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9日星期三

并不意外的“外宣”:也说《西藏一年》




并不意外的“外宣”:也说《西藏一年》

文/唯色

最近,中国媒体从CCTV到《南方周末》都在盛赞名为《西藏一年》的纪录片,其中一个评价耐人寻味,称其为“意外的‘外宣’”。“外宣”即对外宣传的意思,尽管打上了引号,给我的第一个感觉仍不可避免地联想到了中国的外宣部门。

事实上,这部5集纪录片有两个版本:BBC版和CCTV版;与影片同名的书也有英文版和中文版。我看了BBC版的影片,读了中文版的书。注意到关于影片的两个细节,一是两个版本不尽相同,据介绍,CCTV版比BBC版每集删减了12分钟,解说词也有一些调整;二是虽不尽相同,但BBC版获得的评价,如这句话,“获得了西方和达赖的认可”,也同样被媒体送给了CCTV版。

每集删减五分之一的效果会怎样?在表达什么内容的时候,解说词会做怎样的调整?而这些都是无足轻重的吗?以在中国生活的经验和常识,我认为这并非可以忽略不计的小节。正如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冉云飞,批评中国有所谓“独立智库”的说法:“在一个严控思想、言论不自由的国家,不可能有独立的智库,只有为官方说好话遮丑掩恶的‘内裤’——我认为认识到这样的中国现实,应该是最起码的常识和判断,而如果说反话,不是真的失明就是有意识地选择性失明。”

且不论关涉西藏这样的敏感题材的影片,一位旅美历史学家所著述的《中国近代史》,尽管在大陆出版时声称“进行了适当而审慎的编辑处理”,但对照香港出版的版本,却有大量删除和字句删改,以至被学者戏谑为“一国两版”。 我见过《西藏一年》的制作人兼导演书云,她在前不久的电话中,含蓄地表示过对删减的无奈,并对其书的中文版,也在信中承认“不幸的是出版时我内心深处的一些感受被删除”。我表示过理解,现在想来,这种理解本身就不正常,既然已被剪裁,又如何完全担当得起英文版所获得的评价?

两年前,书云向我介绍过拍摄中的影片,并谈及统战部下属的中国藏学中心至始至终的参与,说实话,对于这样一个意识形态非常明确的伪学术部门的参与,我是很难认可其中会有多大程度的公正、真实与客观的。即便如《西藏文学》编辑部这样的单位,我知道每次下乡采风,各级部门都会大开绿灯,何况乎来自北京且有着藏学中心背景的摄制组呢?如此创作的作品,又何来真正的独立精神呢?难怪《西藏一年》书中有个细节,一位西藏老人请求摄制组帮忙,让他的做“阿巴”(法师)的儿子当上县政协委员,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摄制组“和县里领导都很熟了”。

而在拍摄和书写中国政府认定的那位“汉班禅”时,似乎想要传达的是藏人对其的信仰,虽然的确有许多藏人拿着哈达排队让那个孩子摩顶,然而这么做,除了会得到当局额外补助的奖赏,还会得到因不这么做将被严惩的警告。如此至关重要的因素,摄制组是否有所了解?也因此,中国报道称,影片总监制、藏学中心副总干事格勒毫不否认《西藏一年》是政府主管部门的一次成功的“外宣”,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它符合了几年前,中国宣传部门在针对“达赖集团在国外长期公关和歪曲性宣传”的讨论时,一位博士所言的:“宣传材料要写给老外看,就得琢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进入到他们的话语系统中,来说我们自己想说的话。”

2009-8-12,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1、<中国学者献计献策,谈如何对外宣传西藏>:http://map.woeser.com/?action=show&id=342(此帖发表在我的前一个博客“绛红色的地图”上)

2、<电视纪录片《西藏一年》国内首播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http://www.tibet.cn/news/xzxw/whhb/200907/t20090716_488774.htm(其中报道说:“国务委员刘延东曾对《西藏一年》有过这样的批示:‘此片很成功,向中央统战部和藏研中心的同志表示祝贺。今后要多出这类真实反映西藏和藏区人民生活的片子。’”)

19 条评论:

