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6日星期日

关于“喝茶”,关乎新疆



关于“喝茶”,关乎新疆

文/唯色

1、
本不打算提这次“喝茶”,因为请“喝茶”的国保不希望上网。我意这次罢了,但已明说,如果再请“喝茶”,我会详细公诸于众。倒不指望对国保有何作用,只是保持我自己的透明而已。

被请“喝茶”是上午,下午就接到RFA记者的采访电话,问及有无因联署声援伊力哈木被请“喝茶”,我既然未想公开,便答“不方便说”。记者敏感,即刻报道包括我在内,连日来,已有一些联署人被请“喝茶”。

2、
于是友人关注,也有媒体询问。看来不能不说,否则好像我与国保之间有了什么秘密。只是这次,我就不提来者姓名,也不描述细节。

通知“喝茶”的时间,恰值我的生日,有意乎?巧合乎?可谓生日大礼包,多谢。

我拒绝去茶馆喝茶,那种茶水费是纳税人的钱。

3、
请“喝茶”者为俩国保。既然不去茶馆,就在靠近街道的停车场上,站着聊。

暑热稍退,不时车过。

4、
主要话题,关乎为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联署声援。

国保称伊力哈木并未被抓,只是放假了,还在民族大学呆着。而且还在他的维吾尔在线上发帖呢。你们凭什么说他被抓了?

闻之而喜。如果没被抓,那正是我们的愿望,我们之所以呼吁,是希望他平安无事。既然没被抓,那我会在网上说明。

好,你去网上澄清,俩国保近乎催促。

但是,我坚持道,我必须先要说明,是你二位告诉我的这个消息。

异口同声不允许。

那,说伊力哈木没被抓,何以证明?新疆主席白克力在“七五”当晚,就点名维吾尔在线,除非让伊力哈木现身,恢复正常生活,那才叫澄清。

问:你了解伊力哈木吗?

答:我一直是维吾尔在线的网友。我了解作为站长的伊力哈木,是一位温和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他致力于民族之间的沟通,从未挑动过恐怖与暴力。至于目前的维吾尔在线,已被愤青与五毛党控制了。

问:五毛党?什么是五毛党?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不会不知道五毛党吧,哈。

5、
还问过,你怎么写起新疆来了?你是不是认为新疆的事是拉萨3·14的翻版?如果内蒙也出事,是不是也是拉萨3·14的翻版?

等等。

不是我非要这么认为。所有的说辞、做法是如此地熟悉,简直一模一样。才几个小时,当局就宣布这是“一起由境外遥控指挥、煽动,境内具体组织实施,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央视报道都可以照搬去年那个3·14影片的解说词了。

6、
其他话题,如你一女的,要是进去几年的话,也挺惨的。

这我同意。

如你的博客,很受关注,不要被人利用。云云。

屡遭关闭,搬出去又被屏蔽,被黑客……我的博客,“看不见的西藏”,在此继续广而告之。

7、
到今天,声援伊力哈木的联署人,有381名,来自27个民族/国家。

2009-7-25,北京

9 条评论:

  1. 我今天去看了热比娅纪录片《爱的十个条件》。有关部门的头头去观摩一下放映现场就会明白,阻挠电影节主办方放映片子的行为本身比这部片子的内容更让中共丢脸。放映后的问答时间,导演第一句话就是感谢主办方顶住来自中共政府的压力让该片顺利放映。话音一落,现场一片热烈掌声。

    回复删除
  2.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先生的信:

    您在文中提到,1884年11月被中国的大清政府用武力占领的东土耳其斯坦或东突厥斯坦被改名为新疆。请您看看有关汉族独立,和民国革命领袖人物及民国志士的记载,他们有没有说,中国的大清政府.像您这样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违背历史事实说法,在海内外民主民运人士,及各类华裔人士中非常普遍,流行极广.中共始终都是这样说的.

    请您看看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讲演,这是他的代表作.其中提到,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一次亡于蒙古,一次亡于满清.这是最最普通的历史常识,为什么许多中国人及华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歪曲,纂改历史呢?不就是崇尚大中国法西斯主义吗!

    再请看看民国时期的宣誓等等:汉族独立,杀尽满人,以灭尽满人为宗,排满兴汉,驱逐鞑虏到吾们的区域之外,广宣汉威-莫我抗行,东胡灭我中国-迫我汉人为奴隶,我汉人为亡国之民者,二百六十年于斯,皇汉民族亡国,光复汉族,恢复中原,为我汉人复仇,为我中华汉族豪,手持宝剑的汉族儿女,驱逐异族专制政府,凡我大汉民族,明太祖驱逐蒙古-恢复中国,汉民族起义抗暴,朱元章将蒙古逐出中国,除满兴汉,汉族急图自强,兴汉,中国人奴隶也-奴隶无自由.刊物:复仇,大汉报,汉军,汉帜,汉声等等等.

