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6日星期二

美联社:藏匿中的西藏僧人诉说遭受的审讯与虐待





图为喇嘛久美遭致监禁、酷刑之后在医院治疗的情形。当时他在13号病床上,长达6天昏迷不醒。

美联社:藏匿中的西藏僧人诉说遭受的审讯与虐待

文/美联社记者CHRISTOPHER BODEEN(北京) 日期:2008-9-14


西藏僧人久美说,当时他刚刚补好一双鞋子,突然从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上,跳下来几个便衣把他拖进车。

为了阻止他向一个路过的尼姑求救,他们用一条麻袋将他的头罩住,然后把他关在当地的武警招待所。

久美说,后来便是长达两个月的审讯和虐待。(官方)怀疑他在今年春天的西藏事件中起了作用。

他在接受美联社的电话采访中,就事件发生后,(政府)针对暴乱和抗议持续镇压6个月,提供了难得的亲身经历。

电话联系到的中国当局称他们没有关于久美案件的资料。这使得久美的言论无法得到证实。

但是他故事中的基本事实,可以从先前遭到拘捕的僧人和尼姑的证词中得到印证,这些证词曾被可信的海外人权组织广为报道。

虽然北京方面承认在抗议发生后有数目不详的人遭到拘捕,但是没有给出他们遭受何种待遇的任何细节。

记录久美遭受折磨的一段视频,已经贴在Youtube.com网站上。

这位42岁的僧人,和很多西藏人一样只用单名,表示他没有参与时有发生的抗议活动,以及3月14日在西藏首都拉萨发生的暴动。

很多西藏人认为他们是中国之外的一个独立的民族,而他们所处的地区在1951年被共产党军队占领,他们长久以来对中国的统治心怀愤怒。

久美怀疑自己是因为接受国外媒体和海外人权组织的采访而被当局盯上的,这是指控他“非法提供情报”的明显证据。

久美说,他于3月21日遭到拘捕,并在甘肃省夏河县的武警招待所被讯问了两天,就在他居住的拉卜楞寺附近。后来,他和其他一些人被送往临近的临夏县的一所监狱,他说那里的条件极端恶劣。

从拉卜楞附近的一个他称为“安全的地方”,久美在电话中告诉美联社,“他们想知道我是不是这次抗议的领导,以及我与达赖喇嘛有什么样的联系。”

“他们绑住我的手,把我吊起来并用拳头劈头盖脸地痛打我,”他说。其他藏人囚犯也受到类似待遇,并且不允许家人给他们送来食物和保暖的衣物。

久美说,他曾两次入院治疗。第二次,他在床上昏迷了6天,并明显由于内伤而处在死亡的边缘,之后他被交给他的家人。他说,家人将他转到另一所医院,经过20多天的治疗和休养才恢复过来。

他还说,由于他的案子尚未了结,他的释放属于“保外就医(1)”。

久美说,在5月底身体恢复后,他回到了拉卜楞寺。他是拉卜楞寺六大扎仓(学院)之一的密宗上续部院的僧人。

他说,愤怒的僧人们告诉他,军警查抄了他们的住所,有188人由于被怀疑参与了3月的抗议而被拘捕。被捕的僧人除了9人之外在第二天获释。其他一些承认参加抗议的人在几周后获释。

“僧人们非常气愤。他们在半夜里被从床上拉出来,他们住所遭到搜查,财产被盗窃,而(政府)对如此作为的原因从未给与任何解释,”久美说。还有5名拉卜楞寺的僧人因为抗议至今仍被拘禁,另有20人藏匿在外,他说。

久美说,(政府)在拉卜楞寺开展了政治洗脑运动,僧人们被强制参加为期两周的“爱国主义教育”。在那里,他们被要求与达赖喇嘛以及他的追随者划清界限,中国指控这些人煽动了今年春天的抗议活动。达赖喇嘛否认了这些指控并批评了暴力行为。

通过电话联系上的一位姓刘(音译)的夏河警察,称他不知道久美的案件。共产党的拉卜楞寺管委会和临夏看守所的官员也都声称不知道这起案件并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中国当局通常不允许向媒体透露消息。

久美说,这个星期的早些时候,几名安全人员“造访”他家之前,他一直待在拉卜楞寺。他说他会一直开口讲话,直到再次被拘捕。

“我不怕被抓进去,”他说。“我不后悔。我没有做任何有罪的事情。”
___

久美的证言(藏文)网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GZLIKmInP24

注1:原报道是“因医疗原因的有条件释放”,可译为“保外就医”,但要说明的是,喇嘛久美的获释条件是“取保候审”。



喇嘛久美离开医院,回到寺院僧舍后,许多僧人和百姓都来向他敬献哈达。



今年7月时的喇嘛久美,身体正在恢复。

19 条评论:

  1. 中国人不愿做中国人,我们为啥要做中国人?
    ---------------------------------
    中国不会告诉你,但台湾人一定要知道      
    近日来中国毒牛粉流入台湾事件,沸沸扬扬造成人心不安, 但这只是中国黑心冰山一角的见证,钟祖康早在《来生不做 
    中国人》中就写到,中国劣质制品残害身体事件,层出不  
    穷。五年前在阜阳的劣质奶粉事件,造成了大头娃娃,近半 
    死亡,到现在的肾结石婴儿,其来有自。中国的食品污染已 
    严重的危害到世人的生命安危,中国畸型崛起,全球遭劫。
    以下是钟祖康在《来生不做中国人》中的本文。      
    https://cubmail.cc.columbia.edu/horde/imp/message.php?index=9739                      

    回复删除
  2. 没被打死,真可惜

    对于恐怖分子就应该肉体消灭

    回复删除
  3. 我认识喇嘛久美,不过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他在拉布楞寺民主委员会工作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待了来访的海外藏胞,我仍然清晰得记着他的解说和热情的接待。。。。
    然而,中国政府在显示它的发展和崛起的今天,媒体在莺歌燕舞的今天,他却又受了极大的委屈和折磨,这不是别人,偏偏是喇嘛久美,这真是不可思议。
    据说拉萨的三大寺今年均逮捕了七八百喇嘛,有的却圈在格尔木的某监狱中,近日才获释。。。。。。
    在抗日战争时期,恐怕中国的老百姓祈祷平安;文化大革命时期无辜的工农兵们祈祝平安,二十一世纪,人们认为中国开放、自由。。。。。但我们还要为你们偷偷祈祷。

    回复删除
  4. 对,说的好!!!
    对于恐怖分子就应该肉体消灭。杀害四川灾区小学生的政府部门的恐怖分子们,镇压瓮安县老百姓的安全特警的恐怖分子们,还有保护毒饺子和毒奶粉利益的黑心肠的恐怖分子们,多得无法统计的各种各样的恐怖分子们,都是肉体消灭的对象,但可惜武器和权利都在恐怖分子手里。等到人民真正掌握正义的时候,西藏三月份的恐怖分子们就会平反召雪了。

    回复删除
  5. 唯色,你可以比较一下美联社对同样内容的新闻的处理;我姑且假定久美对美联社记者说的话,和你在前面一篇博文中贴的一致。

    久美的身份是一名拉卜楞寺的僧人,所以,他讲述他自己的遭遇,甚至拉卜楞寺其他僧人的遭遇,夏河其他藏人的遭遇,具有新闻价值,也有可信度,这就是美联社记者报道的所有内容。

    但是在你前面的博文中,久美还讲述了一些其他内容。他讲到这种镇压同时存在于其他藏地。他还讲了他的呼吁,“久美希望国际独立媒体记者和联合国调查人员进入西藏展开自由调查,了解当地的真实状况,并且向外界公开有关情况。呼吁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当局释放被拘捕的所有抗议藏人,并且达赖喇嘛的代表展开实质性的和谈,在藏汉民族互利的基础上解决西藏问题,邀请达赖喇嘛返回西藏。”所有这些说法,说明久美不是个简单的拉卜楞寺僧人,当然有很多种可能性。我不想妄自猜测这些可能性是怎么样的。

    为什么美联社的记者没把这些内容放在他的文字里面呢?我建议你好好思考一下。

    回复删除
  6. 我的思考倒不在于喇嘛久美是不是一个简单的拉卜楞寺的僧人,而是,如同我在博客上的另一个帖子——境内藏人秘密制作纪录片——LEAVING FEAR BEHIND(不再恐惧)的英、中文字幕——影片中,也有两位僧人用真实形象表达自己的观点。

    如一个僧人说:“现在的形势很紧张。其实我们乐于看到这届奥运会,但是我们的想法很多都被歪曲了。中国(政府)以保证改善中国和西藏的状况为条件才获得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权。在保障更多的自由、民主和其他基本权利方面,他们向全世界做出了很多承诺。正是因为这些承诺,他们才赢得这届奥运会。然而,在他们获得举办权后,人们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自由和民主,相反,压迫却越来越严厉。”

    另一个僧人也说:“他们说这里有宗教自由。其实根本没有。主要的理由就是达赖喇嘛不在西藏。他是所有西藏人最尊崇的领袖。如果他和班禅喇嘛都在西藏,所有事情都会受益匪浅。根本不用说允许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了,现在的当地官员都被带到中国并被要求公开宣称他们不希望达赖喇嘛回来。作为交易,他们得到很多钱。他们必须在一份文件上签字画押以保证他们的忠心。他们必须表现出多么地反对达赖喇嘛,而这就是他们(中国人)试图给全世界描绘的画面。”

    僧人是我们的传统知识分子,是藏人社会的传统精英,喇嘛久美的人生阅历使他说出那样的话,没有什么简单不简单的。什么叫简单?什么叫不简单?不简单又意味着什么?身为僧人就说不出不简单的话吗?而美联社记者的采访,是对一个在危险中的人的采访。喇嘛久美在危险中接受采访,这本身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哦,对了,也许可以想办法找那位美联社记者问问,喇嘛久美有没有给他说起那席看似不简单的话。

    回复删除
  7. Davidpeng(转)2008年9月17日 下午3:06

    唯色你好,谢谢答复。

    就我的理解,从僧人的身份,包括你上面说到的三名僧人,他们要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的权利,是比较自然的;但是他们关于“独立媒体和国际介入”,“藏人自由和奥运会”的论述,是不太自然的。我如果说这些论述似曾相识的话,你有什么感觉呢?我相信共产党政府没有给他们教育这些信息;那么做为藏人精英的僧人,他们是从什么渠道得到这些信息的?