  1. 可不可以具体谈谈CCTV版和BBC版有何不同,删节后如何影响了对西藏现状的表达,再谈谈BBC原版本身有什么不足,这样的批判会更加具体有力一些。

    打个也许不恰当的比方,性格有缺陷的文人也会写出好的作品。在对其作品的评判上,与其强调作者性格的缺陷(即这里批评中方合作单位的政治背景),不如直接批判作品内容更加直接有力。

    回复删除
  2. “AC四月青年社区”上有人谈《西藏一年》中英版,问导演:

    我只问3个问题:

    1、这个片子英文版的解说词,通篇都是把藏族用“Tibetan”,汉族用“Chinese”(或者,您直接表述的就是“中国人”,这个概念),这样其实很明显把藏族独立于中国人范围之外。请问您采用这样子的表述方式,是不是也认为只有汉族人才是中国人?还是认为藏族人本来是独立于中国人之外的?或者是为了“让西方人更容易接受”?或者是为了适应西方人的“分裂中国综合症”的需要?

    2、您英文版的解说词,第一集开始不久,有这样一段话“For some Tibetans the harsh reality of living cheek by jowl with the Chinese is a daily experience”。且先不说这个里面我提到的问题一,据我接触的藏族人,以及我生活在藏区的朋友(汉族以及其他民族)的实际经历来说,这种汉藏混居的生活状态,好像并不是“harsh”这个词所表达的那样吧?

    3、同样是英文版第一集,您还有这样一段话“The Tibetans claim they were overrun by a vastly superior Chinese army ”。事实是这样吗?我的家乡,也有部队驻扎,还有某军区的好多军事设施等等。我想我是不是也是“生活在一只强有力的中国军队的控制(甚至于“镇压”)”之下喽?可是,你的片子,英文版里面并没有说明这一点,那就是——西藏和中国其他地方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中国的领土,驻军,并非针对西藏的特殊行为,而是正常国防。

    您的这个片子,中文版,的确不错!但是您的英文版,我保留意见。英文版和中文版,区别是不大,但是,您区别的,可都是关键问题、重要观点。随便一个Tibetan和Chinese的对立使用,就把藏族从中国人中给划出去了。

    其他的,我就不一一说了,5集,中文英文的,我都仔细看了,您在这两个版本中那些“细微”的区别,实在是给我挺大的触动!

    我个人觉得,宣传西藏,向外国人介绍西藏,并不代表着,非要迎合西方人心中那一点“分裂中国综合症”的需求。这种迎合,对中国,是伤害,对西藏,是更大的伤害。

    正如你所说,西藏,不是一个荒蛮之地,也不是什么香格里拉。西藏和中国其他的地方,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那里的人,喜怒哀乐,也和中国其他地方的老百姓没有什么不同。就算是加上宗教因素,也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我在您的英文版中,并没有感受到这样子的主题,而是更多感受到了对立,与刻意的不同。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教作文课的时候喜欢拿着个语文书唧唧歪歪得跟我们说“春秋手法!微言大义!微言大义!”。我当时还嫌他啰嗦吧啦。现在很来,这个春秋手法,还真的是被运用得蛮广泛!作用力还蛮强大!

    我有朋友生活在藏区,我希望那里的人,都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生活。我不希望那里的人被人当做工具,当做炮灰,当做一些人吃饭的本钱。

    谢谢你拍了这部片子,至少,我喜欢他的中文版。

    回复删除
  3. 〈西藏一年〉汉英两种版本的解说词的内容和口气等各方面反差很大,确实是俺原先在此帖过的那样,分别是北京藏学中心格勒和旅居英国亲西方华人取悦各自主子之杰出作。假如拉巴平措懂点英语的话,他肯定会找格勒谈话的。不过,他们个为其主,讲究的双赢的局面。更何况现在多处被删除剪接的中文版正在中国热播。

