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星期一

强烈推荐此文:各路资本掘金西藏





读了这篇文章,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对于我来说,我像是看见了密密麻麻的秃鹫正扑在天葬场上贪婪地吞噬着,而横陈在天葬场上的肉体尚未死掉,奄奄一息,那是我们深爱的家园——西藏吗?

这些图片,是2007年夏天,我在经过藏东昌都时,见到鼎鼎有名的“玉龙铜矿”时拍摄的。恰逢几个磕长头到拉萨的藏人,他们冲着从公路上经过的车辆伸出了拇指……可是在乞求着什么呢?是在乞求着贪婪的各路淘金者们放过西藏吗?


各路资本掘金西藏

价值中国推荐 2007-09-11 19:07:42 《证券市场周刊》
http://www.chinavalue.net/Media/Article.aspx?ArticleId=12622&PageId=1

民营资本、上市公司、炒矿者等各路资本纷纷入藏,地质工作者亦变身矿主。“万向系”、西藏矿业、西部矿业、西藏天路等诸多上市公司投身其中

作者:《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栗新宏/文

  “到西藏去”,如今已不止是旅游“发烧友”的心声,更是各类“淘金者”的共识。

  在距拉萨1000多公里,青藏线上入藏的必经之地——青海省格尔木市就足以感觉到它的热度。7月15日,《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在格尔木当地的酒店、商场门前及街道上随处可见京、沪、苏、浙等内地省市的车辆,不足10万人的小城中五六家三星级标准的酒店已客满为患,而商场内随处可见购买防寒服、墨镜等高原装备的内地入藏人士。

  略作调查,这些外地进藏人士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或是考察项目或因公出差。当天与本刊记者一同驻留同一酒店的一队由10多辆山西牌照的“路虎车队”尤引人注目。原来这是一些山西商人自发组成的团队,既是旅游,更主要是到西藏看看是否有值得投资的项目,重点考察对象是铜、铁等有色金属矿。其中的一位王老板说:“现在去可能已经晚了一大步,我的一个朋友2004年来到西藏,开了一个年产不足十吨的金矿,3年来已赚得8位数。”

  事实上,从去年西藏铁路通车以来,西藏已成为各路手握重金的资本人士的投资热土。

  西藏自治区招商引资局副局长多布杰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现在,除去电话咨询和不正式与官方接触的来藏的,仅亲自且正式接洽考察的投资者每天至少就有上百名,我们已应接不暇了。”

  据多布杰介绍,纷至沓来的投资者中,既有京、沪、江、浙、四川等地的民间资本,更不乏国内500强企业和国际性大集团。其中,最受资本关注的是矿业,其次是旅游、藏医药等高原特色产业。

  不容忽视的是,西藏矿藏丰富早在十几年前已成共识,但由于地处高原,气候恶劣,人文地理环境复杂,环保压力与争议强烈,之前并没有得到大规模开发,而且相关政策也不如内地宽松。自去年青藏铁路通车以来,虽多有在西藏因采矿获得暴利的传言,但并没有真正被熟知的已取得巨大收益的矿山。

  一个私人矿主的西藏创业史

  当王老板一行人踏入西藏准备淘金时,西藏凯亮矿产技术咨询公司总经理马祥亮已在西藏耕耘了7年。目前他的身份已从最初的地质工作者变成一家矿业公司的老板。

  2001年,马祥亮作为中凯集团的地质勘探负责人,随中凯工作组到西藏地区进行地质调研及矿产勘查工作。

  中凯集团是进军西藏采矿行业较早的民营资本之一,2003年在铁、铬铁、铅锌、黄金、铜资源勘查取得一定成果后,中凯集团在西藏注册“西藏中凯矿业有限公司”,并开始矿业开发。2006年公司更名为西藏中凯集团,此时公司掌控的资源量有:铁矿1亿吨以上、铬铁矿50万吨以上、铅锌矿100万吨以上、金矿10吨以上。并已建成投产了嘉黎县龙玛拉铅锌矿山、墨竹工卡中凯选矿厂、昌都地区芒康县色错铜矿。

