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星期六

扎仁博:达赖喇嘛错了吗?




印第安纳大学的艾略特•史柏林(Elliot Sperling)教授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他错了》,认为达赖喇嘛多年前放弃图博的独立错了。他的观点有一定的代表性,在坚持中间道路的达赖喇嘛和中共的谈判面临破裂之时。来自图博的扎仁博是一位年轻博巴,他寄来他的文章,对此表达了他的不同观点……

扎仁博:达赖喇嘛错了吗?

史伯林教授的逻辑误区

在讨论达赖喇嘛是否对错之前,要指出史柏林教授在两点上存有逻辑误区和对达赖喇嘛的误解。

史伯林教授犯的第一个逻辑错误是关于他所说的中国觉得的而他自己也同意的“西藏议题就是达赖喇嘛问题”。首先中国政府根本就不承认有“西藏议题”,同时说“可以对达赖喇嘛的个人前途问题进行讨论”。中国政府正在企图把“西藏议题”和“达赖喇嘛个人问题”划上等号,让人觉得一切问题都在达赖喇嘛身上,让人觉得西藏出现那么多事件的背后其实就是达赖喇嘛包藏私心,为了自己的“个人前途”问题而不惜牺牲和利用藏民族。这个显然是错误和荒谬的!说这样话的人,如果不是被红旗蒙住了双眼,那就应该去翻翻这位老人为西藏奔走呼号、奋斗不息的一生,或者去看看在枪口下生活着的西藏人民的境遇。

关于“不管达赖喇嘛说什么尊重民主的话,他还是没有将权力真正下放给博弥,让他们舒服到可以跟他采取不同的立场”。我们可以看到达赖喇嘛在特别会议开始前和会议举行的过程中,始终都没有参与进来。事实上,他在会前释放出承认中间路线失败的态度无形中是在为支持独立的意见解压开路,他也公开欢迎和鼓励提出其它的方法,包括独立路线在内。而在会议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支持独立的声音并没有被掩没和压制,而且,在会议结束后的声明决议中,独立派的意见被相应的得到体现。

西藏流亡政府是国际社会和学术界公认的全世界流亡团体里面贯彻民主思想最好的机构之一。要知道,是达赖喇嘛亲自主动倡导并坚定不移地在流亡藏人社区中推行、普及民主的理念。很多非藏人,包括史伯林教授也可能不是完全清楚达赖喇嘛在藏人心中无法代替的地位。按照在藏人心中的地位,他完全可以做说一不二的领导者。所以,如果达赖喇嘛“不愿意下放权力”,那么他为什么要推行民主的机制?他为什么要召开特别代表大会?

达赖喇嘛钟爱中间道路和特别代表大会决定继续走中间道路之间并没有必然的、绝对的因果关系。这样的决议只能说明大部分藏人认为在目前的这个阶段,中间道路是他们经过理性思考、群策群力后选择的一条路。这个民主讨论后的决议和达赖喇嘛的想法重合,不能用来证明达赖喇嘛“不愿意下放权力”,同样,如果有一天,藏人决定不走中间道路,也并不能用来证明达赖喇嘛“真正下放权力”。 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不是只有用百姓不认同领导者的策略才能证明这个社会才是民主社会。同样,也不能认为百姓认同领导者的策略是完全因为接受这个领导人的影响,虽然这个领导人确实具有非凡的影响力。这是史伯林教授犯的另外一个逻辑误区。

达赖喇嘛真的错了吗?

在讨论对与错之前,首先应该定义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有人会认为,如果一个方法成功了,那就是对的,不管他的目的是否正确;有人会认为,如果一个人在斗争中取胜了,那他就是对的,不管他采取的是什么方法;有人认为,如果一个事情当时被认为是对的,而到了现在又被认为是错的,那么这个事情就是错的;也有人认为,一个人现在看起来是对的,那他就是对的,至于未来走向则不能去思考。

目的、手段、历史背景和未来走向应该是比较全面评价一个决策是否正确的标准。

让我们用这样的方法去分析一下达赖喇嘛是不是真的错了?

