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中文Twitter上关于玉树地震的信息(四)


供放在尊者达赖喇嘛加持过的纯银灯盏上的蜡烛,为4月17日点燃。中阴49日,为走在轮回之路的遇难者们,每日供灯……

中文Twitter上关于玉树地震的信息(四)

【截至2010-04-18 02:30】


星期六发出的公开声明中,达赖喇嘛对中国政府,特别是总理温家宝能够亲自到灾区看望灾民、视察救灾工作表示欣慰。达赖喇嘛在声明中还说,“这次,发生地震的青海省,是我和上一世班禅的家乡,我非常希望前往灾区,满足灾民的渴求,安抚创伤的心灵。”#qhdz

当地居民说,来自玉树附近和外地喇嘛庙的上千名僧侣,还是最主要和最及时的救援力量。地震发生后,玉树附近囊谦县和四川甘孜州色达县、白玉县等寺庙的上千名僧侣立即赶赴灾区协助进行救灾。有居民说,从甘孜赶来救援、20辆面包车载满的僧尼是最重要的救援力量。#qhdz

再次呼吁同胞们请不要为一些脑残的言行而群集攻击、谩骂,若有恶言恶行请保留证据,目前我们的注意力不要被这些东西给分散。转载那些文章的同胞们赶紧删除,不然你的日志只会成为刷点击率的定时炸弹。请分清重次。已经有上千的同胞离去,我们不能再分心。宽容点,慈悲点。时刻关注灾情,心系玉树。

大灾面前看人心,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治疗、安全、温饱、重建。成熟理性、稳重处变的年輕一代才是藏民族的未來之所系!

我在博客上贴出“喇嘛救人”图片后,提供图片的藏人网友留言说:“从照片中可看到,喇嘛们仅能用床垫充当担架,来抬运伤者,在所有的大灾难中,多数都是使用担架来抬运的,但结古多的救灾中,救援物资缺乏,又不让外国救难队伍进驻,造成大家只能用现场紧有的物品来救援!” #qhdz

(续前推)“藏人是坚韧的!不管再大天灾都能够依靠精神信仰而坚强面对!但不代表藏人就必须低人一等!世界各国再先进国家发生灾难,都让各国去救援,没有道理不让各国救援队进入,以更精密、专业的搜救工具来救人!我想到这里,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我们藏人是那麽可怜!想来令人鼻酸!” #qhdz

今日【博】:玉树地震:喇嘛救人(一)【16张现场图片】 http://is.gd/bxaCX #qhdz

今日【博】:玉树地震:喇嘛救人(二) 【20张现场图片】http://is.gd/bxaDC #qhdz

昨晚,住在日本的燕子给我来信说,发行很大的《周刊新潮》想问我,日本政府立刻向中国政府请求派地震救援队,但是中方不同意,请问对此看法。当时困乏的我简单回复说:很生气但也很无奈。玉树灾区目前急需专业救援,但被中国政府拒绝,其用意何在?

燕子今天复信说,我已经回答了《周刊新潮》,包括我的感想,因为我自己经历了1995年阪神大地震,日本人正好相反,地震发生,都到中小学和公民馆避难,因为学校最结实,学校本身的建筑和周围的建筑标准非常严格。人的生命及尊严第一,应该赶紧接受世界第一救灾专业的队伍。

4月17日:国家文物局透露,新寨嘉那嘛呢的佛塔、护法殿堂等建筑在地震中倒塌,结古寺部分倒塌,禅古寺全部倒塌,僧人伤亡严重,但具体伤亡仍在统计之中。玉树在历史上位于中原进藏的「唐蕃古道」上,是藏传佛教重地。 #qhdz

4月16日:四川省人民医院收治的玉树灾区伤员中,已有1名伤员缺诊为气性坏疽,这是由梭状芽胞杆菌所引起的一种严重急性特异性感染,主要发生在肌组织广泛损伤的病人。气性坏疽发展非常迅速,如不及时处理,病人死亡率高达100%。中新网 #qhdz

【来自玉树】安多热贡(青海省同仁县)隆务寺有两名在玉树创古寺学习的僧人在地震中遇难。今天,隆务寺僧侣与当地信众捐款捐衣物捐糌粑等食物,装了几大卡车驶往玉树灾区。横幅上写着“与玉树同胞共渡难关。” #qhdz

