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4日星期二

以身殉族的安多中学生永冷智和他的诗集《被囚禁的藏人》




以身殉族的安多中学生永冷智和他的诗集《被囚禁的藏人》

2008年10月18日,青海省黄南州尖扎县第一民族中学高一学生永冷智,从学校教学楼三楼跳楼自杀。

他的家乡是青海省海北州刚察县,出身牧民家庭。去年3月的西藏事件中,他将哈达挂在刚察县某个学校悬挂中国国旗的旗杆上。9月转学到尖扎县第一民族中学就读。据学校一位老师说,永冷智是一位很优秀的学生,学习成绩很好,人很老实。

据悉他留下的有遗书,表示以死唤醒人们对藏人境遇的关注,向世界证明西藏人民没有人身自由的状况。并且希望藏人团结,为民族的自由事业努力,直到重获自由;希望藏人的教师和学生积极使用藏语,为保护和继承民族的文化而努力。

由于他的自杀受到关注,并被外媒报道,尖扎县第一民族中学校长被免职,班主任被下派到条件最差的、全县唯一的牧区学校尖扎滩学区就职。



在他自杀之后,有藏人将他所写的约25首诗辑为一册出版,即这本《被囚禁的藏人》。诗集的封底是他的一首诗:

我曾经遥望过遥远的异地他乡
我曾经注视过广阔而深邃的湖泊
我曾经歌唱自己内心的痛苦而流过泪
我拥有什么呀?!
就连享受一点自由生活的权利我都没有!

———永冷智





图为在《被囚禁的藏人》中,有这样一首诗:

家乡的野狗


我的家乡有很多野狗
为了找寻食物,它们流落四处
家乡的父老乡亲总是把剩余的饭菜送给这些野狗
久而久之,渐渐地,彼此相识了
相互间有了很多来往
这些野狗仍被家乡的人们抚养着

可是 可是 未曾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野狗对家乡的人们做了忘恩负义的事

这些野狗的犬齿和爪子
以及它的阴谋惊吓了家乡的人们
使他们痛苦不已
啊!多么无情而残暴的几只野狗啊!


无边无际的草原上
这些野狗不但没有安闲地享用乡亲们给的食物
反而贪图他们的血和肉
以及他们自己的食物

这些野狗很无耻
谁也不能相信这些野狗
虽然需要慈悲和怜悯,如果你对它发慈悲之心
最终你自己还可能会失去性命

这些野狗不知从何而来
可是,当它们流落到我家乡的时候
……
(译者注:很抱歉,接下来的那一页没有拍照,未能翻译。)

注:致谢译者以及图片的提供者。

18 条评论:

  1. 他是名勇者, 但对他的死我感到非常痛心!

    回复删除
  2. 深切悼念!
    一个接一地走了。
    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桑杰嘉措

    回复删除
  3. 少民们害怕汉人移民,老子们偏要移民到西藏新疆,挤压你们这些少民的生存空间,扩张汉人的生存空间。桶穿了奥秘,民族问题其实就是争夺土地,比拚生育能力。

    回复删除
  4. 维吾尔人想通过恐怖袭击种族清洗把汉人吓跑,新疆没有汉人,当然就离独立不远了,只能靠军队维持的新疆主权与殖民地没差别。
    维吾尔人的政治伎俩,三岁的汉族小孩都看的出来,和汉人玩政治,斗心计,维人藏人太差了。大爷们虽然明着讲民族团结,背后使阴招折损你们这些混蛋。知道汉人咋想的吗?
    维藏到内地是不上户口的,怕你们在内地人口扩张。把维人圈在南疆,藏人套在高原,土地可承载的人口就能被控制住。建设兵团干啥的?就是防备穆斯林搞种族清洗的,汉人可形成有效的军事经济网络,汉人强大的裙带关系又可迁入更多的无业汉人入北疆。汉人的经济网络可以独立运行,各个民族相互钳制。对恐怖份子,当然杀掉,杀100个,对外只公布一个,好显示汉人的仁慈。汉人控制住政治大局,发展经济,就会有更多就业机会出现,更多的汉人也就能安居乐业。至于维人,汉人开始有了提防,维人的结局就是更加边缘化。至于种族清洗,爷们在毛泽东时代起就再防备这些王八蛋。少民们如果突然发难开始是能杀掉几万名汉人,但老子人比你多,老子有枪,你他妈只有刀,老子阴阴肯定要报复,背后杀掉你们这些少民还可装委屈,博取同情。

