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

唯色RFA博客:暗斑

2018年4月8日拍摄到的拉萨布达拉宫(唯色摄)


唯色:暗斑
 

犹如电光石火
“黑夜中的暗斑”[1]
从书里,至眼里,至心里
在黑夜,蔓延,显著
没有办法阻止
我需要一种灵验的药
让受困的人,一跃而起
张开双臂,比张开双翅
更漂亮,飞向
无边无际的大千世界
就有了自由的感觉
但至关重要的目的地
只与梦想和祈祷有关
恰如身在中国北方的冬夜
从寒风冷冽的野外归来
双眼熠熠
脸庞容光焕发
就像是从臣服的拉萨飞回
暗斑消褪殆尽
愈加意志坚定……

2018-1-30,北京


注释:
1】这句摘自法国作家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的《世界迷宫:虔诚的回忆》,王晓峰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


(转自唯色RFA博客: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weiseblog/woeser-04232018111649.html

朱瑞:人类的内在价值与未来——倾听达赖喇嘛尊者讲授《入菩萨行论》



朱瑞:人类的内在价值与未来——倾听喇嘛尊者授《入菩


201866日,在喜拉雅南麓的达兰萨拉,达喇嘛尊者开始了期三天的《入行授。主要参与者为西藏流亡社区的学生,但当地的各界人士包括外国旅人也都自愿赶来。祖拉康的大乘内外,直至喇嘛尊者的寝宫门前,都覆盖着听众。空气里弥漫着桑烟的熏香和日的喜。

远道而来的泰国僧侣

喇嘛尊者首先迎前来学和交流的泰国僧:“你来到这边,我非常迎,就佛教史而言,你是我的学去,我派了四、五名僧到泰国,接受上座部的承,并学习对方的言……但些年来,我系少了,要提升双方的交流,互换资讯……

接下来,达喇嘛尊者到佛祖释迦牟尼在瓦拉那西初轮时奠定了巴利法脉的教,后来在灵山二轮时,又行了详细释然巴利法脉与图伯特佛教在承上是不同的,但双方遵守的戒律是相似的,像图伯特佛教的“一切有部”112条戒律,而巴利法脉相少一些,两者之,只是戒条的数量不同……

喇嘛尊者还谈到佛教的播,是从那入了中国的,又从中国入越南、日本、国等。当达喇嘛尊者到蒙古佛教徒,指出他跟图伯特人是一的,都信奉图伯特佛教,包括在俄斯的一些蒙古人,也都是遵循图伯特佛教传统的。目前,不仅很多人都父母祖那里继承了佛教传统,就是父母祖没有佛教传统,比如一些西方人,也透过观察的智慧,开始了关注和信仰佛教。

世界各主要宗教的共同点:提倡内在价值

达赖喇嘛尊者再次谈到自己推动世界宗教和谐的使命:

千百年来,世界各主流宗教,对人类的发展,尤其在提倡人类的内在价值上,都做出了贡献,是应该受到尊敬的。无论发源于中亚和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督教,还是发源于阿拉伯地区的伊斯兰教,以及印度古老的数论派、耆那派等,都提倡人类内在的价值,也就是慈悲的价值,即忍辱、自律,慈爱等,当然,这里的爱不是依赖于感观,而是第六心识。古印度文化中,在这方面做了很深层的解释,并且在释迦牟尼佛尚未诞生前就有了。总之,这一共同点,也就是在提倡人类的内在价值上,让人们相互受益。因而,我们没有必要特别区分“你的”与“我的”,造成宗教之间的冲突。各宗教之间的和睦基础是区分敬与信:对他人的宗教,一定要保持内在的尊敬;对自己的宗教,一定要保持信仰。

以印度的宗教展史例,三千多年来,个国家出了很多宗教、流派,比如胜论派、耆那派、吠陀派、佛教等。佛教又分:声乘、独乘、菩乘,而菩乘又分为显教、波乘、密咒金乘等,然彼此点不同,甚至出很激烈、尖辩论,但大家可以和睦共存。

