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1日星期六

嘉央诺布:选票箱里的珍宝


嘉央诺布:我个人相信,达赖喇嘛制度不只应该继续,而且转世化身的选择方式应该照旧不变。我觉得我们传达出我们深信这个制度应该永远持续,不容改变的信念,是绝对有必要的。我可以想到好几个我们应该如此做理由:历史的、心理的、甚至是情感上,但现在最重要的理由就是,达赖喇嘛是一个自由与独立的图伯特之活生生象征,不只是为了展示给世界看,更是为了那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毫不歇手、毫无怜悯的中共暴政下挣扎求生存的博巴们。

The Jewel in the Ballot Box
选票箱里的珍宝


文/嘉央诺布
2009年10月19日
http://www.jamyangnorbu.com/blog/2009/10/19/the-jewel-in-the-ballot-box/

译/台湾悬钩子
http://lovetibet.ti-da.net/e2865507.html

这篇文章是在2007年12月18日贴在“故乡网”(Phayul.com )上,也是在我开设这个部落格之前。我当时写作的理由,是为了响应尊者的公开声明,他当时表示想退休,还有想寻找选择达赖喇嘛转世化身的新方式。我现在再度贴出来,因为这篇文章是与前两篇文章、以及我们对于如何民主化图伯特社会的讨论是有关的。我也想要写作一篇后续的文章,以进一步探讨这个复杂但又非常重要的议题。所有的评语,不管是多奇怪、多批判的、甚至是敌对的,我都真挚地欢迎,因为都是对我们全国辩论的重要贡献。只有故意大量重复贴文的评语会受到网管贴除。——嘉央诺布。

---------------------------------------------------------------------

ELECTING A NEW DALAI LAMA?
选举一个新的达赖喇嘛?


1949年,昌都总督拉鲁•次旺多吉想透过无线电,跟人在拉萨的达赖喇嘛经师赤江仁波切说话。图伯特政府所雇用的在昌都的无线电操作员,罗伯‧福特(Robert Ford),在他的书《图伯特被俘记》(Captured in Tibet)里写道:他不知道在这样有点特殊的情况下,礼节究竟要如何遵守。拉鲁似乎解决了这个问题:他首先在发报机/收话机前磕头,接着在其上饰以哈达,然后才拿起麦克风。


罗伯•福特从康地的冈拖起程返回卫藏的旅途上。


昌都战役后,罗伯•福特被中共军队俘虏,且被说成是“帝国主义的间谍分子”。

选举下一任达赖喇嘛时,选民是否应该在选票箱前先磕头,然后才把选票放入票箱之中?这个问题,在我最近读到尊者宣布他的下一任转世将由博巴(藏人)投票选出时,浮现在我心中。一开始,我以为这又是达赖喇嘛信手捻来的说法之一,他这种有名的不照剧本演出的随兴之言,据说在达兰萨拉的噶厦政府里总是引起一阵阵温和的恐慌。但又过了一段时间,尊者详细地说明了他的主张,他说达赖喇嘛转世化身的选择方式有很多,包括他自己选出一个继承者,或者依照天主教教宗的选择方式,让一群高僧喇嘛选举出来。在他最后的声明里,他并不排除一位女性被选出来作为下一世达赖喇嘛。但他最激进的主张,肯定是在图伯特社会举行他是否应该再转世的公投,以及达赖喇嘛的制度是否应该就此结束的公投。

很清楚地,至少在一个层次上,这是尊者反击中国政府宣布他们要控制西藏喇嘛转世过程的方式。作为一个策略动作,这肯定是有效的,因为它引起了国际媒体的讨论与报导,并且显示达赖喇嘛并不打算袖手旁观,让中国在此事上为所欲为。大部份的文章与评论都是肯定而友善的,有些也对达赖喇嘛将转世过程与图伯特社会本身的民主化之努力表达了肯定之意。

