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星期一

外媒记者耳闻目睹恐怖的拉萨





近日,当两位澳大利亚记者准备前往拉萨时,中国当局信心满满地嘱咐他们:“告诉澳大利亚人,你们在西藏所耳闻目睹的真相。”下面,就是这两位记者的报道。译者是台湾悬钩子。

The Tibet you don't hear about
November 07, 2008
你没听说过的图博故事


拉萨/卡梅隆‧斯图尔特:这个星期,我受到中国政府邀请,在图博首府拉萨待了四天,缘由是他们说,希望两位澳大利亚的记者来此麻烦区采访,“好告诉澳大利亚人,你们在西藏所耳闻与目睹的真相”。我们是三月导致两百人死亡的暴动发生以来,第一批进入图博的记者。

我自己与一个同事,“新闻有限公司”(News Limited)的史蒂夫‧刘易斯(Steve Lewis),以及一位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麦可‧约翰逊(Michael Johnson),得到中国官方的伴随,得以参与他们安排的行程。此行程包括与一连串西藏自治区的中国政府官员会面,从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到人民大会的领导班子成员。

如此一来,让我们有机会直接询问高阶官员有关于图博情势的问题,并且更容易了解中国人如何看待此地的情形。

但此官方采访行程是很不平衡的,因为它没有包括图博故事的重要部份,例如资深的佛教僧侣,或者当地人民的代表,他们可能会跟中国政府官员有不同的看法。简言之,这个官方采访行程只会给我们图博故事的其中一方说法。

所以史蒂夫跟我在晚上蹓出旅馆房间,在拉萨的后巷里蹓跶,希望能找到会讲英文的人交谈。我们不能带政府给我们提供的翻译员,因为我们害怕他会将任何说政府坏话的人,密报到相关单位,因此而让这些人受到危险。但语言不是我们唯一的障碍--我们所接近的人,对于被看到与外国人说话,都超级紧张。某些真的会讲一点英文的人,一听到我们是记者,立刻逃走了。然而有一些勇敢的僧人确实与我们交谈,并且告诉我们,当地的博巴对于拉萨的情形非常不满意。

在我们夜间的漫游里,我们遇到了至少数百名大兵巡逻街道,六个人组成一个小队,带着防暴盾牌还有枪枝。我们用此来询问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白玛才旺,问他拉萨的警备情形到底如何。他勉强承认,拉萨最近的维安警力升高了,因为他们相信达赖喇嘛与他的追随者,已经“加速”他们在拉萨的“分裂活动”。突然之间,我们手头上有一个不在官方行程里的重大新闻……

* * * * *

China cracks down in Tibet to avert rioting
The Courier-Mail[Sunday, November 09, 2008 06:14]
By Steve Lewis
中国在图博(西藏)加强镇压,以防止暴动
记者/史蒂夫‧刘易斯
(布里斯本暨昆士兰)邮报〔2008年11月9日星期天〕


中国加强了图博首府拉萨的军队部署,因为害怕达赖喇嘛的支持者计划再度重复血腥的三月暴动。

《邮报》记者证实,目前在图博首府巡逻的军人与警力都大大增加。

携带着机关枪的军事人员,在拉萨充满历史的帕廓区定期巡逻。

狙击手守在屋顶上与楼梯上。

在这个访问中亚佛国的四天行程之中,《邮报》也目睹在历史古迹祖拉康(大昭寺)附近,有多名僧侣被绑入一辆警察的包车。

亲图博组织说中国当局经常关押僧侣与尼姑。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白玛才旺,也证实了三月暴动后,有五十五位博巴(西藏人)被判刑,刑期从三年到终身监禁不等。

