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英译《一个讲述“现代藏人”的幸福故事如假包换》

'Aren't They The Lucky Ones?'

2015-05-15






Newly-wed Tibetan couple visits the Potala Palace in an undated photo.
AFP

Writer Tsering Woeser has used her blog "Invisible Tibet," together with her poetry, historical research, and social media platforms like Twitter, to give voice to millions of ethnic Tibetans who are prevented from expressing themselves to the outside world by government curbs on information. In a recent commentary, she says Tibetans shouldn't play into mainstream fantasies about their own heritage:

Recently, a young Tibetan couple's wedding photos were labeled with all kinds of epithets, such as "dazzling the nation," "beyond dogma," "moving into secularism," and other eye-catching headlines, going viral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Then, even the Chinese official news agency Xinhua reported the wedding, calling it an example of a  modern Tibetan wedding of the post-1980 generation, with the groom on one knee, holding a ring to propose, while the bride cried with happiness. "So with the zeitgeist," [Xinhua proclaimed.]

This young Tibetan couple hail from Kardze [in Chinese, Ganzi]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the husband, Gerong Phuntsok) and from Barkham [Ma'erkang] county in Ngaba [Aba] Tibetan and Qiang Autonomous Prefecture in Sichuan province (the wife, Dawa Drolma).

They are Tibetans who come from largely agricultural regions, with the highest level of penetration of Han Chinese culture.

From these reports, we learn that Gerong Phuntsok graduated from Beijing's Central Nationalities University and runs an advertising agency in Chengdu, while Dawa Drolma studied music at the Ngaba Teachers' College and now runs an online jewelry business.

Their wedding album can be sorted into two different types of photos: images showing them as "modern Tibetans" wearing suits, skirts, and shades, and a wide-brimmed hat, drinking coffee and wine, running, listening to rock music, driving a sports car or flying in a helicopter, just like the children of so many Hollywood stars, cutting a dash in Chinese and foreign cities on holiday, looking no different from the models in today's Chinese fashion magazines.

They are fit for display in the window of a wedding photography shop.

Worthy of comment


In the other group are the "traditional Tibetan" photos, in which they appear in so-called national dress, wearing prayer beads, hands clasped and heads bowed as if in prolonged devotion. These are taken atop the Potala Palace, or in Jokhang temple, or spinning wool outside a yurt with a yak on the grasslands. But they still look like models, and they seem to be performing.

These, too, are fit for display in a bridal boutique window.

If such a wedding album is just made so people can have photos of themselves to hang on the wall on share among a small circle of friends,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it. If it is used for commercial publicity, it is a different matter, and if it is used for political propaganda, then it is worthy of comment.

But these young Tibetans' wedding album has gone viral, and not just in China. Even the BBC and the New Yorker picked up on it.

It seems the photos are being read as a demonstration of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lives of young Tibetans who are different from their forebears, who possess a dazzling modern style to rival their peers, but who also harbor feelings of nostalgia and a sense of tradition.

This makes me want to laugh. The fact is that this young Tibetan couple has no real experience of pilgrimage or herding and the fact that, for all their traditional appearances in the photos, they are still the petty bourgeoisie of today's China.

Fantasy Tibetans


Such fantasy Tibetans are to be found in the minds of Chinese Tibet enthusiasts, and can often be found wearing Tibetan clothing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the Potala Palace and Barkhor bazaar and various temples, providing wedding photos for Han Chinese tourists ... who pose in traditional Tibetan stage costumes or bridal gowns for commercial photographers.

Gerong Phuntsok and Dawa Drolma are doing no more than imitating them.

It goes like this: Chinese Tibet enthusiasts and supermodels dress up as Tibetans, then young Tibetans imitate the Chinese and the supermodels imitating them. There is only one word for this: pseudery.

Dressing up in traditional, ethnic minority clothes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the Potala Palace, temples and prayer wheels, or pastoral nomadic scenes may seem like you're coming home to something, but it's all an act; the appearance of coming home. It's so staged.

Tibetans can see right through this sort of act, but non-Tibetans will be dazzled by it. It caters to a lot of things; to Chinese people's idea of modernization, to their misunderstanding of Tibetans.

Self-negation

For young Tibetans to dress up in these costumes, far from being an expression of their Tibetan identity, is in my view a form of self-negation.

This negation turns them into passive objects in an increasingly mainstream and "civilized" world which has secularism as its focus. There is no true expression to be found here, nor any true self-acceptance or identity.

Still less is there any sense of an authentic self or a modern Tibetan identity. It's grotesque, like a painting of a tiger based on a photo of a cat.

Such images are of "otherized" Tibetans: a pale reflection of oneself in the eyes of others. They have little new to offer, other than being the empty productions of the current culture among young Chinese people and among young Tibetans who imitate Han culture and its imitation of what looks like Western culture, but is actually Chinese.

Not really free

The big irony lies here: Can this young Tibetan couple get into the Potala Palace to pray? As Tibetans whose hometowns lie outside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can they go to Lhasa without having to hand in their ID cards to the police? Can they stay in guesthouses not approved by police?

Do they have the freedom to travel freely? Do they have the freedom to have their own ideas and to determine how they will live their lives?

Can these young Tibetans leave the country to go on holiday whenever they want? Clearly they have passports, something that 99 percent of Tibetans can't get.

Aren't they the lucky ones?

They should know that the deputy chairman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s writers' association recently tweeted: "Why can't we Tibetans go on overseas trips? Why have our passports been confiscated by the authorities for the past three years? Why don't they give them back to us? Everyone else in China gets to go overseas on holiday, why not Tibetans?

Perhaps this couple were able to get passports because their hometowns are outside the Tibetan region, but I happen to know that it's very hard for Tibetans to get passports, even if they live in Chengdu [the Sichuan provincial capital].

A happy life?

All this is intentionally or unintentionally ignored by the official Chinese media, and the two have already been portrayed as the Tibetan representatives of modernization, living the happy life of their choice and enjoying various rights that enable them to realize their dreams.

No wonder so many Chinese people online are envious.

But there is a coincidence here, and it's a sad one, noted by The New Yorker. On the day that this wedding album went viral, a 47-year-old Tibetan nun set fire to herself on the streets of Kardze town in the Kardze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burning to death on the spot.

