审之后便由警察和士兵押上卡车沿街展示,再赴刑场予以枪毙,有些人还未到达刑场就已被拴在脖子上的绳子活活勒死。其亲属既不允许收尸,还要上交子弹费,而且还要公开表态感谢党消灭了“阶级敌人”。很多人在狱中不堪折磨而自杀,也有很多人受酷刑而死。

1970年和1971年被枪毙的人之多,据我曾经采访过的前西藏造反派“造总”司令陶长松说,其中只是因1969年的所谓“再叛”被法院判决枪毙的就有295人。后来这295人中,有些人被认为杀错了,予以平反,并先后给其家人“安慰费”200元和800元,对此,前“造总”司令陶长松讲了一句令人难过的话:

“藏族人太老实了,枪毙他们的时候说‘托几切’(藏语,谢谢),给他们200元的时候也说‘托几切’,给他们800元的时候还是说‘托几切’,这些藏族人实在是可怜啊。”

而我采访过的曾经在调查“再叛”工作组担任负责人的多吉认为远不止这个数字。他说,1970年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时,杀了一批人,“光是边坝、丁青两个县就有100多人……第一批杀了,本来还要两批、三批的杀,杀它个几百几百的,因为都已经判了死刑,但第一批杀了后,第二批就不准杀了,可能发现有扩大化的趋向。73年我们去边坝落实政策时,准备要杀的、已经关在监狱里面判了无期徒刑的、判了15年、18年至少也是10年以上的,光是我去的那个乡就有好多人。”另外一位曾在当地工作的藏人也说:“说边坝再叛,一次公审枪毙就是90多人”。

但绝大多数被枪毙的人至今没有获得平反。一位历经当年“红色恐怖”的藏人感叹道:“这么多的血案啊,让我们藏人寒透了心。我们受到的伤害太大了,已经对共产党失去信任了。所以87年和89年的所谓‘骚乱’,其实是跟这些伤害有关的。”




















23 条评论:

  1. 所有藏族人永远不能忘记这些一个个倒在共匪枪口之下的同胞!所有有良心的人民盼望着,盼望着这个判首——共匪,由历史来枪决!

    回复删除
  2. 杀人不眨眼的畜生们.

    回复删除
  3. 保證有很多“殺得好”的變態言論要呼之欲出了
    我幫那些人補全:張獻忠殺得好,李自成殺得好,黃巢殺得好,洪秀全殺得好……
    無產階級沒文化亂革命,就是好來就是好

    回复删除
  4. 一切会有了结的.

    回复删除
  5. 罗兰。巴特曾经做过一个非常精彩的分析:它将一幅照片的四分之一先展示出来,在这四分之一的图像中,一个黑人双肩耸立,二目撑圆,嘴唇微张,一副欢呼雀跃的神态。在对四分之一的图片进行了充分展示和分析后,他逐步把四分之一的图片放置在整个图片中:原来这位黑人兄弟正受到白人警察的威胁,吓得手足无措……
    同一个事件,选取不同的角度,在时空中进行不同的定位,会产生出完全不同的效果。
    文革是整个中国的灾难,汉族人死的更多,更惨。看您的介绍,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感觉:文革似乎专门针对藏人。对于那段历史缺乏完整了解的人都会产生这种错觉。
    叙事要客观,要中性,否则也会和形形色色的Propaganda的一样,变成发霉变质的裹脚布……

    回复删除
  6. 中国律师看西藏首次判决3.14事件参与者死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9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3·14西藏事件周年纪念日过去不到一个月,本周三,西藏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参与西藏事件的4名被告进行了宣判。其中参与拉萨纵火案的两名肇事者被判处死刑,另外两人被判处死缓和终身监禁。这是自去年3·14以来中国官方首次对参与者做出的死刑判决。德国西藏运动组织主席纳蒂讷·鲍曼女士呼吁德国政府,敦促中国政府尽快撤回其判决并公开审理过程。