  马祥亮告诉《证券市场周刊》,其中,墨竹工卡中凯选矿厂日处理量为1000吨,是目前西藏最大的铅锌冶炼厂,仅今年的利润已达上亿元。

  另外中凯集团在建的采选联合企业有:安多县依拉山铬铁矿、林周县帮中铜锌矿和申扎县甲岗山钨钼矿等。正在普查地质勘探的第二阶段的矿区有:班戈县日阿铁铜矿、班戈县拉青东铜金矿、双湖特别区加低镍矿等数十个矿区。

  此时的西藏中凯集团从5年前仅仅一个工作组,十几号个人,已经成长为注册资本5.2亿元,旗下有4家控股公司,总资产达数十亿元的大型集团。

而在一年前,马祥亮也已另立炉灶,成立了西藏凯亮矿产技术咨询公司,主要从事探矿、采矿、选矿、矿产品咨询及加工与销售。

7月21日,在其50多平方米、布置豪华的办公室内,马祥亮告诉记者,在西藏,很多像他这样原本从事地质工作的人,眼看着他们的一个个服务对象,三两年间,用几十万的投入就成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感觉商机巨大,于是就纷纷下海。如今马祥亮也已成为一个小型铅锌矿和一个小型铁矿的实际控制人。

  一个铬锂大王和三个铜业巨头

  西藏本地公司对于西藏矿产资源的开发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西藏矿业(000762)是目前西藏最大的综合性矿产企业,公司拥有铬、锂、铜等多种矿产资源。其中,公司拥有中国最大的铬铁矿采选基地西藏罗存萨,其储量约占全国总储量的40%。而资料显示,我国铬铁矿的进口依存度达到80%。

  另外,公司持有西藏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40%的股权。后者持有的“扎布耶盐湖”项目于2005年8月投产,其中一期项目设计年产碳酸锂5000吨,2005年实际销售量约350吨左右。2007年计划产量为2500吨,未来两年规划形成年产5000吨碳酸锂的生产规模。还有,公司已拥有西藏尼木厅宫铜矿的控制权,已探明的铜矿资源约30万吨,金属铜含量远景储量在200万吨以上。2006年共产300吨铜,计划2010年铜生产规模达到年产5000吨。

  虽然,西藏矿业资源优势明显,但之前的业绩却并不理想。此前,2005年和2006年每股收益分别为0.14元和0.16元。

  对此,西藏矿业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向《证券市场周刊》介绍,由于运输条件限制,运输成本过高,导致公司始终没有取得大规模发展,因此一直业绩不佳。青藏铁路的建成通车后,运输成本下降20%以上,总成本下降约30%。据公司2006年年报,铬矿石和铬合金毛利率分别为71.87%和29.69%。国元证券有色金属研究员姚春雷预计,西藏矿业2007年的净利润会同比增长243%,由2006年的4078万元增至9940万元,2008年达到1.65亿元。

  今年7月12日,第三只具有西藏概念的矿业上市公司——西部矿业(601168)登陆A股,上市首日高开高走,之后的一个多月,股价连续飙升,目前股价稳定在55元以上,远远超过13.48元的IPO价格。

  西部矿业目前主要投产经营铅锌矿,其中铅精矿产量位居全国第二。然而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06年来自铅精矿的利润萎缩近六成。之所以受到投资者追捧,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目前公司持有位于西藏东部山区的昌都的玉龙铜矿41.0%的股权,是其第一大股东。

  玉龙铜矿于1965年被发现,并于1966年开始矿产资源地质勘探工作。有关项目的详查地质报告已于1978年提交,并于1996年就玉龙铜矿项目的II号铜矿矿体编撰勘探地质报告。中国有色金属国际工程研究院已于2003年完成第一阶段运营可行性研究,并于2006年完成项目第一阶段的初步设计。

  根据《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年鉴》(2006年),玉龙铜矿有潜力成为中国最大的铜矿。根据国际权威矿业咨询机构贝里多贝尔的评估,至2006年12月31日,玉龙铜矿矿产资源储量为42165万吨矿石量,其中含约320.02万吨铜。

根据玉龙铜矿现有内外部条件,一期3万吨/年电铜建设计划于2009年底完成,二期建设规模为年产电铜5万吨,最终完成年产电铜10万吨的规模。一期工程预计项目总投资约为15亿元,二期工程预计总投资约30亿元。其中,在玉龙铜矿的第一期项目完成以后,西部矿业的铜精矿产量就快速增加100%以上,并超过2006年排名第二的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公司4.6万吨的产量水平。第二期项目的投产后将接近目前铜业老大江西铜业集团公司,该公司去年年产15.24万吨铜精矿。

