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5日星期二

喇嘛久美回家了!!!



喇嘛久美回家了!!!

极其意外地、庆幸地、欢欣地,获悉——

拉卜楞寺的喇嘛久美,在长达整整半年的拘押之后,于5月3日,被放了,回家了!!!

去年9月3日,喇嘛久美在公诸于世的一卷录影带中,一人面对镜头诉说长达20分钟,用真的面孔真的声音真的名字,对2008年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提供了完整的证言,表达了身为普通藏人僧侣的希望。(见http://www.voanews.com/tibetan/archive/2008-09/2008-09-03-voa1.cfm)。

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播出这卷录影带之后,喇嘛久美在长达近两个月内东躲西藏。后来返回寺院不久,11月4日中午,七十多个军警突然包围他的僧舍,将他从僧舍抓走,截止2009年5月3日,杳无音讯,下落不明。

目前尚还不知更多详情。

总之,为喇嘛久美祈祷,在终于回到亲人身边、回到寺院的日子里,好好休息,恢复健康!

也为所有受苦的藏人祈祷!



附:关于喇嘛久美,我曾在我的博客上发表以下文章:
<还在抓人:拉卜楞寺喇嘛久美今日被捕>,见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8/11/blog-post_3003.html
<喇嘛久美的入狱史>,见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8/11/17.html
<拉卜楞寺喇嘛久美被当局拘押42天仍无任何说法>,见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8/12/42.html

其中,简单介绍了喇嘛久美——

喇嘛久美,42岁。拉卜楞寺僧人。法名久美江措,身份证名久美。老家是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九甲乡录堂村。他出身农家,13岁到拉卜楞寺出家为僧,会弹洋琴、吹笛、绘唐卡、做酥油花和沙坛城等。曾经担任“喇嘛乐队”队长、拉卜楞寺喇嘛职业学校校长、拉卜楞寺寺管会副主任。

喇嘛久美入狱史:

第一次:2006年4月,喇嘛久美因为去印度接受尊者达赖喇嘛传授的时轮金刚灌顶并拜见尊者达赖喇嘛,而被甘南州公安局拘押四十多日,后因证据不足获释,重返寺院。

第二次:2008年3月22日,喇嘛久美被当局怀疑是3月14日、15日“甘南事件”的策划者,被无端拘捕、刑讯逼供一个多月,差点死在审讯室里,后送医院治疗近一个月,再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回到寺院。

第三次:2008年11月4日,喇嘛久美因录制录影带,对今年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提供证言,在录影带被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播出之后,被拘押至2009年5月3日。

以下图片,曾于08年11月21日发表在我的博客上,这里再次贴出。



2006年5月,喇嘛久美第一次被拘押获释后在自己的僧舍中留影。



拉卜楞寺的墙上还依稀残留着文革标语的痕迹。



2007年夏天。喇嘛久美和他的侄子也是他的学生桑杰在一起。



喇嘛久美的僧舍院落。



这是2008年夏天,开在僧舍院落里的花朵。



拉卜楞寺的大经堂外面,僧人们在经堂里上课。



2008年3月15日,在夏河街头,拉卜楞寺僧众与当地民众举行大规模抗议游行。



2008年4月9日,拉卜楞寺有三、四十个僧人在外媒记者来访时,突然间,举着自己绘制的、十分拙朴的雪山狮子旗跑出佛殿,呼喊道:“我们要求人权;我们没有人权……”。而那些僧人,数日后大多被抓,遭到毒打,有一个僧人的腿被打断,至今难以行走,有几个僧人,嘴里被插进电棍猛击,以致精神失常。



喇嘛久美于08年3月22日被抓走,等家人见到他时,已是一个月后,在医院。从夏河县看守所转移到临夏市看守所时,他身上的袈裟被装在一个口袋里扔了。然后给他换了一套不合身的衣服。上身就是这件躺在病床上穿的毛衣,裤子很小,根本扣不上,只能用手提着。他们就是这么来羞辱喇嘛久美。



医院里的喇嘛久美。



“取保候审”后回到寺院,喇嘛久美留着狱中蓄积的须发,重穿袈裟留影。在他的僧舍里堆满了洁白的哈达,都是寺院僧人和当地百姓敬献给他的。



看上去安静的拉卜楞寺,有多少僧人还在狱中,有多少僧人在逃……?