    本周四,中国各大媒体都公布了4月8日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4名肇事者的审判结果。被判处死刑的两人洛桑坚才和落牙参与了去年3·14拉萨地区和达孜县发生的暴力活动,导致两家服装店和一家摩托车销售店的店主和员工死于火灾。德国原稿通讯社的报道称,德国西藏运动组织对4月8日拉萨当局的宣判和审理过程表示质疑。该组织主席纳蒂讷·鲍曼女士强调:"不应该剥夺4名被告人的辩护权。"

    北京律师江天勇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在任何判决之前,应该先弄清3·14事件的真相。他说:"首先我感觉目前整个事件没有真相,其次,这些人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都应该受到中国宪法和法律保护。那么他的辩护权都应该得到尊重。现在这些被判决的人,我不知道他们的辩护权是否得到保障了。我们只知道这样一个结果,但是过程是怎么样的?"

    虽然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中称,整个开庭审理的过程是公开的,但是报道中并没有公布旁听者的人数和身份。德国原稿通讯社在报道中写道,"这次的死刑判决是中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施加压力、制造恐慌气氛的表现。"

    律师江天勇告诉记者,对这样一个全世界都瞩目的事件,中国政府应该公开透明地处理这起案件,以便消除国际社会的疑虑,“中国官方的报道能令人信服吗?人们看了之后有助于消除对这起事件的怀疑吗?我觉得这件事中,最重要的是要为被告人聘请律师,为他们进行充分的辩护,才有可能使这个案件,包括涉案人的家属和国际社会消除疑虑。”

    今年3月中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公开批评达赖喇嘛"不要西藏独立,只要自治的说法"是谎言,称其真正目的是假自治、真独立。达赖喇嘛则指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4月初,欧洲议会再次敦促中国政府重新恢复与达赖喇嘛代表开始去年11月后中断的会谈。

    对于中国当局对3·14事件参与者首次做出死刑判决的决定,关注西藏状况的律师江天勇表示,十分愿意为仍然有需要的人提供法律帮助,但是现在他无法实现这一夙愿,“现在这样的法律道路完全被切断。一方面,这些人因为官方压力根本委托不到我们,另一方面,目前的一些律师和律师事务所也被下达这样的指示,禁止律师接受这样的委托。尽管我们愿意,但我们却做不到。”

    北京方面称,在去年的3.14事件及之后数周中,拉萨等地共有22人死亡,而西藏流亡政府估计的数字则超过200人。据德国原稿通讯社报道,去年3月以后,西藏当地法院先后逮捕了200名藏人,其中一些人已被判处终身监禁,另有大约100人没有进行审判就被送入看守所或失踪。据被释放的一些藏人称,他们在拘留所经常受到酷刑和虐待。

    回复删除
  7. 我不说杀的好,只是这是个迟来的正义。要告慰逝去的19个无辜者,只杀2个人太少了。

    回复删除
  8. 文革不是针对藏人,但对西藏“再叛”的镇压是针对藏人的,内人党惨案是针对蒙族的,沙甸惨案是针对回族的……这些血债是不能忘记的。

    回复删除
  9. 文革是中国的灾难,更是西藏的灾难。
    讲述文革在西藏的灾难,并不是就说文革在中国没有制造灾难。
    罪恶于此地造成的是罪恶,罪恶于彼地造成的也是罪恶。
    而我并没有也从来没有表达过文革在中国的灾难是轻微的,可以忽略不计的。
    而讲述文革在西藏的灾难,并不意味着忘却了文革在中国的灾难。
    我是藏人,我说文革在西藏的灾难,你是汉人,你说文革在中国的灾难,这叙事不就客观,不就中性否?
    罗兰·巴特的分析精彩,我们都来做这样的分析好了。

