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2日星期三

Tibetan人像(图像与故事)



Jigme and Sonam
ages 8 and 18 months
Changtang, Himalayan Highlands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晋美和索朗
八岁与十八个月大
羌塘,喜玛拉雅高原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晋美与索朗是姐妹,她们的游牧家庭,才刚刚从喜玛拉雅高地下山,来到他们在羌塘草原的冬日营地,约海拔一万六千五百英呎的高度。我给了晋美一张她自己的快照,她看了照片,尖叫了一声,然后跑回营帐里去了。这一定是她第一次看见她自己,因为她家没有镜子。



Tenzin Gyatso
age 59, India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丹增嘉措
五十九岁,印度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他在两岁的时候被发现,指认为菩萨的转世。四岁时,他变成第十四世的达赖喇嘛,年少时代,他面临他的国家被入侵的动荡政局。八年后,他被迫逃离到邻国印度,也是他现在居住的地方。我们跟为了拍这张照片,跟他约在他的住所的屋顶,一个下午时分。当他走近我们的时候,我很紧张地伸出手来迎接他。他却避开了我的手,把他的手指伸进我的肋骨,他一面发出了他有名的笑声,一面搔我的痒。



Yama
age 8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雅玛
八岁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雅玛跟她的父母与三个姐妹,从康区来大昭寺进行六个星期的朝圣之旅。「雅玛在路上帮忙背我们十个月大的女儿,」她的妈妈说。「我们很早就注意到她生来就用想要帮助他人的精神。」



Namgyal and Thuman
ages 13 and 16, India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朗杰与图曼
十三岁与十六岁,印度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虽然图曼与朗杰本来住在寺院里,他们的父母亲觉得,他们假如离开西藏的话,反而可以得到较好的教育,保持更多的藏文化。每年有数百位儿童跟自己的父母亲说再见,不知道是否会再看到他们。他们被偷渡出西藏,穿越喜玛拉雅山,进入印度。



Samdu
age 11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桑珠
11岁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桑珠五岁时罹患了一种让她不良于行的疾病,叫做“大骨症”。虽然她尽她一切的努力,照顾田里的油菜,她还是得由朋友背着她才能去任何地方。这种好像关节炎的病,只有孩子才会得,却是一出了她的村子,就没有人知道的一种疾病。



Dolma
age 38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卓玛
三十八岁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卓玛从来没有近距离地看过西方人。她会伸出手碰我的肩膀,然后很快把她的手臂缩回chuba 然后笑了。当她是小女孩时,她的家人听说他们要被强迫迁移,住到公社里,于是家人带着她一起穿越西藏-印度的国界。



Pusang and Dundup
ages 64 and 32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普桑与顿珠
六十四岁与三十二岁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普桑与顿珠是父子。我来到他们所居住的一万七千英尺营区时,是非常寒冷、风大的十二月。他们才刚刚结束杀完两头牦牛作为冬日的粮食,并且结束了祈祷仪式。每样东西都很原始,让我想起,两百年前,北美草原的原住民也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Palden
age 62, Dharamsala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班旦
六十二岁,达兰萨拉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班旦于1959年在他的寺院里被逮捕,接下来坐了二十四年的牢,在里面,他常常被折磨。一次被打时,他失去了二十颗牙齿。他想办法在1987年逃离西藏,来到达兰萨拉。他告诉我:“我对看守我的狱卒已经不再有怒气了。然而我觉得我有责任让外在的世界知道西藏内部的情形。”

【注:事实上,喇嘛班旦加措坐牢三十三年。】



Botok and Tsangpa
ages 76 and 78, Ladakh, India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巴多与仓巴
七十六岁,七十八岁,印度拉达克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巴多与仓巴在1962年被共产党定义为富农,因为他们拥有大约一千头绵羊与山羊。被威胁要坐牢,他们带着三个女儿与仓巴的另一个丈夫,越过国界,进入印度的拉达克地区。他们告诉我,西藏妇女拥有超过一个老公并非不寻常。



Dawa
age 15, Drigung Valley, Tibet
selectively toned silver gelatin print
23 x 27 inches

达瓦
十五岁,直贡山谷,西藏
(精选银盐相纸)
23 x 27英吋

达瓦目前是个学生,也是一个青棵农夫最年长的儿子。虽然他负责看管家中的山羊,他却把大部份的自由时间都拿来读书,特别是任何以藏文写成的作品。他很骄傲地给我看一本已经多处磨损的英藏字汇册子,是一个西方旅人两年前给他的。


摄影、图说/Diane Farris Gallery, 1997
译文/台湾悬钩子
http://www.dianefarrisgallery.com/artist/borges/ex97/index.html

46 条评论:

  1. 就这样生存状态的民族永远都无法站起来,你们要是能独立那才叫活见了鬼。

    回复删除
  2. 楼上:你以为只有靠抢劫,盗窃,欺骗才能站立起来吗?!就是站立起来了,也不过是以行尸走肉的姿势出现在这个世界,照样让世人瞧不起。

    回复删除
  3. 这些照片,展现了人类精神中最纯美的一面:诚实,守信,虔诚,质朴,以及人和大自然的亲情,让一个正常的人拆除所有的防范,平静而顺畅地呼吸。这里,才是真正的人类世界。可是,这片人类最理想的家园,正在被一群猪罗糟蹋着。

    谢谢台湾悬钩子的翻译,让我又幸福又难过。

    回复删除
  4. 愚昧、野蛮、落后居然成了“人类精神中最纯美的一面”,但是文人的意淫代替不了残酷的现实。

    回复删除
  5. 看来,我惹起了一头猪的愤怒。不过,再愤怒,你也是物质的愤怒,你的精神已经死亡了。而这些在你眼中落后的藏人,他们的精神正在光芒四射,并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和尊重。
    物质的胜利仅仅是暂时的,而灵性的胜利是永恒的。

    回复删除
  6. 我不是佛教徒。但是,我尊重所有的宗教,尤其藏传佛教,我个人认为,她是这个世上一束最嫩绿的橄榄枝。

    回复删除
  7. 贫穷,疾病,困苦,就是西藏的现实,没有什么必要好掩饰的。

    回复删除
  8. 而这些在你眼中落后的藏人,他们的精神正在光芒四射,并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和尊重。
    ====================================================
    阿弥陀佛,我们汉人的刑法里从来没有挖眼睛这一条;

    汉人的皇帝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连续几个都在十几岁不明不白挂掉的例子~

    回复删除
  9. 還沒稱到稱帝就回蘇州賣鴨蛋倒有很多,可憐的孩子.
    這種跳針找缺點真令人哀傷。
    比爛是不會進步的,人對優越的妄念何其可悲...