    回复删除
  5. 方应看对维吾尔社会基本上处于一种无知状态。对整个穆斯林 ummah 也处于一种种族主义畏惧。
    民考汉记者海来提尼亚孜在亚洲周刊上的访谈是有一定可信性的: 维吾尔民族大多属于 世俗穆斯林。 说七五暴乱是三股势力是为了达到 军管政权 “扩大化”的目的。

    然而海来提又说:虽然新疆凡有一定教育水平,对伊斯兰有一定认识的人,不会参加“伊萨布特”这个塔利班极端主义组织,但是南疆农村仍然有一部分二十来岁完全没有得到良好文化及宗教教育的无业青少年上当。 所以,七五事件最恶毒的种族仇杀,是伊萨布特干的。

    对此, 伊力哈木在维吾尔在线的现接手者,表示怀疑。 他认为海来提完全是个民考汉,自己也犯了“扩大化”的毛病。接手者认为不能胡乱说“伊萨布特”是个主要威胁。接手者认为,维吾尔族目前对伊斯兰教基本上没有什么兴趣或知识。而伊斯兰教在维吾尔社会中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组织力。维吾尔的,只能局限在政府规定的崇拜方式,并由政府阿訇来主导的传统伊斯兰教,和回族的经常到沙特取经的政治伊斯兰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根据海来提说:伊萨布特只招募南疆二十岁出头的无业低学历穷苦农民。 所以不可能在维吾尔族别的阶层有任何影响。所以,南疆穷人,和别的阶层,可以说所有的共同语言,只不过是对 双语政策,和汉族移民政策的愤恨。 而 当局是这些政策的主要负责者。新疆民族矛盾,不是因为维吾尔族中 伊斯兰宗教出现政治化 而引起的, 也不是维吾尔族中 突厥民族主义 受到海外突厥民族主义组织突然壮大而引起的。

    我对维吾尔文化是有一定认识的。 它是一个比伊朗埃及等国和回族等都要世俗的文化。没有多少维族守清规。也没有多少维族会以宗教清规为由对自己民族中的世俗音乐和生活方式指指点点。而且守清规的人战战兢兢,没有什么搞“伊斯兰政治”的余地。所以我相信海来提,要搞伊斯兰政治,只能到维吾尔文化发展最最落后的南疆无业人口中。而这些地区,再穷下去,就跟阿富汗一样,就怪不得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能够在那里存活了。 不要以为维吾尔社会就都是跟阿富汗一样的。方应看对穆斯林世界不同地区的文化差异要有基本的知识,才有权发言。

    美国的“反恐战争”,就是制造“伊斯兰+恐怖+极端主义”这个无形的敌人,而在实际生活中对普通的穆斯林 进行恫吓,对温和穆斯林知识分子和左翼知识分子进行 挑衅, 无中生有地进行 事态激化,维持 军国主义机器运转的 法西斯主义政策。


    七五是中国的九一一。 它的直接得益者,是中国的殖民主义+警察国家政权。 维吾尔族仍然是以世俗为主,仍然是以消极牢骚,而不是积极进行突厥民族主义或伊斯兰政治的武装反抗为主。

    可以说,一个无形的“乔治布什”,已经在乌鲁木齐和北京当局慢慢得势。 直接打击者,不是什么“热比娅”或者“伊萨布特”,而是有良知的维族,汉族和各族 温和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当局宁愿放纵“伊萨布特”的一小撮群氓杀害两百个无辜的汉族路人,也不愿放过一个用良心说话,希望改变维吾尔族和藏族殖民境地的 各族知识分子。

    回复删除
  6. 唯色拉,請求轉載這篇

    回复删除
  7. 中共坎坷的宣传西藏之路 / 丹心

    雪域「西藏」自古是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这其实是不争的历史事实;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为保存在中共统治下濒危灭绝的西藏传统文化和宗教,已让步到最低底线,寻求事实上大批藏人并无任何意愿接受的「西藏高度自治」,而不是中共日夜担忧的「西藏独立」,这也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中共虽有自知之明,但却刻意否认这一铁的事实,无视达赖喇嘛提出藏汉互利的解决西藏问题方案「中间道路」,却将一句“要达赖真正放弃分裂中国的活动”和另一句“要达赖公开承认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作为历次藏中谈判的筹码。中共在国际间加大其常令世人耻笑的宣传攻势,以种种无凭无据的偏激言论,对外攻击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对内打压和非法惩治发出异议声音的藏人,指控罪名,无所不用其极。但中共却忽略了这样一句哲理:「历史不容歪曲,真相不容诋毁」。