    回复删除
  10. 文革是中国的灾难,更是西藏的灾难。
    讲述文革在西藏的灾难,并不是就说文革在中国没有制造灾难。
    罪恶于此地造成的是罪恶,罪恶于彼地造成的也是罪恶。
    而我并没有也从来没有表达过文革在中国的灾难是轻微的,可以忽略不计的。
    而讲述文革在西藏的灾难,并不意味着忘却了文革在中国的灾难。
    我是藏人,我说文革在西藏的灾难,你是汉人,你说文革在中国的灾难,这叙事不就客观,不就中性否?
    罗兰·巴特的分析精彩,我们都来做这样的分析好了。

    回复删除
  11. 相比这类“从上向下”看藏人灾难的图片和文字,我觉得更有说服力的是一个“从下向上”似的的底层文化视角。在此谏言博主,能真正说服别人的,永远是关注百姓的生活和他们生活中遭遇的文化压迫,并不是这样的强烈政治化的报道。因为这类故事大家从不同渠道都能获得,你一再这样强调只能加深别人对此博克的“意识形态化”的印象。

    回复删除
  12. 没有文革就没有改革开放。文革主要对付官僚集团,文革中的群众要比50年代到60年代的集权统治的自由空间要大了很多。50年代对普通人是最黑暗的。60年代对官员来说是残酷的,但人民有了一定的自由。
    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饿死了4000万人,文化大革命也是特有的。朝鲜没有大跃进和文革,结局也好不到哪。正是中国错误的离谱,邓小平才完全抛弃了毛泽东的学说。
    按刘少奇的搞法,中国也只是一个苏联,僵化死气沉沉。绝对认识不到马克思的错误。

    回复删除
  13. 新华社造谣:达赖喇嘛入籍印度 (图)
     中国信息中心 2009年04月09日 字体大小:  
    中国信息中心报道, 4月9日,新华网刊登了一篇未署名的评论文章,称达赖喇嘛将入籍印度,顺而煞有介事地推论:达赖喇嘛既然已入印度籍,就没有资格代表西藏人民,没有资格和中国政府对话。新华社此举显示,中共当局继续丑化达赖喇嘛,堵死藏中对话的政策没有改变。

    这篇题为《达赖将入印度籍 何必再与其多费口舌》说:达赖日前向印度政府大献殷勤,在新德里的"和平会议"上讲演时自称"印度之子",在印度生活很有"意义",并表示很高兴即将接受印度国籍。

    文章所说的新德里"和平会议",应该是指4月5日在新德里召开的以"世界和平的印度视点"为主题的学术会议。该会议由普洱那健康中心(Purna Holistic Center)、印度宗教领袖大会( Indian Council of Religious Leaders)、印度摩诃菩提协会(Mahabodhi Society of India)等宗教组织联合召开,参加者多是宗教习练者和宗教领袖,没有重要政界人士与会,大会的主旨也与政治无涉。据国际媒体报道,达赖喇嘛在开幕式上赞扬了印度数千年来作为和平宗教的策源地为世界和平所做出的贡献,呼吁与会的宗教领袖以宗教或非宗教的途径,共同促进世界和平,推动非暴力。除新华社外,没有任何媒体披露达赖喇嘛在这次会议上有要加入印度籍的表示。



    新华社文章截图

    但是,新华社的文章为了进一步栽赃达赖喇嘛,又捕风捉影地说:"达赖说这番献媚之词前后,印度军方突然叫嚣‘中印十年内必有一战',而印度总统随后又出现在中印有争议的达旺地区,并挑衅式地扬言‘没有忘记当年的瓦弄之战'。"事实上,印度总统帕蒂尔首次访问中印有争议地区(即印度"阿鲁纳恰尔邦"),是在4月2日,而"世界和平的印度视点"学术会议召开是在4月5日,新华社文章中的所谓"印度总统随后又出现......",显然是时空倒错。