印度的宗教发展史,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宗教之间的和谐是可以实现的。

与生俱来的菩提种子

喇嘛尊者从是否承造物主的角度,到佛学和科学的接,以及科学试验证明了人与生俱来的善良天性:

世界各宗教,一般分造物主和否定造物主两个系。当然,很多宗教都承造物主是存在的,不,也有不少宗教否造物主的存在。比如,无神数派、耆那派、佛教等,其中,佛教否定“常、一、自主的我”,意思是身心是无常的,身心有很多的局部和分支,但独立出来的“我”是一的,即阿特……明确否定了“我控制了身心,身心控制了我”法,也就是明确了“无我”的概念,认为身心之外没有我,不如此,包括以我主、身心次的我,也是不存在的,我只是很单纯的、由我的肢体而施舍的我。

佛教里,只承“人无我”不承“法无我”,以及既承“人无我”也承“法无我”的主。像毗婆沙宗就只承“人无我”不承“法无我”。而唯和中派都承“人无我”和“法无我”等等。但是,即便“法无我”的法,也有粗的不同。像量子物理学,与唯派所的内容几乎是一的。唯派的,没有任何事物是外境有,一切事物只是自己的心所看到的事物,超越了自己的心看到的事物之外称外境有,是不存在的。因此,主决定,也就是决定所和能同俱,一点,跟量子物理所的几乎一

但中论师驳说,心的真也不应该……派又分派和成派。之,透师们的深思熟,最究竟的述是无自性,自性的意思是,事物以自己的力量,形成了自己的作用和体性,所以,自性的著,会定事物的作用及体性都是决定性的。而种决定著,是致非理作意的基。非理作意的意思是,在不符合真理的基之上,添增了事物的好或坏的作意,由此嗔,并造成了人害和戮。

小时候的我们,都是天真无邪的,不会纠结在“你”与“我”的差异上。人类的天性是善良的,这与宗教无关。科学家们也告诉我,人类的天性是善良的,他们做过一个试验,就是让只有五、六个月左右,还没有产生任何妄念的孩子们,观看两部卡通片。第一部片子是两个小孩友爱互助地把一个球推向同一个方向,这时,观看影片的孩子们的脸上出现了微笑,表现出欢喜;而第二部片子是两个孩子互相排斥,面对同一个球,由一个孩子往上推,而另一个孩子往下推,这种互斗情形,使这些观看影片的孩子们,显得很不高兴,即便他们不会说话,但表情是可以看到的,这个试验说明,人类需要爱,需要关怀和内心的温暖。

文明的意义

喇嘛尊者别谈到藏语文,在翻译佛教典藉过程中的完善,以及继承与保护的重要意义:

动物的感官,在有些方面,的确比人灵敏,但他们并没有发达的大脑。作为人,我们可以有深沉长远的视野,可以观察真相,运用文字。所以,对我们人类来说,好好地运用人脑,运用思维的能力,提升慈爱,才是最重要的。但我们当代教育只注重物质、注重感官的满足,忽略了心灵的价值、善良的价值,因而,世界上出现了诸多问题,比如相互伤害和杀戮。

藏王的恩德,从我的父母祖开始,就迎了那陀大学者前往图伯特,授佛法。像古汝仁波切,除了内外密的障碍;像寂护论师,开启了翻工程。当,藏文在佛法用方面是很局限的,但在翻译过程中,藏文的水准得到了提升。当的翻,不要有一位图伯特译师要有一位印度的班智达扶助。比如《入行》,就是由印度大加拉德巴在一旁扶助,并由图伯特的大译师班德白则译成藏文的。

图伯特佛教经论有三百多册,厚厚的籍,除了图伯特译师的努力以外,有从印度迎来的大学者的配合,是双方共同的努力,使藏展到很高的境界。今天,与梵文最接近的言就是藏文了。我的先祖,把那陀的承,完整地引入了图伯特。像你们刚刚辩论时,使用的“成”和“故”, 就是那陀大学者那、法称、寂和古汝仁波切等,都非常重的《量学》里的内容……量学受到藏人的关注,所以迦班智达写下了《量藏》,也就是正量宝藏。但图伯特种特有的辩经方法,是恰巴·却吉桑格建立起来的。他的八大弟子,都在辩经语言的教授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将量学的精神发挥到极至。

