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星期五

彼此与共的命运




藏人画家丹增曲杰的作品《红色的笼子》。

彼此与共的命运

文/唯色

自6•26在广东韶关发生针对维吾尔工人的仇杀,迄今两个多月了,由此在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所引发的血腥事件接踵而至,逐渐演变为民族之间的冲突,甚至不断恶化。而7月5日,许多维吾尔人举着五星红旗走上街头,为的是昭显对这个国家与政府的认同,希望政府主持公道,并不是另有政治诉求。遗憾的是,当权者并没有做出理性的、向善的回应,类似去年拉萨从3月10日至14日先镇后暴的一幕,以更为激烈的惨象,在乌鲁木齐上演了。

当局对真相的掩盖、对资讯的封锁、对声音的控制是叹为观止的。它霸道到这样一个地步,全然不顾及如此一意孤行有多么地丑陋。难道一手遮天会是富有成效的吗?虽然可以令其民众大多数偏听偏信,但因此播下的仇恨、撕裂的伤口、迭出的悲剧,却也是害人害己的,至于未来,在这个多民族国家是否会有和平的前景,相信谁都不会心存乐观的。事实上,对于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不但被边缘化而且被噤声的维吾尔人来说,活生生的现实显然是冷酷的,非常不利的。

一位维吾尔知识分子对我说,无论如何,作为藏人的你们比我们要幸运得多,虽然你们与我们受着一样的苦,但你们获得的同情与支持,不但在汉人当中还是在国际社会,都要比我们多太多。而且,你们有一个伟大的、智慧的达赖喇嘛,这是你们最大的幸运。我理解并且赞同他的话。维吾尔人所怀有的挫败与无奈、痛苦与挣扎是我所熟悉的。去年3月以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藏人都有类似的感受。只是,在昏天黑地的日子里,藏人被妖魔化、污名化、标签化的程度,的确要轻于维吾尔人。以至于,当从乌鲁木齐传来汉维仇恨如雪球越滚越大的一桩桩案例,不少人开始屈尊俯就地念叨起藏人的好话,就像在比较一只羸弱的狼与一只凶狠的狼,但实质上都被认为是黑心狼。而我,为这样的比较深觉可笑。

新疆事件刚发生时,我写过,从去年三月到今年七月,从拉萨到乌鲁木齐,皆是“一样的泪水一样的日子一样的我和你……”这是因为藏人和维吾尔人,都在这个国家的权力天平尤为弱势的另一端,都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所言的与高大、坚硬的墙相对的脆弱鸡蛋。有藏人网友在Facebook上说:“如果你认为我们面对的只是愚不可及而蛮狠无理的集权专制,那你就错了。我们面对的还有更可怕的大民族主义。……新疆的汉人崇敬王震,怀念王震时代。可以显见,这个民族的殖民心态和大民族主义的猖獗,即使是在今天人类不断探索不断前行的进程中,也有高涨和激烈之势。以王震为代表的这个民族,连反思和歉意的勇气都没有,是可悲的。”

一个把56个民族56朵花挂在嘴边却剥夺了每个民族权利的专制政府,一个本身失去为人的尊严却傲慢地毫不尊重异族的强势民族,说实话,一直以来,都使得像藏人、维吾尔人这样的弱势者深感压力,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但应该承认,救赎之道是存在的,存在于每个个体的内心之中,就像汉人知识分子黄章晋,在声援遭受不公正对待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的文章中,讲述他们相识之初,因为一句维语yahximusiz,意思是“你好”,而结下了知交的缘分。

2009-9-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11 条评论:

  1. “如果你认为我们面对的只是愚不可及而蛮狠无理的集权专制,那你就错了。我们面对的还有更可怕的大民族主义。……新疆的汉人崇敬王震,怀念王震时代。可以显见,这个民族的殖民心态和大民族主义的猖獗,即使是在今天人类不断探索不断前行的进程中,也有高涨和激烈之势。以王震为代表的这个民族,连反思和歉意的勇气都没有,是可悲的。”
    =============================

