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日星期五

“甘丹安曲”(燃灯节)的“维稳”之夜!











这10张图片,记录的是前天(12月1日,藏历第17绕迥2137铁虎年10月26日)晚上,因为“甘丹安曲”这一传统节日,在拉萨大昭寺广场,出现的极其隆重的“维稳”场景。

三年前,即藏历土鼠年,我曾为这个传统节日写过一首诗:2005-2008:只剩下火苗随风摇曳……,在此重发。其实,应该将标题改为<2005-2010>

感谢在现场记录“维稳”之夜的藏人!


2005-2008:只剩下火苗随风摇曳……

·唯色·

西藏的节日,
究竟是谁的节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因为我找不到,
有谁会在这些节日中感到快乐。
从1月到12月,
藏历,而不是公历或汉历:
洛萨、萨嘎达瓦、雪顿、噶丹昂觉……
原本为的是礼佛,娱神,驱魔,悦己……

这些节日已离我们越来越远。
只剩下一个名声。
只剩下一个花架子。
只剩下一份份砸在头上的红头文件,
从头到尾都是不准、不准、不准!
如果怎么怎么样,就会这么这么样,
全都指向可怕的下场。
比方,如果去寺院了,如果去转经了,
轻则扣工资,重则开除,
再重则,蹲监狱。
后来很少下红头文件了,
改成口头传达。
这是由来已久的老规矩,
但还是很震慑。
但最震慑的还没有出笼,
但最震慑的在前天已露凶相。

前天是噶丹昂觉,
纪念杰仁波切的日子。
家家酥油灯,人人诵三宝,
而这已是往昔情景。
一年不如一年,到了05年,
新来的张书记一声吼,拉萨也要抖三抖【1】。
博巴【2】不顾禁令,云集而至,
我看见冲天的火光,
照亮一张张戴着口罩的脸,
那恍如幻象的慰藉,
足以忽略身边的警察和便衣。
06年,《拉萨晚报》的头版,
以拉萨市委、市政府的名义,
正式警告:“全体……广大……不准
参与和围观燃灯节活动”。
07年,友人告诉远在北京的我:
“警察空前地多,
信众也空前地多,
许多安多和康巴在人群中磕长头,
只有在这时才能喊出一点点声音……”

至于今年的噶丹昂觉,
也即是前天的拉萨,
“中午去帕廓,
很多店早早就关门了……
竟听见高音喇叭了,藏语和汉语,反复播放:
不准参与,不准围观,不准聚众……
不知道高音喇叭安在哪里,
但在祖拉康【3】附近都能听到,
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就像文革期间,老人低语:
每天从高音喇叭传来的藏语和汉语,让人心悸。
房顶上,过去过来的人多得很,
拿枪的,不拿枪的……
老城区里,过去过来的人也不少,
穿制服的,不穿制服的……
感觉到处都是昂觉【4】,
到处都是密【5】……”

新华社记者的照片出现在网上了,
没有添满香炉的桑【6】了,
没有冲天的火光了,
也没有戴着大口罩的拉萨人了,
而往年来朝拜的安多和康巴,
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只有祖拉康的古修【7】,
点着一盏一盏的酥油灯,
火苗随风摇曳……
夜空幽蓝,布达拉孑然,竟如此寂寥。
广场上的那些人影,是不是,
除了执行任务的,
就是好奇的喉舌或“藏漂”【8】?
新华社记者的报道出现在网上了,
称握着盾牌的武警战士说:
“百姓今夜尽情点灯,决不允许坏人放火!”【9】
还煞有介事地称:
“按照藏民族传统,
都想在今夜点上一盏平安灯……”

不,那不是平安灯,
那是怀念之灯,
你们可曾有丝毫的了解?
你们可曾听见深藏在我们内心的声音?
“……浊世苍生 痛失宗师
悲悯大地 悲鸣雪域
如今我等 念您恩德
唯有尊者 与我同在……”【10】
唯有尊者,与我同在!

2008-12-23,北京

注:
【1】出自毛泽东时代号称“铁人”的石油工人王进喜的豪言壮语:“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2】博巴,藏语:藏人。
【3】祖拉康,藏语:大昭寺。
【4】昂觉,藏语:耳朵,比喻便衣、暗探。
【5】密,藏语:眼睛,比喻便衣、暗探。
【6】桑,藏语,敬神佛的香草。
【7】古修,藏语:先生,这里指僧人。
【8】“藏漂”:从汉地跑到拉萨来生活的文艺青年简称“藏漂”。
【9】出自中国古诗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作者是宋代诗人陆游。
【10】这首诗原名为“怀念宗师宗喀巴”,见http://gulei.tibetcul.com/53567.html“燃灯节短信祈祷文”。


延伸阅读:

2005-2008:只剩下火苗随风摇曳……附有2005年、2007年、2008年拉萨“甘丹安曲”的现场图片,以及2008年达兰萨拉“甘丹安曲”的现场图片。

15 条评论:

  1. 德军在占领区的房顶上,紧握着上了膛的枪,端着滴血的刺刀,仔细查看着有没有游击队,自卫队的出现.

