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王力雄:达赖喇嘛谈西藏会为怎样的中国感到自豪



王力雄:达赖喇嘛谈西藏会为怎样的中国感到自豪

2009年6月25日,我在达兰萨拉与达赖喇嘛见面,他的谈话涉及了几个方面,其中关于中国,达赖喇嘛这样说:

中国历史悠久,有优秀的文化。一位汉人朋友对我说,今天的中国最希望的是成为世界强国。目前的中国在人口上是世界第一,军事力量已经相当强大,经济发展也很快,但是还不足以成为引领世界的强国。好好看一下,中国周边的国家,都对中国有担心,害怕中国,防备中国,原因就在于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专制的。专制国家可以让人怕,但是不会得到尊重。当年的苏联是一个超级大国,地位比今天的中国更强,它让全世界都害怕,但是却没有人喜欢它。在苏联还未解体的时候,我有一次去西德访问,住的的旅馆就在西德和东德的边界附近。记得我当时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今夜爆发战争,这个旅馆很可能就会被摧毁。我能产生这样的念头,说明当时的苏联和它控制的东欧时刻都在让人担心会发动战争。

强权是不能引领世界的。要成为真正的世界大国,首先要得到世界的尊重和信任。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方面的力量,或者说软实力吧,不管多么强大的国家,也会说不定什么时候分崩离析,像苏联发生过的那样。而在那种时候,没有人会帮助你,平时怕你的,一旦你出了问题,大家都高兴,一块起来反对你。

一个专制国家,不要说得不到其他国家和人民的信任,就连自己国家的人民也不会拥护,因此它不是一个大家庭,是靠恐惧统治的,没有自由,控制言论,那种权力再强大又有什么意思?今日世界的信息这么发达,其实你发生了什么,世界都清清楚楚,控制言论的作用只是欺骗自己的人民。一个让自己的人民生活在恐惧中,没有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国家,不但不能被认为是一个强国,而且是一个国家的耻辱。

今天的中国既不是共和国,也不是人民政府,只是共产党的天下。我说过共产党执政六十年,该退休了,意思就是中国应该走向民主。藏人有一句话说“一药治百病”。对于中国,那个药就是民主。共产党如果能够自觉走向民主化,可以得到中国人民的尊重,也可以得到世界的尊重。当中国成为受到世界尊重和信任的大国时,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也会感到自豪。

2009年7月,于达兰萨拉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11 条评论:

  1. 说的真精彩、真痛快,达赖喇嘛,我们的精神,我们的支柱,你是我们的神,我们的力量。祝福您长寿,永康

    回复删除
  2. 是呀,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要歇斯底里的反对什么政权或者要去颠覆他。问题在于当人民对某种政权下的制度产生了极度的反感和排斥性,认为这种政权下的制度并没有给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们带来在个人生活空间和作为人的最起码的保证。 那么这种制度需要自身的检验他的可行性去改进调整, 或者按照时代趋势去做更换。 作为一个藏人,一个流亡海外的藏人,我个人并不是要去反对或者颠覆共产主义政权,对此我也不是很感兴趣的, 加上普片的藏人没有那么复杂。问题是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民,尤其是我的同胞 (对不起,有点自私,这是人的本性)在没有得到作为人的基本的权利时,当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我的同胞不能够按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时,当手持AK-47的军警每天要站在八角街的楼顶去保证他们活得很快乐,社会和谐稳定时, 当17岁的中学女生愣朱措上街表达作为人最基本的权利时被枪杀的时候, 当我一直梦想要回到我的雪域家乡,但是整个梦似乎很遥远时,我就再也没有选择余地,只能去成为“达赖集团”的一分子,“国外反华势力”,“分裂分子”的一部分去继续关注我的同胞的命运。 当然了谁分裂谁,或者谁被逼着要分着过主要还是根据当权者的态度而论。 那一天生活在那片土地的人民真的能够安居乐业,享受到任何一个生活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人所能享受到的时候,谁又会太多的去在意谁是谁的一部分呢? 哪一天中国真的成了那么一种国度,生活在雪域高原的我的同胞脸上能够流露出真正的笑脸时, 我会很自豪的告诉我的印度房东, 我是藏族, 但是我的国家是中国。