    成功的攝影,眼神的光彩令人探究。

    回复删除
  10. “台湾悬钩子”,我已经看过你多次评论了,就凭这名字,就可以看出“华人骨子里的糟粕”的共性--不敢面对现实,不敢暴露真名,不敢正视自己的观点,这个“钩子”够“悬”的,你把这些照片转发到这里,为什么没有说明是哪个年代的照片?什么地方的照片?究竟想说明什么问题?是说明西藏人的原始落后的一面?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没有解放的穷苦人?还是这摄影的杰出?还有一个台湾人,这里暂时不透名,也是婆婆妈妈,抓不到中心问题,在这里浪费时间。

    回复删除
  11. 楼上说“汉人的皇帝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连续几个都在十几岁不明不白挂掉的例子~,难道你不知道你们皇帝的妃子们为了妒忌和报复,珍妃被砍断双手和双腿放在坛子里养着观赏,以此得到心态的平衡,这已经够残酷的吧?你对自己民族的文化历史,知识太不了解了,还有能力和水平评论其他民族。你们就是大汉族狭隘的民族主义太严重了,不管正确与否,在这里只说反面的对抗观点而已。

    回复删除
  12. 回敬楼上说的:“愚昧、野蛮、落后居然成了“人类精神中最纯美的一面”,但是文人的意淫代替不了残酷的现实。”
    我们早就明白,我们藏族不会做天衣无缝的“汤圆”是很愚昧的,我们不习惯住茅草房,住牛毛帐篷,一定很“落后”,我们对犯罪分子的惩罚也有不同的刑法条例和不同的处决方法(没有死刑),你们很“文明”,对于杀害父母的犯罪分子也可以行贿上供,就可以“无罪释放”,条例也多多。你骑猪,我骑马,你吃红薯稀粥,我吃黄油奶酪,你生病吃先进的草药,我不生病也吃野蛮的虫草和鹿茸,你穿科学的草鞋,我穿落后的牛皮鞋,我喝落后的雪山矿泉水,你喝下游的“黄水汤”,我只会说“扎西德勒”,你们说“掏你妈的蛋.....",你们以”文明“的采矿机,根除了我们大量无用的“金银矿产”,你们有科学的“铲土机”,将我们“野蛮的虫草、贝母”斩草除根了,你们用理发师一样的科学刀,将我们所有的落后的原始森林削光为和尚山头;现在你们又开始把长江、黄河的源头截断四分五裂,瓜分江河,你们才是“环保卫士”多么的“文明”啊.....。我们什么都不懂,完全不同,我们与你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两种传统文化的两种思维,两种世界观、价值观.....你现在要我跟你学,服从你的一切安排,所以我作不好,耐心点,慢慢来,再过100年,也许吧.......

    回复删除
  13. 恰恰感到我们汉人的政权在二十一世纪随便杀人而绝望,比如杨佳事件,瓮安事件,还有在所谓的中越自卫反击战中,为一个杀人如麻的红色高棉政权死去的数以万计的解放军战士们.还有数以万计的饱受摧残和虐待的上访大军,还有出生入死跟着中共闹革命的将军们彭德情,刘少奇......
    而剜去双眼,在西藏的历史上,屈指可数,并且,是在达赖喇嘛圆寂,摄政执政的真空时期.而今天的西藏流亡社会,几乎没有法律,如有纠纷,便送到印度法庭,但西藏人的犯罪率,世界最低,几乎没有,宗教的慈悲和利他的精神,深入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行为.
    你不要拿特殊当做一般,来扰乱人心,歪曲事实. 作为中国人,如果你还有反省能力的话,应该首先为你的那个红色的共产主义赝品,随便抢劫别人的财产,给一个民族造成巨大的苦难而羞愧.连这点羞耻心都没有的话,我劝你就不要再使用人类的文字了,你和所有的文明都无缘.
    还居然寡廉鲜耻地指责悬钩子的名字.你用的匿名,就代表了中华民族的精华吗?
    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沦落成行尸走肉,原来你的哲学基础是物质第一,精神第二.可怜.如果一定把你算作一个生命的话,你顶多是一个鹦鹉.

    回复删除
  14. 回“我们汉人的刑法里从来没有挖眼睛这一条”:

    真的吗?见识见识:

    武则天用人才,也用酷吏。……酷吏打击的另一类对象是老臣。这些人传统观念根深蒂固,以李唐老臣自居,对武则天执政不服,暗中制造舆论,企图恢复李唐王朝。尚书左丞相冯元,平时对武则天不够恭敬,酷吏周兴就罗织罪名,把他抓进大牢折磨死;禁军将领黑齿常之被诬告谋反,被抓进死囚狱中。酷吏来俊臣说:"你不是姓黑齿吗?那就把你的牙齿敲下来,让大伙看一看,看看黑到什么程度!"于是命人把他的牙一个一个用小铁锤敲下来。黑齿常之的牙齿没了。来俊臣又说:"这齿么,还不够黑,眼睛倒挺黑,剜眼!"黑齿常之的眼睛也没了。接着又割舌、剥皮、剁手脚,最后开膛剜心

    回复删除
  15. 上贴资料引自:《女皇武则天系列——风流绝代》 2006年12月29日16:24 [来源:洛阳晚报]

    回复删除
  16. 中国异议人士胡佳获萨哈罗夫奖。
    英国 BBC 报道:

    胡佳曾通过电话向欧洲议会作证
    据来自欧洲议会的消息说,欧洲议会已经决定把欧洲最高人权奖萨哈罗夫奖授予中国异议人士胡佳。

    欧洲议会绿党团体发表声明说,把萨哈罗夫奖授予胡佳切实地反应了这个奖项的精神,也就是支持自由的思想,奖励反对压迫的人权保卫者。

    声明还说,中国在举办北京奥运会前作出的改善人权状况的承诺没有得到落实。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北京发表谈话说,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立场明确,反对以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

