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日星期六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数日前,非常困难地,从玉树地震灾区,收到了一位本地作家用藏文写的这篇纪实文章。请双语作家更特东珠翻译之后,又经反复核实、校对,终于有了一篇在地震现场的藏人,关于地震前后许多事情的较长记录,这是来自结古多藏人的声音,所以作者化名典玛,藏语的意思是真实。另外,还收到一篇来自救援僧人写的文章,也已经翻译,近日贴出。

图为在玉树地震现场的藏人提供,均首发。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原文藏文】作者:典玛(化名)
中文译者:更特东珠


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从古到今有多少生灵遭受其害,然而这种悲剧以后还会延续。

这次4.14地震,给以藏人为主的人和藏獒为主的畜牲等众生,带来了巨大苦难。我作为一个对这次地震事件有所了解的人,就当中出现的一些关键问题,谈一下我的看法。

一、地震时很多人遇难的原因:

地震在世界各地发生着,而在那些地震中,有时会夺去很多人的生命。但有时发生再大的地震,也不会出现伤亡过重的事件,这是有先例可寻的。

就玉树地震来说,并非发生在中国内地和世界各大城市人口特别密集的地方。从公布的震级为7.1级来看,震动的力度也并非超乎意料,应该说不必要那么多的人付出如此惨痛的生命代价。然而,可悲的是,在这次地震中已经有太多的人失去了生命。

去了解一下个中原因,我们就会发现:

1、自然环境受到严重破坏。

毋庸多言,一场地震的发生是会有很多原因的。科学也证实,每场地震的发生都是由于过分破坏生态环境导致的结果,这种说法已广泛被人们所接受。所以,对玉树地震的发生,许多人把原因归咎为过分破坏藏地的神山圣湖的结果。

比如,玉树县的一个人说:“以前在热秀念湖采矿的那一年,热秀多地方发生了地震,有些寺院和僧舍遭到破坏,许多牧人的定居房倒塌。但幸运的是,当时的地震发生在夏天,牧人们都去了夏天放牧的草场,因为都居住在帐篷,才没有造成人畜死亡。而今年,又在坚夹道开矿,连近邻区域也被涉及。在坚夹道采矿为主的那些区域,由于过分被破坏,使生态环境恶化,才导致了今年这种悲惨的结局。”类似说法,不只是一两个人这么认为,当地人普遍都有相同的看法。

2、地震没有预报。

地震预报是在没发生地震之前给人们发出的预警信号。中国作为一个拥有地动仪的古老国家,一个正在东方崛起的强国,并且有着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唐山大地震的经验、2008年发生的5.12汶川地震造成的悲惨后果,今年则在藏地阿里和那曲地区以及汉地的局部区域发生过地震,应该说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可让人遗憾的是,这次发生4.14地震时,由于没有预报,人们没有一点准备。如果预先能够预报地震,即使不会达到像日本那样地震前三分钟预报而没有一人死亡的效果,但至少能够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3、不合理的政策和官员贪腐的结果。

从前几年起,在藏区各地执行的轰轰烈烈的政策如所谓的“退牧还林”和“退耕还草”,这些政策不仅使得包括我个人在内的很多藏人忧心忡忡,而且给相当多的牧人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在这次地震中,很多人之所以丧生,缘于许多农牧民对放弃牧民生活方式的未来没能做充分考虑,而是被政府甜言蜜语的政策所诱惑,盲目响应政策的号召,从牧区迁到城镇。在搬迁之前,将自己所有的牛羊和值钱的物品卖掉之后,在城镇购地,建造质量不合格的房屋,到了挖虫草的季节,就出动所有劳力去挖虫草,再用出售虫草的钱来维持一年的生计。就这样,最近几年,相当多的农牧民相继搬迁到结古城镇,居住在质量不合格的房屋里。而在这次地震中遇难最多的恰恰就是这些普通的农牧民,尤其是贫困的农牧民遭受的伤亡更为严重。其原因在于,这些农牧民不具备在城镇生活的条件,并不擅长其他手工业、文化等行业,而在政策的诱惑之下,大多被安置在既不合格又廉价的房屋里,于是成了这次地震中最直接的受害群体。

