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1日星期日

在戾气冲天的气氛中谈什么?

图为2008年9月底布达拉宫广场上的景象(Twitter推友威廉退尔提供。)

在戾气冲天的气氛中谈什么?

文/唯色

本周二,所发生的与西藏密切相关的事件是,马拉松式的藏中会谈在腥风血雨的零八年之后又一次启动了。匪夷所思的是,达赖喇嘛的特使们首先抵达的地点竟然是湖南,这想必不会出于特使们自己的愿望。湖南有什么呢?辛辣的湘菜?还是更为著名的“革命圣地”韶山?那可是五十年前,声称要把西藏人民从帝国主义势力的手中解放出来,而派大军进入西藏的毛泽东的出生之地。难道是要让达赖喇嘛的特使们沿着红色经典旅游线路,去毛的故乡“感恩先烈伟绩重温红色记忆”,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吗?

媒体再次注意到这姗姗来迟的会谈,纠结于是否会有某个结果。结果自然是有的,那就是毫无结果。与之前的每次会谈一样,依然是始于谈而止于谈,作为藏人这方,很遗憾,再次扮演的是“陪练”的角色。声言对会谈抱有希望者,如果不是两眼一抹黑,完全看不清谙熟“三十六计”或“孙子兵法”的中方面目,那就是太虚伪了,不过是在表面上做出赞许的样子,而内心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更多的声音在说,谈总比不谈好,只要在谈,就意味着双方有接触。没错,这也是事实,任何时候、任何情势之下,对话都是头等大事。

可无论如何,对话的基础都应该是平等和真诚,否则谈有何益?而且,对话者至少应该持有起码的礼节,这既是尊重对方也是尊重自己。然而,言犹在耳的是,这一年多来,中方的会谈代表、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面对公众的电视上,多次用极其蔑视的口气称达赖喇嘛的特使是“嘉日那些人”。实在无法想象,傲慢的朱副部长再次与他鄙夷的“嘉日那些人”见面时,脸上是否会挤出一丝微笑。如果这就是政治,那简直太龌龊、太伪善!令人悲哀的是,我们似乎没有选择,我们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吗?比如,就像萨义德在评述巴勒斯坦现状时说:“只有当我们尊重自己并且懂得我们斗争的真正尊严与正义时,只有在那个时候,我们才能体会到为什么不管我们如何看待自己,世界上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跟我们团结在一起。”

应该提醒外界也要提醒自己的是,就在这次会谈之前,前国家宗教局局长、现专事对宗教人士“洗脑”的中共高官叶小文发表文章,称近年随着西藏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西藏和其他藏区一些寺庙的“体”膨胀了--既有数量、体量的膨胀,也有功能的膨胀,有的寺庙“养了一批懒人,藏了几个坏人”;与此同时,作为“神”的达赖喇嘛,俨然政教合一的“政治领袖”,也太越位了;为了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西藏跨越式发展相适应,“体”要消肿,“神”要定位,“教”要改革。

叶的“消肿”之说充满戾气。他是把哪些藏人视为“肿块”甚至“肿瘤”的呢?他所谓的“消肿”又是如何进行的呢?在北京的一位维权律师对我说过,他注意到这几年来,当局在想法收拾藏人知识分子,网上一搜索,被捕的的几乎都是藏区的藏人知识分子,这种做法往往不是真正的打击犯罪,而是明显地扼杀一个民族的文化和民族的精神。是的,从安多、卫藏到康地,从寺院、民间到网络,一个个传统的、现代的知识分子轻则被驱逐,重则被判刑,其错误或者罪行不过是说了真话而已。而对藏人知识分子予以如此严酷地“消肿”,其用心不可谓不深远;而这暴戾之气如同总是弥漫北京的大雾,我们必须认清被遮蔽的道路。

2010-1-27,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20 条评论:

  1. "讓全世界也看清這點,是需要時間的."

    或許,願意談,不一定是真要談; 更重要的,讓大家看到這一切,會是重點所在.

    ***

    長久以來,也可見來此blog留言的許多人戾氣衝天,這可歸功於共黨的洗腦大業.