就像达赖喇嘛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的致辞,他说他首先是一个人,人类中的一员;其次,他是一个佛教徒,一个普通的比丘;最后,他是一个藏人,一个安多藏人农民的孩子。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他,是因为“达赖喇嘛因为尊敬所有的人类而发展出一套他自己的和平哲学,立足于这个担负世界责任的哲学概念上,达赖喇嘛拥抱所有的人类,以及自然”。中国作家摩罗说“领袖不只是代表人民,而且的的确确是由人民培养出来的。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领袖,从而也就有什么样的民族和社会”。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的儿子,也是西藏人民当之无愧的领袖,他追求的目的和藏人追求的自由、民主的方向无疑是没有裂隙的,都是在为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佛教徒和作为一个藏人的权利而奋斗。

马丁•路德•金有句名言:“人们无法通过邪恶的手段来达到美好的目的,因为手段是种子,目的是树”。和中共相比,达赖喇嘛确实显得“天真”和充满“幻想”。中共总使用一些伎俩来欺骗国际社会和流亡政府,而达赖喇嘛却一直用真诚、自省和慈悲的态度去对待他的敌人。这也是目前在藏人内部争议很大的一个问题,当中共继续用冷漠的、法西斯式的蛮横来羞辱藏人时,藏人是不是还有必要做出圣人状来继续温和的、非暴力的、中间的道路?因此,一方面是中共的肆无忌惮、飞扬跋扈,另一方面是达赖喇嘛数十年坚持甚至显得妥协的却似乎毫无见效的温和道路,一些藏人、学者和支持西藏者开始觉得达赖喇嘛支持的中间道路其实就是基于佛教的、理论的、脱离实际的理念。很多年轻藏人,包括我自己,曾经对达赖喇嘛的这个理念不能认同。史柏林教授的观点有一定的代表性,在如今坚持中间道路的达赖喇嘛和中共的谈判面临破裂之时,这种不认同是可以理解的也应该去理解的。藏青会主席前不久也表示,藏人需要回到1959年流亡时怀抱的目标——独立。

在敌人扰乱我们心智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冷静思考。“自治”、“独立”并非目标,而只是手段、载体。藏人最终追求和所期望的是作为人类大家庭中的一员能够真正享受作为公民依法享有的权利、能够真正做自己土地上的主人以及能够真正践行和传承自己民族的文明。既然这样,为这个目标服务的是采取“自治”还是“独立”就不是最重要的了。反过来,如果认为追求“独立”就是藏人获得上述权利的更好途径,那么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举起独立的大旗会不会更好呢?还有,达赖喇嘛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提倡自治而不是独立是不是就错了呢?这就要加入“历史环境”和“未来走向”来评判了。

国际形势不断地在变化,但总体上的趋势是全球化愈来愈明显,自由和平等等普世价值观的认同感和需求在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中越来越强。西藏的问题,不能只着眼于西藏本身,而应该放在中国的大环境和世界的更大环境去考虑。在这三角关系中,藏人追求的自由、平等、人权等核心利益在“中间道路”中已经被包含,也被国际社会所认可和支持;按照现在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的中间道路理念,很多国家可以表示支持并从中敦促双方进行对话,当然,效果怎么样则是另外一回事。反之,如果藏人要求独立,中国近年来的实力增长(至少这些年尤其目前是这样),以及由此导致的中共要求摊牌式的在藏人和中共之间的非此即彼的取舍,会让很多对西藏抱有好感的国家更为尴尬。而且,问题的最终实质,不是说藏人有没有权力去争取独立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够、是否适宜的问题。西方历史学家强调:“历史就是现代史,每个时代当时的人对于古代发生的事都要重新加以解释”。所以,除非中共在达赖喇嘛圆寂前和他签署一个达赖喇嘛完全同意的确定归属问题的协议——现在看来,愚蠢而自负的中共不可能这样做——不然不要担心西藏因为现在追求自治,而在未来一个适宜的时机到来时失去要求独立的合法性。目前,在这三角关系中,最关键的,或者说最有变数的就是中国,不管现在藏人是决意独立还是呼喊自治,不管现在国际社会多么谴责中共或者不闻不问,除非中国哪天拥抱民主或陷入混乱,不然西藏问题很难有实质解决的一天。

有一些穿越时间和空间的智能往往在当时被人们不解、抛弃甚至嘲弄。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以达赖喇嘛为代表的藏民族在面对凶暴敌人时采取的慈悲的态度已经为全世界展示了藏文化的伟大精髓,并为人类追求自由的历史树立了一个楷模。把时间拉长了看,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还不仅仅是一位伟大比丘实践佛教精神的选择,更可能是一个长远现实考虑基础上的大智慧。