大型建筑里面,倒塌最严重的是学校的校舍楼房。我们几乎没看到有多少国家单位的房屋倒塌、人员伤亡的事件。比如说,从结古镇公路沿着夏区河走,可以看到州政府、州党委、人民检察院、人民银行以及各支行的楼房仍然矗立依旧,几乎看不到地震的痕迹。还有县公安局和县政府、中级人民法院等办公楼房也都较为完好。而那些建立在政府机构之间的各类学校如民族综合职业技术学校、县第三完小等,其校舍楼房受损最为严重,而且已夺去很多学生的生命。听说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受损最严重的也是各学校的校舍楼房,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儿童是祖国的未来”这句话在这个国家除了成为一种时髦的口号以外,孩子们的生命其实在一个贪污腐化的政府眼里显得微不足道。自然,为官者垂涎的往往是那些可怜的学校的建筑物,从中他们可以中饱私囊,其斑斑劣迹已向世人显露无遗。

4、在关键时刻不仅没能引领民众,相反更加让民众担惊受怕。

地震发生时,引领和疏导民众是至为重要的。可是在玉树地震发生的时候,玉树州县政府和党委不仅没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让受灾群众雪上加霜,更让他们担惊受怕。

有灾民告诉我:“早晨6点左右就发生了一次力度很大的地震,使我从沉睡中惊醒。当时我们万万没想到还会发生更大的地震,反而又入睡了。8点不到时,再次发生地震,而且地震的力度比第一次更大,房屋都快要塌下来了,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只身往外跑,总算跑得快捡了一条命。跑到屋外想开车从门子口(音译)往上跑,但路已被倒塌下来的墙和砖瓦堵死了,最后绕道至公路时才看到好多人拼命地往街头跑去。我也把车抛下了紧跟着人群一起跑,一直跑到扎西大塘一带,一路听到的是各处传来的呻吟声和呼救声!

当时,有个藏人对我说,好像这地下压了很多人,如果我们俩合力挖的话,也许有可能救上来几个人。我们两人正在合力挖的时候,忽然不知又从哪里跑来更多的人群,连带大声疾呼:‘快跑!电厂的水坝决口了。’那种场面真的会让人胆颤心惊。惊恐之下我俩也顾不了别人就跟着人群跑了。而当时压在房屋底下呼救的人,一个也没来得及救出来。当时看到大多数人都只穿着内衣,衣服全部都穿上的几乎没有,穿鞋的人也很少。经过斜嘎和扎西大塘的时候,只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四处奔跑。

就这样直到下午才来了几辆救护车,在喊话。除此之外,整整一天的时间,无人搭理。说实在的,之所以许多人那样惊慌失措地乱跑的原因,是那个最先说电厂大坝决口的那个人造成的。”

这样的讲述虽然出自一人之口,但现在已成为结古多许多人都在相互议论的话题。而当我们回到结古多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人们用了一天时间各自奔命跑到山上,此时已无法了解自己的家境和亲人的情况了。

5、信息中断使相互间失去联系。

地震发生时,如果近邻的县城及时能够得到消息,或许可以尽快组织人力,实施各种救援活动。但由于信息中断,电话等通讯系统全面瘫痪,对外没能发出求救的信号。当近邻的人们得到地震的消息赶来的时候,很多人因为没有及时援救而窒息身亡。

6、宣传看得比紧急救援还重要。

“把救人放在第一位”,这句话听起来虽然动心悦耳,但事实并非如此使人乐观。

二、玉树地震后

1、第一天(14日)

发生地震的当天下午,听说政府方面只派遣了为数很少的军人参与救援。而近邻各地闻讯赶来参与救援的僧侣,到傍晚已超过几百个。人们首先救援的是民族宾馆,也是那片区域最高大的楼房,已在燃烧。压在底下的人们的呼救声连续不断地传来,撕心裂肺。当时我们看到有二十几个消防军人往着火的地方喷水,可是有些军人阻止僧侣去救人。

另一处被大力救援的是玉树广播电视大学(玉树州民族综合职业学校),当时参与此地救援的一个人对我说:“那个傍晚有十五个军人参与了救援,傍晚9点多时,去救援的僧侣人数已达到90多个了。当时教学楼背面的窗户里能看到一个受伤的学生,有位僧人把袈裟绑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准备去救人,却被一个军人强行阻拦。那位僧人用已经嘶哑的声音苦苦哀求:‘里面压了二十几个学生,能去救他们,失去我一个人的生命,我不后悔,’可他再次准备爬进教室,还是被那个军人强行阻拦。而当时许多参与救援的僧侣也被军人阻拦。

