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星期四

一个汉人致尊者达赖喇嘛的信



图为在美国维斯康辛洲麦迪逊的法会上,尊者达赖喇嘛的讲经宝座(拍摄者:朱瑞)。

一个汉人致尊者达赖喇嘛的信

敬爱的达赖喇嘛:

我不得不告诉您,在我少年和青年时代的印象里,您是一个剥人皮,剔人骨的妖魔。仅仅这一点,也许您猜到了我是一个汉人。是的,我在中共的教育体制下长大。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踏上了西藏之路。那一年,我第一次看见了您的照片(秘密地),您慈祥尊贵的面容,使我对中共的宣传产生了怀疑。

那一年的吉祥天母节,我早早地到了祖拉康,吉祥天母的面罩打开了,灯光里,当我仰视女神的时候,突然,我的背后响起了歌声。那是一个老人忧伤而激越的歌声。在松赞干布的佛殿前,她一边唱,一边把酒倒进松赞干布像前的酒坛里。四周的男人、女人、甚至小孩子,立刻和着老人唱了起来,警察来了,他们的歌声更加嘹亮……“是在颂赞达赖喇嘛啊!” 一位僧人悄悄地告诉我。

那天,我从旅馆里搬了出来,住进了帕廓街冲赛康一户从前的商人家里。1959年以前,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在平常的日子里,身上的饰物也要价值三、四万人民币,现在她仅剩下了一两件换洗的衣服。连祖辈留下的老房子,也被拆迁了。换来的新房似乎比过去多了一些光线,但是,空间小了二分之一还多,又没有上下水,公共卫生间说堵就堵,忍无可忍的气味,甚至串到了帕廓街上。对中共的掠夺,这位女主人从没说过一句怨言,她在不停地说着另外的语言,声音很小,我仅能看到她的嘴一张一合。我以为她在念六字真言,希望来世更好。可是,有一天,只剩下我们俩人的时候,她看了看空无一人的窗外,说,她在为您念长寿经。

1999年4月,我第二次到西藏,住在山南地区扎朗县吉汝乡日直卡村的一个农民家里。那里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每天早晨,家里人沉重地到河边背水,晚上,连小孩子也坐在微弱的油灯下捻羊毛。卖氆氇,差不多是村里人唯一的生活来源。我们的食物很简单,土豆,是一日两餐(不包括早餐的糌粑)的奢侈品。可是,在楼上,光线最充足的房子里,挂了一张镶着精制的镜框的您的照片,镜框的上面挂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哈达。

后来,我选择了在西藏工作。作为一名编辑和记者,我有机会接触了一些在中共机关里工作的藏人,亲眼看到了他们中一些人的家里最秘密处供放的您的照片和从没有熄灭的酥油供灯。

是的,您不是藏人的敌人,而是藏人的父亲,是藏人慈悲和幸福的源头。是益西诺布——藏人的如意珍宝;是衮顿——永远在藏人呼唤您的时候,出现在跟前;是嘉瓦仁波切——至高无上的法王和最尊贵的珍宝……显而易见,中共政权不是解放了西藏,而是抢劫了西藏,不是播种了幸福,而是在制造苦难。

倾听您在美国维斯康辛洲麦迪逊的讲座,我感慨万千。那有如大海一般的佛学知识,经过您循序有致、由浅入深地阐述,奇迹般地成为雨露,滋养和清新着听众;您尽其所能地回答大家的每一个问题,关怀每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体的痛苦和哀伤;尤其当有人提问有关中国和西藏的问题的时候,您总是虚怀若谷地强调中华民族优秀的一面,鼓励藏汉民族之间友好相处……和中共的邪恶、阴谋、腐败、独裁相比,您的悲悯、透明、清廉、民主,将受到时间的检验。

五十多年来,中共在西藏的残酷殖民统治,挑起了今年三月遍布全藏区100多处地点从所未有的和平抗暴活动。可悲的是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就此反省和调整治藏政策,而是居高临下地给您规定了“四不支持”为对话前提,把摆在眼前的白热化的西藏问题,变成了您个人的问题。其本质,是在掩盖甚至抹杀西藏问题。目前,西藏已成了一座大监狱。据说在拉萨,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便衣,军队开进了最偏远的乡村,所有的外来电话(尤其国外电话),受到严密监控……

