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

从刑事案件看有无特殊的民族政策



从刑事案件看有无特殊的民族政策


文/唯色


就相当多的人,总以为诸如藏人、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一直以来在中国享有什么“两少一宽”的特殊政策,最近,我给RFA藏语节目写过一篇简短的文章,并被译为英文,发表在High peaks pure earth博客上。有人留言批评说:“这些特殊政策适用于刑事案件,而不是政治案件,作为在中国长大的藏人,你应该知道其中的差别。”

感谢留言者的提醒,让我想起在藏地了解到的数起刑事案件,正好可以作为个案,来看看有无体现党对“少数民族”的特殊政策。限于篇幅,这里介绍两起算得上是典型的刑事案件。一起发生在两年前的拉萨,一家名叫“纵横娱乐城”的声色场所,除了拥有数百妓女还有众多来自汉地的打手,因其背景有高官参与经营,故而欺行霸市,动辄聚众打人,实乃“黑社会”。一位藏人商人的酒吧被那些打手砸过,他的朋友,一位藏人画家也被打伤。于是他俩与友人,一位藏人企业家,去这家娱乐城讨说法,要求肇事者赔礼道歉,随行有一些他们的老乡,都是昌都藏人。为防止事态恶化,临行之前,他们打电话通知过警方。到现场后,由于娱乐城人员闭门不见,于是有个别藏人砸了些门窗玻璃,使得交通堵塞一小时,但未有发生斗殴。随后这三位藏人被抓,被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法院判以四年重刑。表面上,是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进行的判决,而实际上,是因为惊动了自治区书记张庆黎,将这些藏人全部归为莫须有的“康巴俱乐部”,毫无根据地放大成含有政治意味的“团伙“,以至于遭到了十分离谱的重判,即便被告人要求改判而上诉,仍被驳回,迄今这三位藏人仍在狱中服刑。

另一起发生在四年前的康地贡觉县乡村。县公安局副局长带领三个警察以执行公务为名下乡,却开枪打猎,猎杀的有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并要村民派马载送,一村民因不该轮到他派马欲拒绝,遭到副局长与三个警察毒打,结果致残。村民家人为此打官司,警方却付以少量赔款,村民家人不服,又经三年的不断上访,虽终于胜诉,增加赔偿,却被官员记恨在心,故意寻衅制造另一起事件,然后抓捕了致残村民的家人,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为名,判刑三年。

在藏地,类似刑事案件因官员意志高于法律的行为,导致刑事案件或被政治化,或被公器私用,公报私仇,从而遭到不公正处理,可谓比比皆是。而因一句口号就被定性政治案件,遭到严厉惩罚,更是数不胜数。我认识一位曾在拉萨某银行工作的藏人白领,因醉酒喊了一声“西藏独立”就入狱一年。由这些案例哪里可见所谓的“两少一宽”?当然,在类似小偷小摸的案例上,具体到办案人员,罚款罚不出多少,拘押的话还要管吃管住,嫌其麻烦,便不管不问,也是较为普遍的,而这往往给人的误解就是,这些小偷小摸享受了“两少一宽”的特殊政策。

其实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正如富有幽默感的某网民的总结,乃:大处镇压,小处纵容;严限宗教,汉语优先;汉人当政,党为中心;西资东输,小恩小惠;加速同化,天下太平。也因此,我赞成我的一位回族友人的意见,他说:我主张取消那些“华而不实”甚至是“名存实亡”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以消解部分汉族群众的不满、怨气,并尽量少的不给大汉极端分子以攻击少数民族的借口……


2009-7-14,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12 条评论:

