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人权观察 | “他们说我们应该感恩” ——中国藏族地区的大规模迁移和住房改造方案

《“他们说我们应该感恩”:中国藏族地区的大规模迁移和住房改造方案》报告的封面图。一面宣扬“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看板,摄于四川省石渠县(2011 茨仁唯色)。

中国:停止强迫藏人改造房屋、迁移安置

未经咨询侵犯人权、破坏文化
2013年06月26日
这一系列大规模迁移和房屋改造政策重塑西藏农村人口的范围和速度,在后毛泽东时代是前所未有的。这些政策对藏人生活方式带来激烈改变,但藏人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却没有发言权,而且──在既有的高度压迫体制下──事后也无法提出质疑。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纽约,2013年6月27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中国政府的一项政策造成数百万藏人成为大规模改建房屋和迁移安置的对象,他们的生活方式遭到激烈改变,但卻沒有参与决定的权利。
自2006年以来,依据藏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计划,西藏自治区超过两百万藏人被迫参与“住房改造”──由政府下令翻修或重建房屋,西藏高原东部的数十万游牧民则被迁移或安置到这些“社会主义新农村”。
这份115页的报告〈“他们说我们应该感恩”:中国藏族地区的大规模迁移和住房改造方案〉记录了各种形态的人权侵害,包括未经事前咨询和缺乏合理补偿,而这两项都是国际法上合法迁移的必要条件。这份报告同时指出,政府提供的新房质量不佳、对于恣意裁量没有救济管道、难以复原居民生计、以及忽视中国法律明文保障的藏区自主权利。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这一系列大规模迁移和房屋改造政策重塑西藏农村人口的范围和速度,在后毛泽东时代是前所未有的。这些政策对藏人生活方式带来激烈改变,但藏人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却没有发言权,而且──在既有的高度压迫体制下──事后也无法提出质疑。
西藏自治区当局已宣布进一步的计划,将在2014年底前继续改造或迁移超过90万居民的住房。在西藏高原东部的青海省,当局自2000年代初期以来,已重新安置30万游牧民,并已宣布要在2013年底前将另外11万3千名游牧民迁入固定住房。
中国政府宣称,所有的迁移或住房改造作业完全是自愿性的,并且做到尊重“西藏农牧民的意愿”。当局强烈否认过程中曾发生任何强迫迁移,并且为了表现其文化敏感度,强调所有新建房屋从设计到外观都符合“民族风格”。中国政府还声称,所有被迁入新居的人都非常满意,并且感恩政府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虽然有些藏人真心欢迎这些住房政策带来的好处,但许多藏人担心他们将没有能力长久维持生计。大多数人认为自己只能服从政策,无力表示反对或加以影响。
藏人一开始就担心,“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可能伴随政府的干预深入基层社区,现在这种担忧已经成为现实。2011年,政府宣布将实施一项新计划,在西藏自治区5,400多个村中一一派驻党政干部工作队。依据相关政策,这些新成立的工作队将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负责建起一套政治监控系统,明目张胆地侵犯藏人的公民、文化、政治和宗教等基本权利。自2009年开始,已有119位藏人自焚抗议中国政策,政府却报以更为严厉的压制手段。
不分来自农村或牧区的藏人,在2005年到2012年之间接受人权观察访谈时都表示,大批被迁移或改造住房的人们都不是出于自愿的,政府也从未征询他们意见或提供替代选择。他们说,许多人因为被迫迁居、变卖牲口或拆除重建住房而面临财务困难。他们认 为新的安置房有时比他们原来住的房子更差,而地方官员为引诱他们迁居而给出的承诺很多都没有兑现。
报告中详细引述的官方政策文件说明,与官方说词相反,藏人家户必须负担重建或新建住房的大部分成本──最高达到75%。中央政府的一项研究指出,“政府每补助一元人民币,住户必须自付4.5元。”为遵守政府命令翻修或重建住房对家庭财务的影响,充分解释了为何接受人权观察访谈的藏人们无不忧心忡忡,担心未来没有能力维持生计,和保存他们独特的文化认同。
“中国政府宣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将为藏人带来经济利益,”理查森说。“即使某些藏人可能真的从中获益,但绝大多数却无异于被迫放弃贫穷但安稳的生活,走进充满不确定的货币经济,其中他们常常是最弱势的行动者。”
中国政府借著拒不允许在藏区进行任何独立的事实调研,刻意掩盖其政策的全面影响。通往西藏高原──尤其是西藏自治区──的道路,在人权调查的黄金时刻遭到封锁,自2008年3月抗议活动招致镇压以来,新闻记者、外交人员、学者专家、甚至外国游客至今仍几乎不得其门而入。但根据卫星影像开放资源的分析,仍可发现某些西藏社区地貌的重大改变。有些案例的卫星影像显示传统村庄整个被夷平,旁边则出现了按照“社会主义新农村”蓝图建起的排列整齐、一模一样的房屋。

