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星期三

达赖喇嘛在汉人的心中是怎样的?


图为中国官媒《环球》对尊者达赖喇嘛的诋毁。

达赖喇嘛在汉人的心中是怎样的?

文/唯色

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持人、作家北明女士,在采访中问我,达赖喇嘛在大陆普通汉人的心中是怎样一个人?达赖喇嘛自己如何看待、如何感受中国百姓对他的看法?

这让我回到了去年三月的西藏事件,它在西藏的历史上具有难以估量的意义。它不但成为藏人集体记忆中重要的一页,也第一次很清楚地凸现了藏民族在中国的处境。由于在中共强大的话语权的控制、遮蔽和曲改下,许多中国人受到当局的那种妖魔化、标签化、污名化的宣传影响,对西藏、对藏民族尤其是对尊者达赖喇嘛,无法真实地了解,以至于产生了非常错误的认识。在北京举办的两次有关西藏的展览上,我见到过一位汉族老人指着达赖喇嘛的照片告诉幼小的孙子:“他是坏人”;也见到过留言薄上充斥对达赖喇嘛的无理谩骂。

在经历了2008年之后,我们的尊者达赖喇嘛,从未有过地,被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所记住。只是这样的深入,意味着,实际上,许多中国人不但不了解尊者达赖喇嘛,也缺乏起码的尊重,那种没有教养和修养的表现,既挫伤藏人的内心,也令人感慨这个国家的国民素质、道德水准,竟然下滑到如此糟糕的地步。对此,生活在中国境内和汉人当中的我深有体会,这无疑令人伤感。当然,在中国,也有不少秉持良知与正义而发声的知识分子,对于达赖喇嘛以及中间道路的认识,以平等的情怀和真诚的心愿,正在从不了解到逐渐了解。

达赖喇嘛素来对中国人民抱有期望,并且总是向中国人民示好,很早就有这样令人难忘的开示:“……如果我们选择与中国呆在一起,我们应像兄弟姐妹一样一起生活。如果我们选择分手,我们应该做一个好邻居。无论如何,与中国持长久的友好关系应该是西藏一项根本的原则。”所以,达赖喇嘛经常要求藏人与汉人交朋友。尤其在藏中第八次会谈失败之后,达赖喇嘛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中国政府的信心越来越淡薄,但对中国民众并没有失去信心。也正因为如此,他每次出访世界各地时,总是要花很多时间和心血,与在各地学习、生活的各界华人见面、交流,袒露心扉,直抒胸臆,打动和感化了许多华人。

而达赖喇嘛早在多年前就这样定义自己:“有些人认为我是大悲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也有人视我为‘法王’。然而在一九五0年代末期,我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委员会副委员长。随后我出走西藏,展开流亡生涯,即遭诟诋为反革命分子与寄生虫。无论上述称谓如何,均非我本意。我认为‘达赖喇嘛’是一个示现个人职务所系的头衔。在下仅是一介凡夫,一个不经意间走上僧途的藏人。”

寥寥数句,意味深长。从宗教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到政治那充满诡谲的多变,最后回到非常简单的自我认定,西藏当代史的风云变幻已然呈现眼前,而尊者达赖喇嘛,作为得大成就的大自在者,只是视自己为接受了佛法戒律的普通僧人。事实上,十四世达赖喇嘛是西藏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他对西藏、对藏民族、对世界、对人类的贡献,以及他作为佛教领袖,在佛法的修行与实践方面的成就,非笔墨所能够形容,也非邪恶权力所能够诋毁。去拉萨旅行的西方人告诉藏人,1959年对于你们藏人来说是不幸的,因为你们失去了很多;但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却是幸运的,因为达赖喇嘛的被迫流亡,使得世界认识了西藏,使得世界上许多人的人生有了别样的意义和转变。

2009-10-20 ,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图为北京文化宫2008年“西藏今昔”展览上的汉人妇孺。

17 条评论:

  1. 青年的达赖喇嘛无奈之下曾经对中共怀有幻想,如果现在的法王葛玛巴也那样对中共和汉人太过幻想,必定是另一轮挫败的开始。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回复删除
  2. 我是汉人,尊崇佛教,但对佛教的理解还属于很肤浅的程度。我认为大部分的汉人也是如此。

    我相信大部分汉人接受了中共政府的宣传,认为达赖喇嘛是个十恶不赦的分裂分子、旧西藏的最大农奴主,代表封建贵族、农奴主集团的利益,企图复辟政教合一的旧体制。这是中国的现实,虽然很悲哀,但却不得不面对。长期的专制文化以及信息封锁,使得大部分人既得不到全面的资讯,又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

    就我个人而言,达赖喇嘛不仅是一个著名的宗教领袖,也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社会活动家。

    他在佛教的修为有多高深我不清楚,也许很高,我不是真正的佛教徒,了解不多。

    他在政治上的成就我认为很高。他被迫流亡,无人无物无财,却使西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神秘佛国成为举世瞩目的政治焦点。在为藏人争取国际社会的关注、同情和支持上,他是相当成功的,仅这一点就可以奠定他的历史地位。