    秦刚还说,把人权奖颁给一个罪犯,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干涉,也是对人权的不尊重。

    胡佳一直致力于在中国维护民权,保护环境和维护爱滋病毒感染者权益的活动。

    他在去年通过电话向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就中国的人权状况提供证词,之后遭到逮捕,并被以颠覆罪判处三年半监禁,目前仍在狱中。

    当胡笳获被提名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担被中国政府抗议和竭力阻扰。

    欧洲议员表示,中国政府一直在竭力阻挠欧洲议会把萨哈罗夫奖授予胡佳。

    欧洲议会自由派团体议员沃森说,中国官员通过信件、电子邮件、甚至电话,试图阻止向胡佳授奖。

    萨哈罗夫奖是以前苏联著名异议人士萨哈罗夫命名的,获奖者一般会应邀在12月份出席颁奖仪式。 颁奖活动将于十二月十七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举行,届时,欧洲议会也将庆祝这一奖项设立二十周年。过去20年中获萨哈罗夫奖的人中,包括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缅甸被长期软禁的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和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

    回复删除
  17. 上面有人提到挖眼睛,就不妨讲一讲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我是一个藏族。从小在学校听老师讲有关旧西藏剥人皮,挖眼睛, 还有用头盖骨做碗的事情。 我感到非常恐怖,回家就问爷爷奶奶。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是跟着他的父亲去过很多地方,我想他应该是知道一些。可是剥人皮,挖眼睛的事情,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有关还有头盖骨的事情, 他们到是知道一些。 爷爷双手摸着我的头笑着说:“你的头是没法做碗了, 头都斜到一边了“, 他说那些头盖骨一般都来自 有一定修行的人, 而且头要方方正正。

    小时候的书上经常有毛主席的画像, 奶奶就会经常唠叨:“这人罪逆呀罪逆, 不知道他让多数人饿死了“。她说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经历过也没有听说过有人被活活饿死过。

    很多这样的事情,让小时候的我有着很多困惑。

    回复删除
  18. 朱瑞:

    作为中国人,我尊重你为追求民主进步所做的呐喊;但作为汉人,我为你的某些语言感到痛心!

    当我们针砭时弊的时候,我们可以要求换个政府,换个党,但还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但是别的民族并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将政府和党等同于汉人,于是他们的诉求变成了这一切都是汉人的错。

    回复删除
  19. 作为中国人,如果你还有反省能力的话,应该首先为你的那个红色的共产主义赝品,随便抢劫别人的财产,给一个民族造成巨大的苦难而羞愧.连这点羞耻心都没有的话,我劝你就不要再使用人类的文字了,你和所有的文明都无缘.
    =============================================
    在精神上或者物质上指责国人,是不起作用的

    我可以实话告诉你
    中国搞共产主义,确实对西藏有错
    甚至说犯了罪,也没啥好为他辩护的

    但是现在是怎么弥补错误的问题
    不是以这个为理由搞藏独的问题
    藏独是永远不会被允许的

    除非,你们有像越南人那样
    拿起武器起兵驱逐中国人的觉悟
    你要战,便作战
    你要是起兵把汉人赶跑了,我们也不是不能服

    如果你们自认为没有赶跑我们的能力
    那么就放眼看一下你们的南邻,彝族和白族
    当年,也曾经建立过独立的国家的
    但是,现在他们再也没有独立的想法了
    你们也会走到这一步的

    回复删除
  20. 你说我们是帝国主义
    我们就是帝国主义
    几千年来一贯是这样搞帝国的

    你要是了解中国的历史
    那就不难看到西藏的最终命运了~

    回复删除
  21. 反正落后就要挨打,所以我们努力的学习西方先进的文化和科学知识,不断反省自己的文化。

    要是藏人认为到寺庙去学习佛法就可以法力无边、无比强大的话,尽管去学。我认为最好是藏人统统都去学佛法,不要学什么先进的文化和科学技术。永远落后下去。

    回复删除
  22. 回:

    我在西藏旅行和工作的时候,没有人把我看成一个汉人,他们只把我看到一个人,一个生命,给予我方方面面的帮助,即使在最偏远的喜马拉雅的深山里。如果说,西藏人能把一个汉人和汉政府等同起来的话,那是因为这个汉人的行为决定的,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语言,和骨子里的思想负责。
    西藏人的这种态度,或者像你说的观念,应该引起我们对自己民族,或者说汉民族的哲学基础进行反省,而不是对另一个民族产生不负责的排拆或者蔑视。
    恰恰是西藏人清洁了我精神中那些利益至上的东西,让我看到了人类精神中善良和给予的张力,我对藏人充满了感激。他们送给了我一个暂新的没有太多的私欲的世界。基于这一切,无论他们选择独立,还是中间路线,我都尊重。
    尊重西藏民族自己的选择,不仅可以检验一个民族的民主进程,也可以检验一个民族的质量和一个个体的质量。

    回复删除
  23. 荒谬得可笑, 难道为了汉人就朱瑞不应该为民主进步呐喊吗? 难道为了汉人胡佳就应该打入地牢吗?

    ******************************
    作为中国人,我尊重你为追求民主进步所做的呐喊;但作为汉人,我为你的某些语言感到痛心!

    回复删除
  24. 尊者达赖喇嘛在自传《流亡中的自在》中写道,“我尤其感到兴趣的是日本达到极大的物质成就,却没有丧失历史文化与价值的视野。”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方面,盛赞科学的发展给物质世界带来了改观,另一方面,盛赞传统文化的保留和发展,滋养了人们的精神。尊者始终如一地对科学有着强烈的兴趣,甚至探索了次原子物理、宇宙论和生物学(包括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方面。他鼓励展开佛学和科学之间的对话,甚至在达兰萨拉还召开了“精神与生命”的研讨会,世界上著名的科学家和精进的佛教领袖有了交流的机会。尊者为物质和精神和谐地并存在一个层面上,做出了世界瞩目的贡献。
    另外,西藏并不落后,他们精神中的某些方面,甚至走在了世界的前面,是今天的科学还没有抵达的境界。就是在物质上,五十年代,西藏也并不比中国落后。仅以1959年到1961年为例,中国就饿死了3000万人,而西藏历史上,从没有人饿死。
    西藏所以失去了国家,是因为佛的慈悲遇上了中共的贪婪。中共一向以残酷欺压周边小国而闻名于世。这是我们每一个热爱祖国的人,应该知道的常识。

    回复删除
  25. 中共一向以残酷欺压周边小国而闻名于世。这是我们每一个热爱祖国的人,应该知道的常识。
    =========================================
    汝以为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是怎么来的?
    我们列祖列宗打下来的呀!

