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星期日

神山被挖,水源被污,人民铅中毒——来自塔尔寺僧众及信众的呼吁书

被污染的塔尔寺周围地区

在塔尔寺寺主阿嘉仁波切的回忆录中见到的几个时代的塔尔寺全景


神山被挖,水源被污,人民铅中毒……请关注这封呼吁书,来自一位藏人的博客——宗喀王的bloghttp://zongkawang.tibetcul.com/126315.html


塔尔寺全体僧众及周边信教群众的亟待呼吁书


国务院及省市县级有关领导部门:

塔尔寺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更是藏传佛教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圣地也是国内外闻名的旅游景区,本来我们塔尔寺的地貌由门担峡和拉莫日神山等自然组成八瓣莲花形状非常神奇,造成当地水美山美地美人美的人间美景,神山神水滋养着当地各族人民。

而且拉莫日是拉莫护法神的道场在信徒心中非常神圣,门担峡有明长城的历史遗迹也是历史上的军事要地有一人把关万人莫敌之说,门担峡的神水是塔尔寺活佛僧众和周边十多个村子的生活饮用水共计上万人在饮用此水。

但是近年来塔尔寺周边修建甘河滩工业园,引进西部矿业冶炼厂、青海盐湖海纳化工有限公司、西钢矿业有限公司、青海顺翔矿业等企业在塔尔寺神山拉莫日门担峡等处大规模开矿取石,严重破坏地貌环境,山形水系,污染水源,毁坏植被。06年就发生铅污染致使当地上百孩童铅中毒,此事到如今都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高污染乱采乱挖等粗放经营模式给老百姓带来了惨痛的灾难,当地村民多次阻拦挖矿要求不要破坏神山还到塔尔寺请求寺院出面保护,寺管会也向上级反映打报告反映了情况,一直没有答复,从今年情况更加严重尤其从5月份到7月两个月来寺院和当地周围八个村的水管里流淌着被严重污染的浑水伴有泥浆而且恶臭,喇嘛和当地居民们由于饮用了这样的脏水发生了恶心干呕身体困乏无力迷糊水肿还有人生病住院等现象,6月22日喇嘛代表们拿着被污染的水到湟中县委反映并抗议企业毁坏神山污染水源导致喇嘛喝水难。县委当时责令县环保局取样化验,6月29日出化验结果环保局通告喇嘛此水被污染建议不要饮用。

塔尔寺周围引进的高耗能企业,开矿取石,破坏神山体系,地理风貌,历史环境景观受到影响;高污染企业,排放毒气灰尘,蓝天秀水不在空气浑浊质量差,严重制约湟中乃至青海旅游经济的长足发展。缺乏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与可持续发展规律相违背,熟视无睹的开发商以牺牲环境代价而敛财的行为已经严重的伤害了僧俗百姓的宗教感情,不利于民族团结进步,不利于藏区稳定与和谐,不利于当地民生经济发展,不利于可持续发展战略。

由于这次水源被严重污染神山被破坏引起塔尔寺僧众及周边信教群众的强烈不满,亟待呼吁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恳请党和政府严厉制裁三家企业请把塔尔寺周边的高污染企业甘河滩工业上新庄水泥厂等搬迁出去还塔尔寺一片蓝天绿水干净的大地,请出台保护塔尔寺八瓣莲花山自然遗产措施,正确做好保护国家重点文物的职责,保护好民族文化遗产,保护好佛教圣地。坚决予以制止乱采乱挖的恶劣行径,塔尔寺僧众和信徒们强烈要求马上停止对拉莫日神山门担峡的开采,请尽快清理好被污染的水源尽快给寺院及村民提干净水还要给已经喝过这次污染水的僧俗大众做身体检查。

2011年6月30日,星期四。

又及:2011年7月13日 今天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受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委托带领卫生部环保部矿务局的一行20多人到塔尔寺管委会听取僧众意见,此呼吁书我亲自给国家宗教局局长手中。


附一:宗喀王的博客还转载了两篇新华社记者报道青海湟中铅中毒的可怕现状,然而留意到报道的时间,竟然是2006年的报道,距今已经五年过去,可是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令塔尔寺的僧众与周边民众一起上书北京,呼吁解决这危害生命、破坏生态的大问题。