即使是在传统选择达赖喇嘛的过程之中,某些特征,在一种非技术性的松散定义上,也许可以称之为是民主的。历世的达赖喇嘛,来自于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社会阶级。第一世来自于最寒微的家世背景,后来有一些继任者则来自农夫与牧人家庭。我们也都知道目前这一世货真价实来自农村的身世。我们很难逃过“从小木屋到白宫”的比喻,亦即一个寒微的人家一跃变成藏传佛教世界的第一家庭的联想。其伴随而来的权力与财富,有时候会使得此户人家的家长,“大父亲”,变成自以为是的不愉快人物,而这样的事情在图伯特的历史上至少发生过两次。然而即使这个制度真的带来这样的问题,全国都有一种共同的信念:至少选择的过程肯定是没有任何花招与诡计的,而每一个图伯特家庭里,只要当时有怀孕的妇女在,就真正有机会赢得、某个程度上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摸彩奖赏。


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朱巴。


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图登嘉措。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家人。

当然,现在尊者提出一个新奇而更民主的方法来选择达赖喇嘛,我们也许会揣测,在老办法之中所包含的许多缺点,不管大或小,也许都将因此而获得解决,或即使只是部份获得解决也不错。虽然旧的系统确实有许多问题,如我在上一段里提到其中之一,该系统最显著的缺点,无疑是一任达赖喇嘛转世到下一任之间的过渡时期,由摄政来处理国政的问题。摄政通常是由格鲁巴学派的最高阶的喇嘛之中选择出来,然而很不幸地,摄政往往都有腐化、滥权的倾向。

尊者这一个广受报导、影响深远之变革达赖喇嘛制度基础的提议,肯定在图伯特世界里激发了各方的讨论,而我也收到一些电子邮件与电话,询问我对此事的想法如何。所以我坐下来,试图勾勒出尊者各种提议可能会引发的不同后果。

我很快就了解到,投票选择达赖喇嘛的想法,虽然肯定是有趣的,但也有相当的困难。选一些灵童出来,然后要求人们投票选择其中之一,这当然是荒谬的。我很肯定,当尊者谈起选举时,所想的应该不是这样的过程。一般的老百姓如何能够合理地被预期去决定一个孩子的灵性特质?如此一来,这个系统是否应该只限于成人的候选人,他们至少可以告诉我们他们是否有担任此职位的灵性资格?当然候选人大概都只能是喇嘛,或至少僧人才会有资格了,如此一来立刻就把此过程之中的民主性质给剥夺了。麻烦的问题接着来了,那就是候选人应该只限于格鲁巴学派,还是其他学派的人士也可以申请?假如可以的话,本波的人是否也可以参与?

候选人假如是高僧或圣者,也会带来真正的麻烦,我们如何能够针对他们展开公开而诚实的全国辩论?如果你对其中一位候选人作出批判性的评论,那么你就会伤害该候选人的弟子与信众的感情,而他们绝对会充满活力地响应,假如不是以暴力反击的话。即使你的批评是诚实、正确或出于好意,结果都会相同。在藏传佛教的系统里,上师与弟子的关系要求弟子完全不批判、毫无质疑地依止上师。当然,如果候选人自己开始彼此批评的话,并以任何热情响应别的候选人的批评,我们就必须预期,高僧们所拥有的信徒团体之间的冲突将会升级成教派冲突。最后,我们也必须考虑到什么样的人会想要出来竞选。我们可以安全而肯定地认为,有智慧、不喜过问世事又圣明的高僧喇嘛绝对不想参与这样的选举。不幸的是,我很容易就可以想到一连串太世俗化的喇嘛,会愿意为了当上下一世的达赖喇嘛而争个你死我活。

在尊者所有的提案之中,最令我觉得不安的,是他提议让人民公投来决定达赖喇嘛制度是否应该终止的这个想法。我个人相信,达赖喇嘛制度不只应该继续,而且转世化身的选择方式应该照旧保持不变。我觉得我们传达出我们深信这个制度应该永远持续,不容改变的信念,是绝对有必要的。我可以想到好几个我们应该如此做理由:历史的、心理的、甚至是情感上,但现在最重要的理由就是,达赖喇嘛是一个自由与独立的图伯特之活生生象征,不只是为了展示给世界看,更是为了那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毫不歇手、毫无怜悯的中共暴政下挣扎求生存的博巴们。