当时人们在楼下‘喂喂’地大喊时,能清楚地听到‘啊啊’的回声。僧侣们不管军人的阻拦,想挤开军人去救人,可是那个地区的区长,是一个藏人,他走过来没有任何理由地对僧侣们大骂,而僧侣们没功夫搭理他,继续忙着救人的时候,来了一些摄影师和记者。那个区长赶紧走过来对僧侣们大吼:‘下去,下去,’并且把僧侣一个个从废墟上推了下去。最后用力揪着一个僧人的胸口,大吼大骂地把他从废墟上给摔了出去。当时,僧侣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用喊哑的声音质问:‘你们不去救人,又不让我们去救人,是要眼睁睁地看着学生们死去吗?’

对那些军人来说,任何哀求和争辩都是多余的,压在楼底下已奄奄一息的学生毕竟不是他们的子女。最后,已经心灰意冷的僧侣们也硬生生地从救援现场被赶走了。”

当天,从地震中逃脱的大部分人已跑到山上还没有回来,等待救援的地方到处皆是。在这种情境下,最需要的就是有序地进行救援,有力地进行指挥。让人非常遗憾的是,人们没有看到一个政府指挥人员,在震灾现场实施强有力的抢救工作。到了晚上,竭尽全力奋勇救援的很多百姓和僧侣们,听到那些工作人员不停地大喊“今天已停止救援,现在各自都回去”。

人们能回到哪里去呢?在街道和赛马场上,受灾的人们黑压压的,没人搭理,没吃没喝。到处可以看到饥渴交迫的人,竖着双手的拇指苦苦哀求救济。

2、第二天(15日)

听说昨天晚上来了一个国务院的副总理,到受灾现场说了一些安慰话,就匆匆地赶回去了。到处都是房屋倒塌留下的一片片废墟和遍地的尸体。在废墟中正在自救的群众中,除了能看到那些绛红色的身影,奋不顾身地救援的僧侣们,很难看到军人。当然摄影机和记者光顾的地方,那些军人都会迫不及待,争先恐后。

一位出家人告诉我:“从昨天到今天,对于聚集在赛马场上的那么多伤员,没有一个政府人员前去安慰,那里的所有民众都可以作证。”那天人们用了一天的时间从废墟下挖出了很多尸体,也救出了很多幸免的活人。除了极少的一部分人,都是普通百姓和出家人救出来的。

这次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是:扎西大塘、协嘎尔、热拨盖、恰仓阔等区域。可这些地方在地震后的第二天也没有来过一个军人救援。到了黄昏,人们基本上挖出了被压埋的尸体。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可以亲眼看到的都是满身灰尘、不停忙碌的出家人,有的在包裹尸体,有的在搬运尸体,有的在修法超度,有的在诵经祈祷。

一方面,在这天,寺院和商人们自发给受灾的人们提供食品,给轻伤的伤员包扎疗伤,把严重的伤员送到政府的接待处,由政府运往各地急救。

另一方面,在军人实施救援的地方,除了军人以外,不让任何一个其他的人帮忙。

可是,一旦有民众和僧侣在废墟中挖掘,找到活着的人或尸体的衣角或手脚的时候,站在一边旁观的军人就争先恐后地跑过来,轰走民众和僧侣,马上进行拍摄,居功自傲的样子,不知廉耻。

3、第三天(16日)

这天,由政府和私人运来的急救物品到达灾区,可以看到在路旁排列的挂着横幅标语的运输汽车。我们了解到的详情是,救灾物品只是在街道旁安置的受灾人群和人们特别聚集的区域发放,而那些守护尸体的穷人和伤员并没有得到。至于住在偏僻乡村的受灾群体,当天我去采访时,他们都失望地说,不要说救灾物品,连个方便面都没见着。

这天起,开始在扎西大塘临时设立的火葬场上火化遇难者的尸体。

与此同时,这一天到处在流传一种谣言:“藏人,毕竟是藏人,人民遭受了这么大的苦难,还在路上打劫、偷东西,用刀指着人抢钱。”我不知道这个谣言来自何处,但能够肯定的是绝非空穴来风,一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据我的了解,当许多个人带着食品和现金去给路边和街巷的人们发放时,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在说“请发给比我们受灾更加严重的人”。所以,我能断定正在流传的那个谣言,纯粹是为了诬蔑我们这个民族。

