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颠覆之罪,何来之有?


颠覆之罪,何来之有?

文/唯色

最近又一个不好的消息是当知项欠被判刑6年。他是在2009年的倒数第四天,在西宁,被秘密宣判的。无论是他,还是他的亲属,无人得到中国的法律部门所必须要给予的相关手续。这位35岁的安多农民,年迈双亲的儿子,羸弱妻子的丈夫和四个幼稚孩子的父亲,从2008年3月底即陷囹圄,以一部长度不过25分钟的纪录片,遭到了如此沉重的惩罚,平均1分钟换来刑期将近3个月。不止如此,当局宣判的刑期是从他被审判当日算起,那么这个换算公式应该是这样的:1分钟换来刑期将近4个月!

当知项欠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一位外媒记者在电话中问我,如何看待这个罪名?而我的眼前浮现出当知项欠拍摄的那些镜头,最让我难忘、每次重看都会落泪的是,一位衰竭、贫穷的老僧坐在黑暗的角落泣不成声地说:“达赖喇嘛的回归是我最大的心愿和梦想,但是这看来是难以实现了……达赖喇嘛,达赖喇嘛,我向您祈祷……我只要听到他的名字,我的内心便充满了信仰、忠诚和深深的悲伤。局面毫无希望。我感到身心交瘁,就好像一个人独自走在漫漫无尽的长路上。”

我的眼前也浮现出在拍摄完成时见过当知项欠的英籍藏人Dechen Pemba的回忆:“我才见到他几分钟,我就强烈地感觉到他对于完成这件事情是很有决心与毅力的,他觉得描绘藏人在中国统治下所遭遇的不公与不义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如同一位受他所采访的人,非常传神地描述的:‘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藏人,就好像晴天里的星星一样,没有人看得见我们。’”

我对记者说,并未有过专业训练的当知项欠,用一部简单的摄像机,记录了那么多民间底层藏人的真实感受,来反映他们遭受压迫与歧视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真切的愿望,为的是让外界了解藏人的内心。如果把这视为“颠覆国家政权”,那么,这个政权实在是太不人道,也实在是过于虚弱。而当知项欠因此获刑,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他所拍摄的纪录片的真实性,使得西藏之外的人对于藏人的生命被蹂躏的事实有了充分的了解。在我的博客上,有中国人留言感叹“中共……重判这样一个业余摄影师实在是度量太小,贻笑大方”,然则本质上根本不是什么度量不度量的问题。

捷克前总统哈维尔以及当年《七七宪章》联署人,于一周前致胡锦涛公开信,抗议非法监禁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11年,其中就“北京法院无耻地”判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如是质问:“当知识分子、艺术家、作家和学者行使自己的核心使命:即思考、重新思考、提出问题、批评、创造性地采取行动并尝试开展公开对话时,根本就不存在颠覆国家安全。……当公民按照自己的意志、通过自己的知识和良知采取行动时,当公民和平地相互结社、讨论和表达他们对社会将来发展的关心与观点时,根本就不存在颠覆国家安全。相反,当一个国家的公民不允许自由地采取行动、结社、思考与表达时,这个国家未来的财富和精神就会被破坏。”

而事实上,我们身在的这个国家的精神早已被破坏,当类似当知项欠这样的人类良心被打入黑牢,这个国家的未来只怕是会在仇恨和野蛮中沉沦了。

2010-1-12,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6 条评论:

  1. 祈禱吧,不抗爭只能祈禱。

    回复删除
  2. 中国是造假冠军。别说货物造假,思想、信仰都可以造假。西藏人信仰达赖喇嘛。十几个时代的事了,通过一个喇嘛的语录就可以在西藏人们几乎不再也不穿野兽皮装饰服装。这是一个不可争辩的实事。在这个事实面前中国政府变得软弱无能。从这一点已经足以证明人心不在他们共产党那里。尽管他们手里有枪、有坦克、有大炮、有导弹。可是没有人心。这一点连中国孩子都知道的不可否认的实事。到了中国共党政府那里就全然变样了。去年3.10之后,从中国传来的消息说达赖喇嘛的照片可以在西藏私人家中摆放。尽管,人们都知道这是在造假,借用国人的口传给世界各地。也算是一种高级的撒谎的伎俩。中国的国家的机器出来撒谎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一大发明。他们利用黑社会造谣惑众。这种做法的确是黑社会才能够做得出来的。今天中国道德到了危险的边缘。人的心可以用几千元人民币就买走了。只要是对中国共产党有利的,无论你采取什么卑劣的手段都可以谅解。比如,为了满足国人所为的爱国热情。蛊惑那些投机商人假拍卖,扰乱他国拍卖市场正常次序。为了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政府和愤青一起进行“人肉搜索”。在中国不可以示威游行可是到日本大使馆门前人鸡蛋、到家乐福去游行。共党政府一句话都不说。在西藏和新疆对西藏人和新疆人滋事行凶,可以,大开绿灯。流氓也可能就这些个手段把。唯色拉说的对:“而事实上,我们身在的这个国家的精神早已被破坏,当类似当知项欠这样的人类良心被打入黑牢,这个国家的未来只怕是会在仇恨和野蛮中沉沦了。”

    回复删除
  3. 特立独行的猪2010年1月21日 下午1:57

    重判刘晓波和当知项欠完全是中共神经过敏,小题大做,反应过度。正常人体有对外界抗原进行免疫反应的机制,以保护自身不受侵害,但如果免疫系统过于敏感,就会对自身的健康机体组织也产生误杀,这就是自身免疫疾病,目前的医疗水平基本上无法治愈,患者多英年早逝。一个国家、社会和人体一样,既要有防御外来入侵敌人的有效机制,又不能将这套机制扩展到本国的公民身上,否则早晚出问题。

    回复删除
  4. 中共经济上迎合了资本主义发展的手段,有了前世界瞩目的长进,而政治上追求封建帝王史的专制。人们因为紧急上的突飞猛进而忘却了政治上的腐败,目前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人民这样,有着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精神的人们,或以这些人们组成的水才能够载中共这样腐朽的老船。因为,人们本末倒置的默认了党就是他们的救星,用近几年在经济上的成功,议案盖了没落的意识形态,而赢得了政治上暂时的缓冲,使他们能够在法外逍遥。不对,是没法的逍遥。比如:藏独,疆独。法律定义是什么?没有定义,不清楚。实际上现在在藏区或新疆当地的主人已经成了藏独或疆独。今天无论你搞什么,只要党原意怎样就怎样,西藏人或新疆人,随时都有成为藏独或疆独。这就是今天民族“平等",坚持"民族自治"的党所领导的中国民族现状。

    回复删除
  5. 当类似当知项欠这样的人类良心被打入黑牢,这个国家的未来只怕是会在仇恨和野蛮中沉沦了------写的很好,所以需要当知项欠和你们这样的良心一次次的血的洗礼,才能换来未来的光明。野心最终会被膨胀的欲望所终结,这个世界就是善良与邪恶战斗的战场,因为有了你们所以有了希望,所以社会是少数人带领的,而这些少数人有时候是沉沦的而有时候却是光明的。请继续写作,让更多人聚集在希望的光明中。

    回复删除
  6. 国家政权又不是瓷器做的什么东西。 国家政权是以军队,警察,法院等一系列的架构组成,他怎么颠覆了? 再看看现在这些 军队,警察部门,法院, 任何机构有几个是真正为民办事的? 底层百姓有任何不满去上访,游行,静坐,都把这些情愿看做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不是用谎言就是用暴力对待。说这位藏族人颠覆国家政权,那就公布出来,让全体人民一起看看,看看怎样颠覆的。这是辟谣,维护你伟大光辉形象的最好办法。 可惜啊 - 我党已经精神分裂。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