【来自玉树】昨日,一些救灾的僧人与军人发生争执。僧人批评军人用挖掘机干活会使被埋的人没有生还机会,死者遗体会受到更大损坏;军人则禁止僧人在废墟上继续寻找、挖掘。僧人反驳如果被阻,灾民将更无希望。后被地方官员劝开,但僧人最终被军人阻拦在废墟外。#qhdz

出租车司机说今早消息,西宁往玉树的公车全部停运。 #qhdz

同机的索南师父家在震中玉树县城里,早上接到家里的电话,爸爸和姐姐伤势较重,房子塌了。昨天到现在家里5个人拿到了一顶帐蓬。 #qhdz   

RT @tibetsheep 转自旺杰: 我已到隆宝镇 在镇指挥中心 八千人 只有四百帐篷 全受灾 急需帐篷 药品 食品,急切。#qhdz

4月17日:玉树当地气温温差大,气候多变,中午最高气温可达15℃,晚上最低气温普遍到0℃以下。今天下午1点半左右,还下起冰雹,刮7级阵风。天气预报今晚玉树州将会降雨,没有帐蓬的灾民处境会更加凄惨。 #qhdz

4月17日:两名年轻灾民扎西多结及根德普错对香港媒体说,由于无帐篷,大家晚上只能睡在摄氏零下几度的空地或公园,虽然获分发了棉被,但屁股、身体却要贴在地上,虽然彼此挨着取暖,但实在太冷,受不了。他们相信,若情况持续,再过几天大家都会受凉病倒。 #qhdz

4月17日:香港媒体记者现场所见,灾区的帐篷多属救援指挥中心、红十字会等所有,百姓居住的很少,虽然已陆续把帐篷运到当地,但每车只载了120个12平方米的帐篷,每个可住10多人。 #qhdz

RT @tibetsheep 多杰:今天最让我感动的是从省医院打的到红十字医院时司机师父没要一分钱;最让我难过的是下午在省二院见到了一个因在地震中烧伤而弄得“面目全非”的儿子。明天,我会去把筹得的善款捐给那些最需要的人。其中会包括这个可爱的孩子。愿他今晚能睡个好觉! #qhdz

4月17日:在玉树县参加救援的志愿者苏先生告诉大JY记者:“听说帐蓬运来,但是真正到灾民手中的确实没有。我们一直在等,到现在一顶帐蓬都没有给我们发过。有人在街上铺个铺盖就在那里睡。帐蓬没有,房子又不敢睡,只能睡外边了。” #qhdz

4月17日:据当地民众反应,逾七成以上的灾民一无所有,饥寒交迫的露宿街头及广场上,焦急的等待急救物资。 #qhdz

据省民政厅赴玉树抗震救灾工作组息称,截至16日18时,灾区已接收到帐篷39281顶、棉被褥77430床、大衣55000件、棉衣10000 件、干粮10万份、各类食品150吨。目前,已有帐篷9281顶、棉被12300床、大衣6000件、行军床50张、毛毡50条投入使用。#qhdz

经过多方求证,得到的信息都是有哄抢事件,但只发生在分发物资的过程中,没有抢车或砸车的情况。大家分析认为是刚才挂红十字志愿者胸牌(之一穿警服)的两人是被抢东西后的心理方大,决定稍事休息后继续上路去玉树。 #qhdz  

4月17日:尽管各地的救援物资正源源不断地运往灾区,但仍有很多灾民在严寒中露宿街头。负责救援的官方人士对大JY记者说:“给老百姓帐篷是一万多顶,真的到那些受苦的灾民的手里的反正挺少的。从车里面往下卸的时候就开始抢了。” #qhdz

4月17日:“电视拍的都是救援队集中地”一位志愿者说:“灾区一些边远的地区饭也吃不上,水也喝不上。有些家庭都剩下一些老人,有些只剩下小孩。目前只是接济了一部份人而已,像那个体育场、赛马场,救援队都在那边,电视都是从那边拍的。有些远的地区根本就没人去。” #qhdz

4月17日:“有几点是(倒塌)非常严重的,有个叫三江宾馆、三江源商场,然后是民族师范学校,玉树州职业学校,玉树州卫生学校,玉树州藏医大专办,玉树州文三完小学、第二完全小学。” #qhdz