    回复删除
  26. 不要把藏人表现出一点不满就跟马上跟他们要求独立扯在一起, 老百姓都一样,不在乎谁当政,只要日子过好就行。有点不同的是,藏族老百姓的宗教生活是他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你可以认为他们很愚昧,但他们对精神世界的执着超出我们的现象。 只要让老百姓自由地去Practice 他们的信仰,当政的少干涉那个能信,那个不能信。我想至少今年三月“暴动“ 不会蔓延到 全藏区。

    我看你也顶多算半个佛教徒, 得罪了。。。

    -------------------------------------
    阿弥陀佛
    我也是佛教徒
    但是国家必须要统一!
    我还是坚决反对你们独立。

    回复删除
  27. 中国政府为什么总是隐瞒事实,隐瞒历史,篡改历史,让人类不了解真实的藏族历史,自1959年以来,被中国政府毁坏没收搬走的数百万计的藏族古代文物、人类文化历史孤本,藏族重要的天文力学、古藏医学、古建筑学、工艺学,佛教理论学、生命科学等等经典文献通通转移到北京等地,解放六十年来,金银铜古董文物、寺庙古建筑、石刻、木刻工艺雕塑都被作为“封、资、修”“破四旧”而通通搬走,打碎毁掉,强行掠夺开采的金、银、铅、锌、铀矿产资源,大片的森林都砍光了,世界顶级的名贵药材被连根拔掉,已经几乎绝种了、大量的牛羊肉、动物皮毛生产原材料都作为国家资源运出藏区到内地毛纺厂加工,政府修建的门面工程——公路、铁路、西式楼房都是政府、军队所需的,凡是星级的大酒店都是国家政府的经营权限,世界级的旅游景点(九寨沟、熊猫基地、香格里拉、山山水水都是国家的经营权限,地方政府没有经营权力。)为了门面的几个旅游城市,那些个豆腐渣工程值几个钱,而旅游的收入都要上交国家财政的收入。大部分藏族民众至今仍然住着矮小的土房里,住在几千年传统的牛毛帐蓬里。在藏区投资的大部分小企业都是内地汉族老板,在藏区赚大钱的基地。然而国家自始至终对外宣传的都是“国家养着藏区”,国家的每一政策都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要求藏区人民应该为国家作出贡献.......。这些经济问题怎么就没有人承认是藏族地区和藏族人民为国家作的贡献????虽然仅仅拉萨地区的部分中小学生被送到内地学校,(只有藏族国家干部的子女,而大部分藏区藏民的学生没有享受这种政策待遇)也是为了汉化的目的而已。

    回复删除
  28. 可怜的国人已经习惯了当政隐瞒事实,隐瞒历史, 常而久之也就把篡改的事实,历史作为真的历史。 甚至成为坚强的维护者

    回复删除
  29. 回答11樓的,
    你是什麼東西?我為什麼要跟你真名相見?你付稅給我?有恩於我?

    還有,我很少來這裏留言,是不是剛好不幸留言回答的一個兩個,都是你這個「華人」?

    還有,我不是「華人」,我是台灣人。台灣懸鉤子是一種台灣森林裏的薔薇科植物,夏天會結紅色莓果。不知道就不要望文生義,貽笑大方。

    這些攝影作品,唯色都已經說明得很清楚了,是Diane Farris的攝影藝廊的作品,寫真中的達賴喇嘛才五十九歲,看得出來是十多年前所攝。應該也是感激鄧小平的「德政」,這位攝影家才能旅行到圖博與喜馬拉雅山區拍攝照片。

    像你這種沒見識又不仔細看人家寫的東西的人,我以後不會再跟你浪費時間的,請好自為之。

    回复删除
  30. 对于深绿的呆丸人,我们也重没把它们当正统华人相看,因为它们的祖先不过是台湾岛上的土著,跟汉人血统完全不同耶。

    回复删除
  31. 懸鉤子就是靠鼓动台独,藏独为生的。她哪里有一点真心是要为藏族同胞谋福祉。

    回复删除
  32. 樓上的說謊領結大大:
    你說錯了,我不只是藏獨,台獨,我還是優獨,主張UK從歐盟獨立,以及蘇獨,主張蘇格蘭從不列顛國協獨立。我也主張帝獨,東帝汶從印尼獨立。

    反暴政反專制,爭自由,就是我的主張。

    至於是不是「為藏族同胞」謀福祉,這一點,還請「藏族同胞」決定,不是你說了算。謝謝。

    樓上再樓上的,是,台灣人不是正統華人,感謝老天!

    回复删除
  33. (鄉民拿爆米花+烤香腸看跳針多喇馬)

    感謝老天,在忙碌也要看奮青,感恩父母給我們好腦袋。
    可愛又迷人的自由民主在台灣,科科科~(啃爆米花)

    啊,這位攝影師抓人像的功夫真讓人佩服。
    第一張風與小女孩們的頭髮飄起,時間點照的不錯。

    回复删除
  34. to 懸鉤子:

    thanks for your understanding that some taiwanese are not part of hans, although they have no choice but to speak our languge, write in our language. pathetic, eh?

