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一个研究者在拉萨调查性工作者的状况(摘选)




这是从一篇比较长的田野调查论文中,摘选其中关于拉萨的部分。图为拉萨太阳岛一景。

一个研究者在拉萨调查性工作者的状况 (摘选)


第三章 一个普通性工作者的访谈

一•性工作者的大体资料:

1•访谈的地点:

笔者曾经涉足中国中西部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漫步了40多个大、中、小城市,深入了解了性工作者的现状,对中国目前的性工作者的现状有一个较为整体性的了解。为了资料的可靠、可信,笔者多次直接、间接的进入“红灯区”,通过仔细、认真地观察和深入的访谈,掌握了一手资料。

笔者曾经在四川、甘肃、宁夏、贵州、云南、内蒙古、青海、新疆、湖北、湖南、陕西、西藏拉萨等许多地区进行了直接或间接的调查和访谈,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不同的社会群体和阶层对性工作者的态度。

2•个案资料来源地背景:

西藏•拉萨——一个具有神秘主义色彩的中国边疆城市,巍巍的布达拉宫曾经招引了不计其数的善男信女来顶礼膜拜,宗教的神圣不可侵犯让多少外来客人肃然起敬,皑皑的白雪让茫茫的骚人开怀畅饮留下无尽的赞扬,空旷辽原的藏域风水造就了多少名歌名谣,巍峨的雪山曾经吸引了多少世界的英雄儿女留下了青春与热血…………

改革,开放——一个现代化的名词从天而降,其来之于中国,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咳者,鸡狗不得宁焉。

2002年、2003年、2004年,笔者曾三次奔赴西藏拉萨,和拉萨各阶层人士接触,在和他们的交谈中,笔者发现这么一个问题: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商界的巨星,无论贫下中农,还是城乡畸形人,他们都对性工作者有一种鄙视和不齿的态度,但是在他们的言谈举止中,笔者也发现他们很多人曾经“造访”过西藏拉萨的“红灯区”。

在西藏拉萨,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没钱的逛二环路,中产阶级进天海夜市,高产阶级拜太阳岛”,在拉萨的二环路,三环路和四环路上散布着无数的来自于四川、重庆、湖北、湖南的少女、少妇,甚至包括许多中年妇女,在整个拉萨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但是也打破了神秘布达拉宫的安宁,冲击了虔诚教徒的希望和曙光,销毁了西藏巍峨雪山的雄姿,使得皑皑的白雪再也难以与蓝天相映,一切都在喧嚣中变得暗淡和灰色,一切都被“黄金文化”冲得支离破碎、千沟万壑。

目前的中西部比起东部来说,可能会落后将近二十年。但是从西藏的变化,我们不难看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性工作者在中华大地上已经是“星星之火,形成了燎原之势”。在西藏拉萨,性工作者的数目是难以估计的,她们不仅仅流动性大,不稳定因素多,还有就是在西藏现在已经存在男性性工作者(在西藏叫他们为“穿红袜子的人”)。这个群体,笔者没有机会对他们进行调查和访谈。所以有人由此而大发感慨“中国的性工作者比劳动人民还要多”,或许是有道理的吧。

二•个案访谈资料:

访谈地点:西藏拉萨某酒店

访谈时间:2003年6月

张某某,女,自称19岁,看上去很成熟,一幅淡妆下面隐含着丝丝的寒意。重庆农村人,初中文化。交谈之中知道:父母皆是农民,为哥哥结婚修楼房而其家债壁高筑。为了还债,小张十六岁完成了初中学业就外出务工。

她告诉笔者:其曾经在重庆餐饮业工作,但是工资甚低、工作量极大、受不了,但是苦于无事可做,勉强坚持做了半年,其间和一个同行业的小伙子(重庆人)开始谈恋爱,在一次朋友生日晚餐后,由于喝酒,他们发生了性关系(小张在和笔者交谈中反复强调,说自己当时很喜欢那个小伙子)。

后来转到一个正规的理发店开始拜师学理发,多次受到客人的性骚扰,开始觉得特别受不乐,于是反抗,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她在交谈中连续说了两次),而且还有小费,开始也就局限于抚摸,后来就可以直接摸乳房,再后来也就可以周身抚摸。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个性工作者的朋友(笔者觉得是他自己去找的),介绍到一个“美容美发店”(在中西部地区,很多中低层次性工作区都是打着这个幌子),开始了性工作。由于看不惯原来男朋友那种穷酸样,于是自己分手了(虽然在她说完这句话后,也补了一句话,说她怕男朋友知道自己在干这个行业后甩她,所以干脆她先提出)。在重庆干了一年不到,没有挣多少钱,因为自己很容易就花掉了。

在一次和客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知道西藏的性工作行业很有前途,于是2002年就来到了西藏。干了一年多了,收入还是蛮乐观的(因为这里比那种发廊好多了,发廊的客人一般是那些中下阶层,但是酒店里一般都是中等阶层的,所以收入很高的),(她没有告诉笔者它的具体每一次收入,因为笔者知道在这种酒店里面,每个性工作者的每一次收入是不一样的)但是她们也要向酒店的老板缴纳很高一部分提成资金(由于酒店的老板和笔者有一定的关系,也就不便透露)。

