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玛曲人创作的笑话












(以上图片,是我于2008年6月15日拍摄,地点是甘肃省甘南州玛曲县。)

玛曲人创作的笑话

唯色

3月10日起,在拉萨,藏人从和平游行被镇压渐变成以暴抗暴之后,烈火也在安多和康燃烧。3月16日,玛曲的上千民众跟随寺院僧众上街抗议,当局急派军警镇压,开枪射杀12名藏人,抓捕无数。随后增派军队,包围各乡镇和寺院,进行大搜查和大抓捕。据悉玛曲县驻扎了1万多军人,数量和当地居民相当。其中有部分军人穿不带军衔的武警服装,被认为是解放军伪装。听说第一批抵达玛曲的军人,因为高原反应已被换下。而调防接手的军人不吃牛羊肉,每天需往玛曲运送猪肉。如此大量的军人,是驻扎到北京奥运结束或驻扎到明年3月10日之后,谁也不知道。

我经过玛曲时是6月中旬。已经三个多月了,进出玛曲的路口依然关卡重重,军警密布。过往车辆,无论大车小车摩托车一概检查,绝不轻易放过。过往人员,若是外地的须得登记身份证,若是本地的除了登记身份证,还须必备类似出入证那样的特殊证件。我亲眼看见,枪不离手的士兵对外地人的态度比较客气,但对本地人,尤其是本地藏人,不论汉语流利的干部还是藏袍加身的牧人,一概凛然以待,似乎他们个个都是潜伏的恐怖分子,须得提高警惕。

当时正值挖虫草的季节,对于藏地许多地方的藏人,一年来的主要收入是靠虫草。但是,每挖到一根虫草都不容易,爬山涉水,风餐露宿,我见过一个康地少女一天才挖到一根虫草的幸福样子。去年一根好虫草在当地可以买到70元,而今年的价格下降一半,是因为收购虫草的人大大减少。即使这样,藏人们还得上山挖虫草,能卖多少是多少。但不幸的是,他们挖到的虫草竟被把守关卡的军警发现就没收。在枪口下,失去虫草的藏人们不敢怒,更不敢言。

最近,听到两个在玛曲流传的笑话,一个笑话是说,在军警把守的关卡前,设置的有道路减速带,而玛曲的小伙子都喜欢狂野地骑摩托,车技都很高。有次,一个年轻牧人风驰电掣地骑来,到了减速带那里紧急刹车并掉头,当他身体倾斜时,从穿藏袍的怀里掉出一个东西,滚落在地。见此情景,高度紧张的军官大喊“卧倒”,所有士兵也一下匍伏地上。这时,牧人跳下摩托,捡起地上的东西,高高举起晃了晃,——原来是一个圆圆的馍馍!军人们如释重负,多少有点尴尬站起来,大家相视而笑。还有一个笑话是说,时间长了,这些当兵的也渐渐跟总爱在县城晃悠的年轻牧人们熟悉了。有次,还携手举行了篮球比赛,结果是0:18,牧人们赢了。牧人们得胜而归,当兵的却被军官列队训斥。有个牧人回头看,见军官从第一个士兵开始,用拳头狠狠地捶打士兵的肚子,嘴上还说:“你们给我丢脸,你们给我丢脸”,每揍一拳,士兵就啪地立正一次,就像中国电影里日本兵动辄立正听令那样。

听说这两个笑话传遍安多,藏人们闻之都快乐地笑,并不追究是否属实。因为谁都知道,这必是玛曲藏人,为了从每日的红色恐怖中摆脱出来而进行的集体创作,有点精神胜利法的意味,更有点苦中寻乐的意味,既虚构现实来自我安慰,也符合藏人们总是抱有希望的天性。

2008-7-10,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7 条评论:

  1. hey brothers and sisters! please looking this website www.khabdha.org

    回复删除
  2. 唉 我是同情西藏人的
    我希望我有机会去达兰萨拉看看 不知道汉人去那个地方有危险不
    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有没有间谍 我怕被他们看到