我们都知道博巴真正的愿望是什么——从阿里的贫苦农夫、羌塘的孤独牧人到许多在康、安多、卫藏地区的人--那就是得到觐见达赖喇嘛的机会,得到他的祝福。我们必须了解的是,想见圣尊的愿望,不只是宗教上的心愿而已,也并非与人们对自己身为博巴的感觉无涉。对于自己的身份认同、独一无二的感觉、民族主义的感觉,常常是以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不尽然以侵略的方式、或政治的方式来传达。最强烈,最激动人心的方式,往往是间接的、象征性的。达赖喇嘛也许认为自己只是“一位佛教僧侣”、或世界的一个导师,但对他的人民来说,他就是他们摆脱中国统治的自由渴望中,活生生的象征人物。在过去两年里,北京对西藏人、甚至自己任用的藏族干部的加强镇压,造成了一股对达赖喇嘛更加信仰思念的汹涌之情,还有对于一个自由图伯特的渴望,在图伯特各地也更加明显。


2008年在图伯特各地抗议的藏人们举着达赖喇嘛的画像。

但不论我们博巴如何看重达赖喇嘛的这个制度,以及如何希望它最好继续维持不变,尊者他本人,在好几个场合里都清楚地说了,他想要退休。宪政上,这也许会造成一个问题,因为达赖喇嘛甚至不是受到任命,也不是被选举出来的,所以退休这个问题甚至不应该出现。达赖喇嘛的情况,也不等同于一般国王,因为一位国王要等到加冕以后,才正式为王。达赖喇嘛是个终生职务。他生下来就是达赖喇嘛,即使搜寻的队伍还没有来到他的村庄找到他之前,他就已经是了。虽然他未成年时没有权威可以不上书法课程,他仍然就是达赖喇嘛。实质的政治权力似乎不是作为达赖喇嘛必要的条件。

而这就是我可以开始形塑出一个单一又概括,一次解决图伯特社会现在所面临的形形色色问题的地方--尊者希望退休、寻找一位新的达赖喇嘛、继续维持图伯特境内的人们所希冀的传统、反击中国人控制转世灵童选择过程、维持流亡社会的统一直到下一世达赖喇嘛返回博巴身边为止。

这个月初,泰国的人民庆祝他们国王的八十岁大寿,蒲美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国王,不但举行各种大型的公开庆祝活动,也在心里带着真正的爱戴与尊敬。泰国人民与泰国国王的关系,有点类似于博巴与达赖喇嘛的关系。泰国人民在国王跟前也是磕头礼拜,带着一股真正的喜爱之情,而这种感情是双向的,泰国国王亦爱民如子。泰国人谈起他们对他的爱,彷佛他就是一位备受珍惜的家中成员一样。国王在对全国发表演讲时,喜欢开玩笑,逗弄他的子民。而就像达赖喇嘛一样,泰国国王不只是世俗的领袖,也是精神的领袖。

在他在位的六十年里,泰国经历了如同其它国家一样的痛苦变化。甚至还有其它的大变动。在他的治下,泰国经历了十七次的军事政变,二十六任的总理更迭。在这些旋风般的事件中,他一直都是令人安心的精神支柱,不但是一位具体表现泰国历史的象征,更代表高风亮节、不受日常政治与俗事沾染的人物。他扮演的角色,就是德行崇高的转轮圣王(英文:chakravartin monarch,藏文:khorloe gyalpo),而他做得如此之好,以致于所有的泰国人民都深信不疑,也从中得到慰藉。而这也给了他一个独特的道德权威性。只要他一开口,人们就会聆听。他们往往无法总是遵从他的忠告。但是他还是能够使用那份威仪来平息好几次的政治危机。

宪政上,泰国的国王是没有权柄的。然而泰国可以经历一次次的军事与民事政府变换之不稳定而幸存下来,靠的不是国王的政治权力,而是他几次发挥了传统与道德的权威。前总理阿南班雅拉春(Anand Panyarachun )描述蒲美蓬国王的威权是一种「储备的权力」,因为它被谨慎地、吝惜地使用,对于维持国家的稳定具有决定性的地位。

达赖喇嘛不应该退休,应该继续当国家的元首,但他应该将自己的角色修正为泰国国王那样的宪政角色。以这种方式,尊者不需要处理政府例行遭遇的难题,也不必面对政治生活总是会有的不愉快争吵与倾轧,但仍然保留了一个一旦国家面临重大危机时,可以给予忠告甚至仲裁的宪政角色。