西部矿业日前公开表示,公司将利用股市募集资金收购17.0%玉龙铜业股权,以确保公司能够对玉龙铜业这一战略性资源拥有绝对控制权。

  而就铜资源储量而言,玉龙铜矿也只排在西藏铜矿中的第二位。

  目前已探明金属储量位居第一位是位于拉萨的墨竹工卡县驱龙铜矿。2006年年初,西藏地勘局地质二队(下称“地勘二队”)与青海省格尔木市藏格钾肥有限公司(下称“藏钾公司”)合资1.198亿元,成立西藏东胜矿业公司,联合开发墨竹工卡县驱龙铜矿。其中藏钾公司持股70%,地勘二队持股30%。藏钾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总部设在青海省格尔木市主营钾肥的民营企业。

  据地勘二队支部书记王先生告诉《证券市场周刊》,目前驱龙铜矿已探明铜资源量达794.88万吨,外围同一矿床铜钼矿资源量超过100万吨,是我国目前探明资源量列第一的铜矿。2007年以来,该公司已投入1.62亿元,继续开展勘查工作,2008年有望正式投产。

  据王先生介绍,地勘二队与西藏天路(600326)合作开发的冲江铜矿的铜资源实际金属储量,也达到300万吨以上,仅次于驱龙铜矿和玉龙铜矿,是目前西藏已经探明储量的第三大铜矿。目前,该矿正处于详查阶段,同样在2008年有望正式投产见效。全部建成后,会形成年产5万吨的精铜生产能力。

  届时,在国内排名前位的铜生产企业中,上述三家西藏铜矿,分别位居2-4名。

  遍地“黄金”

  据西藏地质勘探局一位副总工程师向《证券市场周刊》介绍,目前西藏最具大规模开采条件的是铬铁、锂、铜和铅锌矿,这些矿种同时也是目前西藏最受资本追逐的矿种。他表示,主要是国家紧缺矿产铬、锂、铜在西藏不仅储量大,而且品位高。另外铅锌矿虽然储量在全国并不居于前列,但地质条件稳定,也适合开采。

  根据查明矿产资源储量在全国的最新排序,铬、锂和铜储量都居全国第一位,锂远景储量占全世界的一半,铬约占全国总储量的40%,铜矿资源远景储量有望达到3000万吨以上金属量,超过江西,将占全国铜矿资源储量的1/3到1/2。

  锂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能生产,我国也只能提供给国际需求的5%左右。另外,铬和铜都是我国短缺资源品种,其中铬每年需求量的80%要进口。

  事实上,除了上述三种金属,西藏还有14种矿产储量位居全国各省(区、市)前9位。其中,工艺水晶和刚玉储量位居全国首位,火山灰储量位居全国第二,菱镁矿储量居全国第三,稀有矿种硼、自然硫和云母储量位居全国第四,砷矿储量居全国第五,陶瓷土储量居全国第六,石膏储量居全国第七,泥炭和晶质石磨储量居全国第八,锑和重晶石储量居全国第九。

  资料显示,地处全球三个重要的成矿带的西藏,具有很好的成矿条件,截至2005年,西藏已经发现的矿种达101种,发现矿产地1858处,各类物化探异点1300个,探明储量的矿床132个,其中能源矿产25个,金属矿产33个,非金属矿产37个,地热资源4个,矿泉水资源11个。

  在2004年撰写的《西藏自治区矿产资源对2010年国民经济建设保证程度论证》中,西藏矿产资源的潜在价值在6000亿元以上。上述西藏地质勘探局副总工程师表示,目前西藏矿产资源潜在经济价值已增加到1万亿元以上。

  对于如此巨大的矿产价值,开发矿产服务西藏已得到中央和西藏自治区政府的一致认可。

根据《西藏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今后10年,为服务西藏经济的跨越式发展,矿业也将快速发展。“十五”期间西藏的矿业将以12%的速度递增,“十一五”期间预计将达到15%以上。