She became the 142nd Tibetan and the 23rd Tibetan woman to succeed in self-immolating as a form of protest 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re have been so many self-immolations, of old and young, monks, nomads, and farmers.

And at least half of them come from the same hometowns as this happy young Tibetan couple in the photo album.

Quite a few of them are young, too, about the same age as the couple in the photographs.

Maybe some of those photos of them on the grasslands, on horseback, or in front of pastoral tents in some Xanadu idyll were taken near the homes of some of those people who self-immolated.

Transplanted story

To use the language that is current in China, self-immolation is a dark, negative force, evil, and related to Tibetan independence, and must be snuffed out.

The positive energy lies with this young bride and groom, who must be crowned with the halo of "modernization," feted, and brought into the light.

In a political environment where there is no true personal freedom and no true psychological freedom, the label "modern" rings fake and empty.

Secularism isn't the same as modernism, and it's not a panacea for the Tibet issue, nor a defense against it.

This has been a story about authenticity and parody. The real thing would suffice, not some image of success created to boost sales.

The young Tibetan couple may have written "A story about the two of us" on their album, but in fact all they have done is transplanted someone else's story into their own lives.

But they did actually get married, and for that, I wish them the greatest happiness.

Translated by Luisetta Mudie.

延伸阅读:
唯色RFA博客:一个讲述“现代藏人”的幸福故事如假包换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5/05/rfa.html

2015年5月14日星期四

二十年前的今日,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二十年前的今日,即1995514日,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中心的达兰萨拉,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并宣布西藏境内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又写根敦·却吉尼玛)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三天后,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被失踪,成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如今他已二十六岁,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中国政府在当时即任命了另一名男童取代了更敦确吉尼玛,以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名义成为今天中国佛协副会长。



BBC资深记者伊萨贝尔·希尔顿(Isabel Hilton)著述《寻访班禅喇嘛》一书,中译本于2004年在台湾出版。我曾很不容易借到这本书,为此复印了几本保留。20085月的一天,我在北京见到了作者,给她看了这样的复印版并请她签字,她很理解地在扉页署了名,与我合了影。

书中,关于1995514日的记录包括尊者达赖喇嘛的宣布如下:

“今天是释迦佛首次传授时轮法的吉日,而时轮法与班禅喇嘛渊源深厚。在这可喜可贺的时刻,我以无比欣喜的心情宣布班禅仁波切的转世化身。我认证的根敦·却吉尼玛,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出生于西藏那曲地区的嘉黎县,父亲衮却彭措,母亲德铭却敦,他是班禅仁波切真正的转世化身。”

而中译本的序言,由著《最后的达赖喇嘛》等涉藏纪实著作的台湾记者林照真所写。其中写道:

“……《寻访班禅喇嘛》一书中,作者除以散文体抒情写景外,更以朴实易懂的文字,忠实纪录近代西藏问题的起源脉络,对于西藏坎坷复杂的近代史并不回避,行文间既溯及历史,又牵涉现实,堪称是理解西藏问题的极佳入门书。而当十世班禅圆寂后,中国与达赖间出现微妙政治互动时,作者更以第一手资料访问达赖喇嘛,也详实报导关键人物恰札仁波切在达赖喇嘛与中共间,认证班禅的艰辛过程,书中对于达赖与中共的互动乃至角力,均有深刻而清楚的描写。 达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班禅十世灵童发生「双胞案」,中共不但不承认由达赖认证的根敦.却吉尼玛为班禅转世灵童,还要在十世班禅灵童的寻访上取得「最终认证权」,中共决定另立新灵童,选出坚赞诺布为班禅转世灵童,根敦.却吉尼玛于是受到软禁并宣告失踪,目前已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中「最年轻的政治犯」,而坚赞诺布则受到中共刻意安排,成为爱国护教的样板。作者感叹,「两个班禅」命运不同,相同的是一样都失去了自由。 班禅双胞案种下近代西藏宗教纷争的起源,源自达赖与班禅相互认证的历史仪轨,在达赖喇嘛认证的十一世班禅失踪后,达赖除了继续寻找工作外,也已了解到未来复杂的情势。「两个班禅」预言「两个达赖」将是下一个纷扰不已的世纪悲剧,即使信仰虔诚的藏人坚信就像「两个噶玛巴」、「两个班禅」一样,从来不会产生真假难辨的问题,未来终将有各种神迹与启示说明达赖喇嘛的转世。「两个达赖」或许不会形成难以愈合的宗教悲剧,只是西藏多舛的命运,随着历辈观世音菩萨的代代转世,依然永无宁日。 书已近尾声,根敦.却吉尼玛仍未寻获,国际要求释放班禅的行动从未停止。在廿一世纪的今天,「寻访班禅喇嘛」,尚未划下句号。

我曾在1995年和2005年,写过有关班禅喇嘛的两首诗。一首写于199512月的一天,当天我原来的单位——西藏文联召开大会传达有关新班禅被党确立的文件,坐在会议室被要求聆听的我当场写下《十二月》这首诗。一首写于200510月的一天,正是在读了《寻找班禅喇嘛》这本书后写下的。
 
    十二月
 
    1
    听哪,大谎就要弥天
    林中的小鸟就要落下两只
    他说:西藏,西藏,正在幸福
 
    愤怒的女孩不节食
    遍地的袈裟也在变色
    他们说:为了保住这条命
 
    但那一个,啊!
    滚烫的血液,滚烫的血液
    谁在来世放声恸哭?
 
    2
    乌云!崩溃!
    这是我此刻的幻象
 
    我也知道,此刻沉默
    就永远沉默
 
    千万张拉长的脸啊
    请敞开心扉
 
    那颜色尤为绛红的人
    牺牲一次
 
    因为生命之树常青
    灵魂,就是灵魂
 
    3
    更大的挫折!
    万木从未有过的凋零
    小人物噤若寒蝉
 
    那样合拢的双手
    却被生生斩断
    要填满鹰犬的胃
 
    啊,一串无形的念珠
    谁有资格,从肮脏的
    尘世,毅然拾起?
 