    回复删除
  35. 贴一篇著名文艺评论家傅正明先生的短文,表达我对台湾悬钩子的敬意。


    两个犹太诗人的族裔认同
    ――纪念以色列建国六十周年

    ◎ 不少知识菁英并不把犹太复国主义视为最佳选择

    今年5月14日,以色列人举行了各种庆祝活动,欢庆以色列建国六十周年。
    犹太人返回"应许地"建国,可以说有三大基石:第一,长期惨遭迫害的弱势族裔的幸存及其信仰捍卫的需要; 第二,他们长期积蓄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第三,他们赢得的广泛同情和支持,尤其是联合国1947年关于巴勒斯坦分治的决议。

    诚然,犹太人复国并把以色列建设成一个民主国家,是值得他们庆贺的。但是,即使是深谙历史苦难的犹太知识精英,也有不少人并不把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视为他们的最佳选择,例如,拉比约耳•泰特鲍姆(Joel Teitelbaum),认为犹太复国主义依照《犹太法典》应当是被禁止的; 著名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也是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著例。而非犹太裔人文主义者,对此往往只采取道义立场。因此,我想就此以两位杰出的诗人的认同,来纪念以色列建国。

    ◎ 叶甫图申科以《娘子谷》诗表达犹太族裔认同

    这两位诗人,第一位是假犹太人叶甫图申科――因为他是一个俄罗斯人,但是,出于对犹太裔苦难的同情,他"似乎是"一个犹太人。另一位是真犹太人艾伦.金斯堡,但他的精神皈依,是看重慈悲和智慧的佛教。

    像波兰的奥斯维辛一样,乌克兰娘子谷是二十世纪犹太人苦难的见证。那是1941年,纳粹占领基辅后,把大批犹太人分批驱赶到市郊娘子谷悬崖上,一阵阵疯狂的机枪扫射过后,把尸骨推下峡谷,造成多达十万受难者的万人冢。

    不少犹太人曾投身俄国十月革命,但是,革命胜利后,犹太人在苏联和东欧遭到全面排斥。斯大林之后的"解冻"时期,排犹并未结束。赫鲁晓夫1959年发动反宗教运动,主要就是针对犹太人。苏联的教科书还刻意曲解了娘子谷大屠杀的历史。
    就在这个时候,诗人叶甫图申科挺身而出,写作了《娘子谷》。诗人的犹太人族裔认同一直追溯到两千多年前:"我似乎是一个古老的以色列人./跋涉在古埃及的道路上/我在遭受酷刑,被钉在十字架上/甚至在此刻,忍受着钉子的锈迹。"接着,诗人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法国被诬告的犹太军官德雷弗斯,但同时扮演了为此案呼吁正义的左拉的角色。诗人觉得自己似乎是写《安妮日记》的那个犹太少女,但同时扮演了她的精神医生的角色:

    ――"他们来了!"
    ――"不,别怕――那是春天的
    脚步声。春神正在赶路
    来到你的身边你的唇间!"
    ――"一声响打破了门!"
    ――"不,正在打破的是河流的坚冰……"
    接着,诗人悲怆沉痛的笔调写到娘子谷:
    娘子谷潇潇野草
    凄凄寒树,如严酷的法官
    这里,所有的呐喊和手中的帽子,静悄悄
    一夜之间我愁白了头
    我是一声长长的沉寂的尖叫
    掠过数万人的尸骨之上
    我是这里每一个被处死的老人
    我是这里每一个被谋杀的孩子

    回眸纳粹大屠杀之后,诗人的批判锋芒直指那些自称为"俄罗斯全民联盟"的排犹分子,那些满怀仇恨盗用了"英特纳雄耐尔"的名义的苏联共产党人。这首诗因此成为诗人的"反苏活动"的罪证。

    叶甫图申科的犹太人族裔认同,在苏联并非孤立现象。1962年,另一位俄罗斯人肖斯塔科维奇以《娘子谷》等诗作为歌词,创作了悲怆的第十三交响曲。

    ◎ 反战是金斯堡始终一贯的主张

    犹太人身份是以母亲血缘为准的。金斯堡的母亲是俄罗斯移民美国的犹太人,一度是狂热的共产主义者,感染了金斯堡的左翼倾向。作为民主歌手惠特曼的传人,金斯堡是真正的美国人。但是,他很快就转向东方文明踏上精神之旅。1962年底,他在印度朝圣拜见了流亡中的达赖喇嘛之后,从苏联地下出版物中读到了叶甫图申科的《娘子谷》,他尤为感动的是该诗的结尾:

    我的血管里没有一滴犹太人的血
    可是,在那些狂热的排犹分子眼里
    我是一个可恨的犹太人
    正因为如此,我是一个真正的俄罗斯人!

    在《印度日志》中,金斯堡把叶甫图申科称为"亲爱的诗人"和"同胞",并由此联想到西藏人被迫的大流亡,感到自己似乎是一个西藏人。他呼吁:"联合国,你应当搬到喜马拉雅山来!明年夏天的联合国会议,应当讨论西藏问题!红色中国要派穿裤子的代表来!达赖喇嘛也要派披袈裟的代表来!"

    金斯堡去印度之前,曾先到以色列寻觅乡愁。由于当时旧耶路撒冷和西墙(哭墙)在约旦控制的边界,他无法去朝圣。他承认,以色列是被迫害的犹太人的一个好庇护所,但他发现,以巴冲突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在接受一家报纸采访时,他说:"是的,我是一个犹太人,但与此同时,你会看到我不是犹太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所以不能和谐相处,是因为他们都不把对方当作人,而是当作物。"1965年,金斯堡访问苏联,见到他所仰慕的叶甫图申科时,他谈到几个古巴作家被抓进监狱关了一天,叶甫图申科说:那只是"儿童游戏",苏联的许多无辜者被关押了二十年!这时,金斯堡既是古巴人又是俄罗斯人。在反越战的游行示威活动中,他是一个越南人。在抗议苏军坦克侵入布拉格时,他是一个捷克斯洛伐克人……。

    反战是金斯堡始终一贯的主张。1967年6月,以色列入侵埃及发动第三次中东战争时,美国一些犹太人和平活动家,感到进退两难,但金斯堡持坚决的反战立场。1973年,叙利亚和埃及率先发动第四次中东战争("斋月战争"或"赎罪日战争"),金斯堡立即写了《耶和华与真主之战》一诗。对于这场饱含文化冲突的战争,诗人首先追究以色列的责任,把犹太人指为"崇拜金牛的以色列部落
    / 打破十戒的摩西",然后,追究了以色列和阿拉伯双方领导人的罪责。