政治的权力应该完全赋予图伯特人民,如同尊者他本人已如此反复地强调过,这就是他的意图一样。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系统,绝对不是一种真正的民主制度。我可以想到的最接近制度,就是尼泊尔从前的“潘查亚特”民主制度。你也几乎可以安全地将它比拟为俄罗斯、津巴布韦等第三世界国家的那种“受控制”、“受指导”式的民主制度。当然,也有人会主张,我们的系统比起北韩或中国那种“人民”民主已经是长足的进步了,但北韩与中国根本不应该是我们比较的对象。

为了让尊者的民主愿景可以得到实践,我们不应该等待图伯特独立,才拥有一个代议式的自由民主政体。我们目前的流亡政府,绝对有必要以复数政党的选举制度来选出。还有,这应该是透过一人一票的基础,因为目前的选举系统里,我们已经允许了让僧人拥有两票的现象。

民主的过程不但可以创造出一个可以永续的、以一种博巴可以接受的传统方式继续维持达赖喇嘛的制度,也可以在尊者不再跟我们在一起时,解决我们必然会面临的重大问题,例如:如何继续维持图伯特境内博巴的希望、防止流亡社会的分崩离析、并且避免流亡政府系统的崩溃。

对于受到压迫的图伯特人民,民主代表的不将只是最后终于挣脱中国暴政的自由,也会是他们自行选举出来的一个真正公平与正义的政府。如此一来,一个真正民主的图伯特,将会成为对中国反复利用宣传声称西藏独立就代表西藏会回归政教合一的封建社会的有效反驳。就在尊者宣布他想要将转世化身的选择过程民主化之后,北京发表了一个官方声明(12月11日),指控达赖喇嘛想要在他被迫流亡的西藏故乡恢复封建制度。所以,我们流亡社会假如能尽早而有效地实行真正的选举过程,将会向图伯特人民证明,达赖喇嘛对于他所致力的图伯特民主体制是绝对真心诚意的。


2008年,达兰沙拉,流亡西藏政府举行西藏抗暴49周年集会。

现在在流亡政府之中,特别是一般的公务人员之间,士气极为低落。许多官员们都移民到西方去,而少数有才干官员似乎也想要加入他们的行列。总理桑东仁波切有时候也会抱怨那些离开去美国、不留下来为政府工作的人实在是太物质主义了。仁波切的指控并非完全不正确。是的,许多博巴想要在美国或欧洲为自己与家人谋求更好的生活,而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还有其它许多人想要留下来贡献,想在图伯特政治生活里留下一点雪泥鸿爪,或者在社会里、在政府中成就有意义的事业。真正的悲剧是,在目前充满虔敬的失败主义、恶质的逢迎谄媚的图伯特政治环境中,没有这样的空间可以给这样的有心人。更进一步,噶厦与国会在真正的政治权力上已经被边缘化,也在国家政策的塑造上无法扮演真正有意义的角色。

图伯特社会长久以来总是习于批判、甚至轻视图伯特政府与其官员,却在同时不吝赞美达赖喇嘛。外国的支持者与友人们,总是利用这个来作为直接与尊者接触、忽视政府其他人的方便借口。多年以来,这也在图伯特政治人物等的创造之下,形成了各式不同的独立机构(如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与其他),靠着与他们与尊者个人之间的密切关系,而取得相当的资金与政治影响力,却不必为流亡政府或图伯特公众负责。多年前,甚至有一位在这样的组织里服务的博巴行政人材,被提名为噶伦时,拒绝赴任。

渐渐地,流亡政府被边缘化,连北京都想办法推波助澜,在所谓的“谈判磋商”中创造一个印象,就是西藏议题不过是达赖喇嘛是否可回中国的个人问题而已。当尊者最近得到美国国会的金质奖章时,在颁奖典礼上演讲的一些美国的重要人物,似乎完全被这种印象给误导了,甚至热切地呼吁中国领袖允许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一位演讲者甚至请求北京允许达赖喇嘛回到中国!