    1995-12,拉萨
 
    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另一个儿童,他在哪里?
    他手腕上与生俱来的伤痕,
    是他的前世,在更早的十年
    在北京某个暗无天日的牢房,
    被一付手铐,紧紧地捆缚。
    而今,渺无音讯的儿童,
    是否已经遍体鳞伤?!
 
    如果黑暗有九重,
    他和他,身陷的是第几重?
    如果光明有九重,
    他和他,神往的是第几重?
    也许就在黑暗与光明的每一重
    他在身陷着,他在神往着......
 
    贡觉松!如此颠倒的人世间,
    怎样的无常之苦,
    竟在班禅喇嘛的身上轮回示现!

    2005-10-12,北京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唯色RFA博客:一个讲述“现代藏人”的幸福故事如假包换

图片转自网络:标题多为“藏族80后新人结婚照走红”。

一个讲述“现代藏人”的幸福故事如假包换


/唯色

近日,一对年轻藏人的一套结婚照,被冠以“惊艳全国”、“超越教条”、“跨越世俗”等等吸睛夺目的标题,在中国网络走红。随后,连中国官媒新华网也报道婚礼,称这是“藏族80后新人的现代婚礼”,新郎单膝下跪,手捧钻戒求婚,新娘喜极而泣,“充满时尚感”。

这对年轻藏人,格绒彭措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人,达瓦卓玛是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人,都属于全藏区汉化程度最高的嘉绒地区的藏人,而嘉绒地区以农业为主。从报道得知,格绒彭措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在成都开有一家广告公司,达瓦卓玛曾在阿坝师专学习声乐,现在网上开了一家饰品店。

他俩的结婚照分为两组:一组展示的是“现代藏人”的形象,穿西装和长裙,戴墨镜和宽檐礼帽,喝咖啡和红酒,跑步、听摇滚或飚车、驾直升机,复制成好莱坞明星的范儿,在中国都市中及在国外度假时的造型,与今天中国时尚画报的模特并无二致,完全可以放在婚纱摄影的橱窗中;另一组则是“传统藏人”的扮相,虽然穿上了“民族服装”,挂着念珠、双手合十、伏地长拜,虽然登上了布达拉宫,走进了大昭寺,或者从草原上的帐篷里钻了出来,在碉楼里纺毛线,在草原上放牦牛,却依然是模特的造型,更具有表演效果,同样可以放在婚纱摄影的橱窗中。

图片转自“西藏金夫人婚纱摄影”网站。
图片转自网络:这对藏族80后新人在拉萨布达拉宫前。

如果这套结婚照只是为自己拍照、挂在自家墙上或微信朋友圈里无可非议,若当作商业宣传来用,则另当别论;若被当作政治宣传来用,更应评论。我注意到,这对年轻藏人的其中几张照片,放在“幸福婚嫁网”上,都被加上了“金夫人婚纱摄影”的广告和链接,点击链接,一个叫“金夫人胖胖”的客服喊着“亲”迎上来,我顺势交谈了几句,客服声称这套结婚照是金夫人拍摄的,因为有金夫人的广告。到底是不是金夫人拍摄不知道,格绒彭措说结婚照是好朋友拍摄,又会不会隐瞒了什么?不过在这套结婚照的下方,署有一家广告公司的名字是TIBET的缩写及汉语谐音,可能正是格绒彭措自己的公司。又或者,他的摄影师朋友是号称“中国婚纱摄影最受欢迎第一品牌”的金夫人集团的员工?而金夫人在中国遍布27座省市,外景拍摄基地号称“遍布全球”。拉萨也有金夫人连锁店和网站,进入网站你会看到以布达拉宫、色拉寺、纳木措等古迹名胜为背景的许多结婚照,与格绒彭措、达瓦卓玛的结婚照如出一辙,也有穿西装和长裙的,也有穿藏装、拿转经筒、双手合十的,甚至连摆的POSE都几乎一样。

图片是我拍摄于去年拉萨大昭寺前,一对穿藏装的汉人游客。
可是这对年轻藏人的结婚照火了。不只是在中国火了,连BBC和纽约客也注意到了。似乎被解读为今天的年轻藏人已经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与祖辈不同,具有了炫目的现代风范,又与同辈时尚人士相同,兼具了乡愁与传统情怀。这不禁让人想笑。且不说两位青年男女藏人,并无身为朝圣者或牧民的真实经历与经验,而他们的传统扮相及画面,都是今天中国“小资”或“西藏发烧友”眼中的“藏人”、眼中的“西藏风景”,就像如今在拉萨诸多被改造为景点的布达拉宫、八廓街及各个寺院,常常可以碰见穿着舞台藏装或者说伪藏装的汉人游客拍摄结婚照,更有金夫人签约的男女模特穿着舞台藏装或者说伪藏装在做结婚照的商业拍摄。而格绒彭措和达瓦卓玛无非是模仿了他们而已。

也即,是这样一个过程:“西藏发烧友”汉人、金夫人婚纱模特模仿藏人,然后是这对年轻藏人再来模仿“西藏发烧友”汉人、金夫人婚纱模特。一个模仿、再模仿的过程。都是一个字:伪。

图片转自网络。
而这对年轻藏人在都市场景中的扮相,以及贯穿通篇的那种如同遍布全世界的困惑于现代和都市、愁思于传统和故乡的时尚人士才会有的矫揉造作的表达方式,与其说展示了新一代的“现代”藏人,莫如说展示的是新一代的“现代”四川汉人。一方面他们身上有着我熟悉的在四川成长的藏人气味,说的四川话可能比藏语更顺口、更地道;一方面,我在成都见到过如他们这样的时尚青年男女,坐在春熙路太古里的西餐厅喝咖啡,或徜徉在高大上的方所书店及亚洲最大的无印良品。说起成都,这里有好几个所谓融合了现代和传统的旅游景点,被称为成都的“名片”,如宽窄巷子、锦里等,其实是将老房子拆除、原住民迁走后重新改造的仿古街,充满了各种“特色”小店,也有星巴克和酒吧,就像丽江四方街的翻版。虽然点缀其间的有从乡间移植过来的大树,有连根拔掉搬过来的老庙,但生活在此地的本土成都人并不喜欢也不认可,而是感叹成都的消失。只有并不了解成都也未见识过成都真容的人们,才会把这人为的、浅薄的、商业化的旅游景点错认成是成都。就像看见这对年轻藏人结婚照的人们,会把两个被精心包装的、从成都移植到拉萨、草原和河谷的年轻藏人错认成是今天藏人的象征,并且,认为他们多么地自由自在,漂亮时尚,既传统又现代,已经和先进的世界文明接轨,可以这么大步地一直走到纽约街头,令世人惊羡。