图伯特佛教是以逻辑辩经的方式建立教的,并非教条地固守典,也是遵循了佛的精神。佛“比丘与智者,如截磨金,当善,信受非敬”,意思是,你不要无条件地相信我的察,得有道理,与正量没有相,就是透再多的审视,答案依然不,而且在践中有帮助的,才可以相信,迦牟尼与我力啊。

所以,那陀的大师们,像龙树然透分析,礼了佛的智慧,但也照佛所行了察,指出“了”和“不了”,很好地运用了佛与的力。比如,龙树父子得《解深密》里的内容,如因“三法性”而“三无性”,并非如言可取,即便是佛自所典,也归结为“不了”范畴。 就是佛教的一个不共特点,即便是佛所,即便是文,也可以疑、察,指出其矛盾,避免了危害。

尽管世界上有很多宗教,但不怕科学挑,能与科学家严肃对话的,唯有图伯特佛教。我从科学家那里得了利益,知道了宇宙学、物理学等知,同,科学家也从我们这里,知了心理学等方面的养。

之,我过辩经的方式、推理的方式,以及量学等知的学,有了更加敏察力,而个成就,都是寂父子的恩啊。

文是与众不同的文工具。如果学陀的全部承,没有比藏文更好的了。所以,有些佛教徒,他察佛教宗候,都得先学文。一点,要感祖先的努力,提升了藏文的功能,使我至今受益;而作的我更有任好好地继承和保护文。

《入行论》与升起菩提心

到《入行》和升起菩提心,达喇嘛尊者

当你在不快郁或怒的候,就要《入行》,这对减少烦恼,有着绝对的帮助,因为烦恼来自“。而方面得非常圆满得太好了,真精彩。

佛所以能救众生,是透过对真相的知,解除众生的痛苦。罪莫能洗,佛手无能取众苦,佛无能他人,唯示法得解脱。”意思是众生的罪不能用恒河之水洗,众生的苦不能用佛陀的手取出,佛陀的悟不能像礼物一般转赠他人,唯有开示法的真令众生得解脱……

有另一部讲义《菩提心》,也都发给了。是我当年从努喇嘛丹增坚赞那里得的,他自己的确在修得了菩提心,他是位大瑜伽,而且不分法脉地修持。1960年,我初次看到《菩提心,就有一种毛发竖起,想落泪的感。所以,我决定从仁波切那里得《入行》的教授承,仁波切也认为,如果我能向众生授,会教法来助益。

1967年,我接受《入行》,后来就一直放在身常翻我有着无量的帮助。所以,一次,我主要《入行》,有时间,再做《菩提心》的充。

喇嘛尊者在解《入行致地教了大家怎升起菩提心。第一天,大家就学了从第一品到第五品的前半部分,第二天,学了第五品的后半部分到第八品的前半部分,第三天,学了第八品的后半部分到第十品的全部。

同时,达喇嘛尊者还讲到十二到巴利法脉和大乘法脉,在十二起上的相似理,并解什么寺院的大旁要画十二。那是因,佛自告一位国王,他把十二起画在大旁,让前来朝圣的醒目地看到六道回。

在六道回中,一直都会有痛苦的因,而一切并非来自常,而是来自无常、能力、不动缘,都是来自无明,所以画无明,以一位盲目的老婆婆作象征。

六道回痛苦的形成,来自于善就是什么六道回的一半是善趣,另一半是趣,而趣是偏黑色,善趣是明亮色;中有猪、和蛇三者,其中,代表,蛇代表嗔,猪代表痴,如果画画得好的三只物会互相咬着尾巴,代表嗔痴辗转相因,不会断。十二因缘图,表示众生所以回不止,是受、嗔、痴烦恼所致……

