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7日星期日

唯色RFA博客:那是火劫之后的第五天……

-->

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萨大昭寺——尊者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突发火灾,当晚扑灭。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给出一个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图为火灾后的第二天,主殿觉康主供佛释迦牟尼佛像,及挂在佛像后面的帷幔。(唯色提供)
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萨大昭寺——尊者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突发火灾,当晚扑灭。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给出一个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图为火灾后的第二天,主殿觉康主供佛释迦牟尼佛像,及挂在佛像后面的帷幔。


那是火劫之后的第五天……


唯色


那是火劫[1]之后的第五天,而他
夜不能寐已连续四日,对于八十一岁的老人
这是折磨中的折磨,耗损中的耗损,
于是他决定去祖拉康一探究竟。

他身材颀长,形容消瘦,双目凹陷。
他穿灰色毛呢做的过膝藏装,年轻时
一定是个美男子,但年轻时却身陷囹圄,足足
被夺走八、九年好时光。

“告诉我,觉沃佛[2]是不是安然无恙?”
他叫住祖拉康里一个认识的僧人。
“是的,请放心吧。”僧人说。
“那么,觉沃佛的眼睛下方有道白色[3]吗?”
“有的,请放心吧。”僧人说。
“那么,觉沃佛的左腿上有红卫兵砍的洞[4]吗?”
“有的,请放心吧。”僧人说。

他泪眼婆娑,仿佛看见了那场火劫的一切、所有。
多么奇异,就像是以身蹈火的觉沃佛在以自他交换的方式,
独自承负众生的灾难,或拼力阻挡灾难扑向众生。
那狂暴的火焰裹卷着、旋转着,冲向上方的金顶,
而觉康里二十余尊泥塑像,并非消失于火中,
却是消失于扑灭火焰的激流水龙中。

据说有记载,觉沃佛曾为同样的理由付出过
毁容的代价,脸上长满疙瘩,皮肤爆裂,
觉沃佛身后的“我不走”[5]也为同样的理由,
粉身碎骨,化作尘土。勇于牺牲的,从来都是
被遗忘得最快的,这似乎是众生的天性如此。

但他的内心仍然需要一个答案。
他慢慢地走到二楼和三楼的拐角处,
那里供奉着万神殿的首席护法,吉祥天女白拉姆。
“白拉姆,你不是护法神吗?你不是祖拉康的护法神吗?
你保护了什么呢?被火烧成这样,你保护了什么啊!”
然而白拉姆依然如故,露齿微笑,这不禁激怒了他。

一改往日的恭敬手势,他用一只手不客气地指着白拉姆,
将内心的不满脱口而出,声泪俱下。
声音太大,震慑了周围正在谦卑祈祷的人们。
一个老妇惊道:“哦啧,怎么能像骂人一样骂神啊?”
一旁的香火僧却默不作声,眼里饱含热泪。

当晚,他安然入睡,在一个长长的梦里,
一个个违缘化作了顺缘。

2018423日,拉萨


注释:
[1]火劫:20182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萨大昭寺——尊者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突发火灾,当晚扑灭。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给出一个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
[2] 觉沃佛:即拉萨大昭寺主供佛像——佛祖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藏人又尊称觉仁波切、“觉衮顿”,至为神圣。
[3]可能指的是佛像眼睛下方绘画的白色,以象征眼神光彩,据说具有无论在哪个角度,都会有被佛像注视的效果。
[4]1966824日,大昭寺遭到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的破坏,这也是此后蔓延整个拉萨的破四旧运动中的第一次公开的革命行动。大昭寺几乎所有佛殿遭到破坏,佛像被砸,主供佛觉沃佛像盘坐的左腿遭红卫兵用镐头砍击,留下一个小小的洞穴,迄今可见,并成了辨明真身的标记。
[5] “我不走”:指大昭寺主殿觉康主供佛觉沃佛像背后的一尊佛像,据《大昭寺:拉萨的坛城》一书记载,在主殿里共有佛陀12岁等身像及21尊塑像,包括高大的释迦牟尼报身像和“我不走”,六菩萨和六母菩萨12尊塑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