西藏的文化博大精深,古老而又先进,我在藏人身上早已看到了它美妙的传承:虔敬,善良,感激,给予;中国五千年文化,留给汉人的是什么呢?当然不仅仅是精华。而中共政权又在淋漓尽致运用那些糟粕,束缚和扼杀藏人那独一无二的对人类绝对有益的传承!二十一世纪,当人们正在穿越国家的栅栏,共同追寻自由、民主、人权,尊崇民族文化个性的时候,这种令人发指的殖民行为,恰恰是这个世界最无法接受的肮脏物。在中国,越来越多的深刻而敏锐的知识分子,正在看穿中共,公开地表达他们在西藏问题上的独立见解,强烈地要求结束专制统治,实行言论自由和媒体开放,撤消以“分裂祖国”为罪名对您的指控,并要求以“尊重、宽容、磋商和对话的方式解决西藏问题”。

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改,似乎使中国出现了“大国崛起”之势。事实上,不过是“中国在加入世界潮流的同时,搭上了全球化的便车”。道德沦丧,已蔓延到了中国最偏远的乡村,作恶和糜烂成为时尚。在这种情况下举办奥运,必然与奥运精神相悖。表面的繁荣无法掩饰内在的空虚。改革恶政,已成了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的事实。如果中共领导人继续在西藏问题上骄横跋扈,威逼和践踏藏人,欺骗和误导中国民众,否定您在世间无法替代的和平价值和无与伦比的精神贡献,固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反人类逻辑,其末日会在不远的一个早晨突然而至。您一定会回到您的土地!当您和苦难的藏人团聚的时候,敬请您慈悲的光芒,也眷顾罪孽深重的中国大地。

愿您慈悲的航船永驻人间!

一个同情藏人的苦难并对您怀有无限崇敬之心的汉人:朱瑞

2008年8月8日

【注:朱瑞这封写给尊者达赖喇嘛的信,在我的博客上是首发。】

18 条评论:

  1. 極具鏗鏘且真實的一篇.感謝朱瑞的省思.並祝願唯色拉能幫助所有世人逐漸看清中共妖魔化西藏的技倆.感恩.

    回复删除
  2. 达赖喇嘛给藏人的重要讲话。
    1. 中国文化和西藏文化的深度比较。

    2. 藏人对世界上的任何国家的对话都没有直接和汉人的对话那么至关重要。

    3. 你们不要依靠喇嘛,尤其是不要依靠达赖喇嘛。你们自己应该有自己的决策的机构。
    http://jiamiguma.blogspot.com/

    回复删除
  3. 穿越雪山和世界的耳朵─西藏流亡學校TCV的故事
    http://pots.tw/node/5187


    沒被聖火照耀到的人權-在北京奧運隊伍中脫落的人們
    http://pots.tw/node/5117

    回复删除
  4. 非常感恩您與隨喜您發佈此篇文章。

    ^________^

    扎西德列!!

    回复删除
  5. 《多维月刊》:达赖喇嘛:我很难过,再多说也没有用(1)

    DWNEWS.COM-- 2008年8月7日9:59:28(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吕贤修/7月24日,在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的一场法会中,多维记者独家专访达赖喇嘛,这也是北京奥运前,他最后一次接受华文媒体专访。正如外界揣测,奥运即将开始,但因奥运而重新展开的一轮对话,却没有任何结果,眼前似乎毫无转机。达赖喇嘛的语气中,有许多无奈。记得今年4月与他的一次访谈,他多次兴致勃勃地说:来、来,问我更多问题!几乎有问必答。然而这一回,笑声依旧,但他最常说的几句话却是:我很难过。再多说也没有用。我还是保持沉默好了。

    我很乐意当个快乐的难民(
    chinesenewsnet.com)
    多维:今天稍晚您将对旅美藏人发表演说,会有哪些重点?

    达赖喇嘛:无论我到哪里,我都对流亡藏人强调,保存佛教文化的重要,尤其是和平、非暴力,这对全世界都很重要。谈到佛教,身为佛教徒,理应了解佛教。但有些中国人,自称是佛教徒,却不清楚教义的精髓,这很可惜。

    我也想告诉旅美藏人,身为藏人,很重要的是自我勉励,尤其是非暴力。如果暴力失去控制,我别无选择,只有辞职。最近我常告诉藏人,现在是建立友谊的时候,尤其是与中国人。大概就是这些重点。

    多维:奥运就快到了,您认为您如何影响了这次奥运在世人心中的印象?

    达赖喇嘛:从很早开始,我就说我完全支持奥运。现在,我不想再重复说一次。我不觉得我说过的话,有任何作用。

    多维:甲日洛迪最近在访谈中曾说,刚结束的这轮对话,是他经历过最艰辛的一次。您有类似的感受?