喇嘛尊者在,那些佛教典故,会在不清澈地涌来,像大海,潮潮落,撞着我的精神,我升起善心。就想到我曾读过的那些西方探家、教士、作家的,想到他笔下那个被中国占以前的图伯特的鸟语花香,想到图伯特佛教的文化和文明,整个喜拉雅国的射和滋养,也可以想像,如果达喇嘛尊者的菩提心得以播,也必然世界的未来来和平与幸福。


(首发)

2018年5月25日星期五

朱瑞:为人类未来的福祉着想——达赖喇嘛尊者与世界各国人士交流

尊者中文脸书官网截图。


朱瑞:为人类未来的福祉着想——达赖喇嘛尊者与世界各国人士交流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今天(5月19日),达兰萨拉几乎所有的外国人,都来到了祖拉康,等待拜见达赖喇嘛尊者。大家按照国家的不同,分出几个大组:美洲组、澳洲组、欧洲组、非洲组,还有亚洲组等,因为达赖喇嘛尊者将分别与不同区域的人们合影。

祖拉康前面还有不少不丹人,女人的文久(衬衣)外面,翻着绸缎的内衣领,两只衣袖的末端高高地卷着,让人想起早期拉萨一带的藏服,想起不丹与西藏那相依相连的历史。蒙古人也来了,他们一字排开,合十的双手之上,举着一条长长的哈达,每个人都疑望着尊者的寝宫……让人不能不想起,那几个世纪以来,蒙藏两族水乳交融的故事。

而那些来自西方的人们,大多穿着当代喜马拉雅地区的衣服,女人宽筒长裤,丝棉的披巾,潇潇洒洒;男人中,有的穿着西藏的巴札(短上衣),有的穿着粗麻上衣,他们是来自附近以色列庄村的嬉皮们(Hippies……总之,放眼望去,一片绚烂和明媚。

达赖喇嘛尊者的普世道德

达赖喇嘛尊者与大家合影后,坐了下来,看着大家:Hello,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  们合掌,以不同的口音,声回答尊者。

尊者首先谈到人类的一体性:

我们都是人类的一部分,你们每一个个体,都是七十亿人口之一。你们的未来,与你们所居住的社区紧密相联,而这些社区连在一起,就是一个很大的社会。

古时候,我们西藏人,在境内,就在这喜马拉雅的那一边,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并不在意, 印度也一样,欧洲也不在意亚洲发生了什么……但现在不同了,我们必须为七十亿人类未来的福祉着想,因为我们共同面临着人类的问题,比如气候变化引起的自然灾害等,都是没有宗教界线、没有国家界线的……

我们现在面临的很多问题,事实上都是我们人类自己造成的。每天的电视中,都有许多杀戮信息,包括宗教和民族的原因。人类杀戮人类,不再是新闻。但科学家认为,人的本性中更多的是善。日常生活中,我们需要爱和被爱。比如我们看到笑容,就会感到平和。某个早晨,如果你看到一张愤怒的面孔,这一天里,你可能都不再平静……如果只想我、我、我,就会觉得你与他人不同,在意你与他人的不同,就不相信别人……作为一个利他的修习者,我有意识地培养慈悲心,总是喂那些动物,我感到,我与它们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善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很有助于我们的内在的和平。有些人认为,善,只是对他人好,这是错误的想法。首先是你自己受益,而后才是别人。

虽然我们很难与动物、鸟儿等对话,但我们还是尽可能不去伤害他们。不过,在我们七十亿人类之间,我们有共同的身躯,共同的大脑和情感,可以分享我们的经验,这个主意,我的兄弟姐妹,希望你们去与亲人分享……

接下来,达赖喇嘛尊者谈到宗教的和谐,说:

我是一个僧人,生活在印度近六十年了,我很是仰慕这个国家数千年的宗教和谐,在这个国家里,很多宗教并存,当然,也会有点问题,这,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归咎于政治家们(笑)。总体来说,在过去三千多年里,宗教是和谐的。在这个国家里,存在很多宗教,耆那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锡克教等等,包括一个很小团体的宗教,他们都很幸福,没有恐惧……共同传递着爱……这个国家证明了,不同的宗教是可以在一个国家共存的……