    回复删除
  4. 相信中文版,猪都能上树。

    回复删除
  5. 还是“AC四月青年社区”上的——

    北门北风

    BBC版的解说从头到尾都充斥着对中国政府的讽刺和攻击。

    央视版的则仍然是形式一片大好。

    朝露晨光

    BBC版和央视版,解说词的立场,的确是存在蛮大差异。不但如此,据说德文版之类,和英文版又有很大不同。

    其实我好奇的是,这些不同语言版本的解说词,在配到这个片子上的时候,有没有经过创作团队同意。

    总之,这个片子,可算是赚得碰满钵满。只是,不同版本的解说词差异,搞得这个片子像谁的腿都愿意坐的女人,而且还敢于在坐不同人大腿的时候,穿不同款式的衣服。

    北门北风

    你的比喻很贴切,关键就是在于解说词,春秋手法实在是妙不可言。

    估计创作团队并没有过多的政治立场,只是希望给观众展示一下江孜人的生活状态,但某些西方人不这么想。

    音乐盒

    更正楼上一下,书云博客里说,片子是书云与一家与她合作很久的英国摄影公司独立拍摄。BBC播放时有按照自己的喜好添加解说词。但片子本身用的就是客观的田野观察法,所以其实是不应有过多带偏好的解说词。中文版则不同,由书云亲自操刀,也更为干净。

    朝露晨光

    BBC播放之后,书云为什么没有向公众说明BBC把她的这个片子变成了站街女郎?除了BBC,据说德文版更过分。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个片子的主创人员对此发表什么不同意见。

    而且,在一个所谓“知识产权”被严格保护的(西方)社会,我不相信BBC是在没有征得书云意见的情况下,对片子做了如此的“注解”。

    回复删除
  6. “宣传材料要写给老外看,就得琢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进入到他们的话语系统中,来说我们自己想说的话”

    ============================================

    哈哈,笑死我也,中共在国外的形象,和几十年前一样,就茅厕坑里一石头,又臭又硬,还要琢磨西方人的思维和语言,我呸,人家明明臭骂你,你自己把那些删除了,还装作人家赞美你,一脸很傻很天真,幸福美满样。

    这个已经不叫变态,而是彻头彻尾的神经暴乱。

    回复删除
  7. 买了英文版来看,只有一个感受:中国要是把这个片子完整播出,那就是见了鬼了。

    回复删除
  8. 法国国会代表团将访问达兰萨拉会晤达赖喇嘛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9日 转载)
    来源:挪威西藏之声电台

    由法国国会参议院5名议员组成的代表团将在本月底访问印度北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并将会晤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 (博讯 boxun.com)



    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向本台介绍说,9月2日是西藏民主节,因此法国国会组成代表团由参议员让·弗朗索瓦·恩贝尔(Jean-Francois Humbert)率领,访问达兰萨拉出席这一活动。恩贝尔曾在1998年当选参议员,去年9月,获重选。他也是法国国会代表团在2005年5月首度访问达兰萨拉的代表之一。

    本月30日到访达兰萨拉的法国国会代表团中成员还包括上议院社会党议员、国会支持西藏小组成员伯兰卡(Jean-Pierre Plancade)、蒂耶利·雷彭丹(Thierry Repentin)、「民众运动联盟」(UMP)领袖,参议员巴妮·贾奎林女士(Mrs. Jacqueline Panis)和国会行政处的菲利普·布洛尔特。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驻巴黎办事处秘书长旺波将陪同代表团访问达兰萨拉。

    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表示,(录音)为了表达对西藏问题的政治支持,代表团在为期一周的访问中将拜访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并举行会谈,另外将同藏传佛教噶举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玛巴仁波切、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和西藏流亡政府内阁成员举行会晤。他们还将参访不同的西藏教育、宗教和文化机构,并同西藏非官方性组织的代表举行会晤。

    针对这一访问,中国政府是否作出回应方面,边巴次仁表示,(录音)“法国国会代表团目前还没有提到有来自中方施加的压力。据中共现行的政策来看,为了向外界展示西藏已经恢复平静,近来中方邀请很多外国代表团访问西藏,但是这批代表团真正了解当地现状的机会几乎没有。特别是在达兰萨拉,任何国家的代表团一旦到访,中共当局随后争取邀请到该国亲共的国会代表团访问西藏。”

    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在去年8月访问法国时,同法国国会的议员们举行了会晤。 (博讯 boxun.com)

    回复删除
  9.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


    嚴家祺


    西藏文化圈是一种“跨国现象”


    西藏文化圈是一种“跨国现象”,在1959年前,西藏文化圈包括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的所有藏人聚居区,以及尼泊尔、锡金、不丹。1959年事件,藏人的流亡,使西藏文化圈延伸到印度和欧美许多地区。
    1959年事件的另一个后果是,西藏文化圈的中心从中国移到了印度。


    什么是达赖喇嘛精神?


