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9日星期二

那些覆盖藏地的标语和红旗



图为拉萨帕廓藏房上的红旗夹杂在经幡当中,拍摄者是一位僧人。

那些覆盖藏地的标语和红旗

文/唯色

6月去安多和康,对满目皆是的政治标语和五星红旗印象深刻。其中一条标语是“坚定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是在路过甘南州合作市看见的。虽然这标语没有主语和人称,却不言而喻,显然敲打的是当地藏人的脑壳。然而信任是相互的,要求藏人信任“党和政府”,“党和政府”也应该信任被他统治的人民。而且,作为权利在手的统治者,首先应该实现诸如中国古代的“以德服人”、毛时代的“为人民服务”,以及胡时代的“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等等诺言。这些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话语不是空头支票,惟有真正落实才会换来民众的信任。这是一个互动的结果。然而,过去的事实和现在的情势却表明,“党和政府”是不信任藏人的,这既与中国古语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形成的传统有关,更与历史事实证明的中国与西藏的关系有关,也与一党专政之下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实质有关。所以在藏地流传这样一个笑话,说北京认为所有藏人中,可以信任的只有一个半,那一个是当过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热地,那半个是当过西藏自治区主席的江村罗布。

还有一条标语是“与党同心,与社会主义同向,感恩报国”,是在路过阿坝州金川县马奈乡看见的。也没有主语和人称,但也不言而喻,同样敲打的是当地藏人的脑壳。其中包含这样的指责:藏人对“党和政府”不但离心离德,而且忘恩负义。正如御用歌手才旦卓玛所唱的“共产党来了苦变甜”,多少年来,“党和政府”一直在教育藏人,自己是藏人的大恩人,藏人必须感激涕零。可是,一直以来,尤其是在奥运之年,许许多多的藏人非但不领情,竟然还发出不满的声音,让全世界都听见,让“党和政府”丢脸,以至当局必须派驻重兵,用枪杆子来命令藏人感恩!然而,是不是恩人,有没有恩情,应该是对方说了算,事实说了算,表面上看似乎给予了许多,但若是得不偿失,谁也不会感激。十世班禅喇嘛生前批评:“我们付出的代价和取得的成绩相比较,我认为代价大于取得的成绩”。遗憾的是,这仍然是今日西藏的写照。

至于五星红旗,不但插在各单位门口,甚至高高地插在寺院顶上,甚至插在牧人的黑帐篷上。记得青藏铁路刚通车时,五星红旗和各种标语覆盖拉萨全城,把中国官媒的记者们激动得尖叫:藏族人民多么爱国呀!而事实上,正如一位生活在拉萨的藏人披露:“过春节家家要求挂红旗,过藏历年家家要求挂红旗,‘五一’家家要求挂红旗,‘十一’家家要求挂红旗,遇到任何一个‘重大日子’都要求挂红旗……如果是自发、愿意那没什么可说,可是逼着你挂,不挂轻者罚款,重者扣上‘分裂分子’的帽子,那种别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位网友在我博客上留言:“标语所写的,表示情况就是相反的。这一套独裁政权拿来涂脂擦粉的虚伪作风,识者一眼即了然于胸。我为藏地藏人感到心痛!”

2008-8-3,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4 条评论:

  1. 中共对民众除了统治和压迫,有什么恩情呢?要求藏民对党的信任!“信任”两个字难道说有就有的吗?
    当今的世界是以威胁要求成为恐怖,难道中共的这一系列的举动难道不是恐怖活动吗?

    回复删除
  2. 垃圾党
    汉藏蒙维都一样受苦

    回复删除
  3. 我在中共自己的人口统计中发现1956年四川省阿坝州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居然为-9.87。由于这几年阿坝州的人口统计是自相矛盾的,而且中共的人口统计充斥着虚假的数字,所以人口的减少比数字所反映的肯定更加严重。1956年阿坝州的人口大量减少显然是军事镇压造成的,因为这时大饥荒还没开始。大量的中共人员在阿坝州被击毙,战争十分残酷。这段残酷的历史充分表明阿坝州的少数民族主要是藏民不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不愿意“与党同心”。中共对藏民族的种族灭绝是不可原谅的,中共永远也别想征服藏民族的心!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