    你们这样的人不灭亡,大汉族主义就不会被消灭。为了早日解决掉这该死的民族主义情结,需要你们充当祭品才行。把皇汉喂饱了,它就失去存在的价值了。

    回复删除
  2. 建国六十年应改名执政六十年

    高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年,或者说中国共产党从国民党手中夺取大陆统治权六十年,是否等于建国六十年?这个“国”是中国的“国”还是中共的“国”。

    近日大陆网络传媒热议的话题之一,是电影《建国大业》中有二十多位演员持有外国护照。按中国法律规定,中国并不承认双重国籍,所有持有外国护照者,均自动丧失中国国籍。大部分网民质疑持有外国护照、已经不是中国公民的演员不适合在《建国大业》中担任要角,也有人为外籍演员辩护,引发一场争论,好不热闹。此一风波,倒使笔者对所谓的爱国主义影片《建国大业》以及此片献礼的对象——建国六十周年有了一些深层的思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年,或者说中国共产党从国民党手中夺取大陆统治权六十年,是否等于建国六十年?庆祝“建国”六十年,究竟是要庆祝中国六十周年还是中共执政六十周年?这个“国”是中国的“国”还是中共的“国”。这个问题实在有必要一辨。

    “国”字在汉语中,最初及最基本的含义就是指国土、疆域。《说文解字》卷六【囗部】“国,邦也。从囗从或。古惑切”。《周礼•太宰》有“大曰邦,小曰国”之句。所谓的祖国、指的便是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而这个“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是有其特定面积范围的,这个面积范围不断变化,直到近代才基本固定下来。以中国为例,中国人的“国”基本上是以黄河长江为主要疆域的,强盛时,国土直达中亚西亚;衰落时,疆域北不过淮河。现在中国的国土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在世界上乃是疆域大国。无论经历了多少改朝换代,中国的历史是不变的。中国这个“国”是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变形成的,有着几千年的文明史,大多数中国人是以此为荣的,也为祖国奋斗牺牲。陆游有“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句,孙中山有“国人皆以诸先烈之牺牲精神为国奋斗”语,都是“保家卫国”的名句。

    中国有数千年的历史,但现在大陆的中国人,包括生活在北美的华人,却要为“建国”六十周年庆祝,岂非滑稽。笔者已入美国籍,不算是中国人了,原本没有资格再对中国的事情说三道四。但作为一个华人,祖国还是中国,这个是不会变的,所以看到庆祝建国六十周年的消息,不禁要对中共及所有不明所以的国人大喝一声,请你们将庆祝“建国”六十年,改为庆祝中共“建政”六十年。中国的“国”,绝对不是短短的六十年,只有中共的“政”,才只有六十年。

    中共传媒报导北京大庆六十周年的安排,说是要“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伟大祖国好、各族人民好”的新五好时代主旋律。五好中最重要的是“共产党好”。共产党用暴力夺取政权,用暴力维持政权,是好是坏,历史自有评说。今年是中共取代国民党执政六十周年,共产党要大肆庆祝无可厚非,也不管别人的闲事,但求求你们,不要再误导民众了。你们的国,不是百姓的国;你们的国,更不是中国的国。也请电影导演将《建国大业》改名《建政大业》。

    回复删除
  3. History is a part of national imagination, and Han history is no except. Nationalism buries all if used unwisely, and we know that from the experiences of last century.

    回复删除
  4. 你们这样的人不灭亡,大汉族主义就不会被消灭。为了早日解决掉这该死的民族主义情结,需要你们充当祭品才行。把皇汉喂饱了,它就失去存在的价值了。---------------------纯粹是冤魂的哀嚎。你还不知道自己早就是马列祭堂里烧焦成灰的祭品吗? 以你为代表的没有信仰、活物均食、逆潮流而苟延残喘的贱民愚民们,奉献灵魂还觉没喂饱请来的“神”的话,再拿北韩金正日的狗头和山西毛驴的头颅当祭奠吧!我们是有信仰有灵魂有主见有立场的自立民族,知道该怎么做,不会受你们的摆布,我们尽量用佛陀的慈悲和阿拉的宽容去拯救被马列烧焦的你们的心灵,低头感谢我们吧!

