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唯色:“共藏问题”有问题

新唐人2012年10月22日发布对李江琳的采访,李提出“共藏问题”的说法。

藏学家Elliot Sperling先生在《死亡统计》一文中发布死于1958年的藏人僧俗遗骸照片。


“共藏问题”有问题

文/唯色

我尚未读到居住美国的汉人作家李江琳女士的《当铁鸟在天空飞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战争》一书,只读到网上的相关报道及作者前言。在作者前言中,这段话是关键的:

“1950年代中至1960年代初,中国西南西北地区发生了一场惨烈战争,其涵盖地域为藏人世居之西藏三区,即今之‘西藏自治区’和‘周边四省藏区’。交战双方一边是拥有现代武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和地方军队,以及受过军事训练的武装民兵,另一方是以土枪步枪刀剑为主的藏区农牧民、僧侣、少数政府官员和部分藏军。”

身为藏人,感谢李江琳对那段历史的研究和揭露。虽然实质上那发生的不是“战争”,而是屠杀。另外,实质上那也不是在“中国西南西北地区”发生的,而是在属于藏人的图伯特三区——安多、卫藏和康——发生的。

正如藏学家、印地安那大学教授Elliot Sperling先生在关于那段历史的最新文章《死亡统计》(The Body Count)中指出的:“在大约1950年到1975年期间,图伯特是否存在群体死亡事件是一个无需争论的问题……由于无法自由获得中国方面的纪录,精确的死亡数字也因此不得而知。但是发生大屠杀的事实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文章所附的三张白骨森森的照片是大屠杀的证据,是在康区囊谦(今被划归青海省)新近挖出的乱葬坑拍的,当地人说这是1958年遭屠杀的藏人僧俗遗骸。另有1982年中国在人口普查后绘制的“性别比例图”,结果呈现的是:“在整个图伯特高原普遍的存在男女比例失衡,而事实上,唯一能解释这种不平衡的原因只能是暴力斗争。在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图伯特高原是范围最大的一片突出地呈现为红色的区域,在这个地区女性人口数量一直高于男性。”

我在与安多族人谈及过往现今时,无论老人还是年轻人,总会提及“阿居阿皆”(1958年的意思)或“阿皆”(58年的简称)。1958年前后,中国军队和政权在整个图伯特尤其是安多造成波及到每一户藏人家庭的灾难,深深刻在藏人的记忆里。甚至,连文化大革命也被说成“阿皆”。“阿皆”是所谓的“解放”之后一切灾难的集合。

而李江琳女士对新唐人电视台这样说:“至于在西藏,在这个地方发生的战争,实际上是中共建政,构建国家权力的一部分,它所发生的一切,跟内地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新唐人电视台总结:“李江琳向本台记者表示,共产党对西藏人民的暴力镇压和摧毁信仰,其实跟它对内地汉族人民所作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所谓‘汉藏矛盾’,实质上是‘共藏矛盾’。”(李的原话是“共藏问题”)

对此,我完全不能同意,二者当然有本质的区别——在所谓的“内地”,发生的是中国的内乱,而在西藏发生的一切,却是中国的侵略和占领。如果这二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那么毛泽东所说的“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就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侵略、占领与殖民都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另外,将屠杀与反抗说成是“共”与“藏”之间出了“问题”或有了“矛盾”,这是不是说得过于轻巧,以至于成了对真相的回避?难道我们可以将法西斯纳粹对犹太人的灭绝性屠杀,说成是“纳犹问题”或“纳犹矛盾”吗?

长期以来,汉人民主派人士始终坚持这一点:西藏不存在民族压迫,有的只是共产党政权的压迫,而这种压迫对藏人和汉人是一样的。透过他们这种固执的、不由分说的坚持,让人看到的是对“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一部分”的官方说辞披上民主面纱的重复。正是在此,存在着和藏人对历史认知的根本分歧。然而让藏人不免心寒的是,在汉人民主派的这种叙述中,几乎从不在意藏人的看法,似乎只要是站上民主的制高点,就可以把帝国心态的大中国意识再度强加给藏人。

2012-11-1,写于拉萨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40 条评论:

