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4日星期三

《六四诗选》中我的两首诗


“六四”25周年前夕,诗人孟浪主编、台湾黑眼睛文化出版社出版的《六四诗选》在台湾、香港两地问世。正如孟浪在中所写:

“……全书入选作品分为四辑:[辑一]入选作品写作于1989年“六四”当年;[辑二]入选作品写作于事件后次年的1990年到20世纪结束的2000年之间;[辑三]入选作品写作于本世纪的最初十年,即自2001年至2010年;[辑四]入选作品写作于2011年以来若干年间。”

“……本书最终确定入选作者100人,分布在中国、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外欧美等国家和地区,其中逾六成以上居住在中国,除台港澳作者外,居住在海外的作者绝大部分也是“六四”事件发生后离开中国移居(流散)境外。……主体作者群以1960年代及1970年代初中叶出生者居大多数,也正反映了在自己的青春年代经历“六四”事件的作者,对此事件的写作敏感和震撼性反应最强烈,多年来持续通过现代诗创作作出纪念性追忆、反思和索问也最为密集。”

感谢《大陆先锋诗丛》主编黄梁先生,推荐我写于19896月和7月的两首诗。感谢孟浪,将这两首诗编入《六四诗选》,于我具有不寻常的意义:


六月:长满悲哀的双数

1
巧妙的季节,这处子一样的山水
正使孤零零的声音一拍即合

我生性杨花
在漩涡的中心,被突然热烈的
两翼托起,像垂死的鱼
从上游漂向下游

双宿齐飞:是否两旁的森林
多的是这样的鸟儿?这至高无上的
动作,当我一次次捧起竹篮
又放上一朵最美的花
转瞬即逝:这爱情的深处
原来如此虚幻!

2
放浪形骸:这竟是你最切肤的第几次?
在水里燃烧,又在水里冻结
仿佛个别的两栖动物
哪里都不安
模棱两可,或用一捧水果
封住谁的嘴

你两袖清风
身体峻峭,隐藏着孩子和鬼
眺望雪山,你伤感地说
大气的东西往往简单

意料之中的泡沫,一瞬间的美丽
我们的苦难方兴未艾

1989-6,达折多(康定)


阶段:献给梦中自杀的人

找一句话,或一个单词
一针见血,百花齐放
我终于死在这一种武器之下

应该是婴儿就死去!这一次发生
这一个时刻,物是人非
倒下的样子,像是瓜熟蒂落

最后一次痛哭,说停就停
爆炸,也只是在内心爆炸
我见过的好女子都是这样

自杀的现场,被怎样的景物环绕?
春夏秋冬,选择哪一个?
我要让我的墓地盛开我写下的字!

我要让鲜血有墨一样的颜色
像水一样流淌,有人路过
但愿拾起我常用的笔,蘸一蘸它吧

我要合上在这里快瞎的眼睛
我要头发不再白,牙齿不再松
独自一人,长眠于青山绿水之间

请给我沐浴身体,修剪指甲
请给我换上从未穿过的衣裳
在另一个地方,我要冰请玉洁!

至爱亲朋,这是我和人间唯一的过错
但往后,他们还可能如此沉恸吗?
再往后,他们想起我如同一张纸轻轻拂过

该怎样的,依然会怎样
谁听说过一个名字被擦掉了
天不再亮,男欢女爱不再进行

但在不是梦的日子,肉体不是肉体
在不是梦的日子,心灵不是心灵
在不是梦的日子,我们不是我们

背后的,多少次的死,才可能真相大白?
一些姐妹也在梦游,哪一天
被谁的声音唤醒,就得救?

另一些姐妹,热衷于生活
看一是一,很少走眼
这使她们儿孙满堂,寿终正寝

啊,那干净的墓地将盛开我写的诗歌
过往的行人,请用我的笔饱蘸我的血
总有一天,我会欣然地死在自己的口下!

1989-7-21,达折多(康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