暴动发生,是在僧人举行了和平的示威之后。大约有两百人被杀死,而超过1300个博巴被带走,这些消息受到全世界媒体广泛的报导。

白玛先生说,北京指派的西藏政府在近日“稍微调整”了军队与警察的人数,因为“分裂份子的活动升高”。

此言就在达赖喇嘛的特使与北京第八轮会谈没有任何进展地结束不久之后。

中国当局害怕博巴年轻人会武装起义,他们说这些人寻求西藏独立。

总理陆克文,跟许多国家领袖一起,曾经批评了中国在图博的人权纪录。

但白玛先生说:“西藏人民已经当家作主了。”

这位政府的高官是在星期二,与澳洲的访问团--由昆士兰的自由党国会议员,麦可‧约翰逊(Michael Johnson)所领队,包括两个记者随行--举行长达一个小时的会面时,这样表示的。

白玛先生也证实三月起义后,图博的经济受到严重的打击。旅游业受到严重的影响,旅游人次从2007年的四百五十万人,降低为今年的四十万人。

约翰逊先生--他被工党与绿党的国会议员指控为亲北京的同情者--说中国应该考虑让达赖喇嘛回到他1959年逃亡离开的家乡。

“作为一个中国的友人,我必须说,北京与达赖喇嘛之间一定要有某种和解,”约翰逊先生告诉《邮报》。

拉萨本周看起来十分美丽,因为一场雪暴给四周的高山带来很厚的降雪,环绕着这个富有灵性的中枢。

但在这里亦有警察国家才会产生的场面。

在访问的过程中,《邮报》见到数十狙击手与军人,巡逻着拉萨狭窄的巷弄与宗教场所。

他们组成五到六个人的小队,很有威摄意味地带着机关枪或攻击性步枪,慢慢地走在充满小贩与佛教朝圣民众的狭窄巷弄里。

《邮报》是三月起义以来,首批进入图博的外国新闻单位之一。

虽然中国给图博大量的经济投资,然而我们却感觉到这是一个既分裂,又害怕自己人民的国家。

没有几位博巴会说英文,但几位会说的僧人告诉我们,博巴强烈希望流亡在外,而目前住在印度小城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能够回到家乡来。

要获得真实的信息很困难。即使是勇敢的人都害怕说太多话。

几位僧人说,当局早就在城中几个主要的观光景点里装置监视监听器材,例如布达拉宫,好找出可能的麻烦制造者。

虽然达赖喇嘛谴责三月暴力--中国当局声称造成了七千万人民币的经济损失--他却被中国当局视为一个政治煽动者与敌人。

中国当局说他策动了三月暴动,而且就是骚扰奥运火炬全球行程的关键人物。

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持这样的说法,但在雪域里,真相是非常难找到的。

虽然此地已有现代化的铁路,连结到中国内地,拉萨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西方脸孔。

《邮报》所采访的每一位汉人与藏人官员,不管在拉萨还是北京,谈到达赖喇嘛时,都充满嘲弄的态度。

白玛先生甚至说他对许多藏传佛教徒来说,已经是遥远的记忆了。

“达赖喇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的精神领袖形象,老早就消失了,”他说。

这是相当惊人的夸夸之谈,然而我们没有办法核实。

在经济层面上,因为图博过去的穷人被迫要缴纳沉重的赋税给少数的特权阶级,而自从数世纪的封建系统结束以来,一般人民的经济情况已经有长足的进步。

但拉萨街头的枪枝与士兵显示,这个进步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http://www.phayul.com/news/article.aspx?id=23181&article=China+cracks+down+in+Tibet+to+avert+rioting)

* * * * *

China's iron fist cracks down to subdue Tibetan rebels
Cameron Stewart, Associate editor | November 08, 2008
中国铁腕镇压,以压制博巴(西藏人)的反抗
2008年11月8日《澳大利亚人报》副主编/卡梅隆‧斯图尔特


本周,在图博首府拉萨的古老后巷里展开了严厉的军事行动,然而此事实被掩盖起来,不让世界看到天一黑,数百名中国军人就出动,带着防暴盾牌与攻击式步枪,在此叛城各地执行勤务。