青海湟中铅冶炼企业导致学生血铅含量超标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3月29日10:33 新华网
  
新华网西宁3月27日电 (记者任晓刚) 在西部矿业铅业分公司经保部工作的党全林带着女儿党小青到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检查身体时,惊讶地发现女儿血液中的铅含量超标5倍多:每升血液中的铅含量达到327微克。这表明,党小青已经中毒。
 
去年底以来,青海省湟中县甘河滩工业区连续查出儿童血铅含量超标、中毒。
 
学生血铅含量超标惊人,湟中人心惶惶

党小青铅中毒的消息传开后,甘河滩地区部分家长带着孩子赶往医院,结果是许多家长都得到了一个让他们寝食不安的消息:孩子血铅含量超标。
  
记者在位于甘河滩的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铅业分公司的家属区采访时,刚下车就被十几个人围住,大家七嘴八舌地诉说自家孩子的微量元素化验结果。采访中,还有人不断涌来,人们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西部矿业公司甘河滩工业园幼儿园负责人严有香说,这个幼儿园的孩子血铅含量最高的达到了444微克/升。从湟中县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这个幼儿园收取的化验报告看,所有儿童体内的铅含量都超标。
 
共有322名学生的甘河中学,一些学生在铅中毒的说法传出后也到医院做了化验。学校抽查了26名学生的检验结果,学生血铅含量无一例外全部超标,其中血铅含量最高的宏祥同学为466微克/升。
  
导致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罪魁祸首是集中在这里的几家铅冶炼企业。村民们告诉记者,村里的近200名儿童到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也是所有儿童的血铅含量超标,最高的达到了502微克/升。
 
除了儿童以外,当地企业的一些职工也被检验出血铅含量超标。西部铅业公司甘河电铅厂电铅车间主任马国兵,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电铅车间工作,前段时间带儿子到医院检查时自己也顺便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他的血铅含量竟然达到了601微克/升,超出正常标准12倍。
 
当地居民的焦虑:“我们该怎么办?”
  
由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印制的预防铅中毒宣传册载明:人体血液含铅量小于50微克/升时视为安全,大于这个数值时就为铅中毒。铅中毒会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和造血系统,损伤胃肠道功能,影响少年儿童的生长发育,最为重要的是会影响人的智力发育:每升血液中的铅含量升高100微克,人的智商就会下降6到8分,而极重度铅中毒还会导致死亡。
  
由于铅粉尘游离在离地面1米左右的空气中,所以儿童更容易受到伤害。
  
8岁男孩李玉鹏的家长说,一段时间以来,他发现儿子早晨上学时经常忘记带书包,有时候早晨要上学了才想起来头天的作业还没有写完。他把儿子带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李玉鹏血铅含量达到了408微克/升。
  
元山尔村的村民们告诉记者,村民卢占强2005年9月得了一个孙子,这个婴儿3个月仅长了500克,远远低于正常的发育速度。
 
村民们还说,因为污染严重,村里的大批牲畜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病状,有些已经死亡。当地铅中毒的消息传出去以后,村民家养的奶牛挤出的奶就再也卖不出去了,育肥的牛羊也没人敢买。无奈之下,村民们干脆不再养牲畜。就连地里的庄稼也受到了影响,以往这里的土地亩产在300公斤以上,而现在只有100公斤左右。
  
在甘河滩工业区,记者见到在大约2平方公里的地面上集中了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铅业分公司卡尔多冶炼厂、西部铅业甘河电铅厂、西部铅业甘河滩粗铅厂等4家铅冶炼企业,而且还有新的企业正在兴建。
  
在甘河滩采访时,记者经常听到居民们发出这样的质问:“我们该怎么办?”据了解,当地企业和农村的居民有4000多人,一些家长已经将孩子转移到了湟中县或者其他地方的亲戚家,没有“出逃”门路的居民只能继续忍受污染的危害。
  
副县长的解释:“把美国的标准用在中国,显然不合适”
  