    达赖喇嘛:他们一回到达兰莎拉,最先反应出的是非常大的失望。所以很自然,我们都很失望。加上中国官员又提出,对于让我回中国的条件。早在1980年,胡耀邦访问拉萨时,他就说自己接受现实状况,也对错误道歉。这点,我很钦佩。当时,整体气氛很乐观。但1981年,中央政府对于同意我回中国,提出了5点要求,愿意归还所有曾属于我的权力,我没接受。现在,中国官方又很清楚地说,我只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但我从没对中国说过关于个人前途的话,我很乐意当个快乐的难民。(笑)

    多维:但最近一次对话最后,北京仍提出“四个不支持”,并希望您对此有所行动?

    达赖喇嘛:我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支持独立、不支持以暴力抵制奥运,我不想再重复了。我觉得最好保持沉默,因为不管说多少次都没用!

    多维:您认为,中国想要什么样的行动?

    达赖喇嘛:我不知道。(苦笑)我认为他们希望我消失。目前,西藏的情势很不正常、不稳定、不快乐。

    我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位为自由的代言人,所以我只用说的。基于情势,我已是半退休状态了,再多说也没用。

    多维:台湾官方猜测,北京很可能在奥运之后,会对西藏采取更大强度的打压,您认为这有可能?

    达赖喇嘛:我不知道。但昨天在我的演说中,我接受提问。有位刚回过西藏的藏人,他说在云南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县,那里约有3万藏人,但部署了2万名解放军,以及近1万名公安。至于某些在青海、四川的藏人区,地方政府正开始建设军事要塞,而且不是暂时性的建筑,这显示情势有提升的倾向。

    多维:您对张庆黎的看法?他该对西藏现况负何种责任?

    达赖喇嘛:我不知道。但我记得我说过,用官方媒体对我进行人身的攻击,一点都没关系。我是佛教徒,有人批评我,我应该视其为老师,这是很好的机会来实践这一点。但是,强迫西藏人诋毁达赖喇嘛喇嘛,这完全违背人权、宗教自由,尤其是对西藏人,这是最愚蠢的动作,反而加深了隔阂。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获得西藏人民的忠诚,想亲近藏人,这种行为,只有反效果!

    把我恶魔化,我不在意。恶魔是一种出自内心的魔性,我只是个心智单纯的和尚。只要我持续修行,就不会变成妖魔(笑)。但我还是感到难过,中国的佛教徒信息来源被钳制,有人认为我真的是很坏的人。因为我的终生志愿,是推广人类价值、快乐的人性、宗教和谐。我总是梦想,有一天能为中国人民服务。不是当任何形式的领袖,而是当一个单纯的和尚,持续推广这些价值观。但现在中国政府一直将我描绘成妖魔,这几乎断绝了我的机会。我非常难过。

    现在,不论我到任何国家,都有当地的华人来抗议。我很难过。现在中国人都信我是分裂主义者、是妖魔,我觉得很难过(苦笑)。

    多维:若能与胡锦涛见面,你能想象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达赖喇嘛:我不知道。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苦笑)。

      (《多维月刊》,未完待续)



    《多维月刊》:达赖喇嘛喇嘛:我很难过,再多说也没有用(2)

    DWNEWS.COM-- 2008年8月11日8:32:56(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吕贤修/达赖喇嘛对多维社记者说:我的双手,右手伸向中国,左手伸向支持我们的朋友。现在,右手,很失望。但这不表示,我们对中国人民失去信心。毕竟,我们是兄弟民族。你们是哥哥,我们是弟弟。我的右手,依然放满了尊敬、信任与期望,要给我们的中国兄弟姊妹。

    多维:您相信中国终将民主化,而那将会是西藏独立的机会吗?

    达赖喇嘛:我有一个愿景,维持了近60年。我曾比较中共历来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都有能力顺应时势行动。现在胡锦涛强调和谐社会,在十七大中,他说了许多次“民主”这个字眼。所以我相信,虽然这种改变非常、非常缓慢(笑),可说是太小心了。但我相信民主、法治、言论及媒体自由终有一天会实现,中共领导人也也会接受更开放、自由、民主的社会,这也是我的期盼。

    中国是个古老的国家,相较之下,这个团结的新中国还很年轻。某些时候,集权手段也许有效。但现在,将近60年过去了,中国人接触了外在世界,也已经接受了资本主义。我有朋友,过去是社会主义者,所以很仰慕中国。最近我问他,对中国观感如何,他显得有些失望。从邓小平、江泽民的经济改革开始,可说中共变得更重视人民,共产党必须代表人民。在我看来,中国人有务实、勤劳的特质。现在,胡锦涛倡导和谐,这些都是顺应现实的行动。

    如果有戏剧化的情势出现,那会有太多动乱,对谁都没好处。缓和的转变,是最好的。我非常相信,领导人必须能接受现实。政治人物总有太多猜疑,这很不好。现在中国政府管制媒体。为什么?中国政府只能管中国的媒体,那等于是置自己的人民于黑暗中,这是错误的。这次处理四川地震,中国政府的透明度非常高,让全世界媒体来报导。希望这样的作法能延续下去,并且全面拓展。

    我有一个朋友,他在四川、西藏都有事业。地震发生后,他先回四川了解情况,但在去西藏时却被警察拦下。所以,这像是有两只手,一只伸出来,一只藏起来。(笑)但基本上,我依然很乐观。

    至于独立的问题,我已经很清楚地说过了。留在中国,对我们有利。但中国总是不相信我,我还是保持沉默好了(笑)。

    多维:如果能回中国,我知道您最想先参拜五台山。之后你有何计划?

