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6日星期日

“觉得自己真可耻!”



这篇文字,曾在去年11月29日,发在我被攻陷的博客上。
今天,在嘉瓦仁波切华诞之日,再次重贴,为的是一样的心情……


看到我博客上Tenzin写的留言,愣坐在电脑跟前。不是我悲情,也不是Tenzin悲情,再多的悲情又有何用?但悲伤是事实,席卷身心。为了纾解,我一句句地读出声来,似乎这么做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不知道Tenzin是谁,但就像早已认识,都是远离西藏的人,生活在西藏之外的异乡,我也如此:——“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焦急的感觉,让人想相信这是生活的真面貌也不行。都是假象。不是在说佛家的观点,而是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

海外的报道说,达赖喇嘛“公投决定活佛存废”是“惊人提议”。对于他们是惊人,对于我们是惊心。完全体察得到那种被步步紧逼之后的决绝,就像48年(快49年了)前那个寒冷的冬夜,兵临城下,生死存亡,只有在黑夜中踏上流亡之路,才能保存和延续那珍贵的薪火。但还是紧张,无措。急切地问自己的佛学老师,老师整理了一下袈裟,安详地说,传统上有过的,一些大德鉴于特殊的原因,在世时就有了转世,这是佛的意图,注定不该绝。而且生为“朱古”,就有能力决定何时转世,在哪转世,让我们祈愿生生世世相随依持!

但我是俗人,我的修行很不够,我深切地渴望有亲眼见到这一世根本上师的福报。我每天的祈祷,我们每天的祈祷,有时候是不是自己安慰自己的一种托辞?以为真的会如绵延的雪山那样长存,可是全球变暖,生态被毁,每座雪山都在渐渐融化了。当然信佛就要明白无常,而且还要借每件事来观修无常,老师的一个汉人弟子巧笑倩兮地说,要随缘嘛。我却如当胸挨了一拳,愣愣地无语,“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我怎能如你一般轻轻松松地“随缘”啊……

于是把Tenzin的留言放在这里,因为我也想问:“我们没有争取,哪来得到?我们是温和的佛教徒,还是太过懦弱?”眼看着72岁的嘉瓦仁波切这么奋力,我也深感:“今天下午(其实是每一天),觉得自己真可耻。”(以下是Tenzin在昨晚11点51分时的留言)

上一次这样哭,是十几年前的一个下午,突然从电视上听到班禅仁波切去世的消息,惊呆了,跑到外边找阿妈要给她说,说了一句就抱着走廊的柱子大哭起来,十五六岁的年纪,不能确切表达那种惊慌无措的感觉,哭着说不出话来,那个我们崇敬、依赖的身影消失了,父母突然离世时幼儿就是这样的吧。

今天中午,朋友发来一则消息,说72岁高龄的嘉瓦仁波切可能会在在世时指定继承人。我心里火烧火燎的,无奈,又恨,又难过,不是一个藏人,恐怕不会体会这种伤痛。眼泪和哭声都是迸出来的,压都压不住。我们在干什么?

窗外的海面在下午的阳光下反着光,船一直停在那里,嘈杂的车声,这个世界忙忙碌碌。 我也装模做样,学习工作喝下午茶,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焦急的感觉,让人想相信这是生活的真面貌也不行。都是假象。不是在说佛家的观点,而是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出来两个灵童,我沉默;会上批斗达赖是如何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我沉默;甘孜的仁波切被抓,色达的僧舍被毁,拉卜楞的僧人因放了鞭炮被抓,我们窃窃私语,偷偷摸摸的发短消息,在自己家里压低声音说话。

我们已经学会保护自己,自我清理,敏感的话题,词语一概不说。能说的不能说的,能做的不能做的,没有标准,但我们心里最清楚。看网络上各色消息评论,我闭紧嘴巴,不做评论,就怕会落个把柄,落到时时监控着的,无处不在的国家的手里。

但是他就逼你到墙角。在甘孜,人人要表态,“各乡村牧场受到严密监控,要求民众开会洗脑,批判和揭发。凡是敢于表达不满的人一概逮捕”。下一步,是我的家乡吗?要我表态,我怎么说?违背良心、学识、人格,违背崇敬的上师吗?我的父母会怎么说?他们比我全心全意向佛,更视上师如宝,更藏人。他们会被捕吗?那在别的地方被捕的人和我们没有关系吗?他们受到呵斥、羞辱、监禁时,不是我们也正在受到呵斥、羞辱、监禁吗?2008年奥运,有人雀跃欢呼,我禁不住担心,铁盒会更缩小,我们只能会更沉默。或者,他就是要你爆发吧!