目前地震已经过去三天,政府多把时间花在挖尸体。集中人力挖尸体之余,大批生还者与伤患者的处境极其恶劣,恐在无人照料下,死伤人数将再升高,当地亟需医疗救护、紧急安置、食物与御寒物资,边远地区更是无人救援。 #qhdz

4月17日:受灾群众不仅希望能尽快挖出被埋亲人,他们也亟须生活物资。苏先生对大JY记者说﹕“现在整个玉树县的人都是无家可归。现在救灾的物品有很多,但没有发到灾民手中。” #qhdz

4月17日:负责救援的官方人士﹕“帐篷不能每家每户都有的,这里腐败现象反正挺严重的吧,好的人家里一个家庭能拿到4、5顶帐篷,没有门路的一顶帐篷都没有,还是在露天里,在露天里居住的多得很。帐篷主要在体育场那一片和红十字会那边,他们那里帐篷全都排满了。” #qhdz

从地图上看,自西宁去玉树途中公路距大通及青海湖洲际导弹基地都比较近。据媒体报道,从西宁往西去的公路对外封锁,两相对比,原因自明。咱们这个国度本来就是国家机密多如牛毛之地,与军事有关自然更会列入国家机密了。#qhdz

这次中国对外援要求的特点是要钱不要人员。估计与下列情况有关:青海省有大柴旦导弹基地.青海湖导弹基地.大通导弹基地.德令哈导弹基地。不知哪个离震区近或是救援途经之地?虽然对于美国的卫星来说,这早就不是秘密。但中国的地震预测都要求邮局发送,可以说明中国的管理思想落后 #qhdz

李元龙: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啊?网上,尤其是党掌管的媒体上有关青海玉树大地震的消息,绝大多数都来自新华社通稿。可是,新华社通稿实在让人恶心,不忍卒读。不说别新华八股了,单单就说“情绪稳定”这个新华社灾难性报道通用词组,就把人给恶心的不行 #qhdz

事实上,一直、从来就没有“重点报道”过喇嘛救人。RT @Mosesofmason 中国宣传部门下令不许重点报道喇嘛救人 #qhdz

4月17日,结古镇附近的山坡上,众多地震遇难者遗体被火葬。当日,为妥善及时处理遇难人员遗体,预防灾区疫情的发生与流行,青海出台地震遇难人员遗体处理意见,强调在处理遗体时要尊重少数民族丧葬习俗,尊重死者尊严。中新社发 廖攀 摄http://img.ly/TQW #qhdz

当日清晨,主持火葬的结古寺僧人把集中在寺内的遇难者遗体分批运往结古镇南部半山腰的扎西大通天葬台,仔细摆放在临时挖掘的火葬台内。http://img.ly/TQQ #qhdz

4月17日,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地震灾区近千名遇难者的遗体在寺院安放三天后集体火葬,上千名家属来到现场含泪送别亲人,数百位僧侣在活佛带领下为亡灵诵经超度,给逝者以尊严,给生者以安慰。http://img.ly/TQN #qhdz

请大家来关注心系玉树推特,及时报道。RT @Yulshul: @tibetsheep 玉树 推特已成功注册 #qhdz

達賴喇嘛的秘書向BBC中文網強調,提出去玉樹並沒有政治動機,希望北京能夠理解。 #qhdz

【每天更新】资金去向和说明!时刻更新!http://sheep.tibetcul.com/87625.html #qhdz

【视频】《玉树强震 寺院倒塌僧人伤亡惨重》 创古寺喇嘛智明告诉记者,寺院僧人死伤惨重,救援物资都从800公里远的西宁运来,救援是缓不济急。 http://is.gd/bwUol #qhdz

多吉扎西: 祈祷! 本期“木塔”期刊准备推出一个“为玉树地震中遇难的同胞哀悼”的栏目!请大家踊跃投稿,我们用最朴实的文字为他们送出最真诚的祈祷与哀思!!tibetyn@163 .com #qhdz

大概是因为极不愿意看到藏人民心归附达赖喇嘛的激动场面,那实在是太失败了。RT @yangpigui 中共如果够聪明,玉树地震就是和达赖喇嘛和解的最好时机。在达赖喇嘛有回来意愿的表态下,以人道主义的名义邀请他回来,会给自己加分多多。而且不用涉及敏感的藏独问题。他们为何如此颟顸呢?