    1959年,中共以武力全面侵占西藏,迫使西藏最高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同数千藏人踏上流亡之路;西藏被统治的50年来,近百万无辜藏人失去了生命,6千多座寺院被摧毁。中共还在各藏地大搞违背藏民族传统文化、美德与特性的政治运动,从“民主改革”到“文化大革命”,其后的“爱国主义教育”,乃至“揭批达赖”等等,使广大藏人,特别是中共所称的“农奴”,在这些政运中受尽了折磨与苦难。

    在中共同化政策的鼓动下,大规模移民涌进西藏,使藏人严重边缘化,不仅在本土变成“少数民族”,同时沦为“二等公民”,受到种种歧视。在西藏各地猖獗的“拉关系、走后门”风气,让中共高干子女如鱼得水,但却苦了普通藏民。很多年轻有为的藏人知识分子成为无业游民;以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计的藏人老干部们和生活在西藏社会底层的那些慈面善目的转经老人们,每天面对失业、无业或者低收入的子女,和不断涨价的用品及食物,既发愁又担忧,却也无可奈何。

    汉人把西藏当成最易“赚钱”之地。其中部分人空手进藏,奋斗数年,满载回巢。而更多的人却安家立业,把家属亲友接到西藏,大搞经营,参与建设,将大把大把赚到的钱源源不断地寄到老家。入藏的外来移民越来越多,大都富裕了起来,汉式楼房、舞厅、酒吧、网吧、超市、商店和饭馆……在各藏地随处可见。正当西方游客感叹西藏已失去传统风貌之际,作为中共喉舌的西藏高官则春风得意地说,“西藏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殊不知,所谓的发展让本土藏民更加贫穷,同时摧毁着肩负文化传承重任的这个伟大民族。

    修公路、搭楼房、建电站被中共声称是西藏经济发展的亮点,同时也成了对外宣传的最强优势,但其背后遭破坏的生态环境和传统古建筑,以及被掠夺的自然资源,是无法估量的。这些表面发展的基础建设,让中共为所欲为地实施其时常认为正确的“治藏政策”,而此举严重忽视了中共一直极力回避也无法回避的“民族问题”。当宗教信仰坚定的藏人失去其最起码的信仰权时,当西藏传统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和习俗被另一个毫无相干的文化、语言、文字和习俗所取代时,当各项中国公民享有的权力在西藏被严重剥夺并惨遭践踏时,以憨厚、朴实和善良著称的藏民族终于被触怒了。

    付出台面的真相则是,被逼到死角的藏人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于是在2008年3月10日,即「西藏自由抗暴49周年纪念日」自发性展开了较大规模的抗议中共极权统治活动,将长达半个世纪对共产政权所累积的怨恨和不满,在一时之间发泄了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

    不同于1987年和1988年在拉萨发生的大规模示威,以及周边藏区陆续几年发生的小规模示威,2008年3月的反共声浪在接下来的数月中遍及整个藏区,甚至包括北京为主的部分中国内地的大学,轰动全球。至今零星的示威活动仍在情势严峻的藏区多地发生。而中共当局随后采取的武力镇压行动,导致数百名藏人惨死于当局的枪口与酷刑下。镇压最初开始就引起世界各国元首、国会领袖、议员、人权组织、声援西藏组织及个人的强烈谴责。

    面对国际舆论的压力,中共发动了新一轮的宣传攻势:首先在西藏首府拉萨撤掉24小时巡逻戒备的部队,换上大批便衣警察假扮成普通民众(据称其实一眼就可辨认出真伪),之后安排经过筛选的部分国际媒体机构进入西藏,来展示动乱之城“拉萨”已恢复正常。于是第一批外国记者团在2008年3月27日抵达拉萨,采访当局刻意安排的藏人。只可惜当局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约30名大昭寺僧人的一片哭诉声搓破了其精心布置的罗网。而同年4月9日,当局组织的第二批外国记者团参访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拉卜楞寺时,又遭到寺院内15名僧人的哭诉,让当局再度颜面扫地。