穿传统的、民族的服装,以布达拉宫、寺院及转经道、牧场碉楼为背景,貌似在回归,却是舞台上的表演,做出回家的样子,但太戏剧化了,藏人会看得出这是演戏,不真实,而外人作为观众,倒是被炫花了双眼。其实是某种迎合——迎合中国人对“现代化”的认识,迎合中国人对藏人、对西藏的误读;更加的人为、做作——而这对年轻藏人穿藏装、故意抹黑皮肤的藏式扮相,看上去是彰显藏人的身份,实际上让我看到的却是一种“自我否定”。因为它依然是在以中国人的世界,或者说以所谓“文明”与“主流”所打造的世俗化世界为中心,而形成某种被动的、否定的模式,并没有真实的表达,也没有真正的自我接纳、自我认同,更没有体现自我或者说今日藏人的自我,而依然是照猫画虎的“四不像”,实际上展示的是别人眼中的藏人,以及别人眼中的自己。这对被汉化或者说被貌似西化其实汉化的年轻藏人,其实山寨的不过是今天大多数中国人认为的现代与时尚,除了具有包装胜于内容的戏剧化效果,并无更多新意。

图片转自网络。这对藏族80后新人在泰国度假。
更讽刺的是,这对年轻藏人真的能够那么自由自在地朝拜布达拉宫吗?作为户口不是西藏自治区的外省藏人,他们进入拉萨不需要把身份证交给警察吗?他们不需要住在警察指定的旅馆吗?他们不需要在经过那么多道安检门时出具被另眼相看的特殊证件吗?他们真的已经获得了自由旅行的权利吗?他们真的拥有能够自由的思想以及能够自主的生活方式吗?更不正常的是,这对年轻藏人还真的能够自由自在地出国度假,模仿好莱坞明星扮演殖民地的主人,貌似羞涩地说:“浮夸的用到了直升机和兰博基尼”,显然他们拥有99%的藏人都得不到的护照,他们是多么地幸运啊。要知道,被置于护照困境的藏人遍及全藏区,今年2月,连西藏自治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都在微博上气愤质问:“我们藏族为什么不能出国旅游?我们的私人护照为什么被全民没收上交已有三年了,为什么还不发还我们?……全中国人民都可以出国旅游,藏族人民为什么不可以?!”虽然这对年轻藏人生活在成都,可能拥有非藏区的户口,不过我知道,即便是有成都户口的藏人,要申请到护照都非常困难。而这一点,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无视了,似乎是,这两个被塑造成已经“现代化”了的“藏族代表”过上了幸福生活,所拥有的选择生活与实现梦想的各种权利,甚至超过了许许多多汉人,难怪会被那么多中国网友艳羡。

2011年11月3日在四川省
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街头,尼师班丹曲措
自焚牺牲。
另外,则有一个巧合,却是悲哀的巧合,是纽约客注意到的,就在这套走红的结婚照发布之日,一位47岁的藏人尼姑,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的大街上点火自焚,当场被烧死。她是这六年来用燃烧身体的方式决绝抗议中国政府的第142位藏人,也是这其中的第23位女性。而这么多自焚者中,有年长的,也有年轻的;有僧侣,更多的是牧民和农民。至少有一半人的家乡,与这对以幸福状拍摄结婚照的年轻藏人的家乡相邻。也有不少人的年纪,与这对以幸福状拍摄结婚照的年轻藏人的年纪相仿。而其中几张在草原上放牦牛、骑骏马,并在黑帐篷前扮牧人的世外桃源照片,说不定正是在自焚者的家乡拍摄的。但是,用中国流行话来说,自焚属于负能量,因为是阴暗的,邪恶的,藏独的,必须屏蔽;而这对“藏族80后新人”才属于正能量,必须冠以“现代”的光环,曝光,爆红。

没有真正自由的政治环境,没有真正自主的心理环境,所谓的现代化是一个虚假的命题。而且,并不意味着世俗化就等于现代化,世俗化也不是可以遮蔽或者解决西藏问题的灵丹妙药。

这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故事,更是一个山寨的如假包换的故事,但是以假乱真便足矣,因为要的是另外的目的,而不仅仅只为了商业营销的成功。这对年轻藏人只是这个故事的角色,虽然结婚照的文案上写着,“是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关于被移植的“他者的故事”。不过还是要真心祝福这对年轻人,因为他们真的结婚了。

20155

【转自唯色RFA博客: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weiseblog/ws-05072015100559.html。转载请注明。】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唯色:作为隐喻的藏獒

转自网络2011年11月28日新闻:一名姓牛的男子称,他是南四环一个藏獒基地场主,这次是专门找来纯种藏獒给自己基地中的藏獒配种,配成功一次需5万元以上,为给身价不凡的两只藏獒接风造势,他特意请来美女礼仪和安排宝马车,来自玉树的客人和两只藏獒接风开道。 

作为隐喻的藏獒

文/唯色

其实在看到这个被热议的消息时——即纽约时报4月19日爆料称中国富人已不把藏獒当宠物,曾卖出天价的藏獒被五美元贱卖给屠宰场,做成火锅食材、仿皮和御寒手套的里子——我并不惊讶,就像是早知道西藏高原的标志性动物——藏獒,被带出高海拔的家园会有这样的下场。只是这所有悲剧中最不堪的下场未免来得太快,两年前还听玉树朋友说他亲戚家的藏獒卖给做狗生意的河南人四百万元人民币,河南人先付了两百万元,另外两百万元等转手卖出后再付。如今,那头待价而沽的玉树藏獒是不是也沦为了火锅中翻滚的肉片?