    回复删除
  5. BBC

    乌鲁木齐网友王维

    在乌鲁木齐汉人集体上街游行抗议以后, 新疆自治区政府承认了维族人的针扎事件。9月6号以后, 一个名为《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针扎伤害群众犯罪活动的通告》被贴在乌市的大街小巷。

    其中第三条写道, 对于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通缉在案或者还在被追捕的,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至公安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我不由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一幕。在一个寒冷的10月, 一个小偷在我住的小区偷东西时被当场抓获了。我在早上出门上学的时候看到了他被脱得精光, 呈一个大字型被绑在一个铁门上,显然昨晚时候已经被打得不省人事了。大概一个星期后,小区居委会居然还得到了来自政府的表扬。

    随着针扎事件在新疆各地陆续出现,我每天都可以在当地报纸上阅读到多少嫌疑犯被抓获,我至今可以清楚的记得9.3游行时候看到了两起汉族人暴打维族嫌犯的景象,针扎嫌犯中其中有多少是怎么被公民扭送至公安的,我只能想象。加上官方数字的当天6个维族死亡和超过100人受伤公布,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公民的抓捕不会只是在肩膀上悄悄拍一下然后客气的请去公安局的。

    普通市民并不像警察一样有着如何对付犯罪嫌疑人的专门训练和经验,同时他们也不可能像警察一样能问责, 特别是当有上百人参与所谓"扭送"的时候,要是市民或者犯罪嫌疑人因此受伤了怎么办?如果要是抓错了怎么办?谁来最后负责?

    通告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尽管抓捕犯罪嫌疑人是警察的工作,但是这个通告却是由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联合发布的,这个是不是鼓励公民执法并且表示任何公民在抓捕的时候违反了法律或者造成了破坏都可以躲过各个司法机关的惩罚?只要他是站在正义的一方?

    最近的暴乱和游行都证明了群体不信任政府和法律带来的严重后果,但是当政府在匆匆发布了这样一个公告的时候,它同时违背抵触了自己的法律 - "任何市民可以扭送"就与"依法办理"自相矛盾。

    7.5 审判即将开始,一些汉族嫌犯(尽管只有被审人数的一小部分)也会因为参与了报复杀人行动而面临法律的惩罚,这其实开了一个很好的法治例子,同时也给两个处于紧张关系的民族一个缓和的机会,这是维汉和解的重要的一小步。但是如果政府继续鼓励不合格也没有接受过训练的普通公民来参与其行使法律权利,那么不用多久大家会就会问:我们还需要政府干什么?

    回复删除
  6. 祖国 = 中共政权建立的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吗?

    祖国是我们的祖先之国,当我们祖先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就有了。而中共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过区区60年枪杆子维持下的苟延残喘罢了。

    中共为欺骗人民,建立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仅是“共和国”,为了怕人民不相信,还加了“人民”,好似真的是人民做主的“共和国”。且慢,我们谁真正思考过什么叫“共和国”吗? 共和国的定义是什么?以前,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一直到看到了“共和国”的定义,才恍然大悟,又被中共欺骗了几十年!