    在意识到利用外媒宣传假相,只能带来反效果后,当局把西藏重新关闭起来,并严格限制外媒和游客入藏。一系列外交政策随即派上用场:对内加大在藏区实施军管措施,限制藏人的言论、行动和信仰,强迫僧尼诋毁达赖喇嘛;对外则加大扭曲事实的宣传攻势,利用中共高官和国营媒体针对其称之为“达赖集团”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以及“西藏青年会”为首的部分西藏流亡非政府组织展开“恶语攻击”,企图误导舆论,赎回面子。

    中共常常对外界自豪地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解放了受尽“三大领主”压迫和剥削的百万西藏农奴。但当局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在1959年被解放了的“农奴”,却在21世纪被中共西藏高官称之为“西藏农牧民生活整体达到小康水平”的时代,同声高呼“西藏独立”、“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藏人要人权和自由”等等。而这些象征着和平与非暴力的呼声,却遭来极权暴政的血腥镇压,他们无畏无惧地为这个被压迫的民族付出了血与痛的代价。据西藏流亡政府最新统计,中共自2008年3月事件以来进行的武力镇压中,共有223人死亡,近1300人受伤,超过5600多人被捕,1000多人失踪。

    境内藏人的呼声和他们所遭受的苦难透过国际各媒体,震撼了全世界每一个角落,令人无不关注“西藏”,无不同情“藏人”。加之,北京奥运火炬在全球传递的途中,遭到大批流亡藏人和支持西藏人士的抗议示威,导致火炬几度遭到熄灭,迫使中共多次改变行程。而其后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行前夕和期间,即8月6日至21日,近60名来自7个国家的支持西藏活动人士在戒备森严的北京鸟巢、天安门广场,及中央电视台大厦等地展开了共计8次示威,让北京高层大为吃惊,不得不为靠着一手遮天树立的“国际形象”捏一把冷汗。但是最终因侵犯人权严重,且又过度镇压西藏,造成局势失控,把中国那可怜兮兮的形象给毁掉了。除了加大外宣攻势来赎回面子以外,中共已经别无选择了。

    (未完)

    回复删除
  8. (接上)

    不言而喻,中共的攻击对象当然是“达赖集团”,这可是老共长久以来的拿手好戏,对其批评言论则是延续 “文化大革命”遗留下来的不良“口碑”,不论是老官还是新官,在任何场合其用词总是得心应手,犹如被严训的鹦鹉。

    对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指控,虽然是陈词滥调,但中共却不厌其烦地叫喧,生怕叫少了,西藏就真的“独立”起来了。不管达赖喇嘛在国际间有多少次公开澄清其寻求西藏真正自治的立场和决心,但中方还是坚持给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冠上“分裂分子”的罪名,并一口咬定2008年3月西藏事件也是这位世界公认的「和平导师」一手策划。不过,达赖喇嘛在爆发西藏事件的第八天,即3月18日透过外国媒体公开发表的那句“欢迎国际组织和中国政府到西藏,也到达兰萨拉来调查真相”和2009年4月达赖喇嘛私人办公室及西藏流亡政府的电脑被中国黑客攻击后发表的的那句“我们没有秘密,尽管看好了,这样就可以让他们了解的多一点”,足以让中共闭上大嘴。达赖喇嘛的亮话说尽了,但老共还是瞎扯胡诌,继续厚颜无耻地唱它的反调,诽谤达赖喇嘛。难怪一向开朗、仁慈、宽容、透视人心的达赖喇嘛,在2009年4月 10日前往美国途经日本时举行记者会说,“中国政府的一些举止如同小孩”。