  1. 仅从逻辑去讲,如果只是共藏问题的话,那共产党之前中藏就没有问题了?
    对于五十年底到六十年代初的那段历史,如果仅仅说是屠杀,那就忽略了藏人,包括四水六岗以及零散的各地反抗力量的历史存在。如果把那段历史和纳粹对犹太人的历史相比较,也有不合适的地方。纳粹是专门针对所有的犹太人,以清除一切犹太人为目的,而中共在藏区并没有做绝到这种地步。如果说这是一场实力极不均衡的侵略交织着在部分地区的大规模定点屠杀,或许更确切。
    西藏问题的实质,并不仅仅是制度和当局的问题,还有汉民族数千年来的大一统的文化基因。后者比前者更难以解决。可惜很多汉人知识分子难以意识到这问题,这也难怪,这是他们的自我思维的盲区。

    回复删除
    回复
    1. 呵呵,五十大板。

      说是屠杀,并非忽略包括四水六岗及各地藏人的反抗。但无论武器还是人数,悬殊太大,反抗也被屠杀。正如当年荣赫鹏率英军侵藏,藏人也有反抗,但在英军的枪炮下,反抗也被屠杀。更早赵尔丰屠戮乡城,难道桑披寺僧俗民众没有反抗?还是被屠杀,而且是大屠杀。

      之所以提及纳粹对犹太人的历史,并未画上了等号。而为的是突出纳粹与犹太人的关系,并非是“问题”或“矛盾”。 我更应该举例的是日本侵华那段历史。应该把这句话改为:“难道我们可以将日本当年侵华时对中国人的屠戮,说成是‘日中问题’或‘日中矛盾’吗?”

      删除
    2. 侵华战争并没有说成是侵华屠杀,日本侵略中国,也只是一个侵略战争,并不是一个侵略屠杀,尽管有屠戮。这就是一个具体事件和整段长历史的区别和联系之所在。这段历史是一段持续了较长时间的过程,之间还有在木斯塘为据的长期斗争,所以也是说“这是一场实力极不均衡的侵略交织着在部分地区的大规模定点屠杀,或许更确切”的原因。

      删除
    3. “部分地区”?是一小部分,还是大部分?还是全部?全藏区有哪一块地区是得以侥幸躲过?

      删除
    4. 如果说屠杀,应该是对所有的藏人实行屠戮,这样的真正屠杀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康和安多的一些地方是发生了,那是一场不管男女老少的“通则赛”(见则杀)的灭种屠杀。这样的屠戮点在全藏区都有涵盖,但因此说全藏区都推行了屠杀又似乎不确切,这就是我说“部分地区”的原因。日本侵华,是战争,伴随有屠戮。而纳粹杀犹太人,不是战争,是屠杀。这就是两者的区别。

      删除
    5. 看来,我更应该举例的是日本侵华那段历史。应该把这句话改为:“难道我们可以将日本当年侵华时对中国人的屠戮,说成是‘日中问题’或‘日中矛盾’吗?”

      删除
  2. 维色啦,您指出的这个问题非常及时、到位, 一针见血!在历史问题上,我们绝不能客气、妥协、含糊不清!这正是尊者虽然提倡中间道路,但绝不放弃西藏在历史上独立于汉地的事实的所在。应谨慎接触和对待汉人民主人士,以不至于一九三五年红色汉人的花言巧语(即战后民族自决的承诺)重蹈覆辙。changtangherder

    回复删除
  3. 各位请注意:在此"红色汉人"不等同于共产党。"红色"是修饰"汉人"的定语,主体仍是"汉人"。changtangherder

    回复删除
  4. 初看李江琳的东西,似乎是在替西藏人说话,再细看,又发现,她并没有触及中共的底线,看来这就是李江琳可以在中国和西藏流亡政府之间如履平地的密秘之一。

    回复删除
  5. 必须承认,李江琳的书有一定的负面作用,比如,她在梳理那些历史资料的过程中,夸大了她自己的发现而遮蔽了别人的贡献,这一点,从她的新书题目:《.....青藏高原上的密秘战争》就可看出端倪。应该说,对那些不了解西藏历史的人,这是一个不小的误导。