    什么是共和国?共和政治的基本含义就是,国家和政府是公共的,而不是私人的,国家和政府应当为公共利益而努力,而不应当为私人利益而奋斗。共和政治的另一个基本含义是,国家各级政权机关的领导人不是继承的,不是世袭的,也不是命定的,而是由自由公正的选举产生的。因而,公正而自由的选举,是判断一个国家是否真正实行共和政治的又一基本准则。

    在现代世界,虽然仍不乏专制独裁统治,但明确表示自己不实行民主共和政治的国家已经寥寥无几。即使一些明显专制独裁的国家,也挂上了“民主共和”的旗号,比如,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判断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正的“人民共和国”,关键是民主政治的制度及其实践,特别是政治选举制度、权力监督制度和一系列确保公民自由、平等和其他人权的基本政治制度,以及有效实施这些制度的政治实践。

    对照共和国的定义,中共政权建立的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就不是什么共和国,而是地地道道的一党专制的法西斯独裁党国,是一小撮利益集团劫持和绑架了中国人民,窃取了国家政权!目前,他们与资本家同流合污,以最残酷的手段,在中国创造了最残酷鱼肉百姓的官商勾结金权联姻的官僚资本主义一党独裁的法西斯社会。

    回复删除
  7. “中国”这个概念在古代就是指中原。“中国”也是古代中原统治者为了突出自己文明的正统性和优越性而对外的自称。
    所以“中国”在古代从来不是一个确切的国家的概念。

    古代统治中原的汉族国家国号如:唐,宋,明。唐国汉族是“唐人”,宋国汉人是“宋人”,总之基本上没有“中国人”这个国民概念。

    清朝是满洲贵族统治汉族,满洲帝国国号清。中日甲午战争在日本被称为“日清战争”。到近代时清国在签对外条约时自称“中国”。但是以“小中华”自居的朝鲜和日本就不承认满清为中华文明的正统国。辛亥革命时日本人居然称之为“中清事变”。满清贵族也大叫“保大清,不保中国”。汉民族主义者更是用“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奋臂大呼,一举推翻了满洲统治。

    如果清国就是“中国”,那么汉族还要恢复什么“中华”呢?

    当时“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受到汉人的一呼百应。什么是共和国老百姓恐怕不知道,但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之类可是如雷贯耳啊。

    “中国”真正作为一个国家的存在是1911年中华民国建立开始的。中华民国简称“中国”,中国的国民是“中国人”。

    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从此有两个简称为“中国”的国号。

    中共要庆祝它的政权,它建立的国家的60周年,这是它的事。但是以“人民共和国”一词欺骗世人,确是蛮可耻的。

    “共和国”一词来自拉丁语,本意“公共事务”Res publica 。孙中山的“共和”观念是天下为公,国家权力是公有物,国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业。

    但是在如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党领导一切,它事实上垄断了整个国家机器的权力,想方设法地剥夺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参政权和立法权。党的权力在“国家”之上。君不见各级政府中“党书记”的权力最大?

    然而可悲的是如今广大神州大陆的人民居然还没有看到真相。另有诸多人拒绝真相,宁可生活在一片谎言之中,难以自拔。

    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民族,是可悲和可怕的。

    回复删除
  8. 藏人争取公民权利的斗争最好还是不要跟维吾尔人扯到一起比较明智,以免给中共增加了口实,说什么“三独(台、藏、疆)合流”。毕竟伊斯兰的名声在世界范围内都不是很好,这其中固然有伊斯兰教被妖魔化的一面,但伊斯兰教徒本身显然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回复删除
  9. 透过新疆骚乱看新闻自由
    周天亮

    “7•5” 新疆骚乱,截至7月12日官方发布已有184人死亡,1680人受伤,但国内媒体至今回避伤亡者的民族成分。7月12日,新华社对内报道称1名武警中队长牺牲、31名武警受伤,10名伤势严重。而11日新华社对境外媒体发布的英文通稿则显得更为详细:“截至7月10日,骚乱导致死亡人数上升至184人,较先前公布的156人增加了28人。死者中137名是汉人,占死亡人数四分之三左右,其中111名男性,26名女性;46名维吾尔族人死亡,其中45名男性,一名女性;一名回族男子也在骚乱中丧生。”但该报道国内媒体及网站无一家刊登。
    “汉族群众”改为“无辜群众”背后有玄机