这天也听说温家宝总理已经亲临灾区慰问受灾群众,并发表了讲话。

4、第四天(17日)

上午在扎西大塘火葬场上火化了两千多遇难者的尸体,搬运尸体和具体从事火化的人都是僧侣和百姓。从早晨起,由四面八方赶来的上万僧侣聚集在火葬场,为地震中死去的人们举行超度法会。下午三点钟又重新聚集在赛马场,继续修法超度并诵经祈祷。以此为例,从解救活人到挖掘被掩埋的尸体,从搬运尸体到最后火化,并且给灾民接济物资,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在这次救灾过程中,僧侣们付出的心血比军人不知要超过多少倍,但中国政府对此置若罔闻,基本不提。

这天,整个玉树的交通以及各路段被禁止通行,说是为了迎接总书记胡锦涛的到来。总之,从早晨到下午,终止了任何在路上匆忙往来的人们,包括抬运伤员、救济物品、搬运尸体的汽车,整整耗费了一天的时间,让急待解救的人们大失所望,到处都能听到人们低声抱怨的声音。【补充注释】

发生了一件让人们大为吃惊的事,在州综合职业学校的背后有一家房屋被震塌,只剩下一个妇女,有几个军人帮这个妇女挖掘物品。但是,当找到一个装有天珠、珊瑚以及其它首饰的小包时,那些军人们围上来翻看小包并打算占为己有。那个妇女认得自家的东西,知道小包的珍贵,就死死抓住小包不放,大声疾呼说“当兵的在抢我的首饰”。虽然周围的人没敢靠近,但都看在眼里。再加上那个妇女的喊声很大,抓着小包不肯放手,军人只好把包还给了她。可是后来她在清点首饰时,发现一串珊瑚项链和几件首饰已不翼而飞。

另一个让受灾藏人亲眼目睹的是,那些军人把许多藏獒装进汽车带走了。

而在一个倒塌的商店里,人们看到一个军人把抽柜里的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军人的这些种种行为,让灾民们为之目瞪口呆,非常震惊。

从政府的宣传中,可以听到说灾区的帐篷、棉被和食品已得到解决的消息。可是事实上,救灾物品并没有惠及到在赛马场和格萨尔广场、三完小操场等地聚集的许多露天躺在地上的受灾民众和出家人。

救灾指挥部从一开始就通知自愿参与救援的民众和僧侣,饮食住宿自理。

而另一个方面,却在用虚假的宣传来误导舆论。比如有僧人说,在第三完小操场的自来水旁边,来了一群戴着黄色消防帽的救援队,其中一个藏人走到僧侣们的住处大声说:“大家提着水桶来提水。”僧人问他:“为什么?”回答说:“要拍摄。”有好奇的僧侣走过去,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正采访一位军官:“最近饮水的情况怎么样?”军官回答:“地震时这个水源被中断,现在已被我们修复,从现在起这片区域的饮水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一个僧侣打断他们的采访说:“不对,这个水笼头一直没有坏,我们已经用了四天,而且没有任何人修复过也没有在这里安置过新的水笼头。”旁边其他僧侣也跟着做了解释。这时其他军人马上走过来,赶走那些介绍真实情况的僧人,继续他们的表演。

5、第五天和第六天

在这两天,有相继赶到这里来救灾的许多志愿者,从汽车上所贴的横幅可以看见大多是藏地各处的寺院和自发的民间组织。我对其中四个僧人进行了采访,把他们亲眼见到来这里送救灾物质的寺院归纳的话,能叫得出寺名的就有61座。

在受灾的所有地方处处遍布着出家人绛红色的身影,可是在电视媒体和各宣传网站上却没有提及这些出家人舍身救人的利他精神,能看到的一些极少的绛红色身影也是这些媒体无法处理才留下来的。说实在的,在这次救灾的整个过程当中,在任何一个救灾现场去寻找没有僧侣身影的镜头的确很难。然而在媒体上,人们看到的往往是那些虽未出力、但又善于表现的人,这恰恰又是那些宣传媒体所需要的。

我听说,有家人的房屋倒塌了,有几个军人帮助清理之后,带来了一帮摄影师和记者,让这家的男孩说感受,男孩就说:“这次我们这个地区遭受了相当严重的地震,在非常困难的时刻,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援,非常感谢!”那些军人很不满意,说这句话远远不够,一定要说感谢解放军。像这种可笑的事情在救灾中多有耳闻。

有一位从北京来救灾的汉人询问僧人:“作为我个人,最为担心的就是有关卫生的情况。现在走到哪里都没有厕所,到处可以看到人们随地大小便。如果继续照这样下去,一定会发生传染病等疫情。我向政府反映过这个问题,但他们说,藏人有种风俗,很忌讳修厕所,所以政府想修建厕所的工作无法进行。这是真的吗?”