    回复删除
  6. 唯色阿佳指出得对,顶。lhamo

    回复删除
  7. 常看到唯色啦纠正外媒对西藏的报道中在重要的细节上的失误——而这些失误往往是因为消息来源即流亡西藏政府的失误,以至于失误像传染病一样,感染了不少人。这是弱小的个人以一己之力,在同包括了流亡西藏政府与媒体的不负责任叫真儿,是把西藏的利益看得比自己的一切都重要。

    现在,唯色啦又及时地纠正被热炒的汉人作者李江琳在西藏问题上的大一统观点,直率地说,李江琳女士对西藏的认识还处于浮萍阶段,只是自己把自己说得神乎其神罢了,也就是忽悠那些不懂西藏问题的汉人吧。正如推特上有推友指出,“汉藏表面看似所受的压迫来自同一个源,但稍做比较后很容易分辨出两者的不同。汉人痛恨的是当前的统治阶层,只要统治者愿意改革几乎所有人都会赞同。但藏人不仅痛恨统治者,也痛恨夺走他们资源的汉人。这是汉藏问题,长期被共藏问题掩盖,唯色提前揭开而已。”

    回复删除
  8. 脸书上也有台湾人对李江琳的所谓“共藏问题”一番话发表评论说:“這種論述好可怕。就好像中國漢人知識分子有謂,台灣的民主是中國的對鏡,若是台灣獨立,則台灣的民主就和中國不相關了,出現如此的吊詭。言下之意就是說,「為了台灣的民主與中國相關,所以台灣怎樣民主也必須是中國的一部分;若台灣不屬中國,則即便台灣民主,中國也有合法性侵略台灣」。總之,鬼話連篇。”

    回复删除
  9. 李江林在印度新德里的一次记者会上,她是第一个发言。她说,西藏问题是中国问题的一部分。她还没说完,主持人因为听众中有人问啥,她的发言暂时中断。不到一分钟,主持人请她发言,她又重复说西藏问题是中国问题的一部分。主持人对她的的暗示毫无作用。我们要问李江林,西藏什么时候是中国的一部分?请拿出证据。参加这次答记者问的还有英国的德庆班巴,拉玛杰。

    回复删除
  10. @degewa 在拉萨只跟两个司机攀谈过, 一个来自重庆一个来自河南, 都说藏人“什么宗教, 就是迷信!愚昧!”。他们对中国政府也有意见, 认为政府对藏人“太优惠了”。 ——我是汉族,我也听过出租车司机类似的说法,甚至说:对他们(藏人)优待,惯坏了故而不听话;干脆啥也不管,来些狠的,看他们还闹不闹。
    有些出租车司机还自以为自己见识广,实际上却是心底里只知道挣钱,纯粹一个守财奴。
    我曾经对08宪章很是围观,没看到“民族自决”觉得很是奇怪。共匪的苏维埃宪法大纲就有这样的说法:十四条、中国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
    曾经在疑惑:难道今天的民主派在某些方面难道连先前的共匪都不如吗? 后来仔细想想,我们母亲一辈的很多人就是共匪的帮凶,助纣为虐的——即便是我父母,又如何呢?师父曾经说过,“杨佳是他母亲出卖的”。所以刘晓波担心“民族自决”得不到多少人认同,也是有原因的;但个人觉得,还是“不同道者不相与谋”,除非如同共匪那般搞什么统一战线;当然了,必要的包容也是要有的。今天的共匪就不用说了,甚至就是孙中山的大中华观念,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大一统的观念,也许自周朝以来,就已经深深的如同烙印一般刻在普通人的潜意识中,难以变迁。如今又值末世,魔强法弱,魔王掌握政权为所欲为,真修道士寸步维艰,世间好人备受排挤,恶人歹人纷纷当道。当魔王掌握国之神器,个人认为与其放任其为非作歹,不如索性先瓦解来得更有效。
    我虽然不认同共藏问题,也支持“民族自决”;但是唯色姐,是否应该更加慎重的考虑下汉藏问题呢? 当然了,如果说作为侵略者一方的百姓,却指望被侵略者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似乎是说不过去的。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走在前面的,我没法指望不大用心甚至是不大了解的人,即便是我的同族。而我自身,也是难以自立,情似懦夫的。如果藏区的情况,唯色姐你不说,相信外面的人知道的很少;而唯色姐你看得更清楚点,我想大家也能了解得更清楚点。我自己如没有上师的言传身教,也会蒙在鼓中,虽然未必明地里支持,但那种细微的影响必然存在——如幽灵一般的时代烙印。
    唯色姐是将藏族人自己的心声真实的表露出来了,给我的感觉,真的很真实。我们也有看到到处是红旗,道友间私下说过:你们看到那些红旗了吧,那是表示被占领了。平常看到到处红旗飘着,我心底里也很不是滋味,甚至痛恨同族的那些助纣为虐者。
    虽然不是同族,却也同道吧。想想好不容易背井离乡来到圣地,到处都是恐怖,结果连个求法听法的地方都没,何其可悲。藏族呢,明明是自己的地盘,外地的藏族却连到拉萨的自由都没,更无法奢求在此闻法。如果说只是不能讲法也就罢了,修行好而不愿意依附于他们的上师,好多被排斥走;而一些愿意依附于他们的,则被委以重任。但还是不放心,就又建立了一些机构保证来这些人完全服从组织。现在寺庙有寺管会管着,据说每个村都有驻村工作组。。。
    唯色姐,说了这么多,自己也感觉乱乱的。哎,现在自己还是为了生活奔波,没干好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师父曾经说过,魔鬼也会打经济牌。或许,自己也是没能逃脱吧;看过商君书,才知道原来有很多专门用来统治百姓的妖魔策略(霸道——如何成就霸主的方法):辱民、贫民、弱民、壹民、壹教、以奸驭良、发动战争转移矛盾(毒输于外,患解于内)。