而说到在华府的金质奖章颁奖典礼,可以观察到该场合的前排座位都被保留给西方佛法中心的领袖,如索甲仁波切、年拉千度仁波切(Nyarakhentul Rimpoche)。负责组织该次典礼出席贵宾的博巴,甚至没有发邀请函给图伯特流亡国会的发言人,而我后来知道这位发言人受国会指示必须参加,终于在最后一分钟挤上了邀请名单。如果图伯特国会与噶厦继续被排除在核心之外、继续被轻视忽略,那么当尊者不再跟我们在一起时,流亡政府几乎肯定会崩溃。唯一让它生存,甚或得到合法性与权威性的方法,唯有全世界各地的博巴,都感觉到他们与政府的形成与运作有直接的关系,并且感觉到他们在此过程的参与是有必要、有意义、而且会带来真正结果的。而要达成这样的效果,只有藉由复数政党为基础的民主体制才能办到。这样的系统,因为它有一个永恒的合法反对党的角色存在,将会制造出必须为选民负责的政府,也会在有必要的时候,促成改变。当尊者不再与我们在一起时,没有任何其他的系统有办法让博巴团结在一起。

当我们就种种情势作出考虑,明显的也是只有一个健全又运作良好的政府可以合理地确保达赖喇嘛的真正转世化身受到选出,并且适当地被拱上图伯特国家的宪政元首的宝座。当然,国家神喻与重要的喇嘛也肯定会参与这个选择的过程,然而负责这个过程的整体与最终的责任,应该由民选的政府来承担。历史上曾有过的喇嘛摄政的灾难时期,如十二世达赖喇嘛身后的第穆仁波切、十三世达赖喇嘛身后的热振与达札仁波切,早已有效地显示了,我们没有其它的路好走了。

我们也必须谨记在心的是,中国政府早已经表明,他们将会推出他们自己的候选人。很有可能,为了挑拨离间,中国当局也许会在流亡小区或一些佛法中心里,贿赂或煽动没有道德原则的喇嘛,以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在这样一个难料又动荡的情形底下,至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有一个强大而无可置疑的真正民主政府,可以团结所有的博巴来面对与克服这些对他们的宗教与神圣的制度的攻击,并确保十五世达赖喇嘛安全地回到他的人民身边。



【注:本帖中多数插图为本博主选贴。】

10 条评论:

  1. 联早: 达赖的价值与崛起的中国
    2009-11-21

    【大公网讯】有关达赖喇嘛的话题几乎从未间断,只是今年以来似乎更为频密,常常抢占西方主流媒体重要位置,同时也被网民热议。其中比较典型的评论有两个,一说他「明星风采」依旧,所到之处皆能造成轰动效应;一说他是「令中国倍感头痛的老男人」,一再为北京造成困扰。两者其实都印证了他的政治价值。

    一年到头风尘仆仆

    对于达赖喇嘛来说,2009年可谓忙碌异常、行色匆匆,他身披袈裟的红色背影几乎出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具体地说从年初至今,他先后访问了意大利、德国、日本、美国、荷兰、法国、冰岛、丹麦、台湾、捷克、加拿大、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等国家和地区,其中意大利、美国、德国及日本均是两进两出。此外,达赖还将于12月初对澳洲和纽西兰进行10天的访问。全球五大洲他走访了四个,本来他希望在3月访问开普敦,结果被南非政府婉拒。

    在达赖今年的行程中,有的属于「荣誉之旅」,比如2月8日开始的为期4天的欧洲之行,先是接受罗马市授予他的「荣誉市民」称号,接着到德国的巴登—巴登接受「德国媒体奖」;10月初,在华盛顿接受美国国会颁赠的「蓝托斯人权奖」。有的属于宗教对话,比如6月5日,达赖在海牙会晤了荷兰外交大臣费尔哈根和其它政治和宗教人士,然后出席了在罗马天主教堂举行的一次跨宗教对话,但更多的是寻求西方国家的支持。