    7月5日下午3点多,在凯迪、天涯等大陆多家知名论坛上可以零星地看到网友发布的新疆骚乱情况。中国版的 twitter微博客网站饭否(www.fanfou.com)几乎每秒钟就有一条有关新疆的信息发布或视频链接地址转发;到了5日晚11点至6日凌晨,环球网论坛由网友贴出骚乱现场照片。新疆官方新闻网站乌鲁木齐在线也发出当地政府“关于实行交通管制的通告”,天山网也发布了同样信息,这是第一条涉及新疆发生骚乱的官方信息。6日零时左右,乌鲁木齐在线又发布一条乌鲁木齐发生暴力冲突的简短新闻,透露“暴力冲突导致3名汉族群众和1名武警死亡”,约十分钟后该新闻无法浏览,可能被删除。几分钟后,其再度刷新可以浏览,但其中的“汉族群众”改为“无辜群众”,背后的玄机就是遮掩汉维民族冲突真相从而推卸政府责任。

    6日凌晨,新疆政府主席努尔•白克力发表电视讲话,首次公开将该事件定性为“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一起典型的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烧事件”。从6日凌晨起,新疆天山网、新疆自治区政府网、乌鲁木齐在线等新疆地区的网站一律被关闭。7 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对外证实关闭网络及手机、电话是切断境外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恐怖势力等三股势力对境内的煽动。他还证实有多名境外记者在乌鲁木齐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他们“冲闯警戒线”,他警告境外记者在采访中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规定。事件后,官方新闻多次更改了伤亡数字,其中死亡人数从3人上升到140人(截至6日12时30分)、156人(截至7 月6日22时),再到184人(7月10日23时),7月12日,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发表电视讲话公布最新的伤亡统计数据,伤者升至1680人,目前仍有939人在医院救治,其中重伤216人,病危74人。

    “7•5”新疆乌鲁木齐发生骚乱后,驻中国的境外媒体第一时间快速赶到事发地采访报道,国务院新闻办也组织境外记者采访团。但由采访的自由度来看,官方明显试图控制新闻发布的主导权,境外记者抱怨采访时都有官员陪同,一旦没有官员陪同,采访就突然被终止或阻止。很明显,这是官方吸取了2008年“3•14”西藏拉萨骚乱事件的教训,当时当局因封锁境外媒体,致使传言四起,让政府不堪国际舆论压力。此次当局试图通过主导突发事件的信息及时发布来提升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由事件来看,官方主动组织境外记者实地采访,在信息公开方面有进步,但这并非说明中国开放了新闻自由,而是明显具有宣传意图,而不是真正给予记者自由采访和报道的自由。
    官方牢牢把握住新闻控制权

    新疆乌鲁木齐骚乱所涉及的原始信息均都在官方的掌控之中。事发时的全程监控录像,骚乱现场的伤亡情况,被送至医院救治人员的伤亡情况,武警、公安等兵力调动情况,互联网及手机的关闭命令,官方都有最准确的原始纪录。此外官方通讯社,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有记者驻新疆,《人民日报》还组织了前方报道组,任命一名总指挥负责派遣记者和车辆。但是《人民日报》上却没有此事件的详实报道,只用了新华社的通稿。按照中宣部规定,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是中南海的耳目喉舌,其报道的内容第一时间必须送到中南海供高层决策,待下达指令后才能将其中一部分内容作为新闻发布,而多数消息则成为专供政治局委员阅读的“内部参考”,并标明“绝密”、“机密”等保密的等级。