    回复删除
  11. 汉族人有中国意识,藏族人有西藏意识,所以说,汉族人和藏族人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无解的,大家应该放弃幻想,斗争到底。

    回复删除
  12. 日本侵华和汉人侵藏本质上没有区别。 同样纳粹屠杀犹太人和汉军屠杀藏人本质上也没有区别。历史是一个谁也无法改变的过去,佛陀都没法改变。李江林在寻找汉藏都能接受的中间道路的使命去写作时, 历史的真相已经大大地折扣了。中国人可以说日本以前侵华了,以前屠杀中国人了。藏人的感受也是一样的。 真正的历史不在书本里。因为书是复杂的大脑写出来的。 而真正的历史在人们的血液里面。

    回复删除
  13. “当铁鸟在天空飞翔时”是书名。 就像书名用的藏人的预言内容一样,1951年中国人拥有飞机和卡车时,藏区才落入了汉人的管控。但是看书的大概内容,这个预言为什么起书名?无语。

    回复删除
  14. 民族矛盾一旦激发,是没有和平解决的可能的,只有压服,反抗,消灭,独立这几种可能,无论藏,维,蒙,汉都应该放弃和平解决民族矛盾的幻想。

    回复删除
  15. 共藏问体听起来把责任推给一个即将灭忘的政党。党没有了,责任也没地方去追了。 有点象杀人不怪人,要怪心魔的说法。

    回复删除
  16. 关于群体屠杀,我看到一些报道对我的震动不太大,我有个感觉就是资料太少,也没有到现场调查。就我所知都比这些报道要多,而且,在屠杀中发生的一些故事人物也听老人们讲过。很多老人们都去世了。有些还活着,如果,再晚调查就来不及了。这种调查要有个周密的计划。而且,要有实力,要不很难的。