西宁: 来自青海民族大学大三的贡秋是此次红十字医院志愿者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家在重灾区结古镇。他对我他们称之为“志愿者”的做法提出异议,说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不存在因果关系。他说的对吗?我也不清楚。

看看上海美轮美焕的世博场馆,看看玉树同胞坍塌的陋屋,觉得上海正在展示的是"耻辱"。

中国宣传部门下令不许重点报道喇嘛救人

RT @mrantiRT @jisiliu: 玉树的救援工作已近尾声,惟一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不让外国救援队进入。一开始的救援是很无效的,都是些兵娃,灾民自己都能挖出来,他们需要的是专业设备救他们挖不出来的人。网友说得对,他们要独享“又一次胜利”

RT @yangpigui 中共如果够聪明,玉树地震就是和达赖喇嘛和解的最好时机。在达赖喇嘛有回来意愿的表态下,以人道主义的名义邀请他回来,会给自己加分多多。而且不用涉及敏感的藏独问题。他们为何如此颟顸呢?

RT @shiniankanchai 真理部已经下令不许重点报道喇嘛救人))这个消息可看出其因果关系RT @maozhu1: RT @mranti: 达赖喇嘛希望访问地震灾区 http://is.gd/bwIvW via @DalaiLama

对于藏人来说,心理医生就是我们的僧尼、喇嘛、仁波切。平时的生活中如此,遭受灾难的时候更是如此。对于藏人来说,尊者达赖喇嘛是藏人生生世世的依祜主。

(再续前推)“恳请宽宏大量的中央政府 胡主席 让达赖喇嘛回家看我们,我们需要缓助更需要精神上的”(原博文已删)http://is.gd/bwNjD #qhdz(更:现已又贴出此博文,并有跟贴http://is.gd/bwNLc)

(续前推)“我们的无助和沮丧是常人很难想象的 尤其在落难的时候更需要精神上的支柱,去年台湾地震(应是水灾)也请了达赖喇嘛,达赖喇嘛是藏人的,也是世界的。”(原博文已删)http://is.gd/bwNjD #qhdz

“我家在玉树藏族自治州,在地震中遇难的多数是藏人,这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世界末日。一瞬间毁了一切,只有哭声和恐惧。”(原博文已删)http://is.gd/bwNjD #qhdz

一藏人今日在博客上写《玉树结古灾区的藏人渴望达赖喇嘛回家看看》http://is.gd/bwNho,现已被删,幸而在删除之前已转发“民间藏事”http://is.gd/bwNjD,现在全文推之。#qhdz

最後,也希望所有國際救援團體,能夠抵達災區。勉力在地震中倖存的同胞們,不要失去信心甚至絕望,相信因果,把逆緣轉成順境,努力克服困難,加入重建家園的行動中。為所有患難者和倖存者,向三寶祈禱! (达赖喇嘛) #qhdz

四川地震時,我曾有願,親自到災區,承擔痛苦,為災民祈禱,但是,未能實現。去年臺灣水災,我有機會親自與災民見面,進行安撫和祈福。這次,發生地震的青海省,是我和上一世班禪的家鄉,我非常希望,前往災區,滿足災民的渴求,安撫創傷的心靈。(达赖喇嘛) #qhdz

2008年的四川地震,中央政府給予了高度關注,積極救災,新聞媒體也及時和廣泛地進行了報導;尤其國際救災人員及物品,都順利地抵達了災區。希望這次的救災工作,也有同樣的效率;也希望流亡藏人社會的力所能及的捐助,能夠通過適當的方式抵達災區。(达赖喇嘛) #qhdz

地域阻隔,除了向三寶祈請,很難實際地幫助他們。災難中,西藏的很多出家僧眾、青年學生等,歷盡艱辛,自發地投入救災中,我表示贊許。這種利益他人的菩提心,是饒益眾生戒的真正實踐,希望未來保持這種利他精神。 (达赖喇嘛)http://is.gd/bwLng #qhdz

I read: 達賴喇嘛尊者希望親臨地震災區 2010/04/17: 這次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噶‧結古地區)發生的嚴重地震,造成無數傷亡,使災民的物質和精神,都陷入了無法想像的困境。我深感悲傷。 地域阻隔,除了向三寶祈請,... http://bit.ly/bgXpjb #qhdz