他们在街道的角落设立岗哨,还派遣六人一组的巡逻队四处走动,其中三人带着盾牌,三人带着步枪。

这些巡逻队夜间在拉萨的博巴区里行进,寻找任何异议的征兆。他们在走过我身边时,瞪视着我,显然对我这个外国人居然在此地出现大感愤怒。

当太阳升起时,士兵们并没有散去,而是被新一轮的军队取代。白天拉萨的军事镇压措施,还有另一个令人害怕的场景,那就是在本城最神圣的地点祖拉康(大昭寺)屋顶上还驻有狙击手,随时把他们的枪口指向帕廓广场上数百位朝圣的博巴信徒。

在北京奥运闭幕不到几个月后,图博感受不到奥运会后的欢欣之情。

(博巴)希望能有更大程度的自治、更多的自由,已经被北京完全窒息了--而北京政府受到三月反汉暴动与奥运火炬接力抗议活动的刺痛,现在以铁腕镇压。

我此周在拉萨的四天行程里--是今年三月导致两百人死亡的暴动后,首批进入图博的澳大利亚记者--目睹了一个在中国军事重担之下呻吟的城市。

我们与当地的中国政府官员见面,明显地,北京对这些反对其统治的博巴已经失去了耐心,而选择了排除异己的道路。

大批的军警显示了中国未明说的恐惧,它害怕它正在失去,而不是赢得,当地博巴的民心,博巴指控北京压制他们的文化与宗教,以保持国家的团结。

西藏人民政府副主席,白玛才旺,在接受《澳大利亚人周末报》访问时,透露中国最近增加了在拉萨的军警人员,而这些人力都属于在三月镇压的维安部队编制之外。这是中国官员公开承认,他们大大加强了在图博的维安武力。

“为了西藏的稳定,人民的安全,人民对于安全与秩序的渴望,政府稍微调整了街道上的警察人数,”他说。

白玛说政府害怕像三月的暴动会再度发生,而他也说三月暴动都是由流亡的达赖喇嘛与他的支持者所策划的。“在3‧14之后,达赖与其追随着已经加速了他们的分裂活动。”

虽然达赖喇嘛是藏传佛教与佛教徒的精神领袖,他的法像在拉萨已经被中国人完全消除了,因为他们指控他就是藏独的头号首脑。在公众场合里都看不到他的照片,而博巴也不愿意公开赞美他,害怕受到报复。

“达赖喇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的形象,老早就消失了,”白玛说。但在拉萨巍峨的布达拉宫外面,大排长龙等着在前世达赖喇嘛的灵塔致意的博巴,以及在祖拉康外面日复一日磕着长头的佛教朝圣者,诉说的是完全相反的故事。

我与“新闻有限公司”的记者,史蒂夫‧刘易斯(Steve Lewis)、自由党的国会议员,麦可‧约翰逊(也是“澳大利亚—中国国会友好小组”的副主席),受到中国政府邀请,一起造访图博。中国当局嘱咐我们:“告诉澳大利亚人,你们在西藏所耳闻目睹的真相。”

因为这样,我们有机会采访拉萨的高层的共党官员,人大代表与人民政府官员,但官方的采访行程里,不包括与资深佛僧的见面,也不包括任何有可能与官方意见不同的人。

当我询问能否获得许可去造访札基监狱--这是三月暴动后,至少有202人被监禁的地方--他们拒绝了。

只有在我们晚上从旅馆溜出来,并且找到一些会讲英语的博巴,我们才听到不同的观点。即使是如此,他们的谈话也是很勉强的,因为他们害怕被会当局窃听。一个僧人告诉我们最近几周有“愈来愈多汉人,愈来愈多军人”在拉萨。

但没有人会说出真相的,他说,因为他们害怕有人会去警察那里告密。“告密者,他们会听你在讲什么……有时候(帕廓)广场上全部都是偷听的告密者。”