最后她又主动告诉笔者,他在西藏挣了近三万元了,但是自己又不敢给家里邮寄那么多钱回家,怕家里人怀疑,所以只能每个月固定邮寄一千元,其余的都是自己存着。笔者问她,今后有什么打算的时候,她想都没有想,就告诉笔者:再干几年,等到年老力衰的时候,就回重庆,买一套房子享受人生,能够嫁人就嫁人,嫁不了人就独居一辈子算了。

为了知道其真实想法,笔者推心置腹的问她:“在你和别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这个问题看来很白痴,但是可以看出这次访谈是否成功),她居然笑着告诉笔者:“你想试一下么?哈哈哈”,然后她较为严肃地说:“其实有人说,干我们这行的全是看着钱,的确我们很大部分看到了钱,但是当我们在发生性关系的时候,我们也能感到一种快感,同时也有一种支配感。反正也不好怎么说,还是很舒服的那种哈。”但是她强调的是:“除了那些及其变态的男人要求我们做很恶心的姿势和动作,还有就是那些60多岁的老色狼,他们很变态的。”

在最后,我和她谈及了一些社会问题和社会现象,她很有些共鸣,记得最清晰的就是,我们在谈及腐败问题的时候,她很激动地说:“其实我以前多么想当一个大官,把所有的腐败官员都杀了”(我当时很能够体会到热血青年的豪言壮语,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场合说出了这样的言语,让我当时很吃了一惊)。最后她一再要求和我一起出去谈心,说她请客,但是笔者的身份和在西藏的处境不容许笔者这样做的。所以我只能很委婉的告诉她,我不能把它带出去。

看见我这样严肃的说话,她脸上的寒意又泛起了,那种寒意让我一直都不安宁。困扰了我许久、许久……至今想起,还是复杂的感情。

发信站: 一见如故 (Wed May 24 03:42:14 2006), 本站(yjrg.net)
http://blog.sociology.org.cn/maweimingpku/articles/5198.html

6 条评论:

  1. 可怜的小张,愿众生安乐!

    回复删除
  2. 达赖喇嘛赴台祈福,中外记者会31日如期举行
    On 八月 30th, 2009


    中国时报8月30日报道:达赖喇嘛来台公开行程如何安排,直到廿九日晚上还充满变数,高雄市政府经与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人员一乔再乔,昨晚敲 定卅一日上午依既定行程举办中外媒体记者会。另为保护他在台人身安全,高雄市警方今起启动元首级高规格维安机制,调派防弹车作为专车。


    达赖喇嘛预定今晚搭机抵达桃园机场,高雄市长陈菊将由研考会主委刘世芳陪同前往接机,随即搭乘高铁直达高雄,入住邻近高铁左营站的莲潭会馆,预定连续住宿三个 晚上,至九月二日离开高雄北上。高雄市政府曾于廿八日以西藏宗教基金会名义,“代发”达赖来台部分公开行程,注明主办单位为基金会,南部七县市政府则挂名 协办。


    不过,达赖喇嘛来台公开行程昨天一度出现变数,传闻将取消明天的中外媒体记者会。高雄市政府新闻处长许立明、市长办公室主任洪智坤均强调,并未取消该记者会既定行程,但若有行程变更仍尊重基金会决定。


    据了解,为免擦枪走火,原本立法院长王金平居中沟通,建议高雄市长陈菊,不要举办达赖喇嘛中外记者会。不过,陈菊亲近幕僚表示:「我们怎麽可能叫人家不要讲话 呢?」昨天晚间,双方人马开会协调,敲定卅一日上午仍照既定行程,举行达赖莅台中外媒体记者会,时间由原十时至十一时,延至十一时卅分。


    另公开行程敲定为:卅一日中午十二时前往探访灾民;九月一日上午在高雄巨蛋举办为灾民祈福法会,下午公开演讲;九月二日上午在汉神巨蛋九楼宴会厅,与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对谈两个半小时。


    为迎接达赖喇嘛,莲潭会馆昨天进行环境清洁,饭店经理陈立群表示,不少民众希望得到达赖加持,饭店洽询订房明显热络。由于达赖访台触动两岸及国内政治敏感神经,高雄市警方为确保他来台期间安全,将比照元首级维安规格给予保护,规划特种安全勤务。


    新闻报道

    回复删除
  3. 当一个弱小的人在与一个巨人抗争时,巨人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弱者击倒,但是如果这个弱者每一次被打倒后,都擦一擦身上的灰泥和血迹,又站起来,面带微笑对着他讲理时,相信受到震惊和恐惧的一定是那位巨人。中藏会谈所呈现的正是如此。把失败看作是信心的表达,这是一个民族精神领袖,一位世尊活佛的明心,是常人所难以企及到的境界。看着达赖喇嘛在台上谦恭的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一个民族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精神领袖,他不管如何地弱小,一定是不可战胜的。

    ---陈维健

    回复删除
  4. 求求你们放过西藏吧

    川藏铁路线计划下月开建 打通南亚陆路经贸通道http://money.163.com/09/0830/09/5HV36AUM00252G50.html

    回复删除
  5. 其实神秘的西藏已经变成了卖淫的市场。如果你有机会去看看西藏首都拉萨,就会跟清楚地知道一个民族同化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