2005年12月,记者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了湟中县甘河滩地区严重铅污染问题。在上级的干预下,当地政府停建了新的冶炼厂,停止了西部铅业甘河滩粗铅厂的生产。但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铅业分公司卡尔多冶炼厂、西部铅业甘河电铅厂仍在继续生产。当地居民们说,这是两家时间最长,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每到夜晚,就排放出大量的粉尘烟雾。
  
采访时,当地各级政府机构的负责人对甘河滩的污染问题闪烁其词,讳莫如深。就连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负责人也如此回答:我们得到了通知,不能向记者发表言论。
  
在几天的采访中,湟中县副县长白青光是唯一接受记者采访的领导。他说,“铅中毒”是错误的,定义为“铅吸收量高”比较合适。白青光认为,目前采用的都是美国的标准,“把美国的标准用在中国,显然不合适。”但这位副县长在解释为什么还有企业在继续生产时说,因为那两家企业的生产程序“符合欧洲标准”,“在欧洲可以生产,在我们这里当然也可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甘河滩污染事件曝光后,当地政府对周围12岁以下的儿童进行了血铅含量普查,但家长们至今没有拿到化验结果,有关部门也没有向当地居民公布过

空气污染状况。
  
因为污染问题,湟中县一位副县长和环保局长被免职,但当地居民并不对此感到宽慰,因为问题并未得到彻底解决。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青海湟中:铅中毒梦魇何时了?
《四川日报》2006年03月28日

  惊愕!整个幼儿园的孩子血铅含量超标,26名学生化验,铅含量无一例外全部超标……罪魁祸首是集中在这里的几家铅冶炼企业
  在西部矿业铅业分公司经保部工作的党全林带着女儿党小青到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检查身体时,惊讶地发现女儿血液中的铅含量超标5倍多:每升血液中的铅含量达到327微克。这表明,党小青已经中毒。
  去年底以来,青海省湟中县甘河滩工业区连续查出儿童血铅含量超标、中毒。
  
惊愕
  党小青铅中毒的消息传开后,甘河滩地区部分家长带着孩子赶往医院,结果是许多家长都得到了一个让他们寝食不安的消息:孩子血铅含量超标。
  记者在位于甘河滩的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铅业分公司的家属区采访时,刚下车就被十几个人围住,大家七嘴八舌地诉说自家孩子的微量元素化验结果。人们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西部矿业公司甘河滩工业区幼儿园负责人严有香说,这个幼儿园的孩子血铅含量最高的达到了444微克/升。从湟中县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这个幼儿园收取的化验报告看,所有儿童体内的铅含量都超标。
  共有322名学生的甘河中学,一些学生在铅中毒的说法传出后也到医院做了化验。学校抽查了26名学生的检验结果,学生血铅含量无一例外全部超标,其中血铅含量最高的宏祥同学为466微克/升。
  导致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罪魁祸首是集中在这里的几家铅冶炼企业。这些企业征用的都是甘河滩镇元山尔村的土地。村民们告诉记者,村里的近200名儿童到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也是所有儿童的血铅含量超标,最高的达到了502微克/升。
  除了儿童以外,当地企业的一些职工也被检验出血铅含量超标。

  焦虑
  由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印制的预防铅中毒宣
  传册载明:人体血液含铅量小于50微克/升时视为安全,大于这个数值时为铅中毒。血铅含量在100微克/升至199微克/升时为轻度中毒,在200微克/升至449微克/升时为中度中毒,在450至699微克/升时为重度中毒,在700微克/升以上为极重度中毒。铅中毒会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和造血系统,损伤胃肠道功能,影响少年儿童的生长发育,最为重要的是会影响人的智力发育:每升血液中的铅含量升高100微克,人的智商就会下降6到8分,而极重度铅中毒还会导致死亡。
  据在当地搜集空气样本的青海省环境监测站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铅粉尘游离在离地面1米左右的空气中,所以儿童更容易受到伤害。
  8岁男孩李玉鹏的家长说,一段时间以来,他发现儿子早晨上学时经常忘记带书包,有时候早晨要上学了才想起来头天的作业还没有写完。他把儿子带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李玉鹏血铅含量达到了408微克/升。
  村民们还说,因为污染严重,村里的大批牲畜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病状,有些已经死亡。当地铅中毒的消息传出去以后,村民家养的奶牛挤出的奶就再也卖不出去了,育肥的牛羊也没人敢买。不但人和牲畜得病,就连地里的庄稼也受到了影响,以往这里的土地亩产在300公斤以上,而现在只有100公斤左右。
  在甘河滩工业区,记者见到在大约2平方公里的地面上集中了4家铅冶炼企业,而且还有新的企业正在兴建。
  在甘河滩采访时,记者经常听到居民们发出这样的质问:“我们该怎么办?”。