    回复删除
  3. 我也不想悲观啊!2009年7月23日 下午7:07

    是么?我们真的可以这么乐观吗?中国民主了,所有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吗?普通老百姓的大汉族主义,那种“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水里游的都是我的”的想法,应该会生生不息吧!我最担心的是,今天中国民主了,明天就会重拾起共产狗党的那些陈腔滥调:“西藏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等等等。我爱达赖喇嘛胜过自己的生命,但有时候也觉得尊者对中国人抱有太多的信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可是他们几千年来,已深入骨髓的文化。----------另外,我就算死,也绝不会“自豪”地向别人说我的国家是中国。

    回复删除
  4. 法王说得很精彩,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包括汉人的心声.

    愿法王身体安康,长久住世!

    回复删除
  5. 谢谢您,楼上,很感动。我们也很想念您们。我们境内外都继续加油吧。总有一日我们可以团聚的。

    回复删除
  6. 中共必须要对我们每一个被迫害的藏人作出交代。希望流亡政府及其它有关组织统一统计被迫害的每一个藏人。向全世界公布。

    回复删除
  7. 这并不是什么大道理,这是每一个大脑发育健全、思维正常的人都能轻易理解的普世道理。
    但是十多亿“中国人”(特指汉人)有几个是大脑发育健全的?你能指望一块在粪坑里泡了几百年的石头变的洁净吗?看看手铐懊运的火炬在国外传递时候那铺天盖地肮脏的血旗、疯狗一样的嚎叫的中国留学生,犹如重回文革时代。这样的一群还算不上人类的可怜奴隶,你们在人家自由人面前有何自豪的?是自豪你的主子手里的皮鞭换成了屠刀吧?

    回复删除
  8. “非暴力不合作”的一个很大环节是:不唱官腔。不像贾樟柯一样成为民族认同政治的压迫工具。 不能唱“打倒热比娅”的官腔。虽然海外维族的不切合实际的怀旧东突民族独立高调不适合国内市民社会运动,但是并不代表国内市民社会就要 “攘外必先安内”地对没有犯种族主义的东突情结进行残酷消灭,以表示国内市民社会运动是符合“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利益”的。

    我觉得,国内市民社会运动应该以独立的道德价值观系统为基础。对东突民族主义情结要采取“不附和,不打击”的“两不”态度。我觉得,东突的非实际民族独立情结,其实在一个独立道德价值观树立后的新中国,应该作为公民自由而得到容忍,虽然“东突”作为国家独立不了,但是拥有或公开展示一面蓝新月旗,或公开谈论自己希望东突是一个国家的言论,应该成为公民畅所欲言的自由。

    因此,市民社会运动的道德价值观,必须是和 “民族主义中国的统一主义道德价值观” 是互不隶属的两个独立价值观系统。“民族主义国家统一价值观”的最高理想和最根本底线是中华民族国家的统一和中华民族文化中心主义价值观作为同化一切民族成员的核心。它不是一个普世的道德价值观。 也就是说它 是建立在 绝对区别 中华民族成员 和 非中华民族成员的 人类属性上面的。

    但是,市民社会运动的道德价值观,必须建立在普世 和 泛人类,国际主义的 价值观上面。 虽然它不是一个 和中华民族主义价值观相冲突的另一个民族主义价值观(突厥民族主义,或维吾尔民族主义),但是,它并不把中华 或 突厥/维吾尔 民族主义本身 看作是不道德的。相反,它应该抨击从中华或突厥/维吾尔 民族主义 变异出来的 中华 或 突厥/维吾尔 种族主义 。

    市民社会运动,必须把 道德上抨击一切 种族主义(殖民主义就是一种种族主义。 剥夺任何 地球人生存权的 民族/宗教 恐怖主义,也是一种 种族主义) 作为己任。

    市民社会运动,不能把“捍卫中华民族国家统一”作为己任。 它也不能把 “力争维吾尔突厥民族国家脱离中华民族国家独立”作为己任。

    回复删除
  9. 我是一个汉人,很尊敬尊者。尊者的话不仅说出了藏人的心声,也说出了部分汉人的心声。我没到过西藏,但我崇敬西藏的高山和冰川雪原。愿冰川永远纯洁,愿汉藏永为朋友!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