    ◎ 金斯堡的普世关怀,在犹太人中不是孤立现象

    1988年,金斯堡再次访问以色列时,终于到了西墙。他想象着,上帝就是在这里显灵,吩咐亚伯拉罕献祭他的儿子以撒。诗人在这片千百年来的圣地嚎啕痛哭,这时,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一个真正的犹太人。然后,他冒险潜入阿拉伯人住宅区,辛酸地看到几个饥饿的孩子靠拣废铜烂铁卖钱为生。他留在那里好几天,每天帮孩子们拣起的,是美国制造以色列发射的炮弹废片。这时,他是一个阿拉伯人。
    二十世纪犹太人作为施害者的角色,在建国前实施了代尔亚辛大屠杀,即在耶路撒冷附近代尔亚辛村对阿拉伯村民的屠杀,接着摧毁了数以百计的阿拉伯村庄;
    在建国后实施了1982年贝鲁特难民营大屠杀。

    金斯堡的普世关怀,在犹太人中同样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被誉为"以色列文坛教父"的S.伊扎尔(S.Yizhar),在中篇小说《可赫尔贝•柯西泽》(Khirbet Khizeh)中,讲述的是以色列建国那一年巴勒斯坦村民惨遭暴力驱逐的故事。以色列作家奥兹(Amos Oz)指出:"伊扎尔之后的每一个(以色列)作家身上,都有他的影子"。以色列和平活动家乌里•阿文里(Uri Avnery)在以色列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用一个悖论阐明了他的人文主义理想:

    "真正的犹太复国的愿景(vision),是无国界的国家愿景"。

    我相信,这也是金斯堡在天之灵的愿景。这句话,可以作为以色列建国的最好纪念。
    【2008/08/14 联合报】@ http://udn.com/

    回复删除
  36. 摘自西藏人为何抗议:作者 朱瑞

    (1)“崇州基地”与数之万计的西藏乞丐
    1997年,自治区政府耗资一个亿以上,在成都建立了“崇州基地”,公开的理由是作为“第二办公区”。事实上官员们都嫌远,并没有在此办公的真正打算,到2001年为止,仍是一座空城。糟蹋了亿万巨资后,自治区政府更加肆无忌惮一一在成都又兴建了一座“基地”,目前(2001年)即将完工。

    然而,很多农区和牧区的人民,却陷于贫穷的深渊。在拉萨的帕廓街(环绕大昭寺的转经路)、林廓路(环绕拉萨的转经路)上,黎明时,乞丐们就成行地坐在冰冷的石头路中间,为了一块糌粑,一口酥油茶。在各个藏餐馆,乞丐们络绎不绝地把顾客吃剩的米饭敛起来,晒干,作为过冬的口粮,在萨迦,这个曾经为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达百年之久的地方,几乎多数人成了乞丐。

    (2)“江么林卡”变成了一座“垃圾城”
    1994年,以土地入股的投资方式(投资数目为西藏自治区政府绝密),毁掉了拉萨河边有名的林园一一“江么林卡”,建起了与西藏建筑风格回异的“太阳岛”。近年来,“太阳岛”配备了与形式相应的内容一一成了赌博、嫖娼的公开场所,广大的藏、汉群众把这里叫做“垃圾城”。

    被毁灭的不仅仅“江么林卡”。60年代以前,拉萨河边(自东向西)覆盖着苍郁的冲吉林卡、尼雪林卡、多洛林卡、强措林卡、涅章林卡、孜仲林卡、朗敦林卡、察绒林卡、夏札林卡、钦密林卡……直到文化大革命,乃至80年代初,有的林卡仍然枝繁叶茂,野餐人们的歌声在林间飞舞。现在,林卡都被蚕食、吞没了,代之而起的是千篇一律的古怪房屋,像四川境内的县城一夜之间搬进了拉萨。人们称做“包工文化”。

    (3)急剧缩减和沙化的拉鲁湿地
    拉鲁湿地,指从拉鲁庄园到根培乌孜山下的一片自古以来的沼泽地。究竟多少面积,解放前没有人计算,现公布的数字为1960年以前超过10平方公里,到2000年为6.2平方公里。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天然湿地(离布达拉宫仅3公里),拉萨人喻为城市空调一一具有调节气候、调节蓄水量、降解水污染物、维持城市生态平衡等功能。

    过去,拉鲁湿地是嘎夏政府的草场,由两位马草官专门管理。牧草高度为2.5米,狐、野兔、鼠、鹰、野鸭、班头雁、棕头鸥等几十种兽禽在此越冬和繁殖,还是濒危动物黑颈鹤的重要栖息地。

    但是,1964——1965年,军队在湿地开挖排水渠和修筑道路,70年代,在湿地边沿围耕、建房(建房单位有:居委会、征稽、高炮连、16团……);80年代,在巴尔库兴建采石场,石块和沙砾阻塞了娘热沟与夺底沟的来水和输沙,使湿地北面以每年10-20亩的速度被覆盖而沙化:90年代,“3357”工程之一的干渠建设,严重地破坏了湿地水文状况:中干渠只能排水,不能灌溉,每年直接将湿地70%的水量排入拉萨河,使地下水位严重下降,加速了湿地自然植被的减少和荒漠化,使优良牧草由80年代初的13种下降为现在的3-4种,优质牧草产量由846.3公斤/亩,锐减到631公斤/亩。以芦苇为主的建群种正在逐渐消失,回游鱼类、野生动物、水禽基本绝迹,边沿的草皮、泥炭己被挖光呈风化裸露状态,整个湿地一片厄运。

    (4)亚东、林芝一带森林被砍伐
    亚东县地处中印边境,海拔较低,千年古树覆盖着起伏连绵的群山,气候湿润,冬暖夏凉。如今,县政府所在地下司马四周的山脉,都可怜地患了斑秃症(据说当地官员所为)。森林的破坏,使亚东的气候明显地改变了。10月,曾是亚东最好的季节——温暖而舒适,现在,盖着两条被子睡觉,还冷得发抖。失去了绿色保护的动物们都跑进了印度一一那一边,生长着无边的丛林。

    林芝地区,是西藏有名的小江南。得天独厚的森林资源,都是在几百年的自然状态中长成的,是西藏的珍宝,是林芝人的生命!可是,同亚东的森林一样,也遭到了无情地砍伐。据说,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等2人前去调查,发现毁林主谋竟是原自治区书记陈奎元之妻。由此、陈奎元把这位自治区副主席调至“人大”工作了事。目前,在林芝、八一一带,连小孩子都会详细地告诉你,那片印证着陈奎元之妻罪孽的山林。