综合西藏自身、中国和全球的环境,我们可以看到以前达赖喇嘛追求中间道路并不显得突兀,中共目前不可一世的样子其实在为未来掘墓,而现在就下结论说中间道路已经失败也为时过早。

2008-11-28于图博

附:

他错了

Times of India, 27 November, 2008
TOP ARTICLE | He Has Got It Wrong
by Elliot Sperling

文/艾略特•史柏林
译/台湾悬钩子
http://lovetibet.ti-da.net/e2441999.html

到了最後,中國說對了。西藏議題就是達賴喇嘛問題。在一個星期的「特別大會」討論圖博運動的未來之後,從全世界各地來的流亡代表們還多數地同意,要繼續達賴喇嘛三十年的政策,亦即接受圖博就是中國的一部份,並且想辦法在中國體制內尋求更大的自治。我說「多數地」,因為從大會傳出來的報導顯示,此次會議的重心還是不利於那些對於此政策感到不滿的團體。

並不是政策本身多具有說服力,而是因為主導政策的人很有影響力。中國一直將達賴喇嘛的地位問題放在會談的焦點:假如他回歸的話,願意提供給他什麼樣名義上的職位。而就在達賴喇嘛多年來重覆地聲明圖博議題不是關於他本人,而是關於博彌(藏人),這次特別大會的結果,還是證明了中國的立場是對的:不管達賴喇嘛說什麼尊重民主的話,他還是沒有將權力真正下放給博彌,讓他們舒服到可以跟他採取不同的立場。在達蘭薩拉,指控別人對達賴喇嘛不忠,還是政治鬥爭與私人糾紛裏可以拿來使用的武器。

然而就在大會召開的幾個星期之前,達賴喇嘛說他對中國失去信心了,而許多流亡的博彌充滿活力地回應了他的呼聲,尋求的不是暴力,而是讓圖博獨立的議題再度成為官方的立場。他們覺得有很好的理由可以下結論,跟中國的接觸商談已經走入死巷子,而博彌應該重新找回一點點這麼多年、(在中國的推動之下)達賴喇嘛堅持圖博不應該獨立、圖博的利益就在作為中國的一部份,而使他們的主張失去的合法性。對於主張圖博獨立的人來說,那些所謂的利益已經充份地在三月與四月的圖博境內顯示了。

2002年,在雙方沒有接觸的十年後,達蘭薩拉再一度派代表到北京去討論圖博議題。週期性的,特使們發表謹慎的評估,提出兩方所採取更佳瞭解對方立場的各種步驟。然而,對許多觀察家而言,似乎很明顯,這些會談就是沒有打算有任何結果的。它們只是中國等待達賴喇嘛圓寂的一種數日子的方法。而這些會談還可以作為中國表面上已經與西藏代表進行交涉,方便地消解國際憂心中國政策、與中國在圖博違反人權的任何抗議。

即使在會談開始之前,中國明顯對於與達賴喇嘛達成協議即一點興趣也無。但在本月的最後一輪會談結束後,這些會談的完全枉然已經十分明顯。一成不變的圖博特使,洛迪嘉日與格桑堅贊回到印度,誓言在特殊大會之前不會作出聲明。但他們不需要開口了。就在就在會談結束過沒幾天之後,他們的會談對象,朱維群與斯塔,舉行了新聞發布會,無禮地說會談一無所成。他們拒絕在達賴喇嘛所提出來的自治方案上達成任何妥協,還說,雖然大門是打開的,歡迎他回來,但他必須反省他的錯誤,「回到正確與愛國的立場」。如此一來,就在三十年的接觸商談後,中國方面顯示了他們三十年後還是一步不讓。所有的接觸商談,還只是有關於達賴喇嘛本人的;除了他以外,沒有任何西藏議題。而中方如此動作,毫不掩飾他們佔了上風的自知之明:他們已經成功地舉辦了2008年的奧運,現在又扮演處理全球金融危機的重大角色,可以放心地對「達賴喇嘛的私人代表」表達不屑,而後者沉默地、尷尬地回到印度,同時中國的官員向國際媒體透露會談失敗的細節。