  1. 因为是所谓的政策嘛,用不用自然要看党妈妈的心情了。

    回复删除
  2. 我觉得客观来讲 我不知道所谓的少数民族政策在整体上是什么 而当中在藏地与汉地的区别 我就更不知道了 但是就我的切身感受来说 我觉得目前在教育方面的少数民族政策 还是算是比较公平的 少数民族高考可以加10分 是吧 这对于非汉语为母语的学生可能加分少点 但是对于母语汉语的少数民族学生 是个不小的优势 而且大学里面 对于在少数民族地区招生 好像是有固定比例的 不会因为学力不够 而拒绝
    而且作为外语专业的学生 汉族学生的班级 少则25个人一个班 多的五十几个人 但是藏族学生有藏族班 可以六七个人跟老师上课 这不能不说是照顾吧
    而且藏族学生毕业比其他民族的学生都简单 就算考试不过 怎么样都能毕业

    回复删除
  3. 我覺得這是一篇荒唐至極的文章,少數民族優惠政策不過是中共收買人性的伎倆而已。
    第一:中國是侵略國,在西藏掌控所有的資源,包括授教權。
    第二:全世界的佔領者都對原住民有優惠政策,包括加拿大,臺灣,美國。因爲做賊心虛嗎,難怪西藏的年輕人越來越傾向追求獨立。

    回复删除
  4. 这种土豪恶霸样毫无文明可言的行径在没有少数民族的地方也是一样嚣张。政策只照顾有权之人。不公不仅存在于西藏。

    回复删除
  5. Bad Chinese, Free Tibet...

    回复删除
  6. 所谓的“优惠政策”就是:我捅了你一刀,然后再给你一碗盐水。

    回复删除
  7. 我也不想悲觀啊!2009年7月24日 下午8:37

    "少數民族~~~~~",聽了這個字眼就讓我恨得咬牙切齒,藏人們上幾百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 偏偏成為共產狗黨的鄰居!

    回复删除
  8. 康定泥石流源于环境破坏,保护藏区自然生态迫在眉睫

    博讯记者2009年7月24日报道:

    据昨日下午从西藏康区甘孜传来的消息:2009年7月23日早晨,西藏康区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舍联乡天降特大暴雨,形成大面积泥石流和塌方,造成3人死亡和56人失踪,交通211线路和供电系统一路中断,多家房屋和农田冲毁,上万人无家可归。

    据目击者称:“持续几天的降雨,加之昨日早晨(2009年7月23日)00:00时开始强降暴雨,使“生态严重失调”的康定县舍联乡山上暴发出特大的泥石流,上百家房屋和上千亩农田被冲毁,造成3人死亡56人失踪。目前,当地搜救人员正在紧张的进行搜救工作,截止23日下午18:00时,已成功获救5名失踪人员,发现1名遇难者尸体,另有10多名被困人员,40人仍下落不明,据搜救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这些失踪人员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在谈到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时,这位目击者说:“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天降特大暴雨,的确很大;但主要的原因是,自然生态被严重破坏,过去砍伐木材,砍了几十年,把山林都砍光了。后来被禁止砍伐,但仍有不少倒卖木材的老板,偷偷进山进行偷伐倒卖,虽然当地政府协同林业部门搞‘植树造林’,但只见插秧不见米,年年绿化不见树。二是大面积采矿,把整个山炸得天翻地覆,三是到处建电站,在湿滑地建水坝,引起大面积塌方,破坏生态形成生态严重的不平衡,而这种对生态的破坏,其实是对人类自己的糟蹋。”

    另一位曾经当任过村委会主任的扎西说:“我曾经反对过砍伐木材和采矿,因此,第二届换届选举时被落选,有人认为我没有经济意识,但这种因小失大、破坏生态环境和坐吃山空的做法对国家、对民族和对苦难的老百姓又有什么好处?”

