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星期五

看图识“法”:藏人遭遇中国法律的几件证明




图1:康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甘丹曲林寺尼姑九里拉姆,现年31岁。于2011年6月20日在甘孜县城举抗议横幅,呼喊“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西藏要自由”的口号并抛撒传单,遭军警毒打、逮捕,后被定罪“煽动分裂国家”,被判刑三年,被关押在四川省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2013年6月19日提前获释。图为她在四川省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服刑时的“学员卡”。

据查,四川省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又称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原位于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扩建新区后迁址四川省德阳市。


图2:康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庭卡乡藏人呷吾,现年23岁。于2012年年7月4日在甘孜县城呼喊“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西藏要自由”的口号,遭军警毒打、逮捕,后被定罪“煽动分裂国家”,被判刑三年,被关押在四川省新华劳教所,2013年12月15日提前获释。图为他被关押在四川省新华劳教所的“定位卡”。我在推特上转发了这张照片后,推友留言:
第一次见到劳教所“定位卡”,一般是学员卡。人还在劳教,能带出来这张卡相当不易,丢卡会受处罚的;可能是接见时拍的定位卡照片。从序号看,半年期内该所已关押545人,全年约千人;四川共有8个劳教所,初判去年四川劳教者接近1万人。 
定位卡?新鮮。估計芯片植入術將被共和國發展于罪犯跟蹤,以至于被跟蹤者致死也不知道其體內的秘密。據說衛星定位可精確到誤差3毫米,變成螞蟻也能找到。 
从这张定位卡上的信息分析,定位卡等同于学员卡——劳教犯个人信息。固定佩戴在左胸,便于识别、管理。奇怪的是这张卡上没有队别,即关押在哪个大队、中队。卡上的个人图片,是标准的囚犯照,看胸前编号和背景牌上的身高划线、光头。 
我猜是RFID卡,就是比公交卡读卡距离更远的无线芯片卡,卡片离开天线范围,系统就能自动报警 
对,也可能是装芯片定位,划定活动范围。多功能卡。因劳教犯会在所外干活,防止脱逃。 
今年有少量的藏人政治犯提前几个月或一年多获释,与被捕被判刑藏人太多有关,另一方面,是不是也与土共的劳教制度改变有关? 
还有一种可能是:劳教取缔,加大减刑幅度,将现有劳教犯尽快释放,为劳教所转型为戒毒所或监狱腾地。 
针对藏人,劳教所可能会转型为监狱,而不可能是戒毒所。。 
我估摸或许会改成不良行为矫正所,或者精神病院。 
从北京劳教所转为监狱来看,四川少数劳教所极可能转为监狱。政府没那么傻,随便弄个罪名就能“名正言顺”关进监狱,没必要弄精神病院大批量关政治犯,政府这个时候往往是要脸的。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位于四川省绵阳市。


图3:康八宿(今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八宿县)仲沙寺僧人、纠察师强巴达瓦(俗名次仁多吉),现年28岁。2012年3月9日,他去其他寺院学经,途经类乌齐县检查站时被捕,理由是他录制的传统赛马节与歌舞的光盘上写有“祈愿尊者达赖喇嘛永住长寿”、“祈愿境内外藏人早日团聚”等,他印的名片上有“双狮捧宝”图案被认为是西藏国旗,而被定罪“煽动分裂国家”,遭判刑一年。被关押在昌都地区看守所,2013年刑满获释,但仍无自由,被禁止返回寺院,也不能离开当地,且被警察监视。

图为昌都地区看守所发的刑满释放证明书。


图4:安多拉卜让(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寺)僧人久美江措(身份证名久美),曾为拉卜楞寺寺管会副主任,现年47岁。因2006年去印度参加尊者达赖喇嘛主持的法会,至2011年,五年间遭四次被捕。第二次被捕与2008年全藏抗暴有关,他被刑讯逼供,获释后秘密录制20分钟的视频,对抗暴被中共血腥镇压提供了完整的证言,由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播出,反响很大。第四次被捕发生于2011年8月20日,他在拉卜楞寺的僧舍被搜查,他的电脑、手稿以及他保存的达赖喇嘛法像和光碟都被没收。

2012年2月初,久美的哥哥索南才让收到甘南州公安局发的“逮捕通知书”,才知久美被定罪“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上面签署的日期是2012年元月2日,且“于2012年元月1日15时由我局执行逮捕”,然而通知书最下面写着“如未在逮捕后24小时内通知被逮捕人家属或单位,请注明原因”,足足迟了一个月,久美家人才得到此通知,却并未告知原因。

久美的哥哥为他请的两位北京律师被当局拒绝。据悉他已被秘密判刑,但是刑期及关押何处一概不知。

图为甘南州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

图5:久美嘉措(别名果洛久美)是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拉卜楞寺僧人,出生于康色达(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牧区,现年44岁。

他曾在2008年和2009年两度被拘捕,原因是他协助顿珠旺青拍摄纪录片《不再恐惧》。这是第一部由境内藏人拍摄的关涉真实与证言的纪录片,顿珠旺青因此被判刑6年,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果洛久美则受尽酷刑,落下疾患。2012年9月初,果洛久美的僧舍被夏河县某个单位拆毁,9月21日,他离奇失踪,被藏人们肯定是被警察秘密逮捕。但是2012年11月28日,甘肃省公安厅通过手机短信、QQ及张贴布告的形式下发通缉令,声称果洛久美“涉嫌故意杀人罪”,举报下落者奖励人民币20万元。从此果洛久美音讯全无,生死不明。

图为甘肃省公安厅对果洛久美的通缉令。

2 条评论:

  1. 小小小小小牦牛2013年12月21日 上午1:31

    我覺得定位卡方面,「我猜是RFID卡,就是比公交卡读卡距离更远的无线芯片卡,卡片离开天线范围,系统就能自动报警 」這個說法比較靠譜。因為衛星定位的耗電較大,而這種定位只是接收器,沒有把訊息發射出去的可能;手機定位要插SIM卡(也同樣費電)。只有RFID技術,可以不充電情況下正常使用。

    當然,也不排除另一個較山寨的推論,就是這張卡,跟火鍋店裡的普通不帶磁會員卡一模一樣,沒甚麼定位功能,只是用來嚇人。被困者不知帶卡有何用,但容易做成長期被監控的假象。

    回复删除
  2. 以后还是要学习美国先进经验,尽量在抓捕时击毙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