    不过我以为他在国际上的地位多半与他本身的宗教修为高低关系不太大,而与中共的不为西方社会所待见关系更大。他之所以在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除了由于他常年坚持不懈地推动与中共的和解,也与当年发生的64事件有直接的关系,是西方对中共屠杀平民暴行的一种抗议。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今天的成就部分是由中共的独裁专制造就的。

    我的话可能冒犯了部分藏人,但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汉人的真实想法。我个人对达赖喇嘛是尊敬的,如果有人觉得受到伤害,请接受我的道歉。如果唯色女士决定不让读者看到这些文字,我能接受但感到遗憾。

    回复删除
  3. 尊者-- 爱你没商量。

    回复删除
  4. His Holiness mentioned i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that, in a way, perhaps he ought to thank the communists for forcing him to exile. He learned so much in this past 50 years. From the short comments, one can see how humble and tolerating His Holiness is and how His Holiness is the person who is consistently living his own words and bringing postiveness to the world. The Han leaders, unfortunately, are too insecure to reflect. The sadest thing is that the sense of insecurity provoked the violence to the innocent and the distortion of the truth.

    The world is wonderful because of the variety. Why do we all have to look and think the same, or to be more precise, why do we all have to be Han?

    回复删除
  5. 对于中国当局的邪恶用心和无端用心及歪曲宣传等虽能一时蒙蔽民众误导民心,甚至一小撮民众愤慨狂怒(只是电视媒体上的表现),也使一些跟风的民众有些过激的言行,但我们不能忘了占大多的百姓一直是沉默的或者是迷惑的,我们不能低估或忽略沉默大多数的智商和辨析能力,我是相信大多数老百姓不是糊涂虫,我们不能漠视中国民众对平等民主自由宪政及普世价值的渴望和追求,而宣扬慈悲利他和平的尊者在全世界的认同和爱戴及不断升扬的民气会使被蛊惑蒙蔽而怒斥的民众有些疑惑,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民众中的这种迷惑和不解,这就是个好的兆头,有了疑惑便会慢慢找寻答案,中共早就失信于民,政府强塞给的答案,除了脑残外,民众是不会接受的。等到那一天,墙倒众人推,民众会恍然大悟,对尊者的看法也会顺理成章地得到彻底归正,尊者的苦心经营和良苦用心会得到广大民众最热烈最热情的报答的,正义定会战胜邪恶。
    唯色啦,最近贴出来的西藏第二批公务员考试成绩单上有一批汉名藏族让人有些生疑,藏区的汉人们走歪门邪道抢占藏人名额来“冒族”顶替享受国家给藏人在上学、考工、当兵、当官、提干、留学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对这些事情上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睬不予彻查等于是给了一道灰色地带开绿灯让汉人通吃。
    这些汉人一改民族属性,不就变成了名义上的藏族了吗,这样的藏人多了,整个藏区想当然藏人占的比例就大了,这种隐性移民也是中国特色的政策,我们有口难辩呀,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不仅对当下利益相关的藏人不公,也有损于争取藏人权利的事业。
    希望您关注一下这方面的讯息,您有力的发声,至少会让这样的勾当有所收敛。
    我还听说,西藏林芝有一年高考有一名藏族考生考了个一等一的好成绩,有位藏族领导很是
    得意,准备给他嘉奖大大宣扬一下,但这位领导见到这位林芝高考状元后放弃了他原来的想法,因为这个状元是个内地汉族高考移民。

    回复删除
  6. 楼上,关于高考移民,尤其是更改民族属性的高考移民,我正为此准备写文章,也做了一些调查,在北京的高校中,每年都有内地汉人高考移民不但占据西藏名额,也占据藏人名额,这在藏地考公务员当中也存在。感谢你提供这些信息,并且希望提供更多的信息。

    回复删除
  7. 在西藏藏语不是官方语言,藏文不是社会的主流文字。自然而然,说汉语的抢去说藏语的和用藏文的人们的饭碗。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觉得怎样在中国的目前的政治框架下提高民族的语言的社会地位,应该是重中之重。否则有一天藏区全是汉人。还会在中共的记录本上应该都是藏人。因为除了学习藏语的学校和寺院在用藏语考试之外,其它的任何种类的考试(学校和工厂、政界和商界)都是汉语文。这一点很明确吧?这样下去,我们的后代学习藏语没有了他们的时代价值,汉语自然而然就成了第一需要。那时候还说藏族文化还有什么价值吗?所以,在中国我觉得提高藏语文的政治地位和社会使用地位至关重要,也就是说;藏语应该和汉语一样,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语之一,也就是说在藏族地区的政府应该通用藏语。既然自治,语言应该首先自治。这样,在西藏用藏语文的自然就是藏人了,不用藏语文的就没有社会地位。自然而然,移民呀、公务员呀、高考等等,也就藏语藏文为主。假喇嘛,假藏人就会少了。是不是诸位?