    被中共一直视为“恐怖组织”的西藏青年大会、西藏妇女协会和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以及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自去年3月以来,一直成为中共媒体泄愤的对象。亲临过达兰萨拉的人士,其中包括华人作家、记者及民运人士都知道上述组织跟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根本没有任何瓜葛,完全是独立性的政治组织,一致秉持的则是“和平与非暴力原则”。很多华人作家在撰写有关对达兰萨拉的所见所闻时,都有提到这些组织,有些还深入其中,了解实质运作后,毫不犹豫地将这些组织称之为“慈善组织”,向外界澄清了事实真相。上述组织方面也有通过发表白皮书、新闻声明等方式,对中共的种种指控作了正面回应。其结论是,「真正的恐怖组织就是中共政府本身」。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官方媒体的矛头特别对准了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从2008年7月24日,中共重点新闻网站之一,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报导的「达赖集团“安全部”特务大肆潜入藏区活动 」、2009年3月9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所发行的《环球时报》报导的「拉萨3-14事件真相:达赖图谋所谓“大起义” 」,到2009年3月30日,《环球时报》再度报导的「受美国和达赖“赞助” “藏独”设网络陷阱搞策反」等,对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展开另一轮舆论攻击。当局还理直气壮地对部分安全部人员进行指名道姓地批评,声称其派遣“特务”到西藏境内,鼓动“一小撮藏独分子”发动了2008年的西藏事件,并将部分境内藏人被判重刑的罪名定性为与安全部人员有关,无端指控他们向外提供情报。其中为澳大利亚著名的公共卫生非政府机构「伯内特研究所」(Burnet Institute)工作,在拉萨从事预防艾滋病宣传的旺堆被当局指控接受“达赖集团安全部”指派的任务,建立地下情报网络,收集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情报提供给“达赖集团”等,于2008年3月15日遭拘捕,之后下落不明。同年10月27日,他被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间谍罪」判处了无期徒刑;其余6名藏人也以「间谍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分别被判8至15年有期徒刑。外界对此案的评语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随后向媒体澄清,安全部方面与这批被判藏人没有任何关系,并谴责中共的指控毫无根据,完全不属实。

    据笔者了解,不用说西藏流亡政府的公务员,即便是普通的流亡藏民都不敢与境内藏人有过多的电话或电邮联系,担心那边会受到牵连。从这点推论,最让中共敏感的“达赖集团安全部”的工作人员,怎会有给境内藏人指派任务,让他们身陷囹圄的冒险动作呢?

    中共除了加强外宣,企图改变国际对中共“治藏政策”的观感以外,还不忘加强内宣,希望取得更多藏人的“民心”。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从2009年8月1日正式发行藏文版,以赠阅的方式在“西藏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以外”的全藏区发行,目的是针对位于多堆(康区)、卫藏(中部)和多麦(安多)被称为“西藏三区”的藏人,重点宣传“党的民族理论与政策”。英国广播公司(BBC)声称,这被看成是中国政府加强对藏人的宣传,试图降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对境内藏人的影响力。观察人士对此评论说,中共控制西藏已经半个多世纪,如果这么多年都无法取得藏人的“民心”,现在靠制式的宣传又能够取得什么效果?

    其实让中共的宣传谎言不攻自破的实例太多,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有: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拉卜楞寺僧人久美录制的一部讲述藏区在2008年3月以来紧张现状的录影带于同年9月3日在美国之音藏语部电视节目中播放后,让中共通过其媒体公然捏造出的新闻事实,尽在世人面前败露无疑;另一位在安多自学成才的电影制作人当知项欠(又写成:顿珠旺青)和其助理久美嘉措(又称:果洛久美)从2007年10月至2008年3月在西藏东部偏远地区及整个西藏高原境内对100多名藏人进行了摄影采访,其中20位受访藏人主动要求以真实面孔,表达他们对达赖喇嘛的思念和虔诚,以及对北京治藏政策的不满。也因此这部访谈录影带被命名为《不再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并被成功送出瑞士后,由当知项欠的亲戚最终剪辑整合成一部纪实影片,在世界多国进行了播映,反响强烈,让世人了解到藏人真正的诉求。当然,上述向外界传播真相的藏人,毕竟没有逃出中共的魔掌,他们受迫害后的处境引起世人关注;另一震惊世界的视频是由西藏流亡政府在2009年3月21日播放的“拉萨藏人丹达受虐致死过程及中共军警粗暴殴打示威藏人”的真实一幕,仅7分37秒的这部短片却惨不忍睹,催人泪下,这同时向外界暴露中共军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无辜藏人犯下的恐怖罪行(此视频观看网址:http://media.phayul.com/?av_id=147&av_links_id=323);此外,近期从中共镇压中成功逃离出来的20多名参与2008年西藏三区示威活动的藏人,包括向外国记者团哭诉的拉卜楞寺3名僧人和一名受严重枪伤的甘孜藏人,在抵达印度达兰萨拉后,透过接受外媒采访、召开记者会等方式,控诉中共的镇压暴行。其中受伤藏人于2009年5月28日在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召开的记者会现场展示他饱受迫害的肢体。有关资料及图片,可在http://www.epochtimes.com.tw/50260.html网站上读取。