    (5)“救救德中温泉”
    德中温泉位于拉萨以东墨竹工卡县境内,距拉萨约150公里,是西藏有名的风景胜地(包括自然风景和人文风景)。原属德中寺管理,后来县政府在温泉旁盖了一座招待所,德中温泉便由德中寺和县政府共同管理了。去年(2000年)墨竹工卡县政府以最低廉的价格把德中温泉租给了自治区副书记一一被西藏人民讽为“藏王”、“红太阳”的热地之子,租期40年。承租人在德中温泉盖起了铁皮屋顶的招待所,价格之昂贵,形式之丑陋,和德中寺的阿尼石屋形成鲜明对比。不仅如此,承租人还任意捕杀德中山谷的各种珍奇动物。西藏作家唯色目睹这个令人震惊的场景,愤怒地写下了《记一次杀生之行》。
    藏人不停地喊出“救救德中温泉”的呼声!人们担忧着德中温泉一一这块聚宝之地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垃圾城”?!

    (6)肆意拆毁古老的建筑
    古老的西藏建筑,有着甚深的文化积淀,是我们研究西藏建筑史、西藏历史、人类学、美学、乃至西藏文学史的宝贵数据。可是,90年代以来,在“以房养房”政策的鼓动下,许多老建筑被列为“危房”毫不犹豫地拆除了。如:帕廓街周围旧贵族、僧人、商人等住房,原有300多座,都是上百年,甚至五、六百年的历史,只剩下了93座(2001年以前)一一住户们仍在任意地扒门扒窗,兼并地盘,也面目全非了。

    新盖的“现代”楼房,与原来古朴厚重的平顶藏房截然不同,大都瓷砖贴面,深蓝色铝合金玻璃窗,像描眉画眼的女人:轻佻而浮躁。这些层出不穷的破坏性建筑,导致了拉萨出现强烈的怀旧情绪,人们纷纷抢购两位德国人绘制的帕廓街旧貌图册。

    遭到拆毁的不止古老的帕廓街建筑,还有西藏各地吐蕃时期的碉堡式建筑。残垣断壁,在西藏的山川之间随处可见。

    (7)忽视藏语
    拉萨流传一句话:藏语是形式,汉语是饭碗。甚至在人们的意识里讲汉语是进步,讲藏语为落后。一个稍懂藏语的人,可以在拉萨的大街小巷处处发现藏文错别字。甚至医院、宾馆的招牌也不能幸免。

    其最主要原因之一,在公开场合,即使90%以上是藏人,甚至100%都是藏人时,也要求说汉语。比如2001年2月在拉萨召开的西藏自治区药品监督管理局主办的“全区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医院制剂换证工作会议”上,《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换证验收细则全部为汉文。那些只懂藏文的藏药制剂师叫苦不迭,他们说,至少应该有汉、藏文对照呀。当然,这样的事情俯拾即是。

    (8)性病迅速蔓延
    90年代以来,拉萨的林廓路上出现了一家挨一家的“饮厅”、“美容美发店”,这些肮脏的店铺又沿着林廓路包围了整个拉萨及西藏各中、小城镇。人们看见,里面不时地钻出一些妖俗的四川女人拽住男人们不放,连僧人也不例外。

    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男性病皮肤科,平均每天20几个患者中,就有7-8个性病患者,有时还达到10几个。性病种类繁多,有淋病、梅毒、生殖器泡疹、尖锐湿尤……

    自治区人民医院男性病皮肤科主任说,1978年,在11081人中调查,没有一例性病患者(此信息登在《医药卫生治疗》杂志78年第2期)。如今,在7、8月份的高峰期,每月都有300多个性病患者。并且数位还在上升。

    可以想象,这支妓女的大军,侵犯、污染的不仅仅是这一代人的身体和精神,而是几代人,甚至在使一个民族走向毁灭!

    (9)民俗与宗教问题
    一份官方材料记载:
    1998年3月,利用一个月的时间,对扎耶巴(位于西藏达孜县境内的古老修行地)进行了清洗。共清退29人,拆除新建的经堂和僧舍49间。

    2000年9月召开的全区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再次提出必须彻底清除封建农奴制度的残余,对束缚人民思想、阻碍进步的旧思想、旧习俗进行批判、斗争和淘汰,彻底铲除封建农奴制度残余滋生的土壤,拉萨市清除了市区长期堆积的“玛尼堆”,1999年和2000年制止和取缔了每年一度的有数万人参加的“冲拉亚岁”。限制了藏历新年在拉萨河大桥及宝瓶山的祭山神活动。撤消了甘露大法会,修改《四部医典》,没收了国家职工家庭供奉的佛像。

    回复删除
  37. 一个族群要诉求独立,你必须做出超常努力,否
    则,只能乞求摩西的到来.

    回复删除
  38. 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驳斥中共宣传的所谓西藏“农奴制”的谎言


    阿沛·阿旺晋美是目前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官职最高的藏人(他想退休也不成),他长期以来一直作为中共的党喇叭,成为中共统治西藏的工具。他不遗余力地为中共宣传“旧西藏”的“黑暗”、“新西藏”的“美好”,对西藏的抗暴运动进行口诛笔伐。这次的西藏流血镇压发生后中共再次将阿沛·阿旺晋美抛出来重复中共自己炮制的谎言。

    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阿沛·晋美却走上了与父亲不同的道路。

    阿沛·晋美一九五一年出生于西藏拉萨,由于家庭关系,他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一九五九年小学二年级时他从拉萨转到北京民族学院附小,六四年进入北京四中。“文革”期间,因受家庭影响,他于六八年到内蒙古土默特左旗插队落户。一九七二年阿沛·晋美被招为第一批工农兵学员,就读于内蒙师范学院外语系。毕业后在西藏师范学院、拉萨中学任教。七八年恢复研究生招考,阿沛·晋美考入北京中央民族学院研究所,专事研究西藏民族史,八二年获得硕士文凭后留任中央民族学院藏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一九八五年阿沛·晋美出国访学,先后到过印度、尼泊尔、菲律宾、香港等地。一九八七年他进入美国佛吉尼亚大学政府与外交系攻读国际政治和外交政策。一九九零年他在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中心”工作,先后任研究员和政治分析员。同时,他自八八年起长期兼任(西藏论坛)编辑。一九九六年,阿沛·晋美出任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部主任,主持对西藏广播。作为新闻从业人员 ,他不违初衷,甚至与达赖喇嘛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以保证新闻的客观独立性。

    阿沛·晋美对西藏历史做了很多研究,他与中共和西藏流亡政府的观点都保持了距离,体现了自己的独立思考。他是怎样看待中共对西藏的所谓“农奴制”的宣传的呢?