老是传出玉树有藏人抢食品,第一我没有亲见,第二藏人比汉人热情是真的。他们会主动跟你要水要求搭车,但是同样的,他们也会主动的跟你分享水,给你搭车。我在玉树跑,常常搭藏胞的摩托车。谢谢这些质扑的人。http://zi.mu/5ae #qhdz


今天听到澳洲播音员以赞赏的口气说:在(玉树)灾区,解放军和藏族僧侣并肩战斗(should by should)...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第一次在西方媒体中听到解放军与西藏僧侣一起时,他们不是在互相战斗。什么时候看到:温家宝与达赖喇嘛一同视察灾区? #qhdz

qhgy RT @jisiliu: 在玉树灾区,汉人的利益有时会被忽视。昨天一对母子去要帐篷,告诉他没有。后来她看到藏人去要就有了。与短视的官僚不同,普通的藏民很友善,收下了他们,四家人10多个人挤两个帐篷。右边为汉人母子。http://zi.mu/50u #qhdz

本报记者得到消息指,救援物资千辛万苦的虽然陆续到达灾区,但却派发不到灾民的手上。根据当地志愿者分析说,当地藏民超过九成,上面觉得发放帐篷会引起暴动,至今帐篷等物资原封不动,到达不了灾民手中。 据当地民众反应,逾七成以上的灾民一无所有,饥寒交迫的露宿 #qhdz

【来自玉树】玉树地震遇难者可能在两万以上,基本上是藏人。而玉树县人口8.9万,仅死者就在两万以上,这个比例高得令人发指!#qhdz

转王克勤快讯:在玉树的同事刘树铎刚电话 “死亡人数比官方公布的大很多,玉树一位县领导上午说约1万人遇难。讲话时被另一领导捣了一下。”树铎讲:在一家寺院里,我亲眼看到有1600多具尸体! #qhdz

结古寺等寺庙的喇嘛为玉树地震遇难者火葬。地点在原本的天葬台。@enclavetj现场拍摄:http://is.gd/bwoK2 #qhdz

【来自玉树】今日上午,在玉树天葬台,由结古寺牵头的寺院僧侣为玉树地震遇难者实行火葬,据僧人透露,这一次火葬就有3000多具遗体。3000多,三千多!#qhdz

【来自玉树】玉树第三完全小学的遇难学生大约超过700!七百!#qhdz

【人民网】目前在玉树救灾的各类人员有2万多人,其中,外来人员有1万多人不时有“高原病”出现。来自广东的有关人员已有十几人因出现严重反应而被送往西安,其他单位也发生了这种情况。据介绍,随着救援时间的逐步延长,出现高原反应的人将会越来越多。

@我是陈小小:深夜,记者从玉树传来信息,公安部决定,广东三百救援人员因高原反应严重,立即全部撤出玉树,返回广州。这是一支救援设备和经验都最过硬的队伍啊!

【来自玉树】旺杰:我们已卸完货,感谢同胞志愿者及那抹绛红色,将最后一批物资运至巴塘乡我准备下西宁寻找资金再购物资。 #qhdz

【来自玉树】旺杰:有幸得到众多贯通双语志愿者及部分僧侣的帮助,分发活动很秩序很有效率,发现民间性的发放更迅捷、更容易落地,没中转没报功。 #qhdz

成都SOS紧急招募1000名懂藏语的自愿者 http://sheep.tibetcul.com/87593.html #qhdz

4月17号1点20分,收到某校雪子募捐2312.5元。下午发到在西宁医院帮助灾民的多杰。 #qhdz

刚才储蓄卡上收到500元。目前一共有3206元。在微博里及时播报,将资金发到多杰卡以后,应用情况在本人博客人人网日志里详细记录。请大家时时关注。#qhdz

目前各个学校的募捐基本都是按学校流程走,最终都可能有交给红十字会。而不知道钱的去向。而前方一个朋友昨天到结古发放物资,今天会西宁继续筹集资金,一个在西宁医院帮助,很多灾民没有家属需要帮助。但每次这样的时候钱就是最大的需要也是最大麻烦,人与人,人与组织之间缺乏信任。很难啊。 #qhdz

刚来了多杰的电话,你们学校藏族内部募捐的钱直接可以发给多杰,那边医院里有很多灾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缺,甚至不知道未来怎么生活。 #qhdz