達賴喇嘛與中國的交涉,委實太過天真。在中國的堅持之下,他很早以前就抛棄了圖博的獨立,讓此觀念失去合法性,其有效性是沒有任何一位中國領袖可以達成的。然而他尚未瞭解到,他自願地被引導到死巷子裏去了。在今日的情況底下,過去假如要求圖博獨立不太可能讓此運動更接近議題的解決方案,但也不會讓博彌處於比他們現在更差的位置上;確實,國際對於中國擁有圖博的非議,本來應該是有利於他們的。

達賴喇嘛過去已經幫忙消解了中國非法佔領圖博的不名譽,而現在,在特殊大會後,他還是繼續當圖博立場的主導人。幾天前,他明顯地變得悲觀了,然而他表示至少還是對中國人民有信心。必須問的是,他是否對於三月事件發生後,普通中國老百姓對於博彌的敵意大增是否有所瞭解。在1990年代,他習慣性提起鄧小平為他的老朋友。如果鄧知道他的說法,他一定會對於他的一廂情願感到有趣(或困惑)。整個時有時無的接觸商談過程之中,達賴喇嘛似乎一直都在跟幻想中的友人說話,而大部份的人早在五歲時就已經停止這樣做了。

12 条评论:

  1. 《達賴喇嘛與中國的交涉,委實太過天真。在中國的堅持之下,他很早以前就抛棄了圖博的獨立,讓此觀念失去合法性,其有效性是沒有任何一位中國領袖可以達成的。然而他尚未瞭解到,他自願地被引導到死巷子裏去了。達賴喇嘛似乎一直都在跟幻想中的友人說話,而大部份的人早在五歲時就已經停》我们是小羊羔,为什么总在向馋嘴的狼祈求和平处....

    回复删除
  2. 我在懷疑,會不會有一個盲點,是扎仁博不知道的?

    達賴喇嘛被中共高層這樣侮辱、諷刺、逼到絕境,不只是博彌,也是所有佛教徒,甚至不知情的旁觀者,感到痛心、情何以堪。

    為什麼嘉瓦仁波切必須一處在火線上?在這裏,已經許多博彌說,不應該把責任都推給嘉瓦仁波切。這是很對的。

    想像,假如嘉瓦仁波切退居政治的二線,負責政治的人不再有他那樣的地位聲望,那麼批評者是否可以比較容易看到政治的可行與不可行的地方,而不再只受到說話的人的影響?

    我必須為史柏林教授辯護的是,他所批評的,乃是民主國家批評國家元首、施政方針的常態。可是博彌很難接受,很難聽進去。而我非常理解。

    所以更應該敦促圖博政治的改革。想像,假如有一個民主的政府,大家可以就政治自由討論。而假如贊成讓贊的人真的當選,開始推動各種相應的政策,那麼在火線上挨打的,就不會是嘉瓦仁波切,反而中國政府會認為他是溫和派,反而是一位應該要積極爭取合作對話的對象。(這一點只要看台灣的例子就很清楚了。)

    史柏林教授是圖博之友,他說的話我相信是真心為圖博好的。我想請博彌的友人不要誤會。

    特殊大會看來是很成功的,讓贊也正式得到了討論。嘉瓦仁波切的和平與溫和,不受到中國的欣賞,那是中國的損失。然而圖博是博彌的圖博,請大家仍然要仔細地思辨考慮民族的未來。

    回复删除
  3. 请看看下文:《中共政府为了抗议法国总统萨尔科齐会晤达赖喇嘛宣布推迟下周一举行的欧中高峰会议后,引起了欧洲联盟、法国政府和各界人士的强烈谴责,其中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警告说,如果中国政府继续这样下去,将会引发全球民众的反感。瓦文萨还表示,任何人与谁做朋友,以及与谁会面,不是由中共说了算。
    此外,正在中国展开访问的欧洲议会代表团也对中共推迟欧中峰会的做法表示遗憾和反对,并认为中共的反应有点过激。当时,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再次呼吁欧洲联盟取消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欧洲议会代表团表示,法国总统有权决定与达赖喇嘛举行会晤,因此,萨尔克奇总统的坚定立场和欧洲议会邀请达赖喇嘛在国会发表演说是非常正确的。》
    中共实在太狂妄了,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孤立达赖喇嘛中共才满意???
    要求全世界的政府都要按中共的要求行事,无知,不理智的野蛮行为开始控制全世界了,完全是一条疯狗。。。。