虽然藏区住房改造与迁移安置政策的主要理由是经济性的,但中国政府同时表明,这些政策是附属于更大的政治目标,例如打击藏人中间的民族“分裂主义”情绪,它们的目的就是要强化对藏区农牧人口的政治控制。
即使带有非自愿性和效益不均等问题,中央政府却将在藏区实行的住房改造和迁移安置政策当作迁移其他少数民族社群的成功样板。2011年6月,中央政府指示各省级单位,包括四川、青海和甘肃,以及各自治区,包括内蒙古、新疆和西藏,必须在2014年底前持续完成数十万游牧民的重新安置计划。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停止一切关于大规模迁移和住房改造的项目,并应允许对这些政策的制定和影响进行独立的评估,包括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特别报告员早已提出的要求,让他们进入藏区视察。
人权观察说,要缓和藏区的政治紧张,中国政府必须正视长期累积的民怨,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赋予藏人的实质决策权力,包括在经济和文化事务方面,以符合国际法的相关标准。
“所谓藏人在中国统治下享有充分自治的说法,在大规模住房改造和迁移安置政策排除藏人意见的事实之前,已经不攻自破,”理查森说。“继续凭着全面压制的环境,强行实施大规模迁移和住房改造方案,只会造成紧张情势火上加油,使藏人与中国国家之间的鸿沟不断扩大。
证言摘录
为保密受访者身分,以下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农村的百姓对于要放弃自己的房子,被安置到其他地方,感到十分苦恼。他们除了种田别无所长,以后再也没有多少牲畜和土地了。下一代如何还能像藏人一样生存下去呢?
-丹增嘉措,西藏自治区江达(Gyamda)县村民,2012年7月
过去三年,27万户游牧民已迁入新居,没有一个人曾经抱怨房屋质量。
-官营报纸《青海日报》,2012年4月14日
这个活动是中央政府的命令。没人能反对。
-洛桑南嘉,西藏自治区昌都(Chamdo)地区的村民,2007年1月
我们搬进安置点以后,什么东西都要用买的,但我们根本没有收入。在这里没钱就没法生活。政府〔每月〕发给我们五百元,连交水电费都不够。你还得花钱买粮食啊。
-卓玛措姆,青海省玉树(Yushu)州的安置游牧民,2009年10月
有些新房子的选址是不科学的。〔比如说〕有些安置点建在泥岩床、土石流区域、洪水多发地带或松软的地基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报告,2009年12月
安置前,牧民在吃、穿、住等基本需求方面大致是自给自足的。可是安置后,他们必须从市场购买这些必需品,开支显然要增加。他们现在只能依赖政府补助度日,困难数不清。
-一份中国学术界研究的结论,2010年
至少6成游牧民“离开自己土地”以后找不到工作。
-玉树(Yushu)州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明岳,2010

【转自:人权观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