    我谈不上了解藏区僧人的生存环境,也不知道有多少比例的僧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能一边宣布说,所有这些活动都是没有组织的,自发的,他们没有任何内部外部联系;然后又从所有人口里说出差不多的话。这不符合逻辑。

    回复删除
  8. 把你的答复转了一下,因为我的回复有增加。

    没有什么不符合逻辑的,因为想的都是一样。所以,我会听到一位曾在1958年被当作“叛乱分子”劳教过、如今与儿女们厮守乡村的年迈老农说:本来,因为要顺利举办奥运会,中国才答应跟嘉瓦仁波切的代表谈判,谈了两次,态度越来越坏,可能是举办奥运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根本不在乎;中国的话信不得,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奥运会就是证明。……还有一位曾在今年三月期间被抓捕、毒打的僧人说:很多人,不止是藏人,甚至那些官员,都因为这个奥运会感到恐惧,就像上战场打仗一样,如临大敌。而藏人的恐惧更多,这是因为人家首先把你当成了敌人。奥运会变成了一个不但政治化甚至种族化的奥运会,背离了奥林匹克的精神,所有蒙受屈辱的人们是会铭记在心的。

    这些都是当地藏人的表达,也许也会认为他们说不出这样的话,也许也会认为都是达萨的教育成果。

    抱歉,我只能讨论至此,实在无暇再回复。

    回复删除
  9. 祝喇嘛久美吉祥!早日恢复健康!
    另外,对于当时发扬人道主义,对喇嘛久美提供一级护理的中国医护人员,表示个人由衷的敬意和感激。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希望。总有一天,普世价值会照耀到中国,你们是先驱。

    回复删除
  10. 藏人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实在是不好!!!
    事实上,汉族人大部分都讨厌共产党,但同时也瞧不起少数民族!!!

    回复删除
  11. 匿名说...

    藏人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实在是不好!!!
    事实上,汉族人大部分都讨厌共产党,但同时也瞧不起少数民族!!!

    ---------------
    毒奶粉事件之后,汉人还配瞧不起少数民族?

    回复删除
  12. 楼上说的话。。。
    汉人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少数民族呢?
    现在觉得,仅仅说“少数民族”就已经是一种歧视了。
    首先表明我是汉人。
    生命都是平等的。
    真希望世界和平,藏汉合和。
    愿仁波切早日回到藏地。

    回复删除
  13. 我们的世界不和谐,不和平的原因就是大民族主义和自我良好的感觉在很多人的心里蔓延,,,现在是我们所有人和人之间对话的时候而不是你瞧不起我,我憎恨你的时候。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无所谓尊卑!

    回复删除
  14. 藏人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实在是不好!!!
    事实上,汉族人大部分都讨厌共产党,但同时也瞧不起少数民族!!!

    ---------------
    毒奶粉事件之后,汉人还配瞧不起少数民族?
    -------------------
    面对现实吧呵呵,几千年历史上,汉人什么时候瞧起过少数民族? 汉族人从来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回复删除
  15. 前天在故乡网站看到一则报道:一位年轻的藏族记者被甘孜州公安所抓。心里不禁一战,因为这位年轻的记者- 让雄曾是我认识的人。他才25岁,才华横溢却被抓去坐牢,真的不知道这个社会有没有公道,中国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连一句真话也不许说???我知道唯色的博客有很多人光顾,不管是批判者还是支持者, 请你们扪心自问,我们到底还要残害多少“社会主义建设者” 才罢休呢? 如果可能请帮帮这位热血青年走出监狱吧。 怎么帮? 联系甘孜州公安局或者州长;写一封建议信-要求释放他。

    回复删除
  16. 写信就可以释放一个受到法律制裁的人?你也太小看中国法律的严肃性了,呵呵.
    一方面喊着法制啊普世啊,一方面又丝毫没有把法律放在眼里,呵呵.
    太矛盾了.

    回复删除
  17. 一点也不矛盾的事情放在有心人的视野里都会成为有矛盾的事情。

    写信当然可以让一个无辜的人在民主的国家里释放, 哈哈,难道你在说中国的法律不顾民主吗?中国的法律至高无上到人民不能参与吗? 正因为把法律放在眼里才恳请写信啊。

    回复删除
  18. 是无辜或者是有罪得法律来判断,而不是凭某个人的想法来判断,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回复删除
  19. 奴隶制(共产主义),奴隶主(共产党)拥有奴隶(人民)的制度。 奴隶(人民)须为奴隶主(共产党)干活,无报酬,且无人身自由。 法律确认奴隶为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共产主义跟奴隶制也一样,国家 所有财产归共产党。人民跟本不可能享受自己生产所得的回报。奴隶 主(共产党)对奴隶(人民)握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可随意奴役、杀 害。奴隶(人民)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任何自由和权利。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