    还有就是他们的除军队之外的组织:大刀队,自杀队,自杀团,男子敢死队,女子敢死队.孙中山和民国志士们,在全世界到处跑,那时的交通多辛苦,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买枪买炮,组织人马.不像现在的民主民运人士,天天年年开会启发男女老少,启蒙那个,开道这个,坐上轿车逛大街,说是向中共示威,真是可笑死了.

    如今的民主民运人士中,毕业于北大,清华及其它大学的比比皆是,你们的最早的北京大学校长,中华民国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先生,可以说是当年民国革命者中唯一温和者.但是,要知道,他在上海创建复兴会并出任会长,这个复兴会的前身是暗杀团,领导人就是蔡元培,还有陶成章.

    从五四运动至今的争取民主,解放,自由的近百年的斗争中,及没推翻国民党,也没有消灭中国共产党,这就是民主民运人士自作为奴的闹剧,悲剧.相比1919年到2009年的整整九十年,孙中山及民国志士只用了十八年时间,十次武装革命,就推翻了大清,取得了胜利,建立了民国.

    图伯特
    于图伯特国首都拉萨
    图伯特2136年
    公历:07.25.2009

    回复删除
  3.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重振满洲,就要勇敢地站出来,站在联合国和中国驻海外大使馆,联合国代表处,领事馆前面,站在美国和各国国会,美国白宫的前面,向全世界宣示你们的正义主张.要找回民族尊严,就是团结全世界满族民众,建立组织,社团,宣导,游说.与东土尔其斯坦,蒙古,图伯特团结合作,与全世界爱好自由,民主的民众携手前进.你们有广大的国土和悠久历史,你们有文字,有非常漂亮的服装,有独特的风俗习惯,你们要什么有什么,甚至连长相都和汉族不一样.我认识一些满族人,比如说,苏紹智,还有来自燕京的蒙古人格尔根的妻子,我曾多次仔细观察过他们,发现他们长的很高贵,尽管他们都在说汉语,但是,他们的言行,举止,与汉人很不同.有一次,我遇到蒙古人阿拉喜,我们聊天时,我向他问了此事,我说满族人的长相,给人一种很高贵的感觉,他说,对!对!对!.

    1949年以前,韩国全面使用汉字,之后不久,就大力广泛开展了,推广,创造,革新,应用韩国文字的运动.大清国,东土尔其斯坦,蒙古国,图伯特国都有自己的文字,以前并不使用汉字.我们什么都有,应有尽有.但是,只有一个我们没有,就是,我失去了自己管理自己国土的权利.这个权利,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去争取.联合宪章明确规定了,属于各民族自决,独立的权利.

    回复删除
  4. 让人回想起儿时看过的革命电影,只是角色好象。。。唯色女士支持在默默地进行。。。

    回复删除
  5. 李劼:“七.五”事件是人权血案不是民族问题

    被有些人故意描述得“极其复杂”、“云遮雾障”的新疆“七.五”事件,其实非常简单:乃是西藏拉萨事件的重演。从根子上说,这不是民族问题,而是人权血案。倘若说,邓玉娇事件,石首事件,瓮安事件等等突发事件所凸现的是汉族民众的人权遭到地方官吏的侵犯,那么发生在拉萨和新疆的事变,则是藏民和维民的人权遭到封疆大吏的侵犯。无论是西藏的张庆黎还是新疆的王乐泉,在处理藏民和维民的和平请愿时,全都以政治辅导员的思维方式,诉诸不计后果的野蛮镇压。断言“青帮”误国也许有失夸张,但政工出身的张庆黎和王乐泉的思维方式和统治手段,却一模一样。这种方式从历史渊源上说,是毛泽东的镇反、反右、和文革的继续,也是邓小平“六四”屠城的照办和模仿。这种方式从眼下的当政者来说,则是向古巴、北韩学习的具体落实。

