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星期二

是怀旧之旅,也是望乡之旅




是怀旧之旅,也是望乡之旅

文/唯色

多年前,在拉萨,很秘密地,看过BBC拍摄的一部纪录片。关于一位年长的高僧,接受尊者达赖喇嘛的委托,从达兰萨拉去一个掩蔽在尼泊尔的小王国,拜访王室,加持信众,传授佛法,并且带回两个当地孩童,在达兰萨拉努力保持西藏传统文化的学校里接受教育。那个王国就是木斯塘,群山连绵构成边境线,当年含恨流亡却绝不屈服的图伯特战士,坚持艰苦卓绝的游击战直到最后一刻,留下可歌可泣的民族记忆。

我最难忘的是那位去木斯塘的仁波切,他骑马至山顶,眺望远方——而清晰可见的那边,正是他还在青年的时候就从此背井离乡的图伯特。几个在异乡长大的年轻僧人在悬挂经幡,风轻微地吹拂着,天高云淡,万籁俱寂。仁波切久久地伫立山顶,遥望家乡。久久地,才感叹道:我们的家乡是这样地美啊!说完,他泪流满面,终究失声痛哭。长达一分多钟的镜头里,只有年老的仁波切忍不住抽搐的双肩,忍不住放声的哭泣。经幡在他的身后飞舞,年轻僧人的脸上只有坚毅。远方,图伯特的山川河流啊,沉默无言……

前不久,尽管声称对喜马拉雅山区拥有主权的北京很生气,尊者达赖喇嘛还是冒着将自己以及成千上万的子民赶出家园的侵略者的诋毁,访问了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藏传佛教寺院达旺寺,向数万名来自喜马拉雅山麓的佛教信徒弘法讲经,把慈悲和宽容的光芒照耀到了渴求者的心田。针对不依不饶的北京,尊者的随行人员告诉媒体,这是尊者的一次“怀旧之旅”,因为五十年前,尊者不得不成为流亡者时,就是取道此地进入印度,并在达旺寺避难。

二十世纪有诸多流亡,对于我们而言,最为刻骨铭心的流亡,就是1959年3月发生在十四世达赖喇嘛以及无数同胞身上的流亡,从那时起,藏人的生活甚至过去都在被蛮横地干预,那种流离失所、被边缘化以及受损失的经验,成为无论境内或境外的大多数藏人,对于图伯特日益强烈的认同感的基础。正如生活在安多的诗人嘎代才让所写:“匍匐在地/我只能从一个浸泡在即将同化的/种族里,想你们……/一群难民!”而“我们在西藏/会成为难民吗?”

抵达达旺,也就回到了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诞生之地,传记中称“那里遍布密籍宝藏”、“林木瑞草花果数不清”。六世即十四世,然而尊者重返前世的故乡,却不能道出内心的亡国之痛与离乡之愁,因为拥有世俗权力的各方纷纷争抢着表达声音的话筒,指手划脚,喋喋不休,其盛气凌人之势分明想将真正的主人逐出场外,造成缺席的结果。令人感动的是数万受到信仰感召而来的信众吸引了平素关注政治风云的媒体,来自不丹的旺才带着家人徒步行走了整整五天,他对媒体说:“我们很敬仰达赖喇嘛,我们不惜一切也要来见他。”

抵达达旺,然而达旺与拉萨的距离有多远?1959年与2009年的距离又有多久?一位出生于文革中的拉萨、如今远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藏人写到:“达旺的另一方也有尊者的人民,他们渴望着尊者的到来。”可是山那边的你知道,山这边的我知道,这并不难翻越的喜马拉雅雪山,其实是横亘在你我之间的柏林墙,而这世上,还有多少柏林墙,需要怎样因缘际会的力量才能被推倒?我仿佛听见尊者眺望与达旺一墙之隔的家园深情吟诵:“只要太空能够忍受,\只要生命依然存在,\我就会同样坚忍,\直到驱散世界的悲哀。”

2009-11-16,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5 条评论:

  1. 夹在两大国之间的弱小民族的命运注定是悲哀的,不是被这国控制,就是被那国控制;不是被这国利用,就是被那国利用;想左右逢源很艰难,需要非常高超的智慧和技巧,还要有很好的运气。