他说博巴对如此局势“觉得很难过”,但没有能力阻止它。另外一位僧人说,中国人在主要的旅游景点,也是西方人可能会遇到博巴的地方,装设了窃听装置,还说大家都害怕跟外国人谈图博的政治情势。

星期一,我们目睹了一群僧人被押上警车载走了,我们试图寻求解释,却是徒劳。

中国当局想尽办法监看着当地的博巴,在建筑物上装置摄像头,还派出许多便衣警察,另外还有许多明显可见、穿着制服的警察与士兵。

跟当地的中国官员采访之时,他们对目前情况也非常感到挫折。他们不能了解,为什么图博数年来的经济成长,不能满足博巴,他们还想要求更大的自治,或是独立。他们对于博巴也许有不同的价值观,既不了解,也不想接受。

本周与官方的见面里,中国官员引用了统计数据,显示博巴在健康、住屋、福利与寿命上都有长足的改进。中国政府为了发展图博的经济,挹注了数十亿人民币,而国家的补助款等同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75%。

结果可以在拉萨城里与外部看到:新的宽敞马路、时髦的服装店,还有家电用品商城,贩卖着宽屏幕的电视机。街道上有许多中产阶级,穿着时尚的新装,耳朵上黏着移动电话,开着最新款的汽车。

问题在于,在拉萨,几乎所有的中产阶级都是汉人移民,而不是当地主要以牧人农人为主的博巴,他们缺乏语言的技能,也没有足够的教育,来抓住政府投资后所产生的新机会。“博巴之中,有极少数得到了政府的工作,然而大部份的博巴,没有教育没有技能,无法得到新的经济济会,所以就被边缘化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研究所的专家,班‧希尔曼(Ben Hillman)如是说。

所以博巴的挫折感,不只是中国统治下文化与传统的消逝--也是类似于世界其它地方的经济发展问题,就是当地民众被商业上比较成功的移民边缘化的现象。

有迹象显示,中国官员了解到他们将焦点过度放在硬件建设,而不是投资在博巴本身。

“西藏的教育计划仍然未尽如人意,”王进军,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七局)副局长表示,“现在我们的政策是要处理牧民与农民的议题。”

博巴的经济问题,没有受到三月暴动的帮助,因为暴动把旅游业扼杀了。店铺与咖啡馆都空无一人,也没有外国人出现在这里。

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德文说,藏人只能怪自己,因为他们有很多人支持暴动,所以造成1317人被逮捕。

暴动“是由达赖与其追随着为首的西藏分裂份子所组织的,他们不愿意见到西藏发展的大跃进,所以他们煽动暴力事件,打砸抢烧商家,”王先生说。“这个暴力事件对经济情势造成不利影响,也对西藏人民的生活有损,并且从三月以来,已经造成三亿两千万人民币的损失。”

西藏自治区人大副秘书长通嘎,不愿意谈论在暴动后被关押的是谁,而是表明大部份涉入暴动的博巴已经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后悔。

“经过我们的再教育之后,大部份人都会忏悔所做的事,”通嘎说。当记者进一步询问详情时,他又说:“一位相关的政府官员已经向他们指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了。”

我们所采访的藏族官员拒绝外界的指控,说博巴的宗教自由没有受到影响。西藏自治区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主任洛桑久美,否认西方媒体的报导,这些报导指出僧人在寺院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程里,被要求谴责达赖喇嘛。

几天后,他的这种说法,与王进军的另一番说词有所矛盾,王先生承认图博的僧人正在接受“法制教育”,并被告知不要把宗教与政治混在一起。

在与中国官员的晤面之中,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他们对达赖喇嘛的敌意非常严重,他们责怪他,还有在印度自称流亡的图博政府,说他们就是策划暴动的首脑,还把图博议题变成西方人人朗朗上口的问题。