  质疑
  2005年12月,记者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了湟中县甘河滩地区严重铅污染问题。在上级的干预
  下,当地政府停建了新的冶炼厂,停止了西部铅业甘河滩粗铅厂的生产。但还有两家厂仍在继续生产。当地居民们说,这是两家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每到夜晚,就排放出大量的粉尘烟雾。
  采访时,当地各级政府机构的负责人对甘河滩的污染问题闪烁其词,讳莫如深。就连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负责人也如此回答:我们得到了通知,不能向记者发表言论。
  在几天的采访中,湟中县副县长白青光是唯一接受记者采访的领导。他说,“铅中毒”是错误的,定义为“铅吸收量高”比较合适。白青光认为,目前采用的都是美国的标准,“把美国的标准用在中国,显然不合适。”但这位副县长在解释为什么还有企业在继续生产时说,因为那两家企业的生产程序“符合欧洲标准”,“在欧洲可以生产,在我们这里当然也可以。”
  甘河滩污染事件曝光后,当地政府对周围12岁以下的儿童进行了血铅含量普查,但家长们至今没有拿到化验结果,有关部门也没有向当地居民公布过空气污染状况,当地居民对空气状况是否安全,血铅超标应当如何防范和治疗等仍然是浑然不知。
  因为污染问题,湟中县一位副县长和环保局长被免职,问题并未得到彻底解决。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任晓刚(据新华社西宁3月27日电)

附二:我在网上找到的——

2006年学生集体中毒大事件
http://www.changsha.cn 2007年03月18日16时59分 星辰在线
 

一、青海省湟中县甘河滩工业区集体中毒事件

2006年学生集体中毒超过100人事件大盘点

  时间:2006年3月

  中毒人数:200人

  中毒原因:铅中毒

  青海省湟中县甘河滩工业区连续查出儿童血铅含量超标、中毒。甘河滩地区部分家长带着孩子赶往医院,结果是许多家长都得到了一个让他们寝食不安的消息:孩子血铅含量超标。

2006年学生集体中毒超过100人事件大盘点

  记者在位于甘河滩的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铅业分公司的家属区采访时,刚下车就被十几个人围住,大家七嘴八舌地诉说自家孩子的微量元素化验结果。采访中,还有人不断涌来,人们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西部矿业公司甘河滩工业园幼儿园负责人严有香说,这个幼儿园的孩子血铅含量最高的达到了444微克/升。从湟中县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这个幼儿园收取的化验报告看,所有儿童体内的铅含量都超标。

2006年学生集体中毒超过100人事件大盘点

西部矿业公司车间

  共有322名学生的甘河中学,一些学生在铅中毒的说法传出后也到医院做了化验。学校抽查了26名学生的检验结果,学生血铅含量无一例外全部超标,其中血铅含量最高的宏祥同学为466微克/升。

  导致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罪魁祸首是集中在这里的几家铅冶炼企业。这些企业征用的都是甘河滩镇元山尔村的土地。村民们告诉记者,村里的近200名儿童到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也是所有儿童的血铅含量超标,最高的达到了502微克/升。

  除了儿童以外,当地企业的一些职工也被检验出血铅含量超标。西部铅业公司甘河电铅厂电铅车间主任马国兵,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电铅车间工作,前段时间带儿子到医院检查时自己也顺便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他的血铅含量竟然达到了601微克/升,超出正常标准12倍。


3 条评论:

  1. 1959年之後

    1980年代,我在西藏地區訪問貧苦的農民,當地地處偏遠,並無中國官員。我在村子裡待了整整一周,住在村長家裡,他是當地共黨的頭頭,牆上還掛了黨的海報和證書,以茲證明。雖然村里已經立起電線桿,但是長期點燃牛產燃料冒出的煙,依舊熏黑了他的海報。他原本沒有土地,只是為貴族耕種的佃農,如今卻和十多名農民一起住在這個貴族的大宅里,而這名貴族則流亡到印度去了。

    在1960年代,中共把貴族貧瘠的土地收歸共有,由村民共同耕種。一張嘴只剩下幾顆牙齒的村長笑談當時的這個實驗。『我們平分一切,但是每個人都什麼都沒有,飢荒了幾年,那是先前貴族還在時,從未發生過的情況。』

    1980年代,鄧小平的改革改變了毛澤東的強迫公有,農民平分土地,各自耕種,國營的裙帶資本主義和大量外資,為中國帶來了財富,就連這樣偏遠的村落也修築的道路,豎起了電線桿,在城市附近設起了解放軍基地。共黨革命起落伏沉,而西藏的農民卻依舊耕種同一塊土地,依舊過著貧窮的生活。

    村長(姑隱其名,以茲保護)帶我到村里參觀,村中依舊沒有學校,他很難過地把附近一座寺廟的龐大遺址只給我看,這是文革時中國和西藏學生破壞的結果。

    我們在殘垣斷壁中徘徊之際,這名老人停下腳步摘了一朵小花,放在原本佛陀所站之處,如今卻因炸藥而半毀。『沒有人希望免費再為貴族耕種』他說:『但人人都希望中國人離開,達賴喇嘛回來。我們天天都為此祈禱。如果你能為我們發聲,請說出真相,我們沒有辦法。舊貴族很殘酷,我們不希望他們回來,但我們聽說達賴喇嘛表示,舊制度不會再回來了--他回來時,會帶來民主。中國人成了新貴族,他們比舊貴族更糟,我們只是渺小的螻蟻,任由他們宰割欺凌。』中國已經”解放“西藏50年,依舊不能澆熄西藏人的熊熊愛國烈焰,一般的西藏人已經學會不反抗、不抗議、不說話,他們學會如何求生存。

    我還在村里時,正好中共黨員由拉薩前來視察,他們優雅地走出豐田四輪驅動的越野車(Toyota Land Cruiser),一身潔淨,而且也無意弄髒自己。西藏的農夫滿臉堆笑,以長滿硬繭、宛如布滿石塊田地一般的雙手,為中國人披上早年西藏貴族所穿的絲袍,一名老農就如以往向貴族表示忠誠的姿態一般,彎腰以手作為馬鐙,讓一名肥胖的中國人可以踩過老農的手指,爬上犛牛。老農的手雖然疼痛,但還是強顏歡笑,好讓來自拉薩的貴賓覺得自在。中國人帶上以往西藏貴族長載的長綠松石耳環,配上有紅色長流蘇的絲帽,農民則以笑聲表示我們的同志情感。中國官員穿戴好衣帽,爬上順服的母犛牛之後,互相拍照留念。他們穿的是古西藏貴族在1950年之前參加節慶的禮服。

    拍完照片,我們朋友村長協助中國官員下馬,一行人回到公民們預先架好的美麗帳篷,村長開了一瓶啤酒,躬身為他的新主人倒酒時,抽空向我眨了眨眼睛。

    西藏的精神依舊存在,村長的微笑、誠實和樂天知命的態度--雖然他經歷了這麼多的絕望和羞辱,這是我唯一親眼看到的事實。只要西藏人能在頑石般的農田裡種出大麥,抱著一絲看到作物的希望,只要游牧民族能夠在高處的草地上放牧犛牛--只要這樣,那麼不論有多少艱難險阻,西藏的心泉都永遠會自由湧現。這就是為什麼當今中國要無所不用其極終結這一切的原因。

    摘自The Story of Tibet by Thomas Laird

    回复删除
  2. 唯色拉 您好
    我转载了您的这篇文章,我觉得很好,就把它转载到藏人文化网的博客里。
    我也说明了,转载Woeser 的博客,我没写您的汉字名。但是2天以后就被删除了。 我感到很气愤,无奈,叹气,再也不知说什么好。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