确立了重点开发铜、铅、锌、锑、金、盐湖锂硼、地热、矿泉水、铁矿等,经过5-10年努力,实现年产值72亿-75亿元,形成昌都地区以玉龙铜矿开发为龙头的矿产资源经济区;西藏中部以青藏铁路为纽带的铜多金属、建材、地热、矿泉水、锑、铁矿开发经济带;日喀则地区的铜多金属矿和现代盐湖锂硼矿为主的矿产资源经济区;阿里地区以黄金(岩金)、盐湖矿产开发的矿产资源经济区;山南地区的铬、金(锑)、铅锌银矿开发的矿产资源经济区。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院信息咨询中心专家曾澜指出,长期以来,由于受到交通运输条件的限制,西藏的矿业发展不具优势,随着青藏铁路的建设开通,西藏的矿业开发将进入一个加快发展时期。

  “炒矿”一族

  7月19日,当《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首次踏入拉萨的街头,惊异地发现,拉萨街头到处都是矿业公司的标牌,混杂于国内各个知名品牌的广告牌中。

  “在拉萨矿业公司都快赶上服装店了。”拉萨市工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笑言,“目前,在西藏官方正式统计的矿业公司有300多家,实际上600家都不止。虽然自治区政府自2006年提高矿业公司门槛,矿业公司注册资本最低不得低于3000万元,但矿业公司还是如雨后春笋般地不断冒出。”

  在西藏的各大报刊和网站上随处都可看到矿权转让的广告。采访期间,记者曾以开矿者的名义接触两家拟转让矿权的矿业公司。

  其中一家是位于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的铅锌矿,地质资料显示金属储量约有9万吨的铅锌矿,品位只有约6%—7%。矿主要价1.8亿元。而且明确说明他只投入约500万元。

  另外一家,更为离谱,矿主只有一个矿点的探矿证,地质资料只说明矿区铁矿品位5%,铜品位0.7%,储量不详。要价1000万元。

  马祥亮告诉《证券市场周刊》,如上述拟转让的两家公司和媒体广告上所有转让矿权的公司,实际都是专门倒矿的。这种事在西藏也非常普遍,目前有超过80%的矿业公司,实际上只投入少量资金发现矿点,简单勘察之后,就转手他人,从中获利。一般中大型的有色金属矿权开价都超过1亿元。

  据悉,西部矿业为获得玉龙铜矿探矿权,共计投入2.8亿元。在“炒矿”现象远不如西藏的青海,西部矿业曾以2300万元的价格参与青海境内的一处铜矿竞标,结果以微弱的差价输给了一个私人老板。而在几个月后,这位私人老板便以1.2亿元的价格将矿权转手卖给了紫金矿业公司。

  “炒矿者提供的这些地质资料其实未必真实,目前西藏采矿业尚是一个无序的市场。那些先行拿到探矿或采矿权的炒矿者为了转手卖高价,往往夸大地质储量和美化地质条件,而目前国土资源部门由于历史原因掌握的地质材料有限,不可能一一查实。这是投资人面临的一大风险。”马祥亮说。

  “三高”原则

  目前对投资西藏矿产虽然还没什么具体的限制,但实际上那些资金实力小,没有矿产投资经验的企业已难觅机会。

  马祥亮认为,目前西藏的矿产分两种情况,一是已详细查明地质储量且具备开采条件的矿山,这类矿早就明名花有主;二是地质情况尚未查明,需要巨大投入进行地质勘探的矿,但这些矿风险巨大,不仅要有矿产投资和经营经验,还需巨大的资金做后盾。

上述地勘二队王书记表示,地质队只对一些小型矿山有一定自主权。对于中大型矿的开发,自治区政府对合作对象都会进行严格的选择,要求投资人必须满足“三高”条件,即“高实力、高信誉、高投入”。

一家获得西藏某地大型铜矿的负责人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一般而言自治区政府批准开采大型矿山时倾向于如下两类企业、机构:一是企业实力足够大,并且对方要承诺给自治区带来一定规模的投资。二是优先选择国内企业,最好是西藏自治区内的大型企业。

  坊间传言,藏钾集团为取得驱龙铜矿的矿权,对自治区政府承诺,未来将给西藏带来不低于15亿元的投资。

  据《证券市场周刊》了解,2006年以来,中国五矿集团、中国铝业公司、甘肃金川公司、铜陵有色金属公司等国内一些大型矿业公司纷纷来西藏注册公司。其中,中国铝业在2006年3月和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在西藏矿产资源领域进行合作的框架协议书》,其中约定双方以金属资源为重点,并开展技术、人才、资金、管理等方面的合作。