    回复删除
  3. TSERINGDHONGDRUP2008年7月21日 上午4:35

    从唯色的玛曲之行.形象生动的揭示了.CCTV的妖魔化西藏人,制造出来的仇恨根深蒂固.西藏人是中国人的敌人,这样一个概念是再清楚也不过了.因此,造成了对西藏文化等的仇恨.包括方方面面.如宗教,语言,文字,音乐,舞蹈,绘画,旅游业,饮食业的严重排斥.将不可避免.我听说打电话定位的北京[玛吉阿米]西藏餐厅的一个客人,在电话中说:"你们不会给我们下毒吧?"象这样制造出来的民族和民族之间仇恨,绝不是西藏人在3.10的行为造成的.这一点是肯定的.CCTV在全世界范围内所制造的民族仇恨是肯定的.他们把国内国外的西藏人;为他们工作的和没有为他们工作的西藏人;不会说汉语的藏人和会说汉语的藏人都看成他们的敌人.北京政府公开的在CCTV宣布西藏民族是一个野蛮的民族.就这一点所造成的民族仇恨,恐怕又有几十年没办法恢复.这个责任一定要中国北京政府要负.

    回复删除
  4. @TSERINGDHONGDRUP

    I have not watched CCTV for 26 years. 26 years ago, I would not hesitate to visit Lhasa. Right now, if I want to visit Lhasa (I would very much like to do so,) I probably would have asked the same question as to the safety for a Han Chinese visiting Tibet. I would be much more influenced by statement made by you, which seems to imply ethnic hatred from your side. Whether your hatred is justified or not, I still will be worried.

    The buildings burned in Lhasa on 3/12 were not government buildings, they were shops ran by ordinary Han and Hui Chinese. Therefore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hinese perception can not be entirely laid at the foot of Chinese government.

    回复删除
  5. 楼上,匿名者,你好。你值得去看看,26年前你去的时候怎么样?现在去又怎么样。一定会有一个对比。共产党对待西藏的最主要的手法就是把政治和经济分开、也把政治和宗教分开。当然说是这么说的,可是,做不是这么做的。所有的话都是有利于自己的方面说。比如,奥运会和政治分开一样。那能分开吗?但共产党就是愿意这样说。这就是共产党。你说在3.12日拉萨的打砸抢烧是西藏的藏人烧了拉萨的汉人和回人,这个无从考证。
    一,到现在谁也没有证实。所谓的拉萨3.14打砸抢烧是藏人所为。尤其是我没有见到那个官方媒体公开的指名道姓的说3.14事件是藏人所为。他们的提法是“个别不法分子”。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藏人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首先向藏人使坏那是肯定的。
    二,汉人和藏人的基础本来就不牢靠。所以,世界上的人们自然而然的认为那一定是藏人所为。
    三,中国政府扑风捉影,一开始就定型为藏人的领袖达赖喇嘛指使参与的。对于这一点达热木萨拉也没有承认。再说了,如果真是达赖喇嘛参与了拉萨打砸抢事件。温家宝总理也不可能说,让达赖喇嘛收拾残局。
    总之,你会看到,藏汉之间,尤其是说藏语的人和说汉语的人之间有很深的鸿沟。这是不言而喻的是了。

    回复删除
  6. Tibetan people are trying to let Chinese people to understand the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for both of our nations. However, it is really sad to see many people are still deceived by the Government. Why do you think Chinese always have the right to judge Tibetans?

    回复删除
  7. 匿名说...

    唉 我是同情西藏人的
    我希望我有机会去达兰萨拉看看 不知道汉人去那个地方有危险不
    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有没有间谍 我怕被他们看到
    2008年7月21日 上午2:01
    reply:

    every Chinese are welcome to Dharamsala To meet with the Tibetans in Exile and exchange friendship... Tibetans in Exile are very friend to every one and any one no matter you are chinese or not.
    But Dharamsala do have lots of CCP spies so you should take care of yourself.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