    回复删除
  4.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特别大会正式开幕

    【挪威西藏之声11月29日报导】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特别大会今天星期六上午在距離新德里40公里处的哈利亞納邦境内召开。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向大会致函,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加大支持西藏的正义斗争。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曲培和来自自30多个不同国家的支持西藏组织代表出席了今天的开幕仪式。

    西藏流亡政府内阁部长兼西藏流亡政府驻新德里办事处代表丹巴次仁在大会上宣读了达赖喇嘛的致函。达赖喇嘛在函中首先向国际支持西藏组织的与会者表达了感谢,并表示,以佛教的教义为指导的西藏斗争是正义的斗争。达赖喇嘛说,西藏的斗争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友好相处。

    达赖喇嘛在函中还强调环保的重要性。达赖喇嘛说,西藏地处亚洲两个大国中间,保护西藏环境牵涉到亚洲各国为首的全人类的福祉。

    达赖喇嘛还提及今年西藏各地的抗议活动和当前紧张的西藏局势,以及中国政府不顾事实,在西藏问题上表现出的强硬态度等。

    达赖喇嘛呼吁在西藏处于危难的这一时刻,国际各团体和个人今后要进一步加大支持西藏的正义斗争。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和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曲培也在今天的大会开幕仪式上,向与会者介绍了日前召开的[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的民意结果等相关情况。

    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曲培希望通过这次大会,国际社会能够继续支持西藏的正义斗争,不论是走中间道路还是走西藏独立的道路。

    据了解,在这次为期三天的会议上,就国际各支持西藏组织今后如何更有效地声援西藏问题方面,与会者分小组举行行闭门讨论会,并由达赖喇嘛特使嘉日·落珠坚赞向与会者介绍第8轮藏中会谈具体内容以及至今与中共接触的进展等。

    回复删除
  5. "這一點只要看台灣的例子就很清楚了"
    ----------------------------------------------
    有非常大的不同,对中国政府来讲西藏的土地已在我手,下面所要做的就是移民和同化而已!!!

    回复删除
  6. 回悬钩子:此文并没有谴责史伯林教授的意思,这只是和他的一个讨论。

    我完全尊重史伯林教授表达观点的权利,并且为他对西藏问题的关注表示敬意。如果在文中变现出的有点情绪话的误导读者以为我是在批判他的话,那肯定是我的表达措辞上有误而非本意。

    我也认同达赖喇嘛也是可以被批评的,只要这种批评不是带着偏见、无知和傲慢。

    我写此文的目的,原因也是史伯林教授恰好写到了很多人包括我曾经困惑或者现在正困惑的一些痛处。他写的很好,就像我在文中说的那样,这种观点很有代表性,而且在这样的背景下,是可以也应该理解的。

    我做的只是表达另一种观点而已,不一定对。

    另外:对您所说的盲点问题。在流亡藏人政府内部政府机制上,达赖喇嘛其实已经在退居二线了,但包括中共、国际社会、流亡藏人都“不放过”他,中共把所有事情往他身上扯,国际社会基本是因为达赖喇嘛而了解西藏问题,流亡藏人习惯性的依赖他……甚至连要求“独立”的藏人也是认为达赖喇嘛是很大的资源。因为历史、现实等的原因,达赖喇嘛现在貌似还在第一线,每天我们在新闻里依然可以看到西藏问题基本上是和达赖喇嘛连在一起的。但这些年来,尤其是这次代表大会,他在试图减少自己在藏人中的政治方面的引导力。

    对于您说的藏人应该认真思考自己未来命运的问题。我想说,我们从来没有视之儿戏,藏人的问题,不是一个秀,不是一个政治口号,不是一个学术课题,不是一个饭后谈资,藏人正在努力的思考和奋斗,包括“独立”派,我对他们抱有兄弟般的感情。

    但我们还要清楚达赖喇嘛也是西藏命运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他就是西藏问题的解。

    我很认同您所说的达赖喇嘛和藏人流亡政府上的角色分配和定位问题。这个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我很久前也一直觉得要有扮黑脸和白脸的不同角色。