    那么在4月2日之前,达赖喇嘛是否出席过新德里召开的和平大会呢?根据国际媒体的报道,近期在新德里并无新华社所称的和平大会。为纪念西藏抗暴运动50周年,西藏流亡政府上月底曾举行了题为"感谢印度"的节庆活动,达赖喇嘛曾经到访新德里的八处包括佛教、天主教、犹太教在内的宗教场所,进行宗教交流与祈祷。但这与所谓"和平大会"根本不沾边儿。

    在三月底以来的一系列活动中,达赖喇嘛发表过"感谢印度帮助"之类的言论。3月30日,达赖喇嘛在接受法新社记者的采访时说:"我们非常感谢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半个世纪来对我们的帮助。"在纪念藏人抗暴50周年的一场摄影展的开幕式上,达赖喇嘛说:"印度尽其所为藏人社区提供了最大的帮助。"但是,无论是印度媒体、流亡藏人媒体或是西方媒体,都不曾报道过与新华社所述相同或相近的细节。

    50年前,由于中共军队入侵西藏,达赖喇嘛及其支持者约八万余人离开故土,长途跋涉进入印度以躲避中共的进一步迫害。此后,每年都有大批藏人冒着生命危险,越境进入印度,投奔自由。印度方面先后在北部的达兰萨拉和南部的卡纳塔卡等地建立藏人居住地,帮助他们解决生存问题。在流亡藏人在印度的帮助下,平安度过半个世纪之际,达赖喇嘛发表类似感谢印度的言论,完全符合情理。而新华社无中生有,肆意捏造事实,造谣诬陷达赖喇嘛,其用心十分卑鄙、险恶。

    回复删除
  14. 中國的民族主義正在步入死胡同

    中國 劉逸明(獨立中文筆會會員)

    中國人談中國



    近年來,民族主義在中國表現強烈

    據海外網絡媒體報道,一名浙江籍的保釣志願者於今年3月29日被武漢警方關押,而另一名志願者則被迫前往派出所接受訊問,截止4月初,被關押者仍未獲釋。自今年年初日本在釣魚島海域常駐了可搭載直升機的巡視船後,大陸媒體便掀起了新一波反日風潮。有消息稱,來自兩岸四地的保釣志願者已開始籌備5月份的聯合登島行動。

    雖然釣魚島為日本人佔領已經由來已久,但釣魚島問題在近些年才成為北京當局和大陸民眾異常關心的話題。香港的保釣活動早就開始了,而大陸的保釣人士在這幾年才蠢蠢欲動,這不能不讓人感到幾分詫異。即使北京當局如今在很多場合都對日本表示出強硬的姿態,但在建政的頭半個世紀裡,幾乎完全不重視釣魚島的問題。北京當局對釣魚島突發性重視的動機不能不讓人質疑。

    眾所週知,自江澤民執政時期開始,中國的社會矛盾就在日益加劇,而以往備受推崇的官方意識形態也逐漸破產,僅僅靠謊言已經無力保持這個政權的穩定性。於是乎,北京當局便祭出了愛國主義的殺手□,即使很多人對當權者怨聲載道,但在"反日"和"反美"的時刻,他們都能迅速團結在所謂的"愛國主義"大旗之下"同仇敵愾"。

    中國媒體對愛國主義的大力宣傳暫且不說,就連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所欽定的榮辱觀《八榮八恥》都將熱愛祖國放在了第一位。愛國主義是當下比什麼都有凝聚力和號召力的一面大旗,尤其是對正在讀書的高校大學生具有極大的煽動性。每一次"反外"風潮中,高校大學生和社會上的年輕人都是主力,很多人在當時的狀態已近瘋狂。

    2005年,因為日本申請加入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所以引發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亞洲國家的強烈反對。北京、上海、深圳等中國一線城市紛紛爆發了"反日"遊行示威活動,雖然均未在事前申請和獲批,但遊行隊伍卻一路上暢通無阻,甚至得到了警察的笑臉相迎和企業的大額贊助。眼看此類活動熱度不減,且規模愈來愈大,而且出現了打砸搶的不和諧音符,北京當局於是對"反日"活動緊急叫停。

    叫停"反日"活動的表面原因雖是為了保護日本企業在華的財產安全,實際上北京當局仍然是為了維護所謂的"社會穩定",他們最為擔憂的就是"反日"演變為掛羊頭賣狗肉的反共活動。維權人士郭飛雄當時都去申請"反日"大遊行了,北京當局能不想入非非和神經緊張?