    想藉此說一句, 就像你們曾經逃往自由的李存信所說:"去嘗嘗真正自由的滋味."

    你們真認為自己現在所擁有的, 就是真自由嗎?

    既然你們的政府連網路什麼都在封來駭去的,身為共黨子民的你們, 連過去的歷史都瀰漫在一股謊言與遮蔽之中, 你們真認為自己就擁有真正的自由嗎?

    "去吧!試著去嘗到真正的自由吧!"

    那時再來指天罵地的說,你們真的比藏人高.

    回复删除
  2. Dear Woeser la
    您好!谢谢您的奉献,敬佩您的勇气,欣赏您的文风,文才和火眼金睛。您的呐喊是每一个爱普世价值人的呐喊。加油唯色,加油我们博巴的“唯色”,我们博巴的光!
    是否可劳驾您把叶“大人”如何要“消肿,“定位,和“改革”的“藐方”公布在此让老衲我“拜读拜读呢?
    Tujiche

    回复删除
  3. འོད་ཟེར་ལགས་བདེ་པོ་ཡིན་པས།
    If someone write in Tibetan, can you open it and put on your blog, please?
    Tujiche!

    回复删除
  4. 还是哪句话。一个民族的崛起,不可能靠金子,也不可能靠别人的施舍。喜欢自由飞翔就要有飞翔的翅膀,尽管它可能还不坚硬。但最起码要有翅膀。这是基础。
    藏汉谈与不谈,什么时候谈。权不在中国政府与西藏流亡的精神支柱达赖喇嘛。而在于其它国家,为其它利益的平衡来制定。什么时候谈,谈什么内容,有中国政府制定。代表着达赖喇嘛的两位使者,实际上是在完成着第三者和中国未完成的使命而已。如果,每次都是无条件的过来过去穿梭于高原和平原。我觉得,结果仍然是无结果。

    回复删除
  5. 特立独行的猪2010年1月31日 下午1:48

    除非达赖喇嘛准备全面投降,否则谈判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中共虽然有解决西藏问题的压力,却根本没有做任何退让的意愿。

    回复删除
  6. 我很喜欢唯色这个地方。然后想提出一点建议
    我用GooglegReader订阅来读,可是每次都看不到全文。大部分时间懒得翻墙,所以不知道会错过什么。能不能让rss输出全文呢?谢谢!

    回复删除
  7. 和谈成功意味着统一,相反,和谈失败则是西藏寻求独立的唯一契机。从现在的形势看来统一是灭有希望的,独立倒是隐藏着巨大的希望。对与双方来说代价是空前的。

    回复删除
  8. Dear Woeser,

    I have a expedition project to Tibet under National Geographic at hand.

    Hope to talk to you more on this.

    Would you leave your email address for futher contact?

    Thank you!

    回复删除
  9. "谈判"这种东西, 就算是在天堂, 也是得靠实力去谈的.

    回复删除
  10. 治藏新攻略 彻底世俗化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6日 转载)

    来源:星島日報 紀曉華

    北京近日召開第五次西藏工作會,部署推進西藏跨越發展,政治局九常委盡出,規格之高,可謂空前。

    作為中共權威的西藏問題專家,葉小文雖然已經卸任國家宗教局長,轉任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第一副院長,但依然心繫藏事。

    最新一期《學習時報》刊登了葉氏文章「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西藏跨越式發展相適應」,提出了治藏新思維--剛柔並濟將西藏世俗化,抑制寺廟發展,實現免費教育、醫療,與達賴「爭奪群眾」。

    寺廟是藏獨活躍分子的溫床,亦是兩年前拉薩騷亂的「發源地」。葉小文指出,近年隨著西藏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西藏和其他藏區一些寺廟的「體」膨脹了--既有數量、體量的膨脹,也有功能的膨脹,有的寺廟「養了一批懶人,藏了幾個壞人」。與此同時,作為「神」的達賴喇嘛,儼然政教合一的「政治領袖」,也太越位了。

    一邊是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一邊是寺廟膨脹和宗教熱,構成了藏區一種特殊的二元結構。葉小文指出,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西藏跨越式發展相適應,「體」要消腫,「神」要定位,「教」要改革。