    随着世界政客及外媒探险记者以游客身份深入藏区,了解实情并公诸于世,以及境内藏人直接提供的有力证词,让中共本身坎坷的宣传西藏之路变得更加坎坷,真可谓“雪上加霜”。虽然中共捏造事实的本事达到极致,但因造假过度,无法取信于国民,更不被国际社会认同。

    尽管如此,摆在眼前的事实则是,只要西藏问题一天不解决,藏人的苦难将不会结束。而针对西藏问题,中共无耻的宣传攻势也将固守其卑鄙作风,一天都不会示弱。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09/08/200908050508.shtml)

    回复删除
  9. 传中国容许为达赖喇嘛祝寿 藏人表疑虑

    时间:2009/8/5 13:54
    撰稿‧编辑:张子清   新闻引据: 中央社

      「国际支持西藏运动」组织5日表示,在对藏强硬政策并未改变情况下,中国大陆藏区官员最近突然准许藏人庆祝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诞辰并悬挂他的照片,引发藏人疑虑。

      据「国际支持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组织发言人凯特.桑德兹(Kate Saunders)表示,根据多位藏族消息人士指出,在四川省甘孜州藏区,6月间突然有一个由五、六名官员组成的「工作小组」巡回当地,表示可以举行祈福仪式庆祝达赖喇嘛74岁诞辰,并可悬挂达赖喇嘛照片。

      桑德兹在一项声明中,引述当地藏族人士说,这个官方「工作小组」不但带着达赖喇嘛的照片送给当地藏人,并在集会场合发表讲话,公开赞扬达赖喇嘛。

      由于中国严禁公开举行每年7月6日的达赖喇嘛诞辰庆祝活动,因此藏人面对这种从来未有的反常现象产生疑虑,怀疑又是中国对藏人展开的新一波镇压策略。但也有人认为是中国今年10月1日60周年国庆在即,为防止藏区爆发新的动乱,因此有意藉此平息藏人长期受到压制的不满。

      桑德兹引述一名流亡藏人的话说,自去年3月西藏首府拉萨发生动乱以来,甘孜州藏区是支持达赖喇嘛最积极的藏区之一,但同时也是受到中国军事镇压最严厉的地区,当地至今仍受到中国当局「爱国教育」的严密控制,但藏人并未完全屈服,仍持续不断举行和平示威,抗议中国的强硬镇压。

    转载网址: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209585

    回复删除
  10. 这又是没见识的藏人中学生意淫的文章。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产物,汉人在1951年用武力征服了藏人,这是历史现实,世界上又有哪块领土属于特定的民族了吗?藏人被汉人打败了,当然西藏的领土也就归汉人所有。汉人肯定不是为了解放人权和农奴,只是为了争夺领土主权和生存空间,而清朝的历史版图又为汉人入藏提供了历史依据。
    建议这个中学生多了解现代民族和主权这些理论的来历,就没这么幼稚了。好像西方多关系西藏似的,类似藏族这样的被征服民族多如牛毛,只是因为中国过于强大了,西方媒体才多报到中国的民族问题,民间没几个人关心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产生也是建立在征服其他民族的基础上。

    回复删除
  11. 愿博主能慈悲,都能把这些遇难的藏人名单及时上报寺院,喇嘛们超度,为还活着的祈福令他们早获自由,家人团聚。

    回复删除
  12. 愿博主慈悲,都能把遇难的藏人名单及时上报寺院,喇嘛及时超度,为还活着的祈福,愿他早获自由,家人团聚。

    回复删除
  13. 唯色拉,我指的是這孩子的詩...

    回复删除
  14. free tibet isn't a dream!!!

    回复删除
  15. 好像西方多关系西藏似的,类似藏族这样的被征服民族多如牛毛,只是因为中国过于强大了,西方媒体才多报到中国的民族问题,民间没几个人关心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产生也是建立在征服其他民族的基础上。

    ===============================================

    中国过于强大?哈哈,真是笑掉我大牙。肚子吃饱了才几天?你就过于强大了?

    当然,北朝鲜人也同样认为,西方针对他们,是因为金胖子统治的超级大国太过强大了。北朝鲜人吃的比中国人还高级,纯绿色食品,野菜。

    回复删除
  16. 在共產黨的教育下,漢人都變成瞎子了!!!
    事實勝於雄辯
    全國的眼睛都在隨時關注著中國的變化,西藏的成長!!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