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在奥巴马总统提及“某些根本权利”的时候


与此同时,在这个极其寒冷的冬天,还有一些相当少数的人,人微言轻的人,无力回天的人,深感震惊地获悉了在严密禁锢中的藏地,两位年轻的藏人作家贡却才培和更嘎仓央,因言获罪,被判重刑,失去了“所有的男女拥有某些根本的权利”。

在奥巴马总统提及“某些根本权利”的时候

文/唯色

11月17日,对于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新闻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到北京了。全世界都在注目他阳光般的微笑,注目他与面无表情的中共元首胡锦涛向全球重要媒体讲话,也注目他终于提到了“所有的男女拥有某些根本的权利……是普世的权利,应该是所有的人民、所有的民族和宗教信仰的少数群体都应该可以得到”。是的,他还提到了中共统战部官员朱维群最近声称的总是“让中共不快”的达赖喇嘛。之前的一天,他在上海向一些精挑细选且被集中培训过的中国男女青年演讲时,还提到了言论自由,说“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信息自由和政治上的参与自由是普世权利。”

但与此同时,在这个极其寒冷的冬天,还有一些相当少数的人,人微言轻的人,无力回天的人,深感震惊地获悉了在严密禁锢中的藏地,两位年轻的藏人作家贡却才培和更嘎仓央,因言获罪,被判重刑,失去了“所有的男女拥有某些根本的权利”。

几位外媒记者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即怎么看待奥巴马的访华?他有没有符合你的期待?我的答复是,应该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从去年希拉里访华避谈人权,直至奥巴马抵达中国,虽然声称人权议题将会是话题,然而风度潇洒地犹如明星登场的奥巴马总统,依然显得过于地轻描淡写了。对此,虽然不能说大失所望,甚至因为有所预料而基本上可以淡定地看待,然而,当奥巴马总统能够面对世界上最大的极权制度的首脑,说出“所有的男女拥有某些根本的权利”,我还是感动了。尽管我不理解,为何奥巴马总统就不能清晰地说出这“某些根本的权利”是什么?难道“人权”这个词是这么拗口吗?也许奥巴马总统更有文学家的情怀,需要用修饰的、婉转的方式来指代人权,而直截了当地说出“人权”,或许会显得比较粗鲁吧。

贡却才培和更嘎仓央都是用藏语写作的知名作家,在去年西藏事件中,亲眼目睹家乡的父老乡亲不顾一切走上街头,发出抗议的声音,为此在网络上披露心声,讨论真相,而这竟然就成了获罪的理由,被认为是危害了“国家安全”,泄露了“国家机密”,也即是说,国家利用权力镇压反抗民众的暴力行为,属于做得而说不得的“秘密”,谁敢说出去,那就成了国家的敌人,将遭到国家毫不留情的制裁。

贡却才培于今年2月26日被捕,最近被当地政府判处有期徒刑15年;更嘎仓央于今年3月17日被捕,最近被当地政府判处有期徒刑5年,而在判决之前,他们的家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类似状况实际上在藏地非常普遍,许多家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失踪的亲人是被捕了,还是遇到更大的不测了,甚至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寻找他们。法律成了一纸空文,黑箱操作的结果毫无公正可言。令人担忧的是,从已经获悉的情况来看,不久的将来恐将有更多的藏人,亦可能面临或已经面临因司法不公正、黑箱操作而构成的牢狱重刑,这也意味着,将有或者已经有更多的藏人失去奥巴马总统所说的“所有的男女拥有某些根本的权利”。

有增无减的镇压,这才是西藏的现实。但说实话,我们已经很难寄望那些说不出人权两个字的世界政要们,秉持坚定的人道立场了。

2009-11-1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3 条评论:

  1. 达赖喇嘛与欧巴马会晤被推迟

    【挪威西藏之声11月27日报导】达赖喇嘛办公室证实,由于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访问行程紧凑,与美国总统欧巴马的会晤被推迟到明年。

    据香港《南华早报》昨天(26日)报道,达赖喇嘛办公室发言人丹增塔拉表示,因为达赖喇嘛很忙,很难在今年内再次访问华盛顿。丹增塔拉补充说,此次访美行程可能在明年年初,那时达赖喇嘛将与欧巴马举行会谈。

    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其米仁增今天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证实,达赖喇嘛与欧巴马的会晤已被推迟到明年举行。他说,预计明年年初,达赖喇嘛将前往华盛顿会晤欧巴马,但这也要看达赖喇嘛的行程安排而定。

    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今年10月初访问华盛顿时,美国总统欧巴马没有予以接见,遭到各界批评。这次欧巴马访问中国,虽然公开敦促中国同达赖喇嘛展开对话,但同时声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成为第一位公开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美国总统,引起流亡藏人和支持西藏团体的强烈谴责和抗议。而达赖喇嘛日前则表示,欧巴马并没有向中国示弱,只是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而已。

    回复删除
  2. 欧巴马刚刚访问中国回来,很快又要在哥本哈根与温家宝再次会面,探讨减碳减排合作,现在不好意思给中国一个嘴巴,留着明年再说。

    回复删除
  3. Obama and his party is steering the USA toward Socialism. One wonder why, all those 70 year + every one of socialism experiment had fail, but the US Democrat party wanted to insist their ideology of this death idealism. $ more year of prolonging agony for any body that loves freedom and less government.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