中国官员驳斥达赖喇嘛不断重复表示只寻求自治的说法,说他就是想要西藏独立。

当我询问,中国在图博的问题,有没有可能因为更大程度的自治而缓解,因为中国政府仍然在此区有极大的控制权,王进军觉得此建议完全不值一哂,说这样一来,图博就会变成封建社会。他说:“西藏不会再回到落后的神权统治社会去的。”

这个无解的问题,究竟如何影响此地的人民,只要在拉萨走走就可以清楚看到,我的行程最后一天,我看到一群博巴妇人,背上背着宝宝在谈天说笑,就在屋顶狙击手虎视眈眈的注视下。

(http://www.theaustralian.news.com.au/story/0,25197,24619265-601,00.html)

* * * * *

译者台湾悬钩子补充:

澳洲记者在拉萨所拍摄的十九张照片简体中文解说画廊http://media.theaustralian.com.au/multimedia/2008/11/07-tibet/ss-cn/index.html

幻灯片与斯图尔特的英文解说,在这里http://media.theaustralian.com.au/multimedia/2008/11/07-tibet/audio/index.html。他提到圣城拉萨已经变成“双城”:一部份是有钱汉人住的地方,另一部份则明显穷困,就是博巴所住的地方。而他在对官员采访的过程中,发现官方的说词常常自我矛盾:例如,官员明明说博巴早就忘了达赖喇嘛,却在另外一方面指控他就是暴动的幕后主脑,后者不是表示他很有政治影响力吗?另外,主管宗教事务的民宗会领导否认僧人必须接受任何爱国教育,也否认当局禁止悬挂达赖喇嘛的法像,前者被另外一个官员的说词反驳,而后者是记者在拉萨到处都看不到达赖喇嘛的照片。

中共官员信心满满,认为外国记者就是好骗,可是这么明显的矛盾,他们自己都无知无觉?

27 条评论:

  1. 重大转折:今日上午,中国中央电视4台直播中国新闻办的中外记者招待会,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介绍刚刚结束的藏中会谈,态度非常恶劣,言辞杀气腾腾,不但对尊者达赖喇嘛进行辱骂(如“包藏祸心”,“傻”,“骗人的鬼话”等等),而且完全否认邓小平说过的“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藏中关系已经完全破裂!!!!!中共已经撕下假惺惺的面具!!!!

    回复删除
  2. 谈判破裂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双方在政治问题上几乎没有交集。

    前面有网友提到应该先谈容易的部分,一些具体的问题如文化保护、环境保护、教育等,但若是只谈这些部分达兰萨拉估计兴趣不大。

    期望越高,结果就会越失望。

    回复删除
  3. 达兰萨拉依仗的主要就是藏区的民心基础
    怎样夺取他们的这些基础
    是值得政府思考的事情

    回复删除
  4. 博巴和图博,哈哈,狼子野心阿,悬钩子。悬钩子是台湾“图博人“吗?我看陈云林访问台湾的时候,有数十位“图博人“也参与了抗议的大潮。悬钩子真的很关心藏区和藏人,可否有空表明一下您对藏区及藏人政治前途的看法?您肯定是有一揽子想法的。

    回复删除
  5. 常常来这里,真的要说这里真是一个模范博客,这个模范主要是评论的文字。唯色此前为她的博客设立秘密审查制度,理由是太多的五毛党。在有人建议她开禁,好让大家看看汉族人主动暴露的被洗脑、野蛮和荒谬等之后,这里终于有自由发言了。可十数天过去了,这里多还是客观的讨论,难觅五毛之言,真是让人怀疑,唯色肯定又做了不少幕后的工作,删除了不少不堪入目之言吧?否则,五毛党哪里去了?

    回复删除
  6. 那个朱维群说,达赖喇嘛没资格谈西藏问题,有中国网友在猫眼看人上说:“谈了几次了,突然怎么冒出来个资格问题,原来谈的都是在跟没资格的谈,我还当真了,看来俺是看走眼了。”

    回复删除
  7. 对了,那个朱维群说,“大藏区”的目的是要把生活在那里的数千万其他各族人民给赶出去。请注意,这是中共官员首次承认在全藏地500多万藏人当中,已经有了“数千万其他各族人民”!那么,如此大规模的“数千万其他各族人民”不是外来移民是什么?如果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那么还要什么“西藏自治区”、“藏族自治州”、“藏族自治县”这个虚假的名号干什么???