玉树被说成是纯种藏獒的故乡,这种说法更似出自拿玉树藏獒大做买卖的各路炒作者。记得五年前玉树地震后,甚至有穿“消防救援”橘黄衣的救援队公然偷小藏獒,被志愿者在现场拍摄到。许多人至今不肯相信。参加救援的媒体人文涛当时在推特上说:“偷獒是肯定的,利益驱动。”也有藏人志愿者披露:“其中还有借志愿(组织)偷藏獒、借志愿组织挖掘富家人财物的团体……”

不只是玉树一地,包括拉萨在内的全藏许多地方布满所谓的藏獒基地,不少是解放军、武警等军警单位所设,乃豢养、培训、买卖藏獒的大户,规模大,獒数多。我曾见识过这样的一个庞大基地,在拉萨去往贡嘎机场的老路上,属于消防武警部队,听说腐败不是一般。


2011年,面对仍在升温的“藏獒热”,藏人导演万玛才旦的电影《老狗》发出了藏人的悲鸣。儿子要卖掉藏獒换钱,父亲珍视与藏獒的感情并坚持禁止买卖狗类的传统,而卖狗人要将它卖给有钱人当宠物,最后老父亲忍痛杀狗。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茨仁夏加(Tsering Shakya)在影评中写道:“这部电影探讨中国的经济转型(而不是文化大革命)对西藏(或任何其他民族)文化的侵蚀及其产生的不稳定影响。……《老狗》从藏人的视角看今日藏地图景……《老狗》中遍布着充分体现入侵的主旨:栅栏既象征私有化经济,又象征对土地和民众的剥夺;试图说服老人卖狗的贩子,他说狗到了城里的生活会更好(老人回应:“那城里人又在害怕什么?”);及因为贪婪和商业机会主义而遭窃的穷人的宝贵财产。”

被带往中国各地的藏獒变成了宠物其实更像是某种隐喻。简单地说,作为隐喻的藏獒揭示的是藏人的命运。关于这,我就2008年三月的全藏抗议带来民族关系的变化,在《原来是宠物与人的关系》一文中这样写道:

“就像藏獒,青藏高原最闻名于世的动物,似乎很稀罕,很名贵,中国的那些大款或者附庸风雅之流都争着花高价卖来当成自家宠物,每天都要喂食很多肉。可是,有一天,藏獒突然发了脾气,咬了这个原本不是主人的主人,当即就会被气愤地打死,中国的报纸上常有这类报道。而这正是藏人和中国人的关系。这才是中国社会的民族之间真正的、根本上的关系。藏人如果安于当宠物,那好,汉人还会跟藏人保持以前的那种温情脉脉;而那些汉人还会继续‘热爱’西藏,就像愿意给他喜欢的猫啊狗啊这些宠物吃喝。但人不是宠物,宠物没有自我意志,而人是有自我意志的。藏人不愿做宠物,因为当宠物的下场是丧失自我,最终丧失西藏,因此,藏人只要不安于当宠物,只要不甘于接受当宠物的命运,勇敢地为自己是人而且是藏人进行抗争,这就会惹来麻烦。事实上,已经惹来了麻烦,如被抓捕、被囚禁、被虐待,甚至被屠杀,这是遭到国家政权的惩处,对于民间意义上的汉人来说,许多汉人的那种变脸之快也把真相呈现出来了——真相是,藏人不能做人,一旦想做人,那只有被置于死地。”

而隐喻仍在继续。遭到天价藏獒如今如此不堪的打击,有文化的尤其是有名气的藏人们在社交网络上,纷纷传递一张用中文和英文写着“带你回草原”的图片,一头黑色藏獒的全身侧影与广袤的绿色草原构成画面。事实上,若真要将被卖往偌大中国许多地方的藏獒带回草原并不容易,这么多年来,被杂交、被配种、被注入硅胶、被整容的藏獒已经面目全非,性格全非,即便能带回草原一些,又会不会造成藏獒变异以至于更加混乱?我倒是认为,诗人嘎代才让几年前写的《藏獒之死》的最后一段,才是真实现实:

“我本想心醉神迷地在这个故事中找出点什么东西,譬如藏人和獒犬间的非常感人的意义。最终,我不想再探究这慈悲深处的某种背叛了,或者隐含了具有现实意义的社会意图。这是一番难以想象的总结,发生在我生生世世的故乡——青藏高原。可如今,人们想念着藏獒,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有什么卖什么,直到两手空空!”

2015年5月

(本文为自由亚洲特约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2015年5月1日星期五

嘎代才让:藏獒之死(诗)

转自网络2011年11月28日新闻:一名姓牛的男子称,他是南四环一个藏獒基地场主,这次是专门找来纯种藏獒给自己基地中的藏獒配种,配成功一次需5万元以上,为给身价不凡的两只藏獒接风造势,他特意请来美女礼仪和安排宝马车,来自玉树的客人和两只藏獒接风开道。


藏獒之死

嘎代才让

这一天正在到来;
将你的呼吸增加一倍,将你充满怨恨的
善良增加两倍。
并蔑视恐惧、联系和感情,
因为,一如你两腿分岔处表明的,
以为身为不朽的坏蛋,
你今晚梦见你不靠什么而活
并因一切而死……
——(秘鲁)巴列霍

1,

      那是下雨后的一个早晨。天空晴朗,四周一片寂静。
      我和达娃上山去煨桑,他是土生土长的牧民,是我家的远亲。我们一边爬山,一边瞎聊,间隙,他说:“很后悔,这一生中犯了个错误,就是与自己相依为命了三年的藏獒换成了钱,尽管得到了一大笔钱,但是……。”这时,他热泪盈眶,停顿了脚步,举目远眺。过了一阵继续说道:“为了度过这些日子,开始喝酒,喝酒后没有了伤感,醉生梦死毫无知觉,只是想到明天,我怎么办,我会想念那个幼小的藏獒吗?”
     还能怎样呢?就这样别了,为了金钱。我们是如此地忧伤,我们只能让喇嘛加持过的那串念珠为它念念经,除此之外,没有剩下什么!
      一则真实的故事,让我念念不忘!我们是为了什么呢?