    回复删除
  17. 以前,他们讲"只要不独立,一切都好说"。
    就目前按我们藏人的文化,语言,宗教,等等一切的灭亡速度来看,"只要不独立,一切都难说"。
    要是,不独立,完全自治简直是不可能。
    要求独立的目标,比要求自治的目标,要容易实现。原因,承认历史实事求是,侵略就是侵略。这样在国际上也有很多支援者。我有个朋友一直支援印度的藏人难民很多年。在Ta的心目中西藏是被侵略的。后来,提到自治后Ta告诉我,ta找不到奋斗的目标。感觉ta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了。我们失去了许多草根支援者。藏地的人以前有个明确的目标,现在,也有很多人很失落。现在的这种路线就好像,儿媳在说婆婆的坏话,你把自己当婆家人,这个婆婆还不领情.说你有二心。你都嫁到婆家了。又要求,这么多。当然,你的所有要求都要看婆婆的脸色。以前,在你还没有嫁到婆家前,婆婆还担心你会不会嫁到他们家。现在,婆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当然,西藏文化语言每天都在一点点的消失,我们为了这些迫在眉睫的事,有很多妥协。但是,妥协似乎更加助长了邪气。我们生存的环境更加恶劣,破坏也更加的加快了速度。。。我们是不是从新考虑一下策略,坚持原则,回到实事求是的原则,坚持我们原有的真理。与侵略者做完全彻底的斗争。
    抽到断水水更流
    总之,不看好自治。持我这种观点的人很多。

    回复删除
    回复
    1. 没错,族群的种族自治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实现,种族自治的最终目的也是独立,否则为什么要排他的种族自治?要么独立,要么灭亡,只有二选一,这是被人类历史所证明的

      删除
    2. shi de . wo de tong bao
      wo men yao rangzan independant
      zhi you zhe yao
      da jia cai you tong yi de mu biao

      删除
    3. rangzen - indépendant
      not free . on a besoin de indépendant

      删除
  18. 网上说李江琳采访了很多西藏人,走访了很多西藏难民点,还有西藏境内的一些地方,让人不解的是,这一切都没有让李江琳女士看到西藏被中国侵略的事实,也真是铁石心肠了。看来,那些给她提供资料帮助过她的西藏人,仅仅当了一次道具而已。

    回复删除
  19. 图上明显是牦牛骨头

    回复删除
    回复
    1. 不管是藏人的骨頭還是犛牛的骨頭,都是佛教中諸有情衆生的骨頭。共匪五毛根本無脊椎,沒骨頭,嫉妒也沒用。

      删除
  20. 现在出版一本书,是很容易的事。出版的书如果没什么价值,我们更本不用理睬。但是,话说回来,作者本身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者因为恐惧说一些违心的话。但是,本书要是还有一些价值,作为我本人是欢迎的。实际上我是没看过这本书。
    抽刀断水 水更流

    回复删除
  21. 中国要想成为世界大国,要想受到世人的尊重,首先要解决人权问题。 解决人权问题,要从解决汉藏问题着手很重要。藏人的自焚事件震惊了世界。而汉人的泠漠更震惊了世人。世人对一个军事经济上越来越强大的同时精神上越来越泠漠的民族怎么看待呢?要回归人性吧,为什么汉藏间有这么大的恩怨,也许藏人有拯救汉人灵魂的义务。您们想想小月月事件吧,好好想想。

    回复删除
    回复
    1. 汉藏之间没有问题,而是中国人和一些要独立的藏人之间有问题,要么独立,要么被消灭,其他的都是扯蛋玩。 中国成为世界大国也不需要什么世人的尊重,BBC统计,世界各国对中国的好感度还超过美国呢。

      删除
  22. 唐丹鸿在《康藏岗托协议》一文中,没有点名批评的那位把西藏问题说成官逼民反的人士,应该就是指李江琳吧?我曾经在推特上看到了那段官逼民反的争议。

    回复删除
  23. BBC统计,哪个五毛又在愚弄别人。持美国护照免签国有130 而中国只有18 是那些人权状况很差的北朝鲜之类的国家。言归正传,汉藏之间有问题,问题的根源就是藏人不想被消灭,不管什么方法,就是不想消灭。

    回复删除
    回复
    1. 汉藏之间的问题是汉族人要中国土地统一,公民不分民族,人人平等。

      删除
  24. 中国有公民吗?公民可以行使自己的权利吗?你认为自己是公民吗?行驶过自己的权利吗?没有,你只是为了特权阶级服务。要吃饭吗,没办法,五毛也是钱。老外说:It's better than nothing 别说汉族人要怎么样怎么样,小月月不是汉族的娃娃吗?十几个人没人关心,烂到这个程度,谁能指望人人有平等。谁能指望公民不分民族。