    回复删除
  2.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获释前妻子和孩子失踪,书店被封 http://is.gd/i9c2n

    回复删除
  3. 紧急;请寻找新纳和她的孩子,难道武器强国还怕一个顿了15年大牢的所谓的政治犯的出狱吗,一个让强权折磨的病入膏肓的蒙古人,在他被释放之际,他的妻儿却失踪了,,,狗官,狗,疯狗,别逼我们蒙古人太甚,黑苏力德在召唤蒙古血统的崛起,,,HURAI,HURAI,HURAI,

    回复删除
  4. 请把这个消息告诉更多的蒙古人和热爱和平的人们,请帮助寻找蒙古英雄哈达的妻子新纳和她的儿子威利斯。---也衷心的感谢王宁先生。

    回复删除
  5. 鲍日玛,我将你的寻找哈达妻子和儿子的留言发在推特上了。

    回复删除
  6. 日军德军是军队,是人组成的。中共军警不是人组成的,它们是比牲畜还不如的东西,是正真的魔鬼。拉萨旺堆

    回复删除
  7. 谢谢,唯色姑娘,因为哈达的家人失踪,他的舅舅好像也被禁止外出,所以能不能为他请一位律师,律师总不能不让接吧,我担心别刚一出来,又能丢了,没人和他解释朋友,战友,同胞,家人都去哪里了,拜托。

    回复删除
  8. 鲍日玛,请律师,得由哈达或他太太的亲属来请。建议他们的亲属联络北京的维权律师。。。

    回复删除
  9. 我听说现在去拉萨当兵要花二十万,因为退役可以得100万。不知真假。因为这个数目大大超出几年前。

    回复删除
  10. http://www.lupm.org/chinese/pages/101204.htm,我不能想象,生活在库房里,为双亲流泪而无助的威利斯现在怎么样,更不敢想象在监狱和看守所的带病的父亲和母亲,一个星期后,他们能见面吗,祝福他们,声援他们,帮助他们。流氓在用流氓手段在残害人民。请威利斯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地址公开,好让希望帮助你的人们能够及时联系到你。

    回复删除
  11. 起来,蒙古人,起来,蒙古人,我们连起手来,和威利斯一起迎接他的英雄的父母,他们在为蒙古民族抛头颅洒热血,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起来,蒙古人,起来,蒙古人,拿起黑苏力德起来。。

    回复删除
  12. དངོས་གནས་ཡག་པོ་འདུག

    回复删除
  13. 中共害怕聚众,尤其是西藏三区的藏人聚集。
    西藏人爱热闹,聚众是很自然的事。可他们就怕。我记得第一次聚众是在文革后第一次回复举行的雪顿节,我记得那是1986年,这应该是1966年文革后的第一次恢复“雪顿”当时,西藏自治区政府邀请了,康巴巴塘的谐的表演队伍。安多恰布加的“岭格赛尔”歌舞剧。安多拉布楞的“勋驽达美”在那次聚集之后。西藏拉萨永远再也没有官方组织的藏人的聚会,他们吓坏了。实际上也并不可怕。
    就是因为,说一些藏人要团结之类的闲话而已。
    最多就是在私下里给曲六乙这样的老喜剧学家提出的西藏的喜剧应该按着北京京剧样板戏发展的套路,向前发展。有些歌藏人,尤其是安多的才让当周先生,反对他的提议。他在会后单独约见曲六乙先生,假如,一百年以后西藏的“阿西拉姆”看不见怎么办的时候。曲老哑口无言而不得不承认,他对“阿西拉姆”设计的未来是多么荒谬,而不合藏人文化发展的路径。
    这是大的方面的藏人之交流。小的方面,三区的人们恢复了交流的一个机会。从1986年第一次藏人官方组织聚会到今天真正25年了。现在的交通发达,信息发达,就是没有官方组织n也可以通过网上沟通。但是,晚上做贼的人害怕的就是看见多余的人。中共就是做贼心虚。

    回复删除
  14. 确实对于很多藏人尤其是国家机关的公务员来每一次的佛教节就是内心纠结的时候,很想参加,但是去了要面临着可怕的后果。去年,噶丹昂觉,很多好友不敢前往大昭寺,只有一个有勇气跟我去,但是她也一定要带口罩。就在无数的酥油灯在大昭寺屋顶上寂静地摇晃,耳边听着旁边的人念经的声音和祈祷的声音,再看着大昭寺屋顶上的治安人员和警卫,我和朋友默默地祈祷着,无奈的泪光也不约而同地顺着脸颊留了下来。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