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星期四

当知项欠( Dhondup Wangchen)被判刑6年!


当知项欠( Dhondup Wangchen)被判刑6年!


当知项欠与小女儿。


当知项欠曾带父母去北京。


当知项欠的妻子与四个孩子在达兰萨拉。


当知项欠的妻子与孩子在达兰萨拉。


当知项欠的妻子在达兰萨拉的街上卖饼子,以维持全家老小生计。


当知项欠在安多。


当知项欠在安多。


当知项欠在他拍摄的纪录片《Leaving Fear Behind》(《不再恐惧》)当中。

延伸阅读:

在中国坐牢的纪录片制作人当知项欠的故事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9/12/blog-post_12.html

6 条评论:

  1. 居然生了4个小孩,看来藏族的计划生育要加强。民族问题本质就是人口问题。把藏族人口控制到300万,他们就休想成气候。维族从1755年的20万人依附于准格尔蒙古人的小部落膨胀到现在的1000万人口,只用了250年时间人口扩张40倍,开始与汉族争夺土地和生存空间,这也是新疆出现问题的核心原因。计划生育,移民稀释,民族牵制,分而治之,以夷制夷,这些手段是对付地方民族主义的好办法。

    回复删除
  2. 奥运之后是国庆,国庆之后呢?国庆之后就是现在。

    回复删除
  3. 为当知的家人祈福。土匪流氓帮一定会灭亡。

    回复删除
  4. RFA :西藏记录片导演当知项欠被判六年徒刑

    西藏记录片导演当知项欠( Dhondup Wangchen)近日被中国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处六年徒刑。当知项欠是因为制作记录片《远离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 )在2008年3月被捕的。

    2009年12月28日,中国政府在没有通知当知项欠家人的情况下,由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对其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当知项欠在瑞士的堂兄嘉央次成告诉本台记者,他们在本周一才得知当知项欠被判刑的消息。

    “拘捕的时候没有资格的人、逮捕的时候没有逮捕证、起诉的时候没有起诉书。现在他们判决的时候连判决书都没有。现在我们去要这个的话也要不到。”

    当知项欠在2008年3月10日设法将纪录片《远离恐惧》从西藏发送到瑞士后不久被捕,之后音讯全无。直到2009年7月,其家人才辗转得知当知项欠被关在青海省省会西宁的监狱之中,备受折磨。

    “他在西宁监狱一年多了。到那个时候它被打的地方还在痛。”

    嘉央次成说,当知项欠不但在狱中遭受酷刑,且身体一向健康的他还染上了乙肝,因为没有得到治疗,当知项欠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

    “我们在乙肝这方面的药运过去的话,他们说:‘不让送’,我们没办法。 ”

    嘉央次成表示,当知项欠只是一个普通的西藏农民,拍摄记录片《远离恐惧》也只是为了反映和他一样的普通藏民的心声。现在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将其判处六年徒刑,实在让其家人不能接受。

    “中国的法律上面说:宗教自由、言论自由。藏族心里面的一些痛苦不能发表出来,这样的狠心,中国政府做的这个事是非法的。”

    藏族女作家唯色曾多次在她的博客“看不见的西藏”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当知项欠。唯色表示,她不止一次地看了当知项欠拍摄的《远离恐惧》,这部记录片非常真实地反映了藏人的心声。

    “他花了很多时间,跑了藏地的很多地方都是在草原上、牧区上、还有农村、寺院。像很多普普通通的藏人向他们了解情况,让西藏之外的人能够看见这个纪录片,就能了解到西藏人的内心。”

    据报道,当知项欠在2009年7月下旬被中国政府正式指控为「颠覆国家政权罪」。去年9月,当知项欠设法从狱中送出了一封信,告知外界当局已经开始对他进行审判。嘉央次成告诉本台记者,他们曾聘请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敦勇为当知项欠进行辩护,但由于青海省司法部门与北京司法局施加压力,称只能由本地律师办理此案,李敦勇律师不得不退出这一案件。本台记者多次联系李敦勇律师,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北京维权律师梁小军告诉本台记者,他听李敦勇律师谈起过当知项欠一案。

    “我听他说过是不允许他介入。”

    梁小军律师表示,中国司法部门在不允许当事人自行聘请的律师介入此案的情

    况下,秘密对其判刑的做法,绝对不符合正常的法律程序。

    “《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都有明确规定:律师有给别人提供辩护的这种权力。被告人有获得律师辩护的这种权力。如果说这些基本的权力都没有保障的话,青海那块儿法律、法治可以说是没有的。”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当知项欠和助理晋美嘉措秘密制作了名为《远离恐惧》的西藏纪实影片。这部25分钟的记录片对超过一百名藏人就北京举办奥运会和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等问题进行了访谈。

    回复删除
  5. 特立独行的猪2010年1月9日 上午7:04

    今天刚刚在youtube上看到了该纪录片。以纪录片的标准来说,该片的水准非常业余,其观点说服力也不强,作者显然是初出茅庐。中共其实完全可以不必理会,重判这样一个业余摄影师实在是度量太小,贻笑大方。

    回复删除
  6. 特立独行的猪意思就是,当年国民党抓捕工作水准高,观点说服力强,意图分裂国土的共产党,就是应该的了?党工暗杀同情共产党,文笔有感染力的闻一多,就是理所当然了?

    言论自由的基础是法理,不是言论的水准。当知项欠和晋美嘉措呼吁传播西藏真相,要求宪法保护的自治权利,是天经地义的。汉人不和兄弟民族联合起来,要求政府渐进政改,自己要求权利叫得价响,兄弟民族做同样要求就是叛国就该被镇压,这才是为天下笑的丑事。要征求国际社会的尊重,就不要中当局的离间计,拜托。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