    除了管住場所,實現「寺廟管理規範化、法制化」,葉小文認為,藏傳佛教的教規教義亦必須改革,「不適應甚至桎梏西藏跨越式發展的東西則需要擯棄」,同時要實現宗教與基本民生需求相分離,實現徹底的政教分離。

    西藏的農牧民子女都享受三包(包吃、包住、包學費),全部進高中,就會大大減少未成年爭著進寺廟的現象;西藏以免費醫療為基礎的農牧區醫療制度得到完善,就會大大減少有病就去求寺廟的現象。

    整體而言,葉小文的治藏新策就是以懷柔手段,令西藏徹底世俗化,與達賴爭奪群眾。他同時亦提出剛的一面:凡僧尼概不參與分裂祖國活動、不參加擾亂社會秩序活動;凡寺廟概不干預行政、司法、教育。

    回复删除
  11. 垬就是兲朝毒瘤。它的发展极致,就是灭亡。

    回复删除
  12. 叶小文和朱维群们在文革时积极参加红卫兵的造反运动,没有读过什么书,满脑袋是阶级斗争。只不过曾经的道具,毛装改成西装,呐喊摇旗的姿式换成握笔胡扯而已。
    举两个小的按列, 给大家判别 。
    1,藏传佛教后宏期的圣地安多巴燕东部格扎地方(今青海化隆县东部四乡)49年前有大小14座寺院,僧侣约1100多。文革中几乎全部摧毁,仅剩的一座当猪圈。上世纪80年代开始当地藏人信徒自己募款重建寺院,没有一家寺院得过中共政府的报款援助。现在总共出家众不超过200名。
    2,化隆民族中学有1300多名学生,藏族学生占99%。也是其县11个中学中藏人唯一的去处。2008年化隆民族中学高考生共有98名,全部都是藏族。但录取通知单下来,58名录取上榜,既然其中有10名不是此校的,汉族和回族学生占领藏族学生的名额。后来藏族家属不满抗议,当局利用各种借口拖延时间,到2009年考上大专院校藏文相关科系的这些非藏族的学生,陆续转系。这是多么奸诈?
    这种不公不义的事情在西藏非常普篇。
    安多瓦

    回复删除
  13. 一言以蔽之,共党的目标就是消灭宗教,消灭一切和其独裁统治不相“适应”的思想,以实现其红教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痴心妄想。

    回复删除
  14. 你們還在做什么夢?文化上滅絕,徹底世俗化,這就是現在正在做的。以前有自治這么一說,現在又發現了一個真理,蘇聯亡于民族自治政策,現在要民族融合,就是同化,漢化。那些五毛們說的不就是這個嗎?

    回复删除
  15. Tujiche 博巴的光!老衲我暂时告辞了!
    叶小文的思想和观点如果得到中共的欣赏和支持,用不了多少年,藏人都成为汉人,然后汉人之间开始南征或北伐,重演三国,南北朝和北宋南宋的历史。华夏民族啊华夏民族,您可千万别胡来!
    请一位高手解释一下,为什么有些汉人总是喜欢把藏民族的生活方式,生命观,宇宙观当成他们手上的高尔夫球打过来击过去的呢?

    回复删除
  16. 北京对达赖喇嘛特使表示不会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让步


    西藏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特使今天从中国返回印度达兰萨拉。与此同时,北京宣布,中国不会在主权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

    新华社今天报道说,中国统战部部长杜青林在北京与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迪和格桑坚赞会谈时,向他们介绍了西藏在中共领导下近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并且重申主权和领土问题北京不可能有任何商谈的空间。

    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宣布:与北京举行第九轮会谈的达赖喇嘛特使今天返回印度达兰萨拉。上周,达赖喇嘛的两名特使与北京当局就西藏真正自治的问题进行了谈判。谈判的地点首先在中国湖南,后来转到了北京。

    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说,两位特使应在今天向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汇报谈判结果。据指出,中国政府应该在明天就此次谈判的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在会谈开始之前,西藏流亡政府再次申明藏人不会要求独立,不存在主权和领土问题。而是要求实行名副其实的自治。真正能够有效地保护藏人的文化、语言和宗教。希望北京当局正视藏人的要求。