作为一方父母官,对自身的失职用一些无中生有的谎言来加以掩盖,除了推卸责任,其中还有诬蔑我们民族的意味。如果换一个角度去思考的话,是很难想象的。

以上事例中的人的真实姓名我都知道得很清楚。作为一名作家,我绝不会欺骗世上的人。

三、最后要说的:

总之,在此次地震中,在广大民众遭受严重灾难时,统治者出于政治目的所搞的各种包装其形象的表演,对受灾的群体来说真是雪上加霜,难上加难。

许多灾民从电视等媒体上看到、听到这些表演的时候,忍不住流着眼泪说“这是对我们最大的侮辱。”

在此,我对很多事情加以解释和澄清,并非是为了去反对谁,攻击谁。我只是把这些弱势群体所蒙受的真实苦难,以感同身受的方式告诉世界上更多的人们,希望人们伸出关爱的双手,更希望灾区的弱势群体得到真诚地援助。

这些都是我在亲身经历救灾时,依据现场的所见所闻,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真实地呈现给大家。

写于玉树震后第7天也即2010年4月21日

**********************
【补充注释】:2010年5月2日唯色补充注释,本文作者就胡锦涛到玉树地震灾区的时间,记录有误。应为2010年4月18日,而非17日。

14 条评论:

  1. 这操蛋的国度..

    回复删除
  2. 我相信你,这是他们的一贯道作风.

    回复删除
  3. 忤逆悖謬的世代啊,恥辱的渣滓們,神會斷善惡施賞罰。為玉樹禱告,這次我捐的錢給了文濤他們,絕不再給狗腿子一分錢。

    回复删除
  4. 想原文转载一下,不知是否可以?

    回复删除
  5. 玉树地震使世界了解到西藏人民在患难时期的同甘共苦与团结一心!藏人纯朴的信念和精神值得我们汉人去学习,我永远同情你们。

    回复删除
  6. 唯色拉,麻烦请将藏文原文也贴出来。

    谢谢。

    回复删除
  7. harry ,自由亚洲藏语部卓嘎啦主持的节目已经全文广播。

    回复删除
  8. 楼上,藏文原文已在自由亚洲藏语节目,由卓嘎啦全文广播。

    回复删除
  9. 我相信你,这是他们的一贯作风.

    回复删除
  10. 他们喜好这个事情,歌功颂德,搞好sb会。

    回复删除
  11. 3、不合理的政策和官员贪腐的结果 第二段:.....在搬迁之前,将自己所有的牛羊和值钱的物品之后,在城镇购地,建造质量不合格的房屋......这里的翻译不全:牛羊和值钱的物品在搬迁之前怎么处理的?卖了还是给亲友了?或者装好后带到了城镇?

    回复删除
  12. 感谢楼上指出不慎造成的差错。我已经赶紧做了修正:“将自己所有的牛羊和值钱的物品卖掉之后”。

    是的,漏掉了“卖掉”。

    再次感谢。

    回复删除
  13. 就那个水龙头的事情我了解,青海省水利厅下属的某单位利用自己带来的发电机启动了水泵的总闸,然后找了一些群众拿着塑料桶等盛水的器皿排队接水,在拧开水龙头的时候,有戴安全帽的人员要求群众鼓掌,央视的记者就开始拍摄鼓掌的群众和流出的水流,水利厅的厅长于丛乐在电视记者采访拍摄的同时,询问一个年轻的阿卡,问现在有了水高兴不高兴,阿卡说,前几天一直有水,没有断过,于丛乐不高兴了,换了一个人继续询问,让电视记者一阵好笑。

    回复删除
  14. 僧侣们这次真的很好很帮忙,听当地的朋友发回的短信,说一个活佛三天都没有好好睡觉,一直在坚持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