    回复删除
  8. 除了馬英九等極少數人以外,達賴喇嘛在台灣人民心中,代表慈悲、智慧、幽默,以及有德高僧。

    回复删除
  9. 藏语不是靠别人保护就能存活下去的,小语种大量消亡是不争的事实。一句话,还是要自强自立。如果自己对自己的语言都不去努力学习和发扬,却总是埋怨外界条件不好,那就是自暴自弃。

    回复删除
  10. 今天终于又能进来看看了。
    如果要问哪些人最习惯于接受愚民教育愚民宣传,我想没有谁比生活在当今中国内地的民众更习惯于此的了。我的那些学生也对达赖喇嘛有着不知从何而来愤恨,我询问他们,你们见过达赖喇嘛没有,你们看过他的书籍没有,你们知道89年达赖喇嘛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了吗?我看出我学生眼中的疑惑,我很高兴看到这种疑惑,这或许是愿意比较的开始。但我知道能这样询问学生的老师,我们学校就我一个。如果在学生盲目的愤怒上添点柴浇点油的话,你会看到学生眼中的烈火。而我知道如果有涉及达赖喇嘛的话题的话,那些老师真的会添油加醋哦。所以我一直明白教育是很重要的。可惜中国的教育也是被控制了的教育。因而愚民也就成为必然的了。

    回复删除
  11. 就是。。脑残是中国的主流。本来中国政府很蹩脚很讨厌,但其实国民也很蹩脚很讨厌。狗日的在国外都打了鸡血一样的到处挥舞人见人厌的鸡血旗,死讨厌。

    回复删除
  12. 这段话我觉得说得没错:
    “我相信大部分汉人接受了中共政府的宣传,认为达赖喇嘛是个十恶不赦的分裂分子、旧西藏的最大农奴主,代表封建贵族、农奴主集团的利益,企图复辟政教合一的旧体制。这是中国的现实,虽然很悲哀,但却不得不面对。长期的专制文化以及信息封锁,使得大部分人既得不到全面的资讯,又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是个无神论的汉人,通过我日常接触、网上沟通,我觉得真的大部分汉人就是相信GCD的宣传的。这两天我在网上跟人争论西藏文化,真是心力交瘁,气得我肝疼。

    记得有个香港电影里有句台词“欺负人乃快乐之本”,长期接受“西方人看不起我们”的狼奶教育的人们,迫切需要找个可以看不起可以欺负的更弱小的发泄目标。314时个别暴徒的行为,更加深了他们这种歧视的道德合理性。

    然而总不能单方面地要求被压迫者总是打了左脸给右脸;当然,同样要记得那些汉人死者是无辜的,暴徒不能代表整个藏民族... ...总之各种悲剧... ...

    不过我觉得,被压迫者斗争的时候,若能更讲究策略,是不是效果会更好? 诚然个别人的暴行不是民族冲突的起因,而是民族压迫的结果,但像现在这样,中共只提民间暴行,海外只提政府暴行,这能解决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加强了双方的对立罢了,徒遂了中共的心意。

    两个民族的血,被中共用来增强自己在汉人中的凝聚力,除了既得利益者和脑残众,谁又愿意看到啊。


    说到脑残众,我真的被海外汉族留学生吓到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研究研究这个问题,告诉大家为啥这帮孙子出了国反而还打了鸡血呢?

    回复删除
  13. “藏语不是靠别人保护就能存活下去的,小语种大量消亡是不争的事实。一句话,还是要自强自立。如果自己对自己的语言都不去努力学习和发扬,却总是埋怨外界条件不好,那就是自暴自弃。”

    这话说的不对啊 哪个民族的多数人都得吃饭穿衣在先,民族文化的传承在后 人口较少的聚居民族,就得靠政府的保护和推动,才能发扬自己的语言文化。

    全球化和民族主义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是全球化愈烈,民族主义愈反弹吧。汉族这种大族,不用担心自己的语言的传承;但是人口少的民族,主观上,保护自己语言是个合理诉求;客观上借着全球化的刺激,也有保护自己语言的民意基础。

    现在大多数汉人相信政府宣传,认为藏文化的式微甚至消亡对藏族是好事,可以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设身处地想想,你会容许汉语言式微,还理性地说“这是大势所趋”吗?

    回复删除
  14. 哇,貌似又一个刚学会翻墙的同学驾到。。欢迎欢迎。

    回复删除
  15. 這有何難,我國可以仿效滿清,開一個博學鴻詞科,招一批藏族高僧,好吃好喝供著,讓他們完成把甘珠爾和丹朱爾全盤翻譯成漢文的任務。任務完成以后,就不會怕藏文化失傳了。將來藏文和藏語也可以在寺廟了保留,作為一種學術上的參考而存在,如梵語在印度一樣。

    回复删除
  16. ^__^ 嘎嘎~~~ 谢谢楼上的楼上的欢迎

    to楼上: 这种想法不合情理。将心比心,你也不希望汉语变成博物馆里的语言吧?
    主观上,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母语不能得到发扬光大
    客观上,藏文化源远流长、内容丰富,再加上藏传佛教信仰和藏语的关系,要发扬藏语,绝不可能是难事。

    回复删除
  17. I am han people but I love Dalailama. He is great! I wish i could have a chance to meet him in person someday.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