    回复删除
  8. 不要废话,楼上你是打算赶跑他们还是不准备赶跑他们?

    回复删除
  9. 随便搜了一下:

    文章提交者:放坏水水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说实话,我们现在,就是想拖时间!

    再拖几天,等活佛转世了,咱们会把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坐床仪式,办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

    全世界电视直播,还插播广告咧!


    文章提交者:高猿常啼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老子是汉人,别看某人头戴钢盔,手拿火铳,可老子一眼就看出,他的子孙后代或现在、或几年后,都会落跑。老子绝对要反抗到底。

    雪山的问题很简单,不是什么独不独的问题,是汉人与当地的比例。浙江无耻的商人们一去那里,老子心里就惊恐,就愤怒。

    问题就这么简单,大家可以象过电影一样,把铁路修通后的场景回顾一下,就明白。


    文章提交者:真逗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谈了好几轮啦才知道他没资格,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文章提交者:南冠客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是啊,O运结束了,不会到深圳谈了!什么样的流氓嘴脸都输给你们了!


    文章提交者:路边一浪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原来如此啊,那为什么过去谈了几十年几十次,达赖最近说不想谈了,这边就说你没资格谈。


    文章提交者:米拉波伯爵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很明显政府就是在拖时间····
    等到老和尚死了,就可以把国外的那些列为恐怖组织了··估计就是这么想的


    文章提交者:索尔仁尼琴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这是在为渊驱鱼,这是在逼上梁山。

    作主的人犯错,不过最终承担后果的会是我们。


    文章提交者:yxhwbrdgfg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晕,没资格谈还和人家谈了那么多次,统战部整天闲的吗?

    文章提交者:lx_xin70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如果老头凄凉地死在外边,藏民会如何反应?你如果去过四川、云南、青海、西藏你就知道老头的影响力有多大?

    不要结怨,不要结那种永远都解不开的怨,得饶人处且饶人。


    文章提交者:为梦想而战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不过是给国际友人做个秀罢了

    文章提交者:us_agent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鸠摩智一命呜乎,达兰萨拉对吐蕃的影响就基本等于零,在吐蕃发生的任何暴力反叛活动,都可以被定义为恐怖主义。对付手段就如同处理酱毒---------搜索,剿灭

    回复删除
  10. 呵呵,猫眼看人上删的快,几个跟今天记者招待会有关的帖子都没了。留了一个还改了题目,什么丛林法则之类。为何?何以?有何见不得人的话不能让人知道?

    回复删除
  11. 三区革命使得维吾尔族人深深体会到了被玩弄被利用的滋味,藏独人士最终也会体会到的,不要一相情愿的认为你们的利益就等于西方的利益。奥运前叫嚣的那么凶的英国首相德国总理法国总统现在都在干嘛?别一相情愿的认为他们正在日理万机夜以继日的为西藏人民的利益操劳。西藏地震了,唯一操心灾区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

    回复删除
  12. 呵呵,天大的笑话,西藏地震了,唯一操心灾区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拜托了,别假惺惺地充好人了!中国政府不过是拿地震当作要藏人感恩的机会罢了,送些冲赛康市场的假冒伪劣商品给受灾藏人而已。未必你占领了此地,硬要当此地的新主人,当被你统治的“翻身农奴”受灾了,你还好意思不假惺惺地送些东西?哪怕是假冒伪劣商品!