    达赖喇嘛:(苦笑)我觉得现在谈这个没有太大意义。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我想继续推广人类价值;多与科学家谈天;到全世界各大学,跟成千上万的年轻学生分享我的心得。现在,欧洲已有许多大学向我提出邀请。我真的很想与这些人见面,告诉他们,作为人类,应该快乐。还有,促进不同宗教间的相互了解。你知道吗?最近我还戴上了回教徒的帽子(笑)。

    我是佛教徒,但我珍惜、尊重其它宗教、传统,因为有成千上万的人因这些传统受惠。这15、20年来,我推动宗教相容,有些研究显示,似乎有所成果。我很高兴。我觉得我的时间,应该用于一些我能改变的事,这才有意义。没有意义的对话,已经太多了,够了!

    多维:如何看达赖喇嘛喇嘛继承人问题?您认为北京会控制下一个达赖喇嘛喇嘛吗?

    达赖喇嘛:我不予置评。

    多维: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三年后将卸任,而且依法不能再连任。他相信继任者会是年轻人。不管谁当选,你有什么话想对这个人说?

    达赖喇嘛:那时候,我应该已经完全退休了,不关我的事了。

    多维:但桑东仁波切说,流亡藏人的宪法,没有关于你退休的规定。他认为,那一天不会来到?

    达赖喇嘛:宪法是人订的,规定了人民有权取消达赖喇嘛喇嘛的权力。我们是民主社会,我也是人,我也有权说话,不管是辞职或退休(笑)!

    最后,我想说,我很高兴与华文记者见面,因为我们一定要在中国与西藏间找出解决之路。我的双手,右手伸向中国,左手伸向支持我们的朋友。现在,右手,很失望。但这不表示,我们对中国人民失去信心。毕竟,我们是兄弟民族(中文)。你们是哥哥,我们是弟弟(中文)。我的右手,依然放满了尊敬、信任与期望,要给我们的中国兄弟姊妹。

    回复删除
  6. 想问一下,不知道达赖喇嘛有没有评价过北约对南联盟做过的事情呢?
    毕竟还是,人哪!

    回复删除
  7. I think this is a woman with brave and real brain. I am impressed with her courage expressing her view of point. I hope she wouldn't get trouble because of the letter and I wish that she will get a chance audience with the Dalai Lama personally !

    回复删除
  8. 感謝您,朱瑞!

    回复删除
  9. 我也是汉人,我视尊者为偶像。中共才是剥人皮,剔人骨的妖魔。

    回复删除
  10. 我是西藏人民的自由发言人---达赖喇嘛
    达赖喇嘛在法国系列
    http://jiamiguma.blogspot.com/

    回复删除
  11. 读起来令人心酸!
    我只能在这里祈祷愿达赖喇嘛尊者长久住世!
    愿中共魔党的一切邪誓,毒计摧毁在护法神的金刚杵下!

    一个汉族佛弟子

    回复删除
  12. thanks for your letter

    回复删除
  13. La Communauté Tibetaine en France
    http://www.tibetan.fr/

    Tibet Online Musiques
    http://www.tibetonline.fr/music/cd1.html
    http://www.tibetonline.fr/index.html

    Merci beaucoup

    回复删除
  14. 谢谢chodma和几位匿名。我将一如继往地告诉大家我所看见的真实的西藏。

    回复删除
  15. 我也是汉人,但我从今年3月后,对西藏所发生的事以及背后的认识发生了与从前截然不同的改变。我认为,藏族人没有错,无耻和残暴的坏人是中共。它们是这个世界的毒瘤!

    回复删除
  16. 呵呵,达赖是圣人,现在的中共领导在力争做贤人,只是政治是黑人,俗人----所以嘛想当贤人只有先当俗人,才能领导这个俗人的世界。而圣人只有失望,并以圣人之心忍耐,等着缓慢的变化----十分理解圣人的心情。也很佩服圣人的精神。

    回复删除
  17. 感动得流泪了,人类的嘉瓦仁波切!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