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6日星期四

唯色RFA博客:在冈仁波齐遇到的行脚僧,及圣山南面的藏人与流亡的精神领袖(十六)

 在冈仁波齐遇到的行脚僧,及圣山南面的藏人与流亡的精神领袖(十六)


唯色



19、试看今日圣山两边的“宣”(上)


1993年夏天,直贡澈赞法王第一次去Limi时,在古老的仁钦林寺接受了当地人的宣舞供奉。从一段约4分钟的视频可见,13位身穿绛红氆氇裙袍并披皮毛拼接绣片的披风、头戴形状特别头饰并佩珠宝银制嘎乌[1]的妇女,在达玛鼓缓慢、单调而庄严的伴奏中,她们交叉握手在身后并缓缓起舞,与古格遗址的红庙大殿壁画上的宣舞完全一致;她们朝着法王微微垂首并缓缓吟唱,对法王不辞辛劳的亲临,赐予Limi地区从未有过的殊荣充满感激。不止一次领受过宣舞的供奉并对宣舞有研究的法王强调:宣在表演上最大的要求是不能有很多的身体动作,在悠长而重复的歌声中,基本上就是前后缓慢地轻摇,上下缓慢地起伏,其实更似一个合唱队。森给滇真仁波切也说,小时候在老家普兰的村子里,见到过女性长辈们边缓缓唱歌边缓缓跳宣,但不怎么爱看,因为太慢了,又很长,小孩子们都坐不住。


2015年11月,在直贡澈赞法王创办的首届舍卫城佛教文化节上,“来自尼泊尔、不丹、锡金与拉达克的各喜马拉雅区域的不同民族信众,展示了各地的传统文化艺术”[2],其中就有来自Limi地区的宣。14位Limi妇人依旧如故,以类似古老壁画上的装束和姿势,向来自各地的信众和佛教僧尼庄严奉上宣的歌舞。佛陀在菩提伽耶的树下降魔成道的图片投影于舞台背景,熠熠生辉,如同是给一代代传承者的加持和祝福。一些流亡异乡的老人喜极而泣:“以前幼年时在家乡见到过、听到过宣,眼前的所见所闻与往昔完全一样。传统没有失去,感念不已,也因此更加思念故乡的亲人和故乡的一切。”甚至从普兰来的人们也感动而泣,认为Limi人完整地保持了宣的传统。


而在圣山的这一边,被冠以“宣舞的故乡”的阿里地区,宣于近年获得了中国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称号,唯一一个会宣但记不全宣的80多岁老妇卓嘎获得了“传承人”的称号。看上去,宣得到了自“解放”以来前所未有的重视,却又矫枉过正,以致于无论是在札达县,还是在普兰县,宣舞的普及几至泛滥:编成了小学生的广播体操在学校操场跳,编成了藏人大妈们的广场舞在当地广场跳,并且把这一地区的民间舞种都一并统称为宣。更有艺术团的美人们,服饰华丽,妆容漂亮,将改编之后的宣跳给“援藏干部”和官员看,跳给到此一游的猎奇游客看。


“现在的宣已经很夸张了”,出生于普兰的森给滇真仁波切感叹。是啊,有着千年悠久历史的宣,已被改编得就像是如今许多人活在“美图秀秀”的世界里,而失去了本来面貌。


我从西藏电视台播出的“2021春节藏历新年联欢晚会”上看到一场令人目不暇接的宣舞,表演者来自阿里地区各县艺术团及西藏大学艺术学院等,在以圣山圣湖和古格壁画的影像作为绚丽布景的舞台上,表情妩媚、眼波流转的美人们舞姿之奔放,动作幅度之大,甚至高高地抬起了大腿,不由得让人很是佩服竟将传统宣舞几乎改编成了大腿舞的编导们。


如果是藏人编导,不知道今天还需不需要学习被认为是“重要的藏族舞蹈理论经典著作”的《知识总汇》?由19世纪的藏传佛教“利美不分宗派运动”的代表人物贡珠·云丹加措、噶玛噶举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所著述的,荟萃西藏传统文化的巨著《五巨宝藏》中的《所知藏》即《知识总汇》,囊括了语言学、因明学、工巧学、天文学、医学和艺术等知识,其中对包括宗教与世俗的舞蹈有“舞蹈九技”的教导,并有“五戒”的叮嘱:“雄壮凶猛的舞蹈,过多的摇动会失误。傲慢柔软的舞蹈,过多的做作会失误。伶俐轻便的舞蹈,过多的慌忙会失误。缓步慢速的舞蹈,过多的懒散会失误。优美典雅的舞蹈,过多的大动会失误。”[3]


当然,如果现今的舞蹈编导认为这是陈腐之见,既不现代不时尚也不能抓住观众的眼球,那我也就只好摊手自嘲:好吧,你们开心就好。尽管我没有学过“舞蹈九技”也不擅歌舞,但懂得对传统的尊重,也有着起码的审美,还知道这一点:能够称作宣的传统歌舞是需要因循守旧而不需要改革创新的,否则就没有必要列入“非遗”。


另外从乐器上可以听出,达玛鼓与素呐从宣的主要乐器变得不重要,而宣以前没有采用过的乐器,包括中国乐器、西洋乐器成了最强音,这是为了表示文艺革新的现代和进步吗?歌唱也变得不是主要的,成了很次要的,一改类似合唱队的原貌,呈现的是眼花缭乱的舞蹈。我很期待视频上出现歌词的字幕,毕竟宣歌二十五首,哪怕采用一首也是宝贵,但出现了翻译成中文的两行歌词字幕:“胜似金银珠宝的吉祥雨露降大地,丰收在即乐开怀。”


显而易见,文艺工作者们从几乎全是表达宗教信仰的歌词中,很不容易地,找到了赞美世俗生活的两行,浓缩为对“丰收”的期待,这分明是农耕社会的景象啊,倒也会让天天声称给西藏带来幸福生活的领导们满意,以为是赞美其政绩。不知道宣歌二十五首里面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首宣歌:毫无古老歌谣的风格和韵味,所谓“乐开怀”这样的翻译土得掉碴。


注释:

[1]嘎乌:护身盒,内置有圣物等,是一种随身携带的佛龛。

[2]舍卫城佛教文化节官方网站: http://www.greatshravasti.com/cn/

[3]转自藏人学者丹增次仁在《西藏民间歌舞概况》一书中对《知识总汇》的介绍。


(原文发表于RFA唯色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