    回复删除
  7. 中国政府想以辱骂达赖喇嘛,企图让国际上的人们反对一个和平的使者。那是痴心妄想。世界人民包括中国人民在内,对于,共党的残暴和独裁。无法无天的行为早就忍无可忍。尤其是通过火炬在全世界的强行传递。严重的伤害了各国国民的感情。他们一面镇压着本国的老百姓,一面威胁他过的政府,并践踏着其他民族的感情。他们对西藏老是以解放者的姿态,以霸占者的心态对待西藏人民。只要是中国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可以不顾。明明是西藏民族和汉民族的问题实实在在的从在,他反而像一个流氓一样的说:“是达赖喇嘛个人的问题”向来以“实事求是”、各级领导口口声声说是一个“法治的国家”的中国北京政府。从3.10抗暴以来让几万在寺院的喇嘛、尝到了暴打的滋味儿.让几万喇嘛尝到了“爱国主义教育”的残酷。领略了汉族人对西藏的仇恨。而这时候我们西藏人还要一厢情愿的和中国北京政府是白费心机。如果有可能,只有放弃自由民主的理念。否则,没有可能达成共识。及就是放弃了自由民主的理念。中国北京政府也不会网开一面的。因为,西藏的土地和西藏人民作为人质已经在他们手里。这50年的实践证明。他们只希望达赖喇嘛束手就擒,毫无条件的归顺与北京政府。如若不是这样,为什么‘美国记者问道“不同意达赖喇嘛的建议,那么,你们又有什么合理的建议可以接受”时,以几个“必须承认”和“必须放弃”。所以谈判,向来就是“达赖喇嘛一再请求”之外,他们没有要求。所以,藏中对话,一直是一厢情愿的事实从来没有改变。

    回复删除
  8. 观点1:西藏从元代开始,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辨析:什么叫“不可分割”呢?在中国历史上,曾长期出现多个政权割据的状况,比如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宋与辽/金/西夏,明与北元/后金等,可以说分裂的时间比统一的时间长。如果说尽管这些政权相互独立甚至对立,也可以称这些政权所辖的区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那么在西藏即使出现一个独立的政权,也同样不会妨碍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所以即使藏独的主张也不算是“分裂祖国”了?

    观点2:“大藏区”的面积,达到中国国土的四分之一。但历史上,像西藏以外的这些藏区,从来就没有归过西藏管。
    辨析:观点中的“历史”指的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历史呢?西藏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开始于松赞干布时期。松赞干布在青藏高原上建立了统一的吐蕃王朝,随后的数代赞普(国王)通过不断的武力征伐,建立了东至河陇(今甘肃大部)、北至天山、西抵葱岭、南接印度和南诏的庞大帝国。吐蕃王朝覆灭以后经历了长达四百年的分裂局面,到元朝时吐蕃全部纳入蒙古人的统治。忽必烈任命萨迦派的领袖八思巴为国师(后又封为帝师),领总制院(后称宣政院)事,掌管天下释教及吐蕃地区行政,辖区包括整个吐蕃三区(卫藏、康、安多)。八思巴去世后,元朝在吐蕃地区设立了乌思藏纳里速古鲁孙等三路宣慰司、吐蕃等处宣慰司、吐蕃等路宣慰司,管理元朝在吐蕃地区的驻军及驿站,这是对八思巴建立的吐蕃地区行政体制的补充而非重建,并且萨迦本钦还常兼任宣慰司的宣慰使。宣政院是行省一级的行政区域,下辖三个宣慰司,由此可见,萨迦政权的统治范围是包括整个吐蕃地区的。元朝末年,大司徒绛曲坚赞推翻萨迦政权,建立帕竹政权,但统治范围限于前后藏。明朝末年,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的首领固始汗先后消灭了青海的却图汗、康区的白利土司和卫藏的藏巴汗,重新统一了吐蕃三区,于1642年扶持五世达赖喇嘛在拉萨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后来准噶尔入侵和清军驱逐准噶尔导致蒙古汗王和藏王第巴制度的终结,清朝于1721年在藏区设立了藏人自治性质的噶伦和郡王执政的制度,又于1751年改为达赖喇嘛与驻藏大臣共同管理西藏政务的制度。于此同时,清朝逐步把一些原属西藏地方政权管辖的地区划走,比如1728年把藏东的打箭炉(今康定)、巴塘、理塘划归四川,把藏南的中甸、德钦、维西划入云南;又在康区和安多实行土司制度,使其脱离西藏地方政府的管辖。到清朝覆灭时,西藏地方政府的有效管辖区域仅限于卫藏和康区西部,及现在西藏自治区的范围。纵观吐蕃地区的历史,统一与分裂状态交替出现,汉区其实也是如此。西藏地方政权控制的区域也是不断变化的,最大时包括整个吐蕃地区,最小时仅限于前后藏,观点中所说“其他藏区从未归西藏管”的说法是缺乏历史依据的。