    据可靠消息:截止今日(7月24日北京时间下午15:00时)记者发稿时,这次康定县舍联乡特大泥石流已经造成4人死亡,40名失踪人员,另有10多名被困人员。中国政府启动“四级应急营救方案”,800多名部队官兵和搜救人员已到达受灾地点。

    过去人们常说:“长江上游的人破坏生态,长江下游的人民遭殃”;可如今:“长江上游的人破坏生态环境,不仅长江下游的人民遭殃,而且长江上游的人自己更受遭殃”。人类需要对自然生态的尊重与保护,而且只有对自然生态的尊重与保护,大自然才会与人类和谐相处!赶快停止对自然生态的破坏,尤其是保护西藏的自然生态已迫在眉睫和刻不容缓!

    回复删除
  9. 派出所到我小区强行登记人头
    drewjet @ 2009-7-28 8:50
    今晨,我所租住小区所属的成都武侯区跳伞塔社区派出所,到小区大门口登记所有暂住人口。我的户口也在武侯区,属高校集体户口,但也要求被登记。登记项目有:姓名、民族、身份证号、户口所在地和暂住地。

    这是强制登记。数个月前派出所曾贴通告说要求主动登记,但可能因为效果不佳,今天过来封堵大门。保安与一位有警号的警官守在门口,保安只要见到自己认为并非原住户(这个小区属拆迁安置房,原住户都是过去的村民),就要求立即登记。无论你有什么借口,都必须登记。结果是,被登记的大部分都是20多岁的年轻的上班族。

    没带身份证的不少。警官会命令你回家拿。其中一些人就以上班要迟到为由拒绝回去,与警官争吵。警官可没输过。

    有一人认为此举可在周末进行,如此在上班高峰实施乃是扰民。这人年龄20有余,与我相仿,边登记边与警官拌嘴,写完以后,边走路便和警官隔空对骂。

    从理论上说,民族和户口所在地两项完全可以通过身份证号查询。从艾未未先生的几名志愿者的经历来看,需要登记的肯定不止身份证号。这要么是基层派出所为工作方便,也有可能是官僚主义导致基层警官查询身份证号的权力有限。

    我以前在《中国照搬了斯大林主义?》一文中提到,本社区派出所极重视暂住人口的民族成分,要求小区保安上报藏族、彝族和维吾尔族人口。如今强制登记暂住人口,同样需突出民族一项,可见公安部门对民族因素造成的不稳定极重视。但最近我信奉一个规律:“破坏稳定”的事件往往不是政府整天盯的地方发生的。所以,与其预防可能破坏稳定的方面劳民伤财,还不如反思自己的政策的问题。但至少现在还看不到政府对民族政策的公开反思。

    回复删除
  10. 石家庄市部分酒店不接待藏、维族旅客引发网友指责
    来源: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发表日期 01/08/2009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由于接到警方通知,目前河北省会石家庄市的部分酒店表示不接待藏族、维族旅客。引发了互联网上关于少数民族歧视的指责。

    如家酒店石家庄国大店的前台接待告诉记者,是当地派出所口头通知,原因不明也不方便说。当记者表示不满后,对方表示,可能是因为国大店位于市中心,建议预订其他酒店。
    随后,记者致电如家酒店的订房中心,对方表示,确实有石家庄部分酒店接到当地警方通知,要求不得接待上述旅客。如家订房中心则提供了两家未收到相关通知的连锁分店联系方式。

    记者致电石家庄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表示,“只要是合法公民,凭身份证就可以住,没有特殊要求。”他没有对如家接到的派出所通知发表评论。
    据了解,去年北京奥运期间,北京曾出现类似的内部通知,引发不少争议,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的副教授伊力哈木等人也为此发起维权活动。

    回复删除
  11. 我也不知道“两少一宽”是否名存实亡

    但是唯色老师你举的三个例子,都是得罪了官员才被重判的。也许除了洋大人(欧美日本人)和有背景后台的人,无论谁得罪了官员,尤其是有实权的官员,都免不了要被重判。所以这三个例子说服力不足啊。

    话又说回来,我可不觉得“两少一宽”是什么优惠。人家好端端一个民族,又不是热爱犯罪的民族,谁需要你给人家的罪犯宽恕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