来自西宁:此刻,我们的志愿者不仅是翻译员,同时也承担着陪护和安慰伤员,记录和反映病情,甚至去帮忙协助做一些简单的再简单不过的生活琐事等。而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学生:初中、高中、大学什么都有。 #qhdz

来自西宁:我看到的伤员中有些已经无条件再维持以后的生活,对于他们,钱是比较急需的。在此,我将以自己的人格担保绝对会将所有朋友们捐赠的钱给那些最需要的人,同时做好记录后公布以便让大家放心。再次,我替他们感谢您的爱心! #qhdz

人人网珠久tb : 那曲也发生地震了,仁波切保佑我们

“西藏那曲地区聂荣县发生5.2级地震”。在外雪子(雪域之子)尽快都给家里打电话,近期一定要多加注意提高警惕。那曲比如县也有一些震感。 #qhdz

http://is.gd/bwFRZ 呼吁:刚和灾区联系,急需糌粑!哪位网友能给我在兰州附近,最好是合作、夏河联系到糌粑批发商?如果是玉树附近,将更好!节省的路费还可以买多一点糌粑!拜托!联系人:李廷国,电话:13893305990

建议多筹集糌粑酥油。RT @tibetsheep壹基金救援联盟:已经到达的第一批7辆救援物资车,装载了矿泉水12544件;饼干1564件;果汁200件以及一部分棉衣。目前,壹基金的第二批救灾物资正在壹基金西宁“救灾物资协调中心”安排装车,将尽快发往灾区。 #qhdz

据台湾图博朋友打到青海询问藏人获知的讯息,死亡人数至少超过一万人,与中共官方估计造成七百九十一人死亡,近三百人失踪,一万一千四百多人受伤,人数相距甚大。(自由时报)#qhdz

看到温家宝去尼玛仁增学校看望孤儿们的画面,唯色落泪,说温那么大年龄到被汉人谈虎变色的高海拔藏地,不易,让人感动 #qhdz

Youtube上关于玉树地震的感人短片: http://ow.ly/1zyLo 呼吁让达赖喇嘛回玉树灾区为死难者诵经,抚慰幸存者的心灵。via @da_martinez #qhdz

现在知道,尼玛仁增的孤儿学校没有一个学生死亡,是因为那一刻学生正在食堂吃早饭,学校其他房子都塌了,只有食堂没倒。我在那食堂多次吃饭。记得学校只有食堂是南北走向,其他房子都是东西走向,不知有没有关系 #qhdz

玉树震后几分钟的现场视频: http://ow.ly/1zz6f #qhdz 【墙外】 #qhdz

玉树开始下雪了。雨加雪! #qhdz

据我一些党员朋友透露,最近玉树地震,四川将会派大量党员干部前往藏区驻扎支援,培养两年之后回来直接升职。真是个好机会啊…… #qhdz

玉树结古镇,开始飘小雪,越来越大。 #qhdz

RT @xiaoxiaom: 然后影帝也去了却连语言都不通的样子。RT @kevinou2007: 试想一下达赖喇嘛所到之处藏民云集景从顶礼膜拜的样子 RT @xiaoxiaom 中国政府如果愿意抛开政治,同意达赖喇嘛赴青海,那就太有人性太值得表扬了。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同意。#qhdz

已经有很多人在询问我,是否有可靠的捐款地方, 今特向大家推荐我的朋友 @foxgrace,他是爱枣报的HR和平行公益的义工。为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紧急募集物资倡议书:http://is.gd/bwuvC #qhdz

在“为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紧急募集物资倡议书”http://is.gd/bwuvC的帖子里有一段专门涉及捐款的绿色文字,提及所捐款的帐户,请向我询问的朋友们注意,非常感谢大家的爱心。 #qhdz

voachina 美国之音新闻 达赖喇嘛欲访玉树灾区慰问灾民: 西藏流亡政府高级官员星期五说,达赖喇嘛有意愿前往青海玉树灾区安慰灾民并为他们祈福。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区发生6.9级强烈地震之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对中国当局及时救灾的... http://bit.ly/bMuJv1 #qhdz

明報記者採訪手記:「似死了兩萬人」 西寧司機想撤退 http://is.gd/bwoiy //記錄了一名普通人面對災場前後的反應 #qhdz

記者在西寧租用一輛私家車開往玉樹。司機不辭勞苦,通宵趕路14小時,覺也不願意多睡一會,但趕入玉樹後,大災難的場景把他嚇得幾乎崩潰。「這裏哪只死了幾百人,我說死了兩萬人!你看每個房子都說埋人了!到處在抬屍體!我受不了!」明報 #qhdz