喇嘛久美与师兄在风景如画的山上诵经。



喇嘛久美的笑容。



喇嘛久美的老母亲操劳一生,在儿子被拘押的日子里,她非常坚强。



喇嘛久美勇敢地做出了为不公正的事件作证的抉择。



弟弟和母亲家的屋顶。喇嘛久美身后那高高的、翠绿的山上,有他的闭关房……而今,喇嘛久美,你在受着什么样的折磨?

11 条评论:

  1. 5月3日,原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

    奥巴马总统“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明

    每年的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它提醒我们所有人这一核心自由的极端重要性。我们在这一天宣扬新闻工作者为揭露滥权所发挥的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时它警告我们,正在有越来越多的新闻工作者在向公众作日常新闻报道时,被死亡和铁窗扼杀了声音。

    虽然世界新闻自由日自1993年以后才被确立为每年一度的纪念日,但它在国际社会有着深远的根源。1948年,在世界人民摆脱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后,各国认识到,需要将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以及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与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的基本原则纳入《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尽管世界认识到新闻自由无可非议的极端重要性,但新闻工作者仍时常陷入危境。自大约16年前首次确立这个纪念日以来,有692位新闻工作者遭到杀害。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是与战地报道有关;大部分的遇害者是报道本国犯罪、腐败和国家安全等问题的地方记者。除了这一令人痛心的数字外,每年还有更多人遭到恐吓、审查和任意关押——他们的罪名不过是热衷追求真相,并坚信一个自由社会取决于一个知情的公民群体。全球每个角落都有新闻工作者受到关押或遭到肆意骚扰:从阿塞拜疆到津巴布韦,从缅甸到乌兹别克斯坦,从古巴到厄立特里亚。这种令人不安的现实通过斯里兰卡的提塞纳亚伽姆(J.S. Tissainayagam)以及中国的师涛和胡佳得到反映。我们也尤其担忧目前在海外遭到关押的我国公民,其中包括被伊朗关押的萨贝里(Roxana Saberi)和被北韩关押的李云娜(Euna Lee)和凌志美(Laura Ling)。

    今天,我向全世界所有为揭露真相和加强问责而奋斗的男女新闻工作者表示声援,并向他们致敬。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回响着托马斯·杰斐逊的一段话:“民意是我们政府的基础,先于一切的目标应当是维护这一权利;如果让我来决定,我们是要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 原载 美国参考
    Monday, May 04, 2009

    回复删除
  2. 祝贺喇嘛久美获得自由。

    回复删除
  3. 祝贺久美江措返回家里。
    为民族事业不怕死的人,还怕啥!
    敬佩!要好好保养圣体。
    卫藏康安多部分同胞。
    2009.5.6.

    回复删除
  4. 南卡.索南札巴先生,非常敬佩您.感激您为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所做的一切.祝贺您成为博訊新聞網的記者.
    一切都不是铁板一块,请留意,多保重.
    如过有需要帮忙的,请来信,我是安多巴,出来后在达兰萨拉住过几年.我现在纽约工作,我的电邮book7890@yahoo.com
    Chopathar

    回复删除
  5. 看来藏人靠不住,还必须移民,改变西藏的人口结构才行。建议每个藏人的邻居都应该是汉人家庭,左邻是四川人,右邻是河南人,前面住山东人,后面住回族人。这样,大家都放心多了,对藏人也就没这么多戒心,皆大欢喜。

    回复删除
  6. 对藏人也就没这么多戒心,皆大欢喜。
    ===============================
    提个建议,应该把汉人塞到藏人家里更放心,这样藏人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如何去塞到人家家里呢?当然是通婚,建议汉女嫁藏男,藏男娶汉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分家闹独立,连门都没有。

    回复删除
  7. 值得庆幸!阿克久美拉,您辛苦啦。请多保重!!!

    回复删除
  8. 权利还是没有挺得住压力呀!这绝对是一步臭棋。

    回复删除
  9. 好,实在是好!

    回复删除
  10. 中国的枪是专门给你们“阿劳”们制造的。把你们打死了,把尸体撩到沟里,没人知道。--公安的名言。
    ------------------------------
    把西藏人不当人看,这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于西藏各地的事实。
    喇嘛久美为藏人维权做了不可抹灭的贡献。争取西藏人的生存权,和语言权。对于,藏人至关重要。热烈祝贺喇嘛久美获得相对的自由。并且,为获得彻底自由而努力。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