    新华社向境外媒体提供的英文新闻,也与对内新闻不同,前者发稿及时、快捷,相对比较客观;而后者却是宣传稿,用于引导舆论。“7•5”事件,7月 6日新华社英文报道“死亡人数已上升至152人”,而新华社对内报道延迟到7月7日才发布。7月11日新华社英文报道称死亡人数上升至184人,并首次公布了国际舆论所关注的维、汉、回族的死亡人数;但新华社对内新闻通稿对此却避而不谈。中宣部实行新闻发布“内外有别”的规则:对外引导国际舆论,避免被动,美化中国的新闻开放形象;对内严密控制,各级党报不得自主报道,必须刊登新华社通稿。有关重大事件和突发群体性事件,新华社的通稿至少由一名政治局委员签发,新华社社长可能都没有终稿的决策权。

    对于该事件,对互联网的限制更多更严,如各网站不得将新疆骚乱推至头版头条,必须关闭网络评论功能。7月6日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维吾尔在线”网负责人伊力哈木•图赫提在北京被捕,因为他在网上批评新疆政府主席努尔•白克力偏袒汉人。网友饭否的博克由于在第一时间报道新疆骚乱的消息,在7月8日被关闭,至今不能恢复。境外的微博客网站twitter也突然遭屏蔽,国内网民无法浏览。7月11日,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证实,当天乌鲁木齐街头仍驻有武警,通信、网路仍中断。为防止冲突再次发生,当地政府封锁道路,禁止汽车驶入维族人聚居区。这说明中国特色的新闻必须由“党”牢牢控制,即使是互联网时代,中国对突发事件报道也谈不到自由。
    无新闻自由严重损害政府的公信力

    新疆骚乱至今已过去一周,仍存有许多疑问,如调动了多少武警和公安?耗费多少财政资金?为什么事发不到12小时就定性为“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组织有预谋”?为什么广东韶关玩具厂发生的群殴会在10天内影响到新疆并最终引发骚乱而没有预警和防备?伤亡者的名单和具体伤亡情况如何?到底谁是施暴者?有关这些质疑,都成为国家秘密。官方垄断了所有信息,各报纸和网站都大幅报道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如何到新疆视察维稳工作,政府如何投入亿元财力抚恤遇难群众,但是一个泱泱大国政府却不敢公布事件真相让民众信服,反之还要关闭网站的评论功能,民间在网上发布的消息和议论也几乎都遭删除。新华社至今还高高悬挂毛泽东语录“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要让全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实际上他们却是天天宣传当局的愚人政策和美化其专制统治。其实,这些做法根本不能在国际上提升当局的形象,对内也有损政府的权威,自欺欺人的新闻管制将使中国政府近30年来建立的有限公信力消耗殆尽。

    就新疆事件,只有公开事实真相,真正开放国内外媒体自由采访,才是正道;而任何形式的封锁真相,永远都是败笔,都是与现代开放社会背道而驰。官方一方面说不传谣不信谣,一方面又封锁消息,禁止评论,甚至中断境外电话通讯,这岂不是自相矛盾?此种做法恰恰助长了谣言,使不明真相的人们更加盲目,思想也更加混乱。“7•5”新疆事件,最初就是引发于广东韶关的一则谣言。现代开放社会,控制新闻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中国当局控制新闻几十年如一日,并没有随着经济开放而实现新闻开放。新疆事件至今未能了结,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以及民众对政府的积怨,这些重重矛盾得不到化解,新闻不自由、政府信息不透明是一个重要原因。古话说“对症下药”。新疆暴力事件,其背后的事实是客观的,若不对民众如实公布,就不能消除谣言,也不能使民众正确认识和对待,更何况是平息冲突解决矛盾。

    2009年7月12日

    回复删除
  10. Woeser 女士,
    何清涟的"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非常值得一看。这是目前唯一一本专门研究中国政府控制媒体的专著。

    网址:
    Media Control in China 的中文版:
    http://ir2008.org/PDF/initiatives/Internet/Media-Control_Chinese.pdf

    英文版:
    Media Control in China
    http://www.hrichina.org/fs/downloadables/pdf/downloadable-resources/a1_MediaControl1.2004.pdf

    回复删除
  11. 很久没来,问声好!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