    在这种僵化的思维方式和统治手段面前,无论是汉人,还是藏人,维吾尔族人,全都是站在同一地平线上的人权被侵者,都是极其恶劣的人权状况的受害者。做了人权恶棍的屠夫,一面残害包括藏民、维民在内的中国民众,一面在汉族和藏族、维族之间,挑拨离间,企图制造民族矛盾,以掩盖其侵犯民众人权的血案真相。经由国内官方媒体和海外一些面目不清之徒的四处宣传,八方煽动,一时间,大汉族主义甚嚣尘上。在西方世界尤其在美国人面前,从来极其自卑的汉族人,突然在藏民、维民面前变得不可一世起来,变得无比夸张起来。有人甚至发出这样的叫嚣:正告维人,你们唯有放弃伊斯兰教,完全汉化,才是唯一的出路。不知这类狂徒敢不敢向美国人叫嚣:放弃信奉基督教!或者向整个西方世界叫嚣:放弃罗马教廷!应该不敢。这种声音与当年德国纳粹党人朝向犹太人的穷凶极恶,何其相似!区别也许仅仅在于,纳粹是要从肉体上彻底消灭犹太民族,而此类狂妄得不成样子的大汉族主义者,则是企图把人家完全汉化。这种思路,或许出典于毛泽东当年的思想改造。斯大林与纳粹相像,用肉体消灭的方式清除异己。而毛泽东则发明了思想改造。因此,这种企图强迫维族汉化的霸道,骨子里乃是掺杂了毛泽东方式的法西斯主义。任何一个政党,倘若以这样的思路作为自己的宗旨,那么有可能变成法西斯党。相信即便是当朝的共产党,都不会发出如此狂妄无知的叫嚣。

    在藏人和维族面前的这种狂样,源自极其扭曲极其变态的汉民族劣根性。这个民族由于长年遭受孔儒礼教诸如等级森严和尊卑有别之类伦理道德的毒害,从来不懂得如何平等待人。在外国人或者异族面前,要么低声下气,要么趾高气扬。这样的变态,又造成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势利;总会区分出什么人是应该奉承的,什么人是可以随便欺负的。一个女明星交了个美国富翁,不仅当事人荣耀无比,举国上下全都跟着一起荣耀得不行。无论是奥运场合还是春晚舞台,会都少不了此星亮相。风光如此,让人忍不住想问一句,倘若这个女明星交了个藏族男友或者维族男友,还会有这份荣耀么?同样要发问的是:倘若在韶关被打死的是两个美国人,当地的官府敢那么不当回事么?再想发问的是:倘若在乌鲁木齐和平请愿的不是维族人,而是美国人或者欧洲人,王乐泉敢随便开枪么?

    当然,经过六四那场没有胜利者的历史事件之后,当局在面对民众的和平请愿时,已经在努力学习谨慎,不再轻易玩火。去年的瓮安事件,前不久发生的石首事件,当局都处置得相当稳重。然而,偏偏在西藏和新疆的两地首府,张庆黎和王乐泉先后失控。倘若说是偶然,为什么全都发生在团系政工出身的大员身上?倘若说是必然,为什么不调整有关政策?既然知道了汉人的人权理当尊重,为什么就不懂得藏民的人权和维族的人权,也同样必须尊重呢?

    发生在西藏和发生在新疆的血案爆发之后,除了两位封疆大吏的同样僵化同样野蛮,还有就是极权作风和民族主义之间,同样的互相掩护。亦即由汉人族群中滋生的民族主义狂潮,和汉族封疆大吏的极权作风,互相包庇。极权主义是出在官府,民族主义则席卷于民间。仿佛由于族群的划分,民间和官家突然有了共同语言,突然变得休戚相关。于是,那些平日里得不到官府关怀的可怜小民,由于其出格的民族主义表演,产生了受宠若惊的感觉;并且是不管有无宠爱降临,都一样的若惊。而官家理当因为血案而被问责的大员,则在风起云涌的民族主义浪潮之下,悄悄地松了口气。就算明眼人最为尖锐的指责,至多也只是把矛头指向党和政府。理当被问责的大员,不声不响地躲到一边,等风头一过,继续为官,照样作恶。西藏血案发生后如此,此刻新疆血案发生后,也正在继续如此。

    要说究竟是谁宠坏了专横的极权?回答应该是:中国人难以治愈的奴性!六四的创伤还未曾愈合,就有人以指向藏民和维族的凶狠,间接地包庇起肇事的官府大员。难道这些人是真的不懂得,在北京城里被杀害的无辜草民是人,在拉萨、在乌鲁木齐被杀害的藏民、维族以及汉人,也是人么?难道在人权面前,还有哪族人优先的道理?倘若不能平等待人,又哪来的人权意识?道理是非常简单的,事实也是非常清楚的。根本不需要装模作样地上溯历史,下究地理。无论是汉人,还是藏人,维族人,倘若全都站在人权的同一地平线上,那么族群之间的问题,会自然而然地得以消解。至于如何以联邦的方式,和平共处,那是有待于将来讨论的事情。