    回复删除
  13. 中共高官林嘉祥等等,他们就是网上一些亲共者,特务五毛们的祖宗.中共高官林嘉祥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 “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回复删除
  14. 无耻中共:一份报告显示,过去十年受审的中共41名省部级高官中,有36名被曝拥有情妇。据称,政府大院如同寡妇村,平日几乎没有男人在家。与高官不归家相对应的是,一些高官亲属均移居海外,自己孤身在国内形同“裸官”。一场应如何监督中共高官腐败的讨论再一次席卷全国。

    回复删除
  15. “猫眼看人”上的中国人云云~~~
    我说楼上的一味你肯定不是汉族人吧?否则你怎么会引用这样一个被80%以上中国人鄙视的所谓论坛上的网特五毛之言?

    回复删除
  16. 五樓的網路使用者:
    我就是覺得奇怪,有一個號稱從元朝,十三世紀就開始統治Tibet旳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國家,怎麼從來沒有問過Tibetans他們想被怎麼叫?

    Tibetans來到台灣,表示「西藏」是中國人(也不一定是你的祖先,國民黨人也這樣叫)的發明,他們願意Tibet稱之為「圖博」,博巴是可以接受的名稱。

    我當然願意問住在中國境內的Tibetans他們是不是滿意這樣的稱呼。

    你呢?我一使用這樣的名稱,就可以引起dirty laundry的抱怨。你是想說什麼?「狼子野心」比喻凶狠殘暴的人難以教化。這是在說我嗎?是,我們台灣人就是化外之民,鳥不語花不香的小島上來的,可是我們至少還知道尊重別人,不像有一個號稱禮儀之邦的國家,對這點起碼的禮貌已經全然忘記。五千年文明,就是養出這樣的風範嗎?謝謝。我們不想領教。

    回复删除
  17. 是,我們台灣人就是化外之民,鳥不語花不香的小島上來的,可是我們至少還知道尊重別人,不像有一個號稱禮儀之邦的國家,對這點起碼的禮貌已經全然忘記。五千年文明,就是養出這樣的風範嗎?謝謝。我們不想領教。
    ==============================================
    喂喂,你能不能關注點時事,就是在臺灣最近才發生的事......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紅臉嗎》?

    回复删除
  18. 呵呵,天大的笑话,西藏地震了,唯一操心灾区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拜托了,别假惺惺地充好人了!中国政府不过是拿地震当作要藏人感恩的机会罢了,送些冲赛康市场的假冒伪劣商品给受灾藏人而已。未必你占领了此地,硬要当此地的新主人,当被你统治的“翻身农奴”受灾了,你还好意思不假惺惺地送些东西?哪怕是假冒伪劣商品!

    第一,受灾的藏民在冰天雪地里,他们是否需要援助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看到第一时间冒着严寒赶来救援的解放军战士,这些淳朴的受灾藏民的心理活动不难揣测.这些是你诋毁不了的,呵呵.

    第二,作为藏传佛教的信徒按理更应该具备良好的心态,而不是如您那样心中充满灰暗,即使美好的事物在你眼里也是丑恶.这样的心态不仅与佛教的宗旨相背离,而且久而久之对身体健康也不好吧,呵呵.

    回复删除
  19. 楼上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先顶一个。
    lhasa现在就是“疑邻窃斧”的心里,
    首先,lhasa已经认定政府是邪恶的,
    所以,不管大陆做什么事都是别有用心,
    不管政府采取任何政策都是要压迫藏人。