  据了解,“三高原则”不仅吸引了一些国内大型机构,一些满足条件的国外矿业机构也成为招商引资对象。2007年3月,加拿大大陆矿业公司和甘肃金川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共同开发西藏日喀则地区谢通门县的雄村铜矿协议。金川集团将购入约10%的加拿大大陆矿业公司股权,在矿山建设初期投入为项目总投资额30%的资金,并包销雄村铜矿投产后12年中所生产的全部铜。

  日喀则的谢通门雄村铜矿,是西藏第一个由外资投入的大型铜(金)矿,该矿铜资源储量约300万吨。自2004年以来,外资已经在谢通门项目上花掉了1.1亿美元,但几乎没有任何收入,因是外资独资,至今未能获得谢通门的采矿权。于是,2007年3月引进金川集团共同开发。

  资料:

  “万向系”潜行西藏矿产股

  除了直接参与勘探、开发,投资参股成熟企业是更为快捷的淘金矿业的方式。其中,“万向系”不仅投入早,而且布局广泛,成为一个代表。

  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万向系”就开始在二级市场上吸纳西藏矿业(000762)的股份。先是万向系统有限公司进入其十大股东名单,随后是万向租赁、万向财务和万向集团浙江物业纷纷现身。

  截至2006年12月31日,上述四家“万向系”直接控股企业,加上与其关系密切的杭州和美、顺发恒业、杭州千岛湖万向及排名居前列的几个个人股东,“万向系”在二级市场已经购入超过1200多万股西藏矿业股份。

  早在2005年年初,在新疆调研一家资源性上市公司的万向财务的投资负责人就告诉《证券市场周刊》,“万向系”从2004年以来就一直对有色金属等稀缺资源十分看好。目前资源丰富的西部是重点投资地区,在新疆和内蒙古已有众多者参与的情况下,西藏是最佳选择。

  自“万向系”大举买入西藏矿业股份以来,其股价从5元左右,一路上涨到目前的25元之上,给“万向系”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西藏矿业是一家从事铬铁矿、铜矿、金矿、钾盐、锂盐等矿产品开采、加工、销售的综合性企业,主导产品铬铁矿年产10万吨,铬铁合金3万吨,占全国产量的30%。

  除了西藏矿业,“万向系”也成功地在西藏的另一家矿业上市公司西藏天路(600326)中获利。2006年年报显示,“万向系”旗下的另一家公司万向资源公司在2006年第三季度进入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之中,共持有其130.67万股。

  而在万向资源成为西藏天路流通股股东之前的2006年4月,自治区政府就西藏地勘局地勘二队与西藏天路合作勘查开发尼木县冲江铜矿项目进行了专题研究。2007年4月30日,西藏天路发布公告,证实将与地勘局地勘二队合作开发冲江铜矿。目前,该项目已进入详勘阶段。公告显示,冲江铜矿金属储量约150万吨,预计未来共计需要投入的费用11亿元进行开发。

  西藏天路的股价从2006年四季度的5元,已经涨到目前的20元左右,而万向资源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减持,目前已从十大流通股股东的名单中消失。万向在二级市场投资西藏矿业类股票,成为淘金西藏的一个成功案例。




7 条评论:

  1. 亲爱的唯色:在国内看你博客很久了,但是无法留言。

    这次来到印度朝拜,才终于可以留言。

    问候你和王老师好,非常崇拜你们。更羡慕你们能够为一个远大目标而活。

    藏历新年就快要来了,LOSAR LA TASHI DELEK!

    回复删除
  2. 现在估计这些矿不行了, 西藏开矿成本太高,

    回复删除
  3. 希望能够把铁路公路给建设好。
    不知道川藏铁路什么时候开建。

    回复删除
  4. 哭泣的西藏,乞讨的人群!!!!真是一幅新时代的宏伟蓝图呀!!!!!!

    回复删除
  5. 中国官方媒体大吹改革30年的成绩,那么我想改革的风暴中把藏人汉化,楼上的照片一样把主人变成乞丐也是中国的成绩.

    回复删除
  6. 殖民者,自己的土地都不爱惜,对别人的土地就会发疯的!

    我是汉人,我真是觉得汉人这么沉沦下去,会遭天谴的!真是,这是一种沉沦,既不爱自己也不爱别人,在欲望中醉饮狂欢,死亡就要来临!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