    回复删除
  6. 未普:中共加紧迫害少数民族良知

    作者:未普 文章来源:RFA 更新时间:2009-7-30
    最近读了黄章晋的“再见,伊力哈木”,觉得这是一篇有助于了解新疆骚乱前因后果的、不能不读的好文章。许多网友和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可惜的是,大陆民众无缘阅读,因为这篇文章及其伊力哈木的博客都已从新浪网、百度等大陆门户网站删掉了,他们所能看到的只剩下“抱歉,您要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或被删除”、“对不起,您访问的博客已经被管理员屏蔽”。

    伊力哈木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维吾尔在线创始人,他试图用现代媒体增进维族和汉族的彼此理解,用对话消融维汉的情绪对立。他不认同新疆独立,认为这不现实,和达赖喇嘛自1979年起就放弃西藏独立的理由一样。同样和达赖一样,伊力哈木也反对以暴力解决民族冲突,他主张维族应与汉族普通群众一起争取民主权利,他认为只有汉族人也实现了自由民主,维吾尔人才有可能获得自由民主。而维吾尔人今日的处境,正是整个中国缺乏民主,缺少自由的产物。

    现在伊力哈木的命运,就像黄章晋文章的题目所暗示的一样,凶多吉少。黄章晋最后一次与伊力哈木联系是7月8日凌晨。伊力哈木告诉他: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了,因为主席白克力说维吾尔在线煽动暴力事件,而我没有煽动过暴力,我不可能煽动暴力,暴力和仇恨对任何人对任何民族都没有好处,谁都不愿意看到民族仇杀的悲剧。自那以后,伊力哈木就失踪了。有消息说,他已经被北京公安部门拘留。

    伊力哈木经常批评新疆政府搞反恐扩大化而获罪于王乐泉和白克力,那他能不能因为是维族人可以受惠于“少捕少判、量刑从宽”的民族政策呢?当然不会,伊力哈木对此有一针见血的认识。他说,“一个维吾尔人,他去偷去抢去犯罪,没人管没人抓,但如果他去谈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和宗教问题,去反映现在真实的民族问题社会问题,马上就会有人去抓他去关他。”“那些维吾尔的特权阶层,只管把我们整个民族当成自己向汉族人索取特殊权力利益的人质,那些汉族特权阶层,也只管把我们整个民族当成要挟中央的工具。”

    伊力哈木失踪不久,藏族女作家唯色及王力雄发起联署,呼吁当局不应将致力于沟通汉维两族的伊力哈木当作敌人。他们提请当局注意,如果连伊力哈木这样的知识分子都会被当作敌人,请问谁还是朋友?如果除了奴才,全是敌人,中国的民族问题必定是死路一条。

    山东济南回族作家安然响应了联署。安然从来认为“签名在中国既无效也危险”,但在唯色和王力雄的呼吁书上毫不犹豫地签了字。他说,这一次签名,不仅是为救赎所有少数民族无助、即将被消灭的灵魂而尽的卑微努力,也因为中国境内又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罹难!签名后,安然的电话被监听,行踪被监视,被公安请去“喝茶,”现在也去向不明了。此外,唯色因呼吁联署也被警察骚扰,并被迫失声。

    伊力哈木、唯色和安然的政治识见并不亚于任何一位知名的汉人知识分子,但他们遭受的打压却常常是双重的。对付汉族的知识分子良知,中共惯用的伎俩就是给他们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对付少数民族知识分子良知,中共除了扣上“疆独”、“藏独”、分裂主义的大帽子,还有恐怖主义的大帽子。用恐怖主义作口实,中共即可为自己的政治镇压正名,也可让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免开尊口。

    用国家机器打压坚持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是胡锦涛使用越来越频繁的手段。在新疆、西藏等地,其基本策略更是肆无忌惮:不能成为我的奴才,就将其打成敌人。鉴于此,伊力哈木、唯色、安然等少数民族公共知识分子,应当得到更多地坚持良知的汉人的支持与理解,也应当得到更多的坚守民主人权的西方国家的关注。

    回复删除
  7. Twitter说:石家庄如家酒店目前无法接待藏族 维吾尔族同胞,当地公安局下发口头通知,禁止接待藏维两族,违者封店。据悉,石家庄其他酒店大体如此。

    回复删除
  8. “问:五毛党?什么是五毛党?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不会不知道五毛党吧,哈。”

    这个太有意思了 唯色老师该告诉他们说五毛党是个反华组织 让他们去抓一抓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