    纵观今年以来达赖喇嘛的国际活动,有以下几个特点:一、藉发表演说凝聚人气。达赖之所以被称为明星式人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善于驾驭舆论,幷将个人魅力发挥到极致。4月24日,他在美国加州圣巴巴拉(Santa Barbara)大学,分别以「心的本质」和「我们的道德观念」为主题发表两场演说,令一万多名师生和民众激动不已。10月,达赖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市(Calgary)发表演说,批评20世纪是一个血腥世纪,呼吁人们经由内修产生博爱;同时也不忘调侃自己说,有些人认为他有神秘力量,这全是无稽之谈,让人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二、有意无意推动「台独」、「藏独」及「疆独」势力合流。8月30日,达赖出现在台湾南部,对高雄等泛绿阵营掌权的县市进行为期6天的访问。一周后的9月10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和「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见面幷公开握手。10月中旬,达赖再次访问日本,而热比娅同时在日本访问,也是在东京,两人实现了「第二次握手」。此举被一些海外观察家视为「台独」、「藏独」和「疆独」成合流趋势的标志。

    三、高调评论世界事务。他在世界各地访问时不如以往谨言慎行,话题日渐火辣。例如他在日本访问时,公开称「阿鲁纳恰尔邦」(中国称之为藏南地区)的大部分地区战前属于印度,是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的。此外,他还就日美关系发表高见,渲染朝鲜与中国的威胁,促日本允许美军基地继续存在。达赖表示:「基地的存在从长远来看必不可少。看看亚洲,朝鲜正在进行核试验。中国是超级大国,本应该为世界做出建设性贡献,但是看不到中国将来会怎样。」

    许多国家都打这张牌

    达赖喇嘛不仅是一个宗教领袖,更是一个政治人物,他在国际上炙手可热,无人能出其右。至于原因也许多种多样,例如达赖的个人魅力,国际社会同情弱者的从众心理,以及西方国家的人权观念、民主价值等等。其实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因为他头顶诺贝尔和平奖光环,又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中国更是特立独行、正在崛起的国家。

    如果说达赖是一张牌的话,那么这张牌就蕴含着非同一般的政治价值。许多国家都试图打这张牌,尽管着力点各不相同,有些国家是希望彰显人权理念,有些国家是为了地缘政治平衡,有些国家希望利用这张牌增加自己制衡中国的筹码。达赖本人也希望运用这张牌撬动世界政治格局,幷为自身找到一个有利位置。

    今年以来,有意无意在打达赖这张政治牌的国家和地区不少。比如,由泛绿执政的台湾南部七县市邀请达赖访台为「民祈福」,政治牌特征很明显。

    美国是打牌的老手,对达赖这张牌更是玩得得心应手。奥巴马特使贾芮特(Valerie Jarett)今年9月间访问达兰萨拉时,曾面邀达赖喇嘛与奥巴马会晤,她不无肯定地说:「美国仍在拟订双方会晤日期,但一定会在今年内。」达赖10月份访问美国时,奥巴马未与达赖会面,招致利益集团、右翼人士以及舆论抨击。但一般预期,他访问中国后,可能再择期与达赖会面。

    达赖喇嘛的剩余价值

    达赖之所以动作越来越大、口无遮拦,其实也间接透露他内心的焦虑与无奈。今年6月,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曾直言不讳地问他:你很沮丧,因为你的「中间道路」无路可走了。你在自己人那里失去支持和影响。中国人民也不理会你那些东西。达赖承认:「是的。我真的感到很无助。」

    达赖说出了心里话,他的无助感至少来自三个方面:一、他已是74岁的老人,与北京和解无望,近年来倾力推行的「中间路线」(即不寻求西藏的独立,但谋求由自己领导的西藏自治地位)也几乎看不到实现的可能。时间不在他一边,他一旦老去,按照在藏区产生转世灵童的惯例,就由不得达赖按照自己的意志,把宗教与政治地位简单延续下去。

    二、中国目前的综合国力今非昔比,在全球化的趋势之下,西方国家既无心也无力承担东西方因为西藏或其它问题走向对立的风险。相反,中国对西方国家都会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反制。例如目前的中美贸易战,中国即迅速出手,显现罕有的强势。换言之,西方国家在西藏问题上已没有多少文章可做。

    三、达赖手中的筹码仅剩下西方空泛的口头支持,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实力悬殊不成比例,已不具可谈判性。

    更重要的是,北京非常明白,十四世达赖百年之后,其苦心建立的流亡政府将会泡沫化、碎片化,以致最后虚无化。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将存在一个真空区间。因为依照传承,达赖的转世有着十分复杂的程序,仅寻找灵童就至少需要3年。根据达赖不到18岁不得亲政的规定,下一世达赖重新进入世界的视野至少已是20年之后。而这期间,崛起的中国早已从国际规则的屈从者演变为制定者,当然也会是世界牌局的主导者。

    作者:伊铭,中国旅美媒体工作者

    联合早报21日

    回复删除
  2. 特别警告!!!!!!!!!!!!!!!
    整个世界请注意!