2,

我们一起生活在高原
睡眠时它温柔地睡在我们身旁
一年四季,
我们一起踏着蹒跚的脚步
去寻找新的牧场。偶尔你舔着我
被岁月发黑的赤脚
露出那微笑的牙齿;我们一块走
一块睡。我们已经转移过很多的牧场
有时倾盆大雨,有时大雪纷飞
你虽然不曾念叨一次,但我深知你既悲伤又痛苦
如今,可如今那个下雨天
在那不幸的山腰间
我把你卖了;我是多么的忘恩负义
多么的残忍不堪!

下午又下雨了
前所未有的雨无止境地下。而我
感觉不到你还活着
我来到你我曾经相识的高处,以便悲伤地
神智不清地
观看一个痛彻心扉的落日!

3,

今天下午,我的每个族人
都在甩卖自己的小藏獒。
今天下午,每个人走过去
探询内地的藏獒价。
今天下午,我的灵魂从另一个灵魂取走什么似的
我感到很内疚。今天下午,我们的家乡
人群翻滚,吱吱呀呀
说着交杂的话语。今天下午,我的眼睛不像是
我的。看起东西很模糊。

4,

我做了个梦
盲目而不可触摸
我眼前的藏獒
显得孤单

我亲爱的藏獒
如果你下辈子转世了人
将我卖掉吧
我愿把这背信弃义的生命
献祭给你!

5,

小藏獒什么时候回来?

“盲目的雪域高原
深陷黑暗中给我们继续演绎
一场好戏。
——他们演得极好,他们让
我们继续看:
那个像牛,那个像驴
那个像藏獒
哦,他们是奴隶,给钱了
高兴!”

你还指望它回来么?

“事实上它们都死了
水土不服。死之前我们又卖给别人了
买来卖去,我们也赚大了。
如今,你们的这种伤口不好受吧!
生命不如金钱
而你们是这场戏的导演
这戏叫死亡。赎不回来的
别指望了!”

6,

然而,我的族人
破口大骂道:
“你们才是死的,它们死于生
把你们的钱还给你们”
又赖帐不可?
这场买卖永不枯竭
除非我大脑进水。

你们不会创造和谐
光靠嗓门喊是不行的!

从此,藏獒稀少
我们的慈悲也快死了
而我们能唤醒它吗?

7,

     “藏獒也许死了,在我一生中最寂寞的时刻……”
     从此,便失去了交换心事的对象。从青藏高原的每个角落,都会有同胞哭诉往事,那些撕心裂肺的话语接二连三从舌苔溢出;那些声音,那些失去了人性的声音一次又一次从奇迹般地传送到我的耳边,仿佛是故意的。我努力不去想像,直到我的小藏獒有一次闪现在我的大脑里,才明白有些往事你想忘也忘不掉,如此不慈悲的烦恼,永远左右你的心情。
     悔恨——还为什么呢?是的,我悔恨金钱总会制造出“奇迹”。

8,

之所以,我的族人
酗酒之后每每习惯了暗暗哭泣
之所以,那失去一切荣耀的土地上
我的族人
不能再面对一切狗杂种了
之所以,我的族人
不能说想说的
是因为暗哑的喉咙里长满了
铁质的不道德的刺!

9,

一年又一年
有个念经的老头,踱来踱去
独自在寺院转经
山顶煨桑
他想赎回来点什么东西
又过了整整一年
他听到藏獒死了
调整心态后他终于无话可说了
这一生他卖出去了
太多不该卖的藏獒

完了!完了!一切完了!
说什么都不相信。

10,

“藏獒是神灵
赋予你们的。野性十足,亲切
充满灵性
与你们心心相印
守望着人类的最后一片净土
可你们却……”

一个老外丢了这么一句话
便摇摇头走了!

11,

它想逃走
它跟着头顶的白云奔跑
它悲伤,它抗议
它单独逃离
它独自鸣咽
它对奔跑有一种渴望
它想跑到哪里
它的愤怒拥有至高无上的慈悲。因此
它没逃亡,死了!

12,

      我本想心醉神迷地在这个故事中找出点什么东西,譬如藏人和獒犬间的非常感人的意义。最终,我不想再探究这慈悲深处的某种背叛了,或者隐含了具有现实意义的社会意图。这是一番难以想象的总结,发生在我生生世世的故乡——青藏高原。可如今,人们想念着藏獒,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有什么卖什么,直到两手空空!

2009-4-20

2015年4月30日星期四

唯色RFA博客:关于藏历土鼠年的诗歌与纳粹集中营的解放

转自网络:4月9日,在德国东部城市魏玛附近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原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别在带刺的铁丝网上。


关于藏历土鼠年的诗歌与纳粹集中营的解放


/唯色

去年四月的一天,我收到一封陌生邮件。来信人Mark Ludwig先生自我介绍是泰瑞新音乐基金会(Terezin Music Foundation)的执行董事。这是一个犹太基金会,如其所言:“寄情于音乐……很多签约作品是从音乐作为希望、抵抗和改变之源这类主题中得到灵感……坚信最宏大的纪念丰碑和平台是通过音乐和诗歌支持今日和未来之声”。之所以与我联系,是因为“正在进行一个涉及到音乐和诗歌的重要项目。2015年是纳粹集中营解放七十周年。我们所设想的项目包含来自不同文化的诗人,每位诗人都创作诗歌反映解放的主题——即与诗人个人的经历和视角产生共鸣,体现解放的真意。‘解放’的背景可以是一个民族、一场运动或个人的一段旅程”。Mark先生说,出于对我的诗作的仰慕,相信我的声音将为此项目的精神和艺术性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对这一项目很有兴趣,在回信中表示能够参加这个项目是我的荣幸,从而使得我的诗歌——我自认为是Tibetan 的声音之一——有可能在体现“解放”这个真意的主题中获得表达的机会,并凸显历史与现实的“集中营”对被剥夺者的压迫。事实上,我有一首于我个人而言很重要的诗:《藏历土鼠年的痕迹》,始于2010314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却一直未能完成,或者说,四年来,我仅仅写了这五节:

接下来的纪念日,似乎都能做到若无其事
而那年,看似变局乍现,他冲出去,她尖啸着
更有那么多平日藏在阴影中的无名人氏
抛弃了比谁都逼真的幸福面具
瞬间即永恒:被消灭的,成为国家机密