    回复删除
  9. 史伯岭 (Elliot Sperling)2008年12月9日 上午10:58

    我最近看到了一些读者对我所写的一篇文章《他错了》发表了不同的评论。虽然我中文水平还是很差,但是我还想现在献给中国、台湾、青藏高原等地的读者多一点
    解释我的意见和看法是一个不乘不行的机会。请读者们原谅语法不通和文法不顺之地方!
    我特别想回答扎仁博的一个批评。照他的评论,我犯了逻辑错误。他说我同意中国政府而以为西藏议题就等于达赖喇嘛个人问题。 这当然不是我相信的;我于文章里
    的写法是反语性的。 我写《不管达赖喇嘛说什么尊重民主的话,他还是没有将权力真正下放给博弥,让他们舒服到可以跟他采取不同的立场》时,我要指出流亡博弥社会里的民主主义发展过程还差了很多,而流亡博弥还没有内在化了。一个民主主义的基本原则:世界从来没有产生了一个政策和意见随时都正确一个领袖。不管是什么国家、什么地区、什么世纪、批评领袖是个不能放弃的大权力;是个民主主义社会的必要条件。 这次的特别会议上流亡当局故意地限制支持独立的团体的代表数额。支持独立的发言人当然少了而达赖喇嘛的所谓中间道路的发言人多了。西藏议题很明显地不等于达赖喇嘛个人问题,但是流亡当局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这一点。他们也不懂,可以奋斗不止;但是一次投降就完了。这一代博弥接受流亡当局的立场而承认他们自己的身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就是抢夺后代博弥的身份。
    事实上,在图博历史里可以找到批评达赖喇嘛的例子,就证明这不是违背图博的传统。最清楚的例子就是第十八个世纪图博的有名领袖弥王颇罗因他不愿意接受第七辈达赖喇嘛和他家里人干涉政事和引起严重的政治危机就逐他们从拉萨逐出去。除了那之外,大家都知道一九五九年达赖喇嘛没有支持博弥武装抵抗中国人民解放军。但博弥游击队没有停止军事活动而最后达赖喇嘛很感谢地跟着他们到了印度,受了政治庇护。这两个例子不表示博弥没有一直尊敬历辈达赖喇嘛;就表示他们对于达赖喇嘛和其他转世大喇嘛的看法没有当代流亡博弥的看法那么简单。他们能够同时尊敬和批评他们。
    不过现在流亡博弥社会里的看法太简单了:达赖喇嘛是一个上帝而已!只会有反藏反佛份子才敢批评他!
    这样的想法只能够阻碍博弥社会的民主化和现代化。而在这个思想环境之内流亡当局就操作了十一月份的特别会议的活动。所以愿意诚实地批评达赖喇嘛的政策的发言人少。达赖喇嘛的成就显然很多。如果没有他,国际图博运动就没有了,而博弥流亡印度的条件肯定会很困难。但如果达赖喇嘛搞错的话,须要指出他错误。谎说批评达赖喇嘛的人光是暴力份子,不会进行图博运动,不进行流亡博弥社会的民主主义。

    回复删除
  10. 史伯林教授啦:

    我是写《达赖喇嘛错了吗?》的那位年轻藏人,谢谢您的回复,我想说明几点。

    1、 我看您的《达赖喇嘛错了》是汉译文,而非英文原著,所以就像您说的那样,经过中间的翻译后您文章的有些意思可能让人产生了一些误解。我们知道,凡是翻译文章都多多少少避免不了这样的问题,这是可以理解的。


    2、 关于我提到的您的第一个“逻辑误区”,您文章的汉文翻译者悬钩子也和我真诚的讨论了这个问题,请您去看看她的博客http://lovetibet.ti-da.net/e2441999.html 。我和她讨论时,我说:

    “我完全尊重史伯林教授表达观点的权利,并且为他对西藏问题的关注表示敬意。”