    回复删除
  25. 没办法,中国人口中的92%多是汉族身份,中国的事情,只要大部分汉族人认可了,那么,就会成为法律,政策,其他族群就只能服从,不服从的后果就是被消灭。在中国,和汉族人群发生民族矛盾,必定不会有好下场。

    回复删除
  26. 共产党是把汉藏问题加深了,恶化了。民族问题说到底就是阶级斗争问题的毛泽东,总结了中国想拥有西藏的梦现实化了。“民族问题”是“阶级斗争”就是对西藏的侵略合法化了而已。

    回复删除
  27. (转rfa下评论一篇)

    唯色還沒有讀過書,就憑媒體報道作出這樣的評論,太心急了一點。

    至今為止,大概只有臺灣和香港讀者來得及讀完這本書。讀過以后評論更好一點。我剛好有機會讀了李著,覺得唯色對李著的評論,實在是草率了。對別人的研究成果,不可以這樣的。唯色自己也是一個作家,難道看不出一本學術著作的價值嗎?

    戰爭還是屠殺,要講事實,講證據。李著揭示其戰爭規模,用了大量資料,同時也不止一次指出,這種沖突有屠殺的性質,這一點也用資料和證據來說明。事實上,實力不對等的戰爭,常常也是屠殺,古今中外的例子很多。唯色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你的意思是不是說,這是屠殺,就不是戰爭?那你就要用資料來證明這不是戰爭,來反證李著的資料不能證明這是戰爭。光說這是屠殺,并不能否認這也是戰爭。李著事實上也多次說,這里發生過屠殺。唯色的指責,不在點子上,讓人莫名其妙。

    再說這發生在中國西南西北還是發生在傳統西藏三區,李著在前言中特地用相當篇幅解釋這兩種說法的含義和問題,特地說明為什么書中用了藏區這樣一種說法。在《1959拉薩》一書中也對西藏這一概念作出類似的解釋。李著這樣的態度是嚴謹的,是當代國際藏學界都能接受的。唯色的意思是不是說,西藏三區就是西藏三區,不是中國的西南西北地區,你個人可以這樣認為,可是作為研究者和一本學術著作的作者,李著的解釋更有利于理解和交流。事實上,李著中有大量注釋是注明事件發生的地點,在藏人回憶中叫什么,而現在是什么地名。可以想象,這樣做是要花費很多時間精力的,但是意義非常大,查明和指出這些地點現在的名字,這就是一種證據,等于說,發生這些事情的地方是某部落,就在那里,就是現在的某省某縣某鄉的地方,這就從地點上證明這些事情曾經發生過。而且,這非常有利于后來者的研究。唯色可以說,我只認準這是發生在西藏三區的某部落,不承認那是在中國的西南西北地區,但這只是一種態度一種立場,不是研究,這種態度和立場沒有提供任何新的結論和資料。

    至于共藏問題還是漢藏問題,也要用資料來證明。漢藏之間是歷來就有問題,但是,李著敘述的56-62發生在藏區的事情,和傳統漢藏問題顯然不同。李著研究的是限定時間段內的史實,要揭示其背景和原因,用大量資料揭示中共的決策過程。這是李著的重要價值所在。在此研究基礎上,指出這是中共在藏區建政所決定的,具有共產黨人革命的個性,所以說是共藏問題。事實上,56-62所發生的事情,其共產革命的特性是明顯的。當然,你仍然可以說這是漢藏問題,因為漢人若不來,這些事情不會發生。但是,這樣假設并沒有揭示新的東西。一本學術著作,其意義是能拿出新的資料和新的結論來。