玉树县民族技术学校女生宿舍楼完全坍塌,男生宿舍楼部分坍塌,教学楼受损不大。教学楼建于1989年,男生楼建于1994年,女生楼建于2002年。 #qhdz

当局限制藏区人到玉树救灾贻误救援时机http://canyu.org/n15065c6.aspx(参与网讯):南方都市报今天(4月17日)披露:正在进行的玉树震灾大救援,因为没让西藏人参救而造成语言不通致使救援效率低下,让许多受难者失去“黄金72小时”最佳救援时机。 #qhdz

如果不在现场,你很难感觉到这场地震的特别之处,藏人的生老病死都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我被这种宗教力量折服了。结古今日给逝者举行火葬,愿逝者安息。 #qhdz

在场所有藏人开始唱六字真言,悠长凄凉。我的眼泪止不住。远远的,看着他们的生离死别。我录下声音,所有人类都能听得懂的哭声 http://zi.mu/568 #qhdz

结古寺的数百遗体开始转移,在今天集中火葬.“人生百年,刹那闪电,美丑善恶,全是尘土” #qhdz http://zi.mu/566

成都市青年志愿者协会正在面向社会招募志愿者,参与伤员转运、医疗陪护、语言翻译等工作。初步计划招募1000名志愿者。報名熱綫:(028)86126023、86129973 基本要求:懂藏语或一定的医护知识。 #qhdz

《读卖新闻》:广场上围着棉被的30岁藏族女士无奈地说没有热水,只好拿着手中的杯面的面干吃,28岁的妹妹想给自己一岁男婴喂母乳,“没有水没有食物,母乳不出。”“起码有个可以取暖的帐篷。” #qhdz

《读卖新闻》:今早上广场上终于开始有煮饭,有二百多人排列等着派饭,其中在队伍中的27岁的索南道钦疲惫的表示,地震后所有的商店关上门,从家里带出的东西很有限 #qhdz
《读卖新闻》:在现场可以看到大量的救援人员,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口喘着气,无奈地坐在那里。正在极力救援的从广州赶来的救援人员表示,自己已经服用了防止高山病的药物,现在还可以应付,只要多喝水,分段小休一下来应付高山症。可以看出高山症状令救援活动与以往有着明显的不同 #qhdz

兰州军区救援队现场负责人也对媒体反映:主要是建筑质量不行,混砖结构,一震以后它是一个全体的整个粉碎性倒塌,所以成了三层楼板一下子下来以后,成了个手风琴状,成了一层楼,你看一层楼楼高在这儿,三层下来以后不到一层楼楼高,所以我们想进去都很困难。 #qhdz

一位当地救灾人员对记者说:“校舍的质量太差了。说是准备今年筹资给我们学校拨钱的,做的规划是今年要把房子要从新建的,现在还没实施就出现这种事情。” #qhdz

在中国官媒镜头下,前往灾区的消防队、医护人员,有鲜花相送 ,如古代英雄出征,却未见藏区灾民受伤和疾苦的一面。 #qhdz

据媒体报道,除了缺少食物,目前灾区最缺乏专业的救援队,而周三地震发生后,美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均表示愿为灾区提供可能的协助,被中国政府婉拒。对此,四川作家廖亦武认为:“这就是一个帝国的面子吧,他可能觉得震级还不够大,和四川大地震比起来。” #qhdz

真理部最新指令:正面报道“青海地震” 严禁批评报道和谈校舍安全: 来源:真理部 真理部最新指令:正面报道"青海地震" 严禁批评报道和谈校舍安全 各网: 1、重大时政类报道严禁自采,请清理… http://goo.gl/fb/3vVKI #qhdz

玉树州红十字会的会长14日说,玉树70%的学校发生了垮塌。15日晚,玉树州教育局副局长肖玉平表示,玉树的学校50%的楼房倒塌,100%的平房倒塌。玉树第三完全小学副校长文明表示,学校有3000余名学生,18间平房教室全部倒塌了,几乎占了全部教室的80%。 #qhdz