    "2009年10月16日 上午8:44

    西藏2008 说...
    汉族征服了55个民族,汉军中的二流部队第18军就摆平了西藏,还谈什么西藏独立?
    没实力扯什么淡,用嘴巴就可以独立了,还用军队干什么?印地安人也可以用嘴巴把美国人赶走吗?
    还是好好分析自己有什么科技实力,有什么军事力量和汉族叫板,否则就是扯淡无聊。
    记住: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俩口子都40岁的人,还搞不明白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

    2009.11.21

    提醒这个和其他的大汉民族主义者们:

    请看看中国的古代历史。看看那发生 在您们汉人之间
    的上百次战争。请看看发生在近代中国的四年国共内战( 1946年至1949年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B%BD%E5%85%B1%E5%86%85%E6%88%98);请看看那发生在中国的,40年前的10年文化大革命,看看有多少您们中国人杀死了中国人自己。共残党的杀文化是多么危险和可怕!
    Om Mani Pemi Hun!
    Om Mani Pemi Hun!
    Om Mani Pemi Hun!

    Woeser la Tashi Delek sho!

    回复删除
  3. 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现在的社会和几个世纪以前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活佛的转世制度是否应该检讨、改革?这是一个值得广大藏传佛教信徒思考的问题。达赖喇嘛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他提出了一些有益的思路。

    回复删除
  4. 达赖喇嘛看的当然比我们大家都远,他的决定就是最好的决定。

    回复删除
  5. 一个没有国土的政府看起来更像一个组织,这个组织的生存基础是薄弱的,所以更不能只依赖一个人。无论如何,必须建立一个良好的运行机制,既高效,又民主,充满活力,但目前看起来,这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大家把希望都寄托在达赖喇嘛一个人身上,而或多或少放弃了自己的努力。
    必须趁着达赖喇嘛还健在的时候,对西藏流亡政府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民主制度下,任何参政者都必须接受公众的监督和批评,但是传统上,对僧人是不应该进行批评的,不论他们是真的做得不对,或者只是在某些人看来是不对的。所以如果要实现西方式的民主,僧人就最好不要掌权。作为顾问是没问题的,可以参政议政,但不要掌握实权,因为掌权者必须要面对批评。这里丝毫没有贬低僧人或者达赖喇嘛作用的意思。要想在现代社会存活下去,就必须顺应现代政治的规则。僧人作为西藏流亡政府独特的财富,应该以新的方式加以利用。

    回复删除
  6. 现代政治的规矩你来定啊?真搞笑。就只能一种西方的模式吗?

    回复删除
  7. 匿名说...
    现代政治的规矩你来定啊?真搞笑。就只能一种西方的模式吗?

    ===========================================
    当然不是他来定的,不过他的意见不错。不必对所有的人有敌意,调整自己的心态, 因为这样的心不是向佛之人该有的。尊者达赖不是说--与人为善吗

    回复删除
  8. 哈哈,搞笑的意思就是,让人发笑,

    如果你看成是敌意,那你太变态了。

    还加一句向佛之人,哈哈,不知道你哪儿又把这个都看出来了。

    回复删除
  9. 呵呵, 你要笑,我也没有办法。。。呵呵,尽管笑吧~大声的笑。。只是看了您上面对别人建议的留言觉得你的心比较扭曲,所以劝说了几句。看来你是很爱笑的,希望你笑的时候内心也舒展,而非扭作一团。
    衷心祝愿你开心,心灵健康~

    回复删除
  10. 回應「特立独行的猪」︰

    對, 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東西, 有如國土, 邊疆。所謂的「自古以來是XX一部份」, 也可以說是要變的東西吧。

    ============================================

    特立独行的猪说...

    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现在的社会和几个世纪以前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活佛的转世制度是否应该检讨、改革?这是一个值得广大藏传佛教信徒思考的问题。达赖喇嘛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他提出了一些有益的思路。

    ============================================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