……清晨,我悄然推开家门
这天,将有多少偶遇,属于藏历土鼠年[1]的痕迹?
我相信,我会看见秘密

一路上:修鞋的,配钥匙的,上山开矿的,下河筑坝的……
多么勤劳的移民啊,早早地
开始了日常生活的烟火,就像满大街的杭州小笼包子[2]
在等候一群群饥饿的淘金者

每个路口,又添了几名穿黑衣的特警
背抵背,绑着硬邦邦的护膝,握着盾牌和枪
至于不计其数的据点、摄像头和告密者,犹如天罗地网
一旁吸烟、斜视的几个男子,将尾随拒绝合作的人

我被两个靠在小店门口的塑料模特吸引住了
各穿一套玫红翠绿的劣质内衣,曲线毕露
脖子上套根细绳,像凄惨的吊死鬼拴在卷帘门上
难道会被谁一把抢走,逃之夭夭?

可以说,邀请我以新创作的诗歌,与全球数十位诗人共同参与这一表达“解放”主题的项目,对我是极大鼓励。两个多月后,我在北京完成了这首诗,数月后,又在拉萨做了最后的修订。这首共计十一节却不长也不短的诗,在我个人写作史上非常重要,不只是因为长达四年才写完,更在于获得了诗歌意义的“解放”。

美国诗人、翻译家Andrew Clarke先生翻译过我的多首诗歌,并于2008年出版了我的诗集《Tibets True Heart Selected Poems by Woeser》(《西藏的真心——唯色诗选》),实际上正是他向泰瑞新基金会介绍我的诗歌,所以他翻译了《藏历土鼠年的痕迹》这首新诗,而Mark先生在读了译诗后来信说:“非常感谢你写出如此豪迈的诗歌,其想象力和抒情性十分感人。你的诗歌将会成为我们的选集中很重要的一部分。”Andrew Clarke先生来信说这即将出版的诗集包括了国际上一些著名诗人的作品,如美国桂冠诗人比利·柯林斯(Billy Collins) ,捷克诗人戴狄切克 (Dedecek) ,他是捷克笔会会长捷克的著名诗人和歌手,《七七宪章》的签署者;波兰著名诗人查格尤斯基 (Zagajewski);而我的诗收入其中当很有意义。

限于篇幅,在此转录我的这首诗的最后四节如下:

是否所有的伤口都被授意愈合?
是否所有的印迹都可以被仔细抹平?
是否在不安中度日的你我仍如从前,一无所求?

黑夜却是倏忽而至,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
分明听见一辆辆装甲车碾压地面如闷雷滚动
夹杂着时断时续的警笛和各地口音的汉语令人慌乱
他们似乎是永远的胜利者,明天摇身一变
年长的是不要脸的恩人,年少的是被宠坏的游客
以及旷野上,活割藏野驴生殖器的矿老板得意洋洋

狗也在凑热闹,一个比一个更能狂吠
我不用抬头,也能看见近在咫尺的颇章布达拉
在丧失中保持沉默,在沉默中抗拒丧失
我不必细数,也能铭记从阿坝燃起的第一朵火焰
它不是火焰,而是一百三十五位连续诞生的松玛

我将掉落在地的泪珠拾起,轻轻地,放在佛龛上

20154

【转自唯色RFA博客: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weiseblog/ws-04282015083709.html。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唯色RFA博客:藏历土鼠年的痕迹(诗)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5/04/rfa.html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王维洛:从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和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投资对比看国有电力集团对西藏的经济掠夺

王维洛:从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和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投资对比看国有电力集团对西藏的经济掠夺
作者: 王维洛
约半年前,位于大山的北麓、雅鲁藏布江上的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经过八年施工投产发电。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由华能集团投资建设,总投资96亿元人民币,工程发电装机容量51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25亿千瓦时。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每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比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高出百分之四十多。水电是最廉价的电力,但是藏木大坝工程却使西藏电价抬升。三峡集团的西塞提大坝工程将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部分电力,为的是减少当地居民对大坝工程的反对情绪,而藏木大坝工程没有为西藏人民免费提供电力,因为在西藏自从班禅大师圆寂后没有人敢公开反对水库大坝工程。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什么?是西藏自治区境内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大坝,就可以不计经济效益?是雅鲁藏布江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大坝,就可以不计经济效益?都不是。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
藏木水电站 

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比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高出百分之四十多。水电是最廉价的电力,但是藏木大坝工程却使西藏电价抬升。三峡集团的西塞提大坝工程将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部分电力,为的是减少当地居民对大坝工程的反对情绪,而藏木大坝工程没有为西藏人民免费提供电力,因为在西藏自从班禅大师圆寂后没有人敢公开反对水库大坝工程。

一、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
自2015年4月15日以来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三峡集团16亿美元尼泊尔水电站项目获批》。西塞提大坝工程位于西藏高原南麓、尼泊尔西部、距离西藏普兰县南不到100公里处的西塞提河上。在西塞提河上将建造一座拦河大坝,设计装机容量75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33.3亿千瓦时。据报道,该项目总投资约16亿美元(折合99.2亿元人民币),中方出资75%,尼方出资25%。预定在20212022年之间完成,部分电力将免费供给当地居民,其余则售予尼泊尔其他地区。
早在两三年前,三峡集团西塞提大坝工程的投资额为18亿美元,显然这次是压低了九分之一的投资额后才获得了这个项目的批准。至于尼泊尔方的25%投资可能就是土地等资源的投入,而不涉及资本或者技术设备的投入。报道中没有提及有多少电力将免费供给当地居民,不过免费供电这个优惠将大大减少当地居民对大坝工程的反对情绪。

二、西藏藏木大坝工程
约半年前,位于大山的北麓、雅鲁藏布江上的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经过八年施工投产发电。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由华能集团投资建设,总投资96亿元人民币,工程装机容量51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25亿千瓦时。
下面将藏木大坝工程和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做一简单的对比:

藏木大坝工程
指数
西塞提大坝工程
指数
装机容量
51万千瓦
100
75万千瓦
147.1
年平均发电量
25亿千瓦
100
33.3亿千瓦时
133.2
总投资
96亿元人民币
100
99.2亿元人民币
103.3
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
约1.9万元
100
约1.3万元
142.3
投资比例
华能集团100%
西藏0%

中国三峡集团
75%
尼泊尔25%

电力供应


部分电力将免费供给当地居民


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用藏木大坝工程103.3%的投资,安装147.1%的发电机组,提供133.2%发电量,可见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要远远优于藏木大坝工程。

三、为什么国外投资项目的经济效益要优于国内投资项目?
按理说,三峡集团在尼泊尔建设西塞提大坝工程,要把在中国生产的钢材、水泥、发电机等运到尼泊尔,要比运到雅鲁藏布江的藏木大坝贵许多,中国技术人员在尼泊尔的费用要比在西藏贵许多,雅鲁藏布江的水力保证程度要比西塞提河高许多,为什么藏木大坝的投资效益反而不如尼泊尔的建设西塞提大坝工程呢?
很长时间以来,笔者注意到一个十分奇怪现象,就是中国公司在国外投资的项目,比如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大坝工程,无论是在工业发达国家还是在经济落后的国家,其单位投资额要远远低于在国内投资的相类似项目。原因很简单:
首先是因为在国内的基本建设投资项目中高达三分之一以上的投资额并不真正用于项目建设中,而是用于贿赂负责项目审批、环境评估报告审批和工程质量验收的官员的口袋中,比如贿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等。
其次一个工程项目往往被分解成许多小工程,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转包,增加了工程的管理环节也增加了工程的管理费用。每转包一次分工程的造价就被压低一次,造价间的差价就直接进入工程高级管理人员和转包商的口袋中。国内项目建设的真正投资额应该是最后承包商造价的总和,其数额为总投资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
最后,传统上中国并不重视工程的经济效益,特别是中央政府采用加大投资规模来克服经济危机之后,追求的是巨大的投资规模,而不是良好的经济效益。投资规模越大,创造的GDP越高,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脸上都有光。通过垄断价格,使得投资建设的公司得利,最终消费者承担经济效益不好的后果。
而这三点在国外投资的项目中都无法也无需实现。尼泊尔建设西塞提大坝工程的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比藏木大坝低近三分之一正好说明这个问题。

四、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
那么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什么?是西藏自治区境内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大坝,就可以不计经济效益?是雅鲁藏布江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大坝,就可以不计经济效益?都不是。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
由于藏木大坝工程的单位投资额是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的142.3%,如果期望的工程投资利润相同,工程发电的管理费用比例相同,那么藏木大坝工程所提供电力的电价就比尼泊尔工程高出百分之四十。按照工程投资利润10%计算,管理费用60%(三峡集团的水平),不计算电网输送的费用,消费者要为藏木大坝工程的电力支付平均每千瓦时为0.6144元人民币的电费。如果达到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的水平,电费为每千瓦0.4766元。西藏近几年来不断提高电费,2014年藏木大坝工程发电,拉萨地区的居民用电电费由0.4663元/千瓦时提高到0.4993元,增加百分之七,但还是低于0.6144元的水平。预计将来西藏的电费还要持续地涨。可见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如果中央政府用财政支撑藏木大坝工程的高电价,那是对所有纳税人的经济掠夺。

五、为当地居民免费供给电力
同样是水库大坝工程,三峡集团的西塞提大坝工程将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部分电力,而藏木大坝工程却没有为西藏人民免费提供电力。
中国的一些水库大坝工程有过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电力或者低价提供电力的先例,如浙江的新安江水库大坝工程、长江葛洲坝水库大坝工程等等。长江三峡大坝上马时有照亮半个中国之说,有个网民写道,他以为三峡大坝发电后将为半个中国免费提供电力,所以当初他积极支持。没有想到,三峡大坝发电后反而拉高了全国电价的水平。都说水电是最廉价的电力,在中国则是相反,水电是最昂贵的电力。
三峡集团为尼泊尔当地居民免费提供电力,是为了减轻当地居民对水库大坝工程的反对。藏木大坝工程没有为西藏当地居民免费提供电力,是因为在西藏没有人敢公开反对水库大坝工程。班禅大师生前反对在西藏建设水库大坝工程,班禅大师圆寂后,西藏开始了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现在则是大规模地、肆无忌惮地破坏西藏的生态环境。对此,中央政府选择的“班禅大师”不能继承先哲的遗愿,而真的班禅大师在什么地方,西藏人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他对水库大坝工程的态度了。

六、印度在尼泊尔投资的水库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
三峡集团的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比华能集团的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要好,但是印度在尼泊尔投资的水库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要比三峡集团更好。
在中国三峡集团之前,印度投资建设的两个水库大坝工程已经得到尼泊尔政府批准,它们分别是阿龙河三期水电站和上马斯杨迪水电站。
阿龙河三期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为90万千瓦,投资14 亿美金,折合人民币86.8亿元,每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为9644元人民币,为西塞提大坝工程的四分之三。
上马斯杨迪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60万千瓦,投资10 亿美金,折合人民币62亿元,每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为10333元人民币,为西塞提大坝工程的五分之四。
尼泊尔本在印度的政治经济影响范围内,此次三峡集团投资西塞提大坝工程获得批准,其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说西塞提大坝工程和“一路一带”工程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则是强牵附会。不可否认,目前尼泊尔是一个缺电的国家,现在全国有发电装机80万千瓦,而用电需求为140万千瓦,缺口为百分之四十三,似乎很大,但绝对数字很小,只有60万千瓦。仅印度的两个工程和中国的一个工程共有发电装机225万千瓦。因此当三个水库大坝工程完工后,尼泊尔的发电能力将是大量过剩。将来中国和印度在尼泊尔的战争是经济战,是争夺市场的战争,是电价的战争。而在这个战争中,中国公司的投资经济效益不如印度,已经失去一个先手。
但是在西藏建设藏木大坝工程的华能集团则没有这样的风险,尽管藏木大坝工程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是印度阿龙河三期工程的近两倍,但是它没有对手,因为国有企业垄断了西藏的电力市场,垄断了西藏的电价。

【转自:
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