在过去的六十年里,我一直在认真思考空性,四十年里认真思考菩提心。慢慢改变了我的情绪和内心……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几乎一切都是自动化的……但是,不要以为,你们的心也是自动化的、容易改变的,不,这需要时间,情绪的改变需要时间……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改变……无明是没有理由的……透过对真相的认知,我们可以提升正面情绪。如果我们了知真相的话,负面的情绪就可以减少,正面的情绪就可以提升,再提升……我们的心是可以被培养的……

达赖喇嘛尊者还谈到:

佛陀是一位古印度科学家,因为佛陀自己说过:“我的弟子,无论你们是僧人还是学者,都不要先入为主地信仰我,无条件地接受我的话,应该透过对究竟的观察和自己的实践,再来接受我的教义。”从这一点来说,佛是有科学精神的人,像是龙树菩萨,他就拒绝了佛亲自所说的一些经典……我们应该要接受真理而不是信仰……

在过去的三十年间,快四十年了,我们与现代科学家进行了深层的交流,开始,当我表达与科学家交流的愿望时,一些西方佛教专家们告诉我,科学是宗教的杀手。但我想到,释迦牟尼说的“观察比信仰还重要”的话,就开始了与现代科学家交流。这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宇宙学。有的佛教典籍谈到宇宙学……提出在从微尘到空尘的状态时,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终止的……这是佛教的宇宙学。第二,神经学。佛教也谈到我们身体的一些结构内容,比如透过瑜伽的方式,即透过呼吸的方式改变我们体内的元素等。第三,物理学,尤其是量子物理学。当我听科学家解释时,就觉得,噢,我们早就知道了,根据佛教的中观和唯识理论,就说到了无自性……在古印度文化里,尤其是婆罗门教,说到了有我(阿特门),但佛教反对了我(阿特门)的存在……第四,心理学。古印度的心理学,是非常先进和高度发展的心理学。他们很早就开始了解内心世界。提出以情绪世界为核,透过禅定的方式,对峙负面情绪,当我跟科学家们交流,谈到古印度心理学时,我可以看出他们很想学习古印度高度发展的的心理学……

虽然这些来自宗教典藉,但需要把这些内容独立出来,做为学术研究,因为我们现代的教育只教我们如何保持健康,却没有教给我们对峙负面情绪的办法……心灵的健康不是为了涅槃,而是为了今世的快乐和内心的平静……

回不去的家园

达赖喇嘛尊者是非常幽默的,他的谈话,总会引起一阵阵笑声。后来,在提问者的长队中,走出一位女士,她说她非常敬仰达赖喇嘛尊者,喜欢他那现代开放的胸怀。她听说尊者喜欢怀表,就特别从莫斯科为尊者带来了一块怀表。她拿起一个小小的盒子,说:“我今天的问题就是,您是否会接受我的礼物?”

尊者于是回忆起当年在拉萨时,在他的夏宫罗布林卡里,就有一块沙皇赠送的怀表,还带着皇家的徽章。他一共有几块怀表,但19593月逃离时,都留在了罗布林卡。尊者还回忆起小时候,大约在1946年左右,收到过罗斯福总统给他的亲笔信和一只手表,达赖喇嘛尊者幽默地说:“当时我只感兴趣那只手表……

又回答这位俄罗斯女士说:“我乐意接受一切礼物……”便打开怀表盒,拿出手表,提着那长链,挂在了自己胸前,又把怀表揣在了怀里,引得大家笑了起来。

直到结束时,人们还是依依不舍,眼看着达赖喇嘛尊者向他的汽车缓缓走去。上了车后,达赖喇嘛尊者还在向大家招手……

不管达赖喇嘛尊者走到哪里,都是一片笑声、一片和平、一片幸福。但是,正是这样一位带给人类以福祉的人,却无法回到自己的家园。六十年来,西藏境内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方方面面,每况愈下。而西藏人民那如火如荼的梦想,如泣如诉的尘怨,也日益高涨。

2018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