去听一个仰慕已久的作家的讲座,她温情地谈到和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儿子之间的关系,“quota”-——份额,我们相处的时间都是有份额的,花完了,就没有了,时间是有限的。我在下边想念父亲,也想到,对我们藏人来说,和崇敬的这一世上师的份额,快没有了。关爱我们的,我们依赖的上师。父亲有一次充满信心地对我说:嘉瓦仁波切说过,我还会住很久,到了80岁,拿斧头劈我的头都没事。可是,我什么都没做,看着时间消失。怕我们在最后一刻才醒悟,才开口,才行动,已经太迟。

这几年越来越喜欢去家乡,去各地藏人的家乡,夏天绿草蓝天时美,冬天草枯积雪时也美。虽然有很多变化,但大家的信仰更坚定。知道崇敬的上师虽然不分彼此,但益西诺布他也从心底里喜欢盘腿坐在草地上,家乡的微风拂面,看远处的雪山吧。

我们没有争取,哪来得到?我们是温和的佛教徒,还是太过懦弱?今天下午,觉得自己真可耻。


(“嘉瓦仁波切”和“益西诺布”都是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朱古”即化身,转世活佛。)

2007-11-29,北京

9 条评论:

  1. 终于明白这张照片为什么贴上又拿下,现在又贴上了。希望照片里的人们没有受到牢狱之灾。

    回复删除
  2.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强权的政治。及就是转世也要被人控制。西藏雪山的主人啊!真么时候你才能够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

    回复删除
  3. 苞竹支持西藏独立

    回复删除
  4. 唯色,一直没法跟你联系。我的书快写完了。其中引用了《杀劫》的卷首语,和有关大昭寺的几段话。需要你授权。如果可能,我还想用采一,两文革期间捣毁大昭寺的照片。我会注明由你提供。想把重建的千手观音像照片发给你,可是不知道往哪儿发。请尽快给我email。

    你知道我是谁。 :)

    回复删除
  5. 不知一下是否属实。。。
    “金瓶挚签”是怎么回事?
    金瓶挚签是清朝乾隆末年以来认定达赖、班禅等蒙藏大活佛的法定程序。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清朝中央颁赐一金瓶于拉萨大昭寺(后移布达拉宫),专挚达赖、班禅等藏族呼图克图以上的大活佛;再颁赐一金瓶于北京雍和宫,挚定蒙古各部呼图克图以上的大活佛。金瓶挚签的方法,《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第一条规定:“……今后遇到寻访灵童时,邀集四大护法,将灵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签牌上,放进瓶内,选拔真正有学问的活佛,祈祷七日,然后由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正式拈定。”认定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的灵童时,“亦须将他们的名字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在签牌上,同样进行。这些都是大皇帝为了黄教的兴隆和不使护法弄虚作假。”

    从此,金瓶挚签认定转世灵童成为定制,据清朝理藩院统计,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止,仅西藏地区就有39个主要活佛系统的灵童通过金瓶挚定,其中包括第十、十一、十二世达赖和第八、九两世班禅,以及藏传佛教格鲁派、噶举派、宁玛派的主要活佛等。

    回复删除
  6. 在东京150名内蒙古学生举行示威游行

    中国の内モンゴル(蒙古)自治区からの留学生らで作る「モンゴル(蒙古)自由連盟党」日本代表部(ダシ・ドロノブ代表/达西东日布)のメンバーら約150人が五日、中国当局による同自治区での「人権抑圧」に抗議し東京で初めてデモ行進した。在日の中国「少数民族」によるデモは三月のチベット騒乱で本格化し今回はチベット、ウイグル人に続く動き。「中国当局」という共通課題を軸に相互連携を強める構えだ。

     主催者側によると、この日のデモは、八月に迫った北京五輪を前に同自治区のモンゴル人らが置かれている劣悪な人権状況を日本の市民に訴えるのが目的だが、同じ民族の住む隣接のモンゴル・ウランバートルでは選挙の「不正」への抗議が多数の死傷者を出す惨事に発展し非常事態宣言が出されたばかり。

     ダシ(达西东日布)代表は騒乱について「中国の“植民地化”による経済格差拡大への不満が内・外モンゴル双方の社会でともに強まっている現れ」と指摘。デモが同様の問題を抱える他の少数民族の在外活動などに影響を与える可能性もある。

     同党は中国の内モンゴルでの人権侵害や文化・自然破壊を阻止するため一昨年末結成。この日午後、メンバーらは港区の公園で決起集会を開いた後、「モンゴル人に自由を!」「中国当局による文化・自然破壊と人権弾圧下の北京五輪反対」とシュプレヒコールしながら都心を約一時間に渡りデモ行進した。

    东京新闻:http://www.tokyo-np.co.jp/article/world/news/CK2008070602000114.html

    回复删除
  7. 颤抖的话语——献给慈悲而智慧的人

    [ 2008-7-6 12:21:00 | By: 果羌 ]

    【按语】我听不懂佛语,看不透佛心,但我绝不做,违背佛愿的事!

    1

    我的佛
    他迫不得已
    带着我
    四处流浪

    (喇嘛千诺!
    喇嘛千诺
    …………)

    2

    光穿透
    黑暗的壳

    冰化了
    坚硬的骨

    漫山的佛
    若隐若现

    我迫不得已
    隐藏自己

    回复删除
  8. 5楼的匿名,非常抱歉,请你原谅,我忘记你是谁了,你是不是在香港?
    你的书,引用我的书的内容,当然可以,如果必须要授权,那我没问题。
    但要使用照片,抱歉,因为涉及版权等,我不能轻易提供。
    你可以给我你的Email信箱,我在后台可以看见。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