    “从他的文中,他说“中国对了”、“西藏问题就是中国问题”等也写的比较片面简单。他本意可能不是主观对中共有好感而说这些话,但也会给一些人感觉他在承认中共或为中共说话。再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他这篇文章并非学术论著而是一般的报纸上的评论,这样说话的风格也是值得理解。”

    “这种善意的批评和不同的声音对藏人来说是特别需要的。”

    我和她还讨论其他问题,希望您能去看看她的博客,我很希望听到您的观点。(我想您我都要特别谢谢悬钩子,她不辞辛苦的翻译了很多关于西藏的文章,其中包括您的好几篇。)

    所以,第一个我指出的“逻辑误区”,您也解释了,我也没有意见了,我们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另外,我想如果您能在写文章时注意一下容易出现误解的语句,而我能够再把英文学好到可以直接读您的原著,再或者如果我们能够保持这样的沟通交流,那么我想,我们的误解就不会再产生。


    3、 关于流亡藏人对达赖喇嘛的看法,或许他们像您所说的那样是“不过现在流亡博弥社会里的看法太简单了:达赖喇嘛是一个上帝而已!只会有反藏反佛份子才敢批评他!”。我虽然不在印度,但也看到现在已经有不同的声音出现,而且也没有怎么被压制,那些人也不是反藏反佛。达赖喇嘛的特使格桑坚赞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也承认并赞扬这种反对声音从无到有,并不再被藏人当做另类的情况的出现。所以实际情况是不是像您所说的那样绝对化呢?


    4、 我是在西藏境内的一名藏族年轻人,首先要说明的是,我的文章和观点只能代表我的观点,所以如果有谁觉得我的观点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也只是我个人的问题而请不要做过多的引申解读。其次,我在和悬钩子讨论的时候说过“我也认同达赖喇嘛也是可以被批评的,只要这种批评不是带着偏见、无知和傲慢。”我本人也很喜欢听到不同的声音和批评的声音,这样才能让人成长。对于藏人,我认为,善意的不同声音特别的需要,尤其是这样的时候。作为一名藏人,达赖喇嘛确实在我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但达赖喇嘛也说他只是个普通人而非所谓的圣人,我也同意他可能也会有错的时候。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认为只要他说的就是完全正确的和不容怀疑的,而是因为我很认同他的“中间道路”。具体的原因请看我的《达赖喇嘛错了吗?》一文和我与悬钩子的讨论。我在和悬钩子的讨论时也说“我写此文的目的,原因也是史伯林教授恰好写到了很多人包括我曾经困惑或者现在正困惑的一些痛处。他写的很好,就像我在文中说的那样,这种观点很有代表性,而且在这样的背景下,是可以也应该理解的。我做的只是表达另一种观点而已,不一定对。”而且,我在文中提到,即使要评价“中间道路”的对错,还在还为时尚早。最后,我同意达赖喇嘛在策略上或许有错的时候,但我从来不怀疑达赖喇嘛对藏人完全奉献的诚心和爱心。我也欢迎别人提出对达赖喇嘛的不同观点,但是我,也像所有藏人一样,绝对不能接受有人说达赖喇嘛利用或者欺骗藏人之类的污蔑。(这句话不是在说您哦,不然又引起误解,呵呵。)

    5、 再次谢谢您的回复。

    回复删除
  11. 请看看下文:《中共政府为了抗议法国总统萨尔科齐会晤达赖喇嘛宣布推迟下周一举行的欧中高峰会议后,引起了欧洲联盟、法国政府和各界人士的强烈谴责,其中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警告说,如果中国政府继续这样下去,将会引发全球民众的反感。瓦文萨还表示,任何人与谁做朋友,以及与谁会面,不是由中共说了算。
    此外,正在中国展开访问的欧洲议会代表团也对中共推迟欧中峰会的做法表示遗憾和反对,并认为中共的反应有点过激。当时,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再次呼吁欧洲联盟取消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欧洲议会代表团表示,法国总统有权决定与达赖喇嘛举行会晤,因此,萨尔克奇总统的坚定立场和欧洲议会邀请达赖喇嘛在国会发表演说是非常正确的。》
    中共实在太狂妄了,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孤立达赖喇嘛中共才满意???
    要求全世界的政府都要按中共的要求行事,无知,不理智的野蛮行为开始控制全世界了,完全是一条疯狗。。。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