    上一次北京与达赖喇嘛特使的会谈是在2008年11月。当时,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特使提出的高度自治的方案进行了批驳。美国政府对中断了15个月以后重启西藏问题谈判表示欢迎。这次会谈是2002年以来的第九次。

    回复删除
  17. 解密达赖喇嘛特使为何要去湖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2日 首发 )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据BBC2月1日报道,达赖喇嘛特使结束与中国官员的第九轮《藏中会谈》,周一(2月 1日)回到印度新德里。此行,他们首先在26日抵达湖南省参访,29日到北京展开第九轮会谈。

    达赖喇嘛特使参访湖南,引起人们猜测。1月下旬,作家唯色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次会谈他选择的地点在湖南,我们都认为这非常荒谬,去湖南干嘛?让他们去朝拜毛泽东的家乡吗?这纯粹是一种居高临下,不真诚的,把达赖喇嘛特使安排在一种来接受教育那样的位置上,根本没有平等。”

    为何达赖喇嘛特使在赴京前去湖南三天,是去谈判还是参观访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西藏问题资深研究者告诉博讯:“据我个人分析,中共的一向做法是安排特使团在会谈前到别处访问,因为特使到中国后,会把要谈的内容告诉统战部,中共要研究如何答复,在这研究期间,就安排特使去参观访问。”

    曾参观访问藏滇川等地

    自2002年恢复藏中会谈以来,中共基于以上考虑,已经安排达赖喇嘛的特使团走访了西藏,云南和四川的藏区,08年10月甚至安排他们访问了宁夏回族自治区。

    在这些会谈前的参观访问中,中方的主要谈判代表,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等统战部高官不会露面,他们在开内部会议,讨论如何回应藏人的要求,等到达赖喇嘛特使的参访结束时,他们也已经准备就绪,于是会谈就在访问的结束当日或者第二天开始。

    “从首轮到第九轮藏中会谈,都是如此。尽管我们的特使很智慧,具有广阔的国际视野和丰富的国际事务经验,但因为在会谈中,我们处于被动状态,决定不了在哪里谈以及何时会谈。”这位研究者说:“特使没法拒绝参观,因为这是中共安排好的行程的一部分。这些都是我个人的分析,否则可以先谈后参观,为何每次都是先参观后会谈。”

    既然达赖喇嘛特使都去过宁夏和广东访问,这次被中共安排去湖南,也似乎毫不奇怪。但湖南毕竟是一代暴君毛泽东的故乡,也正是毛泽东命令解放军占据了西藏,这使得唯色在其博客《看不见的西藏》中撰文《在戾气冲天的气氛中谈什么?》。

    唯色在文中连串发问:“匪夷所思的是,达赖喇嘛的特使们首先抵达的地点竟然是湖南,这想必不会出于特使们自己的愿望。湖南有什么呢?辛辣的湘菜?还是更为著名的‘革命圣地’韶山?那可是五十年前,声称要把西藏人民从帝国主义势力的手中解放出来,而派大军进入西藏的毛泽东的出生之地。难道是要让达赖喇嘛的特使们沿着红色经典旅游线路,去毛的故乡‘感恩先烈伟绩重温红色记忆’,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吗?”

    中国可能调整对西藏的政策

    BBC今天报道说,最近有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政策可能出现调整。因为“前不久召开的西藏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在经济发展和藏民生活改善的问题上,要统筹考虑包括四川、云南、甘肃等地西藏自治区之外的藏民。这一提法虽只涉及经济问题,但和达赖喇嘛一直要求的‘大西藏’提法吻合。”

    BBC还注意到,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引述了统战部长杜青林的话说,所谓“大西藏”和“高度自治”违反中国宪法。

    达赖喇嘛的两位特使预计周二(2月2日)返回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之后,将首先向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和达赖喇嘛本人汇报这次谈判的情况,然后才会向外界发表有关具体评论。