    其实所有人都只活在自己的想象里面,
    不同的是大家的想象与现实的差距。

    回复删除
  20. 回应Rosaceae。
    我在五楼留言,多谢你回应。没有人说台湾现在是化外之民,以前当然是化外之地,这个没有问题。你也不用老拿这个来渲染悲情,悲情大家都有,别人尊重理解你的悲情,你也要理解别人的悲情,龙应台写的你不能不了解的台湾,在大陆发表,我们愿意读,也理解台湾的历史悲情,可大陆人从1840年或者更早以来,处处也是悲情啊,我们就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和理解吗?让悲情去操纵政治,就更是悲剧了。你生活在民主的台湾,这个并不就意味着在道义上你比大陆的中国人高尚,没有必要去以道德的制高点指教对方。
    台湾的西藏人要求别人称呼他们为图博,为什么你们的蒙藏委员会没有改称蒙与图博委员会,或者蒙古人在台湾也有要求恢复他们自己的称呼。你生活在民主的社会,应该比我们有更多的体验,政治未必就能反映每个人的意见,大多数人做主,当然也尊重少数人的意见,就像现在的所谓的野草莓学运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要求,你总不能按照每个人的要求去修改所有的文字和称谓,甚至政治制度和政策。
    你肯定接触过藏人,在大陆的或者在台湾或者别处的,你了解他们个别的意见,表明你尊重他们,这样很好,可以有利于沟通了解,但这些不也仅仅是个别的意见吗?要一切都按照个别的意见去改变既定的现实吗?
    我说你是狼子野心,实不为过。你口口声声称藏区为图博,藏人为博巴,这并不是一件小事情。我建议你表明一下你对藏区和藏人以后政治安排的态度,以及你自己是否就是藏人,当然与此有关。你过渡沉溺于藏人或者个别藏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采信一面之辞,当然很明显看出你在这个问题上的偏向和诉求。你对藏区的了解有几多?除了达兰萨拉和英文媒体的报道。是什么让你这么坚定而盲目地维护你所接触到的图博人的利益?你所维护真的就合乎他们图博人的利益吗?
    下一步你是否要称呼新疆为东突厥斯坦呢?那内蒙和外蒙呢?你是否要采用西藏流亡政府的视野来看中国的版图?

    回复删除
  21. 楼上的楼上,从您问的问题看,您对悬钩子太不了解了,她一直希望中国解体成为多个国家的,西藏、东突、内蒙...如果有中国的其它地区要求独立建国,她会更加高兴。

    一个统一的中国,在悬钩子看来是对世界的威胁,尤其是对台湾的威胁,所以,只要是能够削弱中国力量、让中国陷入内乱的手段,悬钩子都会很欢迎。

    对这样一个极端厌恶中国、希望极力打击中国的人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地方。

    也不知道,她这位“台湾人”的祖先不知是否是台湾的真正土著,还是说从岛外移入。居然对自身文化的发源地持有如此负面、如此不理性的情感,难以想象。

    回复删除
  22. 你们是不是缺啥,LyingTIE和匿名,不要找悬钩子的麻烦了,你们找错对象了,应该找我才对,谈谈你们需要啥?我从这个法院调一部分钱给你们.
    11月7日,中国河南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民生证券副总裁、临策铁路监事郭予琦夫妇伙同国家工作人员涉嫌贪污、挪用公款2000万元一案,中国河南省南阳市人民检察院首次以附带民事原告的身份,代表国家向两被告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3000多万。

    回复删除
  23. 你就是五毛党!
    匿名说...
    ....可十数天过去了,这里多还是客观的讨论,难觅五毛之言,真是让人怀疑,唯色肯定又做了不少幕后的工作,删除了不少不堪入目之言吧?否则,五毛党哪里去了?

    回复删除
  24. 你是专业的,中共不给你多少,你嫉妒了吧?只要你把那个竖立在北京的大衩裤炸掉,我给你钱.
    ---------------------------------------------
    LyingTIE 说...
    钱就用不着你担心, 你还是拨给悬钩子吧,毕竟她是职业的.

    回复删除
  25. 楼上的楼上,我看你是文革余孽吧,乱扣帽子的思维咋就这么根深蒂固呢。既是为了正义的事业,何必闹到草木皆兵遍地都是敌人的地步。

    回复删除
  26. 那个在“回应Rosaceae”一文之后的回应,看到没有,回应的是“楼上的楼上”,中间有几个回应被幕后管理员删除了。至少就有LyingTIE和匿名 的两个回应,是针对悬钩子的工作机构和身份的。不知为甚,隐藏什么。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