    达赖喇嘛精神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他的“无私精神”,他为藏人、为汉藏团结、为中国和世界和平奔忙不息,他不是为他自己。
    二是他的“慈悲精神”,包括他的公正、胸怀博大、待人平等精神。
    三是“非暴力精神”。
    达赖喇嘛对西藏文化圈的影响力,不仅与藏人的宗教信仰有关,而且与达赖喇嘛个人的崇高品格直接相关。
    达赖喇嘛与藏人、与西藏文化圈不可分割,有人说什么“达赖一小撮人”,企图把达赖喇嘛与藏人“分割”开来,这是完全不了解西藏的宗教和文化。

    “大西藏”的概念误导了汉人


    达赖喇嘛多次说,他希望藏人能够自治,不寻求西藏独立。他还表示,他是中国人,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大西藏”的概念误导了一些人,有人说什么,达赖喇嘛要把占中国国土四分之一的“大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所以,一些汉人一听到“大西藏”,就认定达赖喇嘛要分裂中国。事实上,达赖喇嘛早就认识到,从“地缘政治”来说,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西藏根本不可能独立。达赖喇嘛“不寻求西藏独立而寻求西藏高度自治”的“中间道路”,也是说给那些宣扬“西藏独立”的人听的。
    达赖喇嘛是中国境内外藏人共同的精神领袖,是“跨国界”的“西藏文化圈”的精神中心。有人把达赖喇嘛称作“达赖”、“达赖集团”,对他肆意攻击时,藏人都不会高兴,达赖喇嘛从不与人“对骂”,他只是表示“我很难过”。
    “西藏文化圈”与“西藏自治区”和所谓“大西藏”的不同是,“西藏文化圈”是自然形成的,是一种宗教和文化现象,而对西藏和藏人聚居区的“行政区划”是人为规定的,与政治有直接关系。以我理解,藏人追求的“自治”,在宗教信仰上,中国境内的所有藏区应当是“统一”的。“大西藏”概念的误导,在于把“宗教”、“政治”混在一起了。
    (写于2009-8-16 纽约)

    回复删除
  10. 一些汉人一听到“大西藏”,就认定达赖喇嘛要分裂中国。

    ============================================

    分什么裂?本来是你的吗?把人家占领了还说人家要分裂你,这个不叫藏人分裂中国,而是汉人神经分裂。

    回复删除
  11. 唯色姐,你的藏语很有进步,也很流利啊,恭喜你。希望你抽空到拉萨呆一段时间好吗,到时候我们用藏语聊谈,使你的藏语更加纯正流利。

    回复删除
  12. 提请各位注意:希望大家到美国之音中文网参加网络民意测验:

    维权律师许志永被逮捕,您认为这是

    中国政府蓄意构陷和打压
    许志永涉嫌偷税漏税应被治罪
    不了解案情无法评论

    检视结果
    测验网址:http://www.voanews.com/chinese/

    【截止2009年8月21日北京时间14:34分:

    认为是中国政府蓄意构陷和打压 39%
    认为是许志永涉嫌偷税漏税应被治罪 58%
    认为是不了解案情无法评论 3% 】

    请各位去参加这个民意测验,不然被五毛操控测验了!!!

    回复删除
  13. 我也想学tibetan,不过不知哪儿去学 :( 买了本书,一点都没学会。

    回复删除
  14. 看过删除版的《西藏一年》,和原版很不一样。实际上,无论如何,在一个恐惧和专制笼罩下的国度,涉及到政治上,只要和官方挂钩,基本上的性质是可以想象的到的。导演书云说要体现普通藏人的生活,但是体现的是删除版的生活,这是很滑稽的。所以,即使体现了一些,但这样和官方合作的模式以及这样做纪录片的心态是真正体现不了普通藏人的真正生活的。被关在监狱里的真正做了纪录片的當知項欠和在国内媒体上最近频频出现的书云,两相比较,就说明了一切。

    回复删除
  15. 我正在看BBC版本的“西藏一年”,老实说,我感到解说词的某些用语很刺耳,听了很不舒服。这样的版本是绝对不可能在当前的中国大陆播出的。CCTV的版本我没有看过,但可以想象得出它的腔调,我不会浪费时间。

    回复删除
  16. 请问网上那里可以看到bbc原版, 都说bbc版和cctv版不同,又不讲具体些,真想看原版啊.

    回复删除
  17. 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搜索即可。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