    博讯上发表的一篇题为《采访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阿沛晋美》的文章中记录了安琪对阿沛·晋美的采访,其中两人谈到西藏的传统社会时有这样的谈话:


    安琪:有个问题一直想请教,共产党宣传的西藏,象我们从小看的电影(农奴),其中农奴主对农奴强巴的残酷压迫是不是真有其事?

    阿沛·晋美:共产党对西藏的宣传当中,从五九年开始,很多都是假的。现在中国有的人说美国“妖魔化的中国”,其实共产党早已经“妖魔化的西藏”。最近有一篇文章说中共妖魔化西藏三十年,真是这样的。象过去说的剥人皮,挖眼睛、人头骨呀,还有把小孩活埋在寺庙的墙角,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剥人皮、挖眼睛的这种事情不是绝对没有,可能一百年里有过那么一次两次,而且都是私刑。类似的私刑哪个社会都有,你要是这样追究的话,哪一个社会,哪一个民族没有一些残忍的事情?汉人不久前还有女孩子裹脚,男孩子阉割。共产党把西藏丑化成最野蛮、最落后、最愚昧、最黑暗的社会,在这种宣传下,你想想内地人听了会怎么样呢?到今天很多汉人一说起西藏来,首先想到的就是野蛮、残酷。


    而在《北京之春》一九九五年五月号(总第二十四期)上收录了亚衣对阿沛·晋美的采访,原文题为《以佛的善念对待世界——访“国际声援西藏中心”政治分析员阿沛·晋美先生》。其中也谈到了西藏的传统社会:


    亚衣:您了解西方现代的民主社会制度和中国大陆共产党当权以后的专制制度。对于西藏原来的,也就是五十年代以前的制度,您如何看待?

    阿沛·晋美:我认为西藏以前的制度是一个过时的,相对来说是落后的封建制度,它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国家,不是什么奴隶制度,当然不是说它一无是处,但基本上来说,这种政教合一的、封建的制度已经不合乎世界的潮流,它有许多弊病,比如于大海在《北京之春》的文章里提到达赖喇嘛制度,于大海说也许今天的达赖是个好人,但是如果以后的达赖喇嘛是个坏皇帝怎么办,出现的概率很大。他说得是对的,这种制度应当改革,第一要由西藏人民自觉自愿进行,不能用暴力的方式强制进行;第二,取而代之的应当是一种新的、更好的制度。而共产党搞的民主改革却是用残暴的“共产主义制度”来代替。如果有一个文明的、进步的、民主自由的制度来取代原来西藏的旧制度,那就好了。


    接下来的谈话中阿沛又驳斥了中共宣传的达赖喇嘛要复辟西藏的所谓“农奴制”的谎言:


    亚衣:就大部分西藏老百姓来说,对于西藏政治制度的想法与您刚才说的是否一样?

    阿沛·晋美:一般老百姓可能不会想得那么多,对政教合一的不合理方面的感觉也许不是那么强烈,不过中国大陆当局有一种说法我以为是不能成立的。那种说法认为如果让达赖喇嘛回去,西藏的旧制度就会复辟。我觉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农奴制度也好,封建制度也好,在西藏已经被完全摧毁。就西藏地区来说,从一九五九年到现在已经三十六年,整个一代人都换了,要让现在的新人去恢复过去的制度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由谁来恢复呢?只有在海外流亡的西藏人了。其实这些人更不会。他们在国外所受的教育更多的是现代民主制度,即使是在印度这样的国家里,实行的也是民主制度,更不用说许多西方国家了。


    综上所述,阿沛·晋美认为西藏的传统社会不是所谓的“农奴制”,而是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度。这种制度当然已经落后于时代,但是中共的“民主改革”不但没有给西藏带来更好的制度,反而给西藏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西藏的传统社会的人权状况与中共的妖魔化宣传完全是两回事。中共对西藏的丑化充分体现了中共一贯厚颜无耻地篡改历史的本性。

    回复删除
  39. 阿沛·晋美本是贵族的后代。有可信度吗?

    回复删除
  40. 阿弥陀佛,我们汉人的刑法里从来没有挖眼睛这一条;

    汉人的皇帝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连续几个都在十几岁不明不白挂掉的例子~

    ------------
    这孩子连自己的历史都不知道,还谈人家的历史。汉人在文革期间还有活生生割喉管的刑法呢!

    回复删除
  41. 阿沛·晋美本是贵族的后代。有可信度吗?

    -----------
    严格说来,阿沛·晋美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西藏红色贵族的后代。

    在中国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现象:有关西藏文化,汉人非要剥夺藏人的话语权,认为藏人无权解释,只有汉人能够解释。这是典型的殖民主义心态。反过来,要是西方人代替汉人解释中国历史文化,这些人就要跳脚了。

    回复删除
  42. 匿名说...

    就这样生存状态的民族永远都无法站起来,你们要是能独立那才叫活见了鬼。
    ---------
    物质上站起来,精神上趴下去,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回复删除
  43. 匿名说...

    to 懸鉤子:

    thanks for your understanding that some taiwanese are not part of hans, although they have no choice but to speak our languge, write in our language. pathetic, eh?

    =====================================================

    不好意思,世界上说英语的有好几个国家:英国,爱尔兰,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好像没妨碍着谁?更何况,目前台湾人说汉语本身不就是对汉语的拯救?大陆人说的汉语已经被老毛的语录体整的一塌糊涂了,还好意思说这是“our language”?

    回复删除
  44. 佛的慈悲遇上了中共的贪婪,所以西藏失去了国家。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