    打一個比方說,納粹德國在上世紀給全世界特別是西方世界造成了極大的災難,德國當時的排猶和戰爭,是全民族參與的國家行為。但是,作為學者來研究并從中讓德國人和全世界吸取教訓,就要用事實來揭示,那是怎么發生的。所有研究都證明,那些年德國發生的事情,和納粹的意識形態有關,甚至更具體地說,和希特勒個人以及納粹黨的幾個黨魁個人有關。揭示這樣的細節,指出其納粹本質,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它并沒有因此為德意志民族本身的問題開脫。反過來,如果說,因為這些事情是德國全民參與的行為,所以這是德意志民族的問題,因此那不是納粹的問題,這樣來區別納粹問題和德意志問題,才是為納粹開脫。同樣,因為漢藏之間有問題,就認為那不是共藏問題,對揭示西藏問題的共產黨革命之本質視而不見,那豈不是在為共產黨在藏區的作為開脫?那豈不是正中大漢族主義者和國家主義者的下懷:既然這是漢族的民族利益所在,既然這是中國的國家利益所在,所以共產黨在藏區的所作所為有天然正當性,符合民族利益和國家利益,誰上臺都會那么干,而且是不得不那么干的。

    李著用資料細節揭示那些年共產黨高層決策的過程,指出其共產黨革命的特質,指出這是共藏問題,不是籠統的漢藏問題,正可以反過來說明,漢族即使是為了自己的民族利益,中國人即使是只顧自己的國家利益,也不必、不應對藏族那樣做。指出其共藏問題的本質,意義就在這里。

    回复删除
  28. “战争”和“屠杀”都不是价值中立的词,使用一个或另一个显然有不同含义。具体应该使用哪一个,则要考虑是否有相应的证据去支持。唯色转引的李江琳的那句话概括了她为什么会以“战争”一词加以定性,因为她的研究显示,“交战双方一边是拥有现代武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和地方军队,以及受过军事训练的武装民兵,另一方是以土枪步枪刀剑为主的藏区农牧民、僧侣、少数政府官员和部分藏军。”书内提供的史料能否支持这一点,我们只有读过书才会知道。仅仅因为史柏岭用了“大屠杀”这个词,并不能说明什么。那个年代藏人存在群体死亡,也并不是史柏岭和李江琳的分歧。

    至于对“中国西南西北地区”的“纠正”就更离奇了。唯色说应该是“属于藏人的图伯特三区——安多、卫藏和康——发生的”。我理解许多藏人不希望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心情,但1950年代中至1960年代初的西藏事实上就是中国版图的一部分。占领是一个事实,这种占领是否正当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否定这种占领的正当性,就不承认它曾经发生过,这是好奇怪的逻辑。要是当年的西藏不属于中国地图上的西南西北,那哪里还有什么西藏问题?

    李江琳提出的“共藏问题”这个视角,其实更能解释从40年代至今的一些事件和现象,比如那批曾经被共产主义吸引并至今仍为共产党服务的藏人,再比如当一般汉人中连续掀起藏传佛教热时共产党政府依然对包括藏传佛教在内的所有宗教保持戒心。任何复杂的历史政治事件,都不会只有单一视角,李的“共藏问题”和一般认可的“汉藏问题”并不矛盾,甚至可能是互相补充的。

    而李江琳所说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是从一个建政的共产党的角度说的,只要她的书能用史料证明,共产党在对付藏人地区的时候没有和他们对付汉人地区时有什么本质区别、共产党在占领西藏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侵略者,那么这个说法就成立。唯色却还是只顾价值判断不顾客观事实,主语也没搞清楚。李江琳的这个说法如果得到了史料的支持,也并不能说明毛的那句话就对了,两者之间没有任何逻辑联系。

    最后这段话锋一转,笼统地评价起了“汉人民主派人士”,这一竿子实在是让人寒心。且不论李江琳作为一个独立学者,向来就不是什么“民主派人士”,就算是海内外的汉人民主派人士,各人对西藏的理解程度不同,见解也不一样。如此随意地给一群人笼统贴上标签攻击之,不负责之至。后面的归纳都是建立在对作者的误读和肆意延伸之上,让人读不下去。

    这篇一无是处的文章,本来读完就已经是浪费了宝贵的生命。但原谅我还是忍不住回了这些许多关心西藏的海内外藏汉人心里都明白却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已经选择对你敬而远之因此不愿说的话,只是不想看到话语权就被这些傲慢和偏见夺走。

    最后请允许我也话锋一转,评价一下“某些藏民族主义者”:你们和中共、汉民族主义者一样,都是中国和西藏的大敌。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