    釣魚島的歸屬問題在華人世界似乎不存在爭議,但北京當局前後矛盾的對日表現卻讓人大跌眼鏡。想當年,日本在向中國賠款的時候,周恩來可以絲毫不考慮中國民眾的感受就讓巨額賠款打道回府,而毛澤東則更是多次說出了"感謝日本侵略"的大實話。不難看出,毛澤東等人是對日本侵華拍手歡迎的,在他們看來,沒有日本人的入侵,中共是無論如何都登不上政治舞台的。

    釣魚島在面積上只是一個小島嶼,比起當年被蘇俄佔去的大片領土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那些領土原本還可以討回,但在江澤民手上卻徹底喪失了討要的機會。北京當局難道不清楚嗎?顯然不是,而是懶得去討要罷了,不在領土上向俄國讓步,豈能在處理國際事務時得到俄國的支持?俄國近年來在很多問題上和北京當局的驚人一致立場也許與此有著很大的關係。舍車而保卒,在釣魚島的問題上,北京當局的道德力量已經變得脆弱不堪。

    據媒體報道,被警方阻攔的保釣人士並非在武漢一地,其它地區的保釣人士也同樣受到了警方的警告,他們被要求絕對禁止參與今年的出海行動。"愛國"行動竟然在現在不能自由參與,這是很多人都覺得出乎意料的事情,那些有著狹隘民族主義情緒的憤青們不知道對此有何感想。最近《中國不高興》一書被媒體熱炒和網民熱議,雖然遭到了很多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口誅筆伐,但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仍然能夠引起共鳴,大有再度掀起民族主義風潮的架勢。保釣人士遭受官方冷遇,不知道該書的作者是否高興。

    在各級官員和各大媒體都高喊愛國主義的今天,網民們表現出了異常的理智,天涯社區、凱迪社區等網絡論壇上的民族主義憤青已經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而只有中華網、烏有之鄉等左派網站上仍然在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幟。愛國是應該的,但狹隘的愛國主義卻只會讓我們這個民族陷入更為苦難的深淵。

    我絲毫不懷疑保釣人士的愛國動機,但並不佩服他們的勇氣,在這樣一個專制的國度,那些為了追求制度民主和人權改善而遭受迫害的人們更能讓人肅然起敬。

    注:《中國人談中國》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回复删除
  15. 在临近的两个人口密集的省份河南和山东,已有34名儿童因罹患手口足病而死亡。有关部门称,随着進入夏季,气温的不断升高,疫情可能会蔓延的更快。
    星期四的中国媒体报导称, 今年中国中部地区省份河南至少已有18名儿童罹患手口足病死亡;在山东省有至少16个儿童死亡病例。

    手口足病是常见的儿童病症,很少会致命但会导致发烧、喉咙痛以及水皰,但病毒如果治疗不恰当很容易导致死亡。

    据中国的《新京报》报导,今年春天,手足口疫情再度爆发,中国30个省份发现了4万多病例,其中河南省民权县和山东荷泽市的疫情最为严重。截至到4月7号,荷泽市患儿达4557例,12例死亡,民权县患儿709例,死亡8例。

    报导还指出,基层防疫体系中存在一系列问题,而其中一个就是地方政府用行政命令干涉疫情上报。

    对于疫情的爆发,家长们纷纷谴责政府漠不关心,甚至遮掩疫情。有关部门表示,从数据统计上来看, 今年中国手足口病疫情明显上升的时间较往年提早,而且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疫情蔓延的可能会更快,在5月至7月份会达到高峰期。

    回复删除
  16. “叛匪”——请在类似这样的字眼加引号。他们是不是叛匪上天知道的,想必他们又转世人间,在为自己的信念而战!