    回复删除
  2. 靠,中大国马上要土崩瓦解了。中国的命运就是如此,谁都别想翻天。看看最近网上的中美营救被劫持船只的比较,美军很神勇,共军的电臀们只会广场上甩火腿,之猥琐就不摆了。

    回复删除
  3. 太不公平了。有谁会真正懂得藏人的心声呢?有家不能回的感受,实在太痛苦了。

    回复删除
  4. 匿名说...
    太不公平了。有谁会真正懂得藏人的心声呢?有家不能回的感受,实在太痛苦了
    ==============================================
    没有什么好痛苦的啊,很多汉人不也是被安上个颠覆国家罪永远不能回家吗? 呵呵,要是话都不能尽情的说,那样的家,还是暂时不要回去,相信在外面反而更能帮助里面的人。唯色不就是吗。。。她让很多汉人知道了自己民族的历史。要是在国内,她不被逼着对民族团结柱鞠躬啊? 呵呵。。。所以,出来了就出来了,以前我还想想家,不过看到家的真相后我就不是太想了。。。。

    回复删除
  5.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

    现在,艺术家艾未未的命运正被黑暗笼罩,他正在遭受种种威胁和不公正的对待。因此,我们呼吁所有关注艾未未的人身安全和他所从事的正义事业的人们,参加此封公开信的签署。

    长期以来,艾未未一直依照一个中国公民的良知和正义感合理合法地做事。去年汶川地震之后,由于有超过五千名中小学生在地震中遇难,艾未未和他的同事们开始对学生遇难名单进行公民调查,推动兑现温家宝总理对人民的承诺,查明校舍大面积毁灭性倒塌的原因。今年8月,艾未未赴四川成都,为另一位被逮捕的死难学生调查人员谭作人出庭作证。但就在出庭的前一天夜里,艾未未在旅馆里遭到成都警方的非法拘禁和殴打,致使他第二天无法出庭作证。为此,艾未未向成都市公安局提出申诉。不久,在德国举办展览时,艾未未被查出颅骨内侧因受到重挫而大面积出血。幸好手术及时,否则艾未未会有生命危险。回国后,由于申诉规定的答复期已过,艾未未多次致电成都市公安局要求给予答复,均遭到拖延。11月16日,艾未未终于收到成都市警方的答复:“——民警在处警过程中,严格依法履职,不存在非法拘禁等问题。”也就是说,成都警方彻底否认了警察打人和非法拘禁公民的违法行为。接着,公安部于11月19日派人到中国银行调查艾未未的银行账户情况,理由是艾未未“涉嫌诈骗”。

    事到如今,我们不得不对艾未未的人身安全表示公开的关注。我们不知道今后艾未未还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他的名誉将会受到何种损害。因此,我们呼吁一切支持他的行动并钦佩他的人格和良知的人们,在他遭受威胁的时候和他站在一起,用各种可能的方式进行声援!

    同时,我们呼吁停止一切对艾未未的威胁与迫害,强烈要求警方遵守宪法和法律,保护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和正义诉求。

    请愿意签名者按如下格式发邮件到shengyuanaiweiwei@gmail.com

    姓名,居住城市,从事职业

    感谢您的支持!

    第一批签名者如下:

    刘县书,北京,自由职业。请未未多保重,我相信他,敬佩他,支持他。
    石涛,北京,出版策划人
    罗亚旗,北京,编辑
    严勇,北京,自由职业
    张松,北京,非职业者
    高岭,北京,企划
    李兵,北京,个体业主
    许知远,北京,作家
    辛虹,纽约,自由职业
    杨倩, 英国, 医学科研
    杜阿古,北京,IT经理人
    秦汉哲,北京,出版业
    狗子(贾新栩),北京,编辑/话剧演员
    田怀信,北京,自由职业
    晏礼中,北京,杂志记者
    高远,北京,摄影师
    胡晋尼玛,北京,编辑
    尤洋,北京,专栏作家/艺术活动策划人
    史建,北京,策划人
    查建英,北京,作家
    栗宪庭,北京,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刘苏里,北京,书店总经理,书评人
    郝军,北京,律师
    李艳,北京,编辑
    丁颖,北京,编辑
    毕为民,北京,自由职业
    覃里雯,广州,自由职业
    老虎庙(张世和), 北京, 人
    路佳瑄 作者,独立出版人
    黄继新,北京,编辑
    陶白 江苏南京 诗人
    陈家坪 北京 诗人
    周濂 北京 学者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