    中国政府方面也定于周二就这次会谈召开新闻发布会。

    回复删除
  18. 九九重阳九个零,
    中国党魁真黑心。
    桑结嘉措

    回复删除
  19. 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迪关于第九次藏中会谈的声明

    地点:印度北部达然萨拉
    时间:2010年2月2日

    在藏中和谈工作小组成员丹增平措•阿底夏、普琼次仁及藏中和谈工作小组秘书晋美巴桑的陪同下,我和格桑坚赞特使在2010年1月26日至31日赴中国与中国领导人的代表进行了第九轮会谈。这次会谈是在中断15个月后进行的。我们于2010年2月1日回到达兰萨拉,并于今日向达赖喇嘛尊者、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西藏流亡政府议会议长及副议长汇报了本次会谈的情况。

    在北京,我们于1月30日与中国政协副主席兼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先生会谈。2010年1月31日,我们与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副部长斯塔进行了一整天的会谈。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尼玛次仁参加了会谈。

    我们于2010年1月26日抵达湖南省省会长沙,在湖南进行行程之前,我们正式向中央统战部递交了与《有关全体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意见》有关的七点阐释。这份自治意见是我们在2008年11月第八轮会谈时提交的。本次阐释回答了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主要问题,同时我们提出了推动对话的建设性建议。这七点阐释包括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尊重“三个坚持”、尊重中央政府的领导和权威、中央政府就《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意见》的担忧、认识核心议题、以及达赖喇嘛尊者愿意继续合作以寻求彼此受益之方案的愿望。

    阐释清晰说明,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政府领导人没有任何个人诉求。达赖喇嘛尊者关切的是全体藏人的权益和福祉。因此,双方需要解决的是如何真正贯彻名副其实的自治,从而使藏人能够依据自身特点和需求实行自治。

    达赖喇嘛尊者是全体藏人的代表,尊者与藏民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受到藏人的完全信任。达赖喇嘛尊者代表藏人的合法性是不容争辩的,尊者毫无疑问地被藏人视为自己的真正代表和发言人。只有和达赖喇嘛会谈才能解决西藏问题。认清这一现实是十分重要的。

    我们强调,达赖喇嘛尊者关心藏人前途并非谋求个人权益和政治地位,也不是为流亡政府谋取利益。

    我们呼吁中国方面停止对达赖喇嘛尊者毫无根据的指控,不要无端指责尊者为分裂分子。我们要求中国领导人与尊者合作,在《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意见》基础上,寻求彼此都能接受的西藏问题解决之道。这将保障稳定、团结,确保社会和谐发展。

    中国方面提出了“四个不要”来阐述其立场。中方还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有关西藏的最新发展,尤其是十分重要的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中方称,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决定进一步改善西藏及其他藏区人民的生活,尤其是在教育、医疗、环境保护等公共服务领域。基于我们对第五次西藏会议的了解,我们表示欢迎改善藏民(尤其是农村地区藏民)的努力。我们欢迎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重视全体藏区-西藏自治区及其他藏区-的发展。我们坚信所有的藏区都应该实行统一的政策、接受同一机构的管理。如果抛开那些政治口号,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强调的很多议题都与我们在《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意见》中提出的藏人要求接近。

    双方的一大分歧是对目前西藏境内局势的认知。因此,为了达成共识,我们建议共同努力,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研究西藏目前形势。这有助于双方解决分歧。

    近日我们将研究中方提出的问题,包括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的精神、“四个不要”。正如我们在会谈期间要求的那样,我也真诚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够认真研究我们提出的议题。达赖喇嘛尊者一直清晰表明,西藏的未来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解决。只要中国领导人具有政治愿望,我们完全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共同基础。我们在此重申,达赖喇嘛尊者愿意继续同中国中央政府合作,让藏人重获自尊与自豪,促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稳定与团结。

    我们感谢湖南省委统战部、北京市委统战部和中央统战部的热情接待。


    注:中文版声明稿從英文翻譯,如有出入以英文為準

    回复删除
  20. 什么是四个不要?

    是不是不要迷恋封建主义,不要害怕资本主义,不要歪曲社会主义,不要怀疑共产主义呢?哈哈哈。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