    回复删除
  17. 杀生无数,罪恶滔天,把自己置于不仁不义,万劫不复的境地!

    回复删除
  18. 在中国过去的皇权时代,公开审判并予以处决是一个惯用的手法。目的是在达到威吓,以及警告的效果(若有不从者,就是这个下场)。当时民智未开,通讯不发达,人们在震惊之余,只有乖乖听话。
    不过,时代不同了。人们会讨论,交换意见。人们也会做纪录并且回忆。
    看看二二八事件对国民党的影响,时间已经隔了一甲子,仍然不能平息。当年施暴的人早已故去,却要下一代的人继续背着沉重的包袱。这将是国民党永远的痛脚,直到国民党灭亡。这一点恐怕不是当年充满改革热情的人所能想到的。
    现在这个政权一样的面临困境,并且将会变成历史的灰烬。
    让人难过的是,以极为残暴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同胞,其实只是对于外患国仇的强烈反弹。打不赢外人,回家打小孩总可以吧。

    博主所展示的照片如果换上汉人的名字,就让人再熟悉不过了。在那个千万人头落地的年代,每天都在上演着公审、枪决的戏码。也许,博主从一个更广的角度看,会兴起一种「不是只有我倒霉」的安慰吧。

    话讲回来,如果西藏不能现代化,将不可避免的一直会遇到野心家的侵凌。只是现在碰上了最凶恶的一头狼。
    我建议博主花点时间想一下未来。过去的历史不能改变了,但是路总要走下去,怎样才能变得比较好,恐怕更值得思考。

    回复删除
  19. 打日本人的時候,國民黨在前線殺敵,遠征軍死掉十幾萬,我們親愛的黨呢當時在搞游擊,日本人被趕跑了,開始內戰了,死了不少中國人吧,內戰過後又是文革這次死的更多時間更長。對這樣一個黨我有甚麼好話說。若說內戰尚還有些原由,那麼文革根本就是場民族屠殺,由此可見共產黨從來就會殘酷對內,窩裡鬥是他們的秉性。可笑的是這樣天大的錯誤,教科書里輕描淡寫地一句,這是偉大的毛豬洗在晚年時期犯的一個唯一的錯誤。根本不想認錯嘛,既是這樣還有甚麼資格天天叫日本澄清歷史,正視歷史,你們自己都不敢正視還要求別人啊。腦子有病!!

    回复删除
  20. རང་དབང་དང་དྲང་བདེན་གྱིས་ཆེད་དུ་ཁྱེད་ཅག་དགྲ་བོའི་སྡིག་ལག་ཏུ་ཚུད་སོང་ཡང་ང་ཚོ་ཕྱི་རབས་པའི་སེམས་པས་ནམ་ཡང་ཁྱེད་ཅག་གི་ལོ་རྒྱུས་སྔོག་བཞིན་ཡོད། མིག་ཆུའི་ཁྲོད་ན་སྔོག་བཞིན་ཡོད།

    回复删除
  21. དཔའ་རྒོད་ཚོ་འདི་བཞིན་ཉེས་པ་མེད་པར་དགྲ་བོའི་སྡིག་ལག་ཏུ་ཚུད་དེ་ཕྱིན་སོང་ཡང་། ང་ཚོས་མིག་ཆུའི་ཁྲོད་ནས་གཟི་བརྗིད་ཀྱི་བཞེངས་པའི་རྡོ་རིང་ལ་སླར་ཡང་ཡི་གེ་བྱེད། ངའི་ཡབ་མེས་ཚོ་དག་ཞིང་ནས་མགོན་སྐྱབས་རེ་གནོངས།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