即時新聞(中國) 玉樹救援人員紛患高原病[09:56]: 卅多名赴青海玉樹的救援人員,患上不同程度的「肺部高原病」。許多參與救援的官兵嘴唇都變成了絳紫色。 http://bit.ly/c2eXIi #qhdz

lhabu 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http://www.secretchina.com/node/344986 #qhdz

zengjinyan http://bit.ly/awxneR 出于救灾需要,现将参与玉树救灾部分NGO 联系方式公布如下,以便于沟通协调。//北京也有NGO去青海了,他们在那有儿童项目 #qhdz

3 条评论:

  1. 今天纽约时报文,试译一段:

    喇嘛们在一所技术学校交错不平的废墟上,奋力地用镐铲跟双手搬开混凝土板。突然有人喊道,一只已没有生命的胳膊,从碎片堆里伸出来。

    但在喇嘛们正要继续下去的时刻,一群一直在一边休息的中国士兵一下跑过来,戴好军帽,让喇嘛们走开,在他们自己的摄像机镜头前,拖出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尸体。

    喇嘛们压抑着他们的愤怒,站在下面,喃喃地为死者用藏语祈祷。

    “我们干的时候你们不会看到有人的录象,”僧人嘉才说道。他是跟其他200多人从四川的喇嘛寺一听说地震就坐车赶来救灾的。

    “我们只想拯救生命。可他们却用这个悲剧做宣传。“

    原文 After Quake, Ethnic Tibetans Distrust China’s Help 见 http://www.nytimes.com/2010/04/18/world/asia/18quake.html?partner=rss&emc=rss&pagewanted=all

    回复删除
  2.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媒体看中国 2010.04.16

    中国媒体报道青海地震不同于汶川

    青海玉树的强烈地震引起了德语媒体的普遍关注,电视、广播、互联网和报刊都做了广泛报道。

    从川震报道中“吸取了教训”

    《日报》认为,中国官方媒体"快速详细地"报道地震,显然是从两年前四川大地震时对媒体的做法中"吸取了教训":

    "当时,共产党的宣传干部先命令报纸和电视台,只能使用新华社的报道。但无人理睬这一指令,他们没有等待,在上级放行爱国英雄团体进行救助和臣民感激的图象之前,记者们自行对灾难发出报道,外国记者也可以前往灾区。

    但这样的开放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人们发现,如果学校教学楼没有偷工减料的话,数千名儿童也许还能获救。绝望的父母和教师要求调查真相。为了防止感恩之情转变为对当局的愤怒,警方和新闻检查部门又采用了他们的老办法:校舍的腐败问题至今是禁忌话题,不愿罢休的家长和民权人士有被投入监狱的危险,记者又受到阻挠。

    现在,政府仔细地观察周三在主要由藏人居住的这一地区发生的地震。它必须特别关注,以免民众中再次掀起骚动,互联网上已经有人提出了玉树学校校舍的质量问题。"

    “政府不想听由公众社会自己评估”

    《法兰克福汇报》也回顾了两年前的四川地震,发现中国媒体这次对地震的报道与上次有所不同:

    "在中国,地震总能引起一场对前因后果的讨论。过去,如果这样的讨论对'天命'提出质疑的话,甚至可能危及当权者的安全。对于即使没有任何迷信的中国人来说,象青海这样灾难严重的地震也并非仅仅是人间悲剧。

    从昨天下午起,国家电视台几乎不再报道地震本身,观众只能看到一些光线过分强烈、几乎变成白色的幻影图像,大量报道的是从北京到各地启动的救援。看来新闻报道的路线已经明确,今后谈论这场悲剧时应该谈全国如何齐心协力,为这一交通不便的地区提供援助,并号召全国人民大力向红十字会提供捐赠。

    但是,这次与四川地震时不同,至今没有个人前往救灾。主要是人民解放军等国家机构派出救助人员,这也许与难以进入震区有关,甚至专业救助团体都难以接近难民。但一些迹象表明,政府这次不想听由公众社会自己评估发生的事件。

    中国互联网服务器百度有关'青海'话题的论坛被关闭,上面的显示是:'对不起,根据现行法律规定,目前不开放这一讨论'。搜狐网站上,一名自称为' 淘极品'的作者写道,宣传当局规定,不允许记者自行前往灾区。《上海晨报》和《解放日报